统御文学 > 姑娘今生不行善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回禀

第四百三十二章 回禀

姜元徽自然是有姜元徽的想法的。

这事儿原本也不该去告诉谁。

姜元徽不是听不出来。

幺幺一进门,说的是正巧只有他一个人在家,也免得还要想方设法的背着爷娘与阿兄们才好说话。

和魏宝令有关的这些事儿,幺幺是除了他之外,暂且谁都没打算说。

因为没影儿。

赵奕那个人,嘴里没有一句实话,是真是假尚未可知。

就算是真的,有些事儿也得缓着来,缓着说。

他们是没什么,但舅母的面子放在那儿呢。

小姑母和小姑父不日也要抵京了。

小姑父是专门上了折子告假,官家听说这事儿后准了他进京,权当是进京述职的,叫他陪着一起来京城见见孩子,看顾看顾裴清沅。

不过私下里官家也通过底儿,这就算是回京述职,也不可能留在京中一住半年,顶多也就个把月的时间,还是得回去河东那边去,免得河东一团乱麻,再要叫人操持料理,弄得朝廷再生出什么事端来。

但来是肯定要来的。

表妹的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了任何变数,都不是什么好事。

姜元徽看着姜莞神色,浅笑了声:“我知道你怎么想。这个节骨眼,小姑母和小姑父快到京城来了,眼看着表妹的身体也一日比一日好起来,这些事情可以私下里慢慢查,而不宜声张闹大。

小姑父的脾气……”

他略略顿了下:“或许是因为年轻时候做错过事,虽说咱们做晚辈的,本不该议论长辈的过去,但事实就是这样。

现在这么多年,小姑父对小姑母和表妹大抵是心存歉疚,又总想着弥补,故而更着紧宝贝。

要是知道这事儿或许魏大娘子有关,幺幺,你觉得他很难保持理智,会找魏大娘子的麻烦,甚至可能牵连到舅母身上,所以不想让我说,是吧?”

姜莞目光略有闪躲,最后定格在了赵行的身上。

赵行也在回望她。

四目相对的时候,他看懂了姜莞眼神里的东西,握着她的手揉了揉,替她回了姜元徽:“你也知道她。现在有了身孕,胡思乱想的更多。

不过这事儿她跟我说过,我也是这么想。

所以来国公府的路上,我都还想着倘或国公爷他们都在,我还要替她打个圆场,好叫她单独跟你说这事儿呢。”

姜元徽的笑意就更浓了:“这是我的亲妹妹,她眼珠子一转我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你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用不着替她说这些,难道我会骂幺幺?”

他的笑容有些无奈,摇着头看姜莞:“如今嫁了人,怎么到了三兄面前都不敢吭声,还要蜀王替你分辨了?”

姜莞也只好笑,笑着说没有:“只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三兄把我的心思都说透了,本来从刑部出来我也跟二哥哥说,这些都未知真假。

告诉三兄呢,是因为这些事情一直是三兄在调查,应该让你知道。

是假的,自然同宝令表姐无关,是真的,三兄心里晓得,最起码有个调查的方向,总能查出蛛丝马迹来。

不过再说给别人听……”

她还是犹豫了:“三兄的意思,这事儿应该告诉舅母,让舅母也有个心理准备,是吧?

万一是真的,等小姑父抵京,事情一旦闹开,阿舅和舅母也少不了有一场麻烦?”

姜元徽说是:“我知道你更怕的是真的是她做的,会打草惊蛇。可是幺幺,你有没有想过,打草惊蛇有的时候本身也是一种办法。

倘或蛇惊了,先动起来,露出的马脚只会越来越多。

她又觉得自己伪装的很好,没有人怀疑到她身上去,做起事情来肆无忌惮些,实则我们这么多人盯着她,她无所遁形,这有什么不好吗?

《剑来》

还是说,幺幺心里是更偏向于,魏大娘子单纯无辜。

因为她素日里看起来那样无害,那样端方持重,同表妹的关系又那样好。

两个年轻小娘子常来常外,脾气性情那么相似,又投缘,你觉得魏大娘子不是那样的人,更不可能去做那样的事情。

你心里已经对魏大娘子定了性,给足了她信任,所以今天听了赵奕这番话,认为他是胡说八道,临死前不过要搅和咱们的安宁日子,弄得咱们鸡飞狗跳,同魏大娘子生出嫌隙,最好是裴家同阿舅舅母一家都生出嫌隙。

这不过是赵奕的诡计算计。

是吗?”

如果是从前,姜莞心里说不定真的……不,是一定会这样想。

但现在不会。

她从没有这么想过。

想要劝阻,只是单纯为了舅母而已。

于是斩钉截铁的否定了姜元徽的话:“知人知面不知心,三兄,这句话不用你此刻再来教我。

宝令表姐再好,骨子里什么样,我不知,你也不知,只有她自己知晓。

她会不会害人,能不能害人,我不会替她保证什么。

所以你不用说这些。

我只是怕舅母……”

“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情,怎么又说不叫我教你呢?”

他拦着姜莞的话,笑了一声,转头又去看赵行:“说是人后教妻,可我看你这样子,素日里只有她使唤你的份儿,没有你教导她的份儿吧?”

赵行脸上才隐隐有了些无奈笑意。

姜元徽重去看姜莞:“我不想跟你争辩,幺幺,舅母是魏大娘子的亲姑母,也是咱们的亲舅母,她跟表妹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就连亲戚关系,本身也只是拐着弯,可表妹来了京城这么久,舅母是把她当自家晚辈看待的。

这些日子,表妹昏迷不醒,在大相国寺养伤,舅母不是跟阿娘跟姑母一样吗?她恨不得住在大相国寺里看顾表妹。

你只想着事情暂且别闹大,毕竟真假未知。

可怎么就不想想,应不应该瞒着舅母呢?

你要说不让爷娘知晓,也不让姑母知道,那我不跟你争。

但舅母那儿,我一定要去告诉的。”

姜莞沉默了。

她似乎有些理解了三兄的用意。

无论真假,赵奕都是冲着魏宝令,甚至是魏家去的。

是真的,魏宝令就是杀人凶手,表姐没有死在山崖下,那是她吉人自有天相,福大命大,却不是魏宝令手软。

是假的,魏宝令就是无辜受到牵连。

不管怎么样,舅母确实应该先知道。

无论是防范魏宝令,还是防范可能发生的矛盾冲突。

姜莞深吸了口气:“那我陪着阿兄一起去见舅母。”

姜元徽眉头紧锁:“怀着孩子早点回家去歇着,跟着我乱跑什么?”

“我有了身孕,身体又没什么不适的,怎么不能去?”

她说着这话,手心还是覆在小腹上的:“再说了,如今仗着肚子里这个小的,我才更好办事儿呢。

带着我去,倘或舅母听了这些真有什么,看着我,我哄一哄劝一劝,装一装不舒服,她也肯安静下来听咱们规劝的话了。”

她也不等姜元徽再劝,扭脸儿就问赵行:“二哥哥去吗?”

赵行其实不想让她去。

可她自己总是说,她从不是琉璃美人,用不着那样把她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又怕化了。

从前都不拘着她,姜元曜刚回京的时候他甚至还帮着说过姜元曜几句,别老那样自作主张,说是为她好,其实总在枉顾她的心意。

总不能现在有了孩子,这些话就自己全推翻了。

便就点了点头。

他甚至唇角动了动,还想劝姜元徽呢。

结果姜元徽摇着头站起身:“那就走吧,正好你们蜀王府准备的车马安稳得很,你带着幺幺出门,定然不会叫她磕着碰着半分,你陪着一起,坐你们蜀王府的马车,也免得我叫底下的人去预备,再有什么不好的。”

他说着话已经起身,背着手往门外走。

姜莞面上有了笑意,挽着赵行的手,跟在姜元徽身后一道出了门去。

·

顾怀章和魏氏两个都在家。

见了面,发现魏宝并不在。

姜莞就先问了句:“怎么不见宝令表姐?”

魏氏叹了口气:“到大相国寺去了,自从清沅那丫头出事,十日有八日她都要去大相国寺守着,我劝她她也不听。

本来今天我说不叫她去,圣人……”

说起郑皇后,她声音顿住,去看赵行。

赵行却像是没听见一样,帮姜莞在摆弄手边装着精致糕点的青瓷小碟。

魏氏才又说:“盛京有事儿呢,她最好待在家里,可她听说你爷娘都去了,非要去,你阿舅也说随她去吧,这事儿都快成了心魔了,再生出心结反而不好,我就让人陪着一块去了,不在家呢。”

魏宝令的确为表姐坠崖之事哭过好几回,甚至是哭死过去的。

在大相国寺那天,当着宁宁的面儿,她怕越发招惹了宁宁,便忍着。

回了家之后,其实她也自责。

因为她走在表姐前面,赵四他们两个人发生争执的时候,她其实是最先看见的,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慢得多,本来她应该比宁宁身形更快,去拉住表姐。

可是直到宁宁动了手,仅仅抓了表姐一片衣角,她才回过神来。

入夜睡不着,一闭上眼全都是表姐坠崖的场景,被噩梦缠身,也病了几天,吃了好几天的药,安神的香更不知道调了多少,才勉强好了些。

之后就总是到大相国寺去。

她说知道表姐还没醒,意识也是模湖的,但就是想去守着。

姜莞确实是很难想象,这些都是她演出来的,装出来的。

人就是她害的。

害完了人,真的能这样镇定自若吗?没事儿人一样,还敢天天去表姐病床前守着。

姜莞眼皮压了下来,没有再接魏氏的话。

魏氏和顾怀章对视一眼,也觉出不对来,就叫了声珠珠:“怎么了?今儿是到家里来找宝令的?”

“舅母。”

姜元徽坐在旁边倒是把话接了过来。

他声音始终都是那样平缓的,又显得清冷些。

一声就把魏氏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走了。

魏氏在看他,顾怀章也在看他。

他深吸了口气:“是有些事情要与舅母回禀,也的确和魏表妹有关,正好阿舅也在,一同听听,只是舅母听了暂且不要动怒才好,幺幺怀着孩子,见不得您生气发脾气,万一再吓着了不大好,看蜀王殿下要跟您恼了的。”

赵行觉得无语。

那是长辈,他身份再怎么尊贵,也没有跟长辈翻脸的道理。

不过说就说了吧,他也不拆台。

若在平日里,听了这话魏氏是定然要笑着揶揄打趣的。

今天她却笑不出来。

心底的不安渐次扩散开,平静湖面上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像是被什么人拿了小石子打上来,不重,却久久不能平静。

她心里最清楚,几个孩子都不是莽撞的,连珠珠如今都长大了,稳重得多,不会贸然拿这些话来叫她烦心的。

还是顾怀章先沉声开了口:“什么事,你说,别蝎蝎螫螫吓唬你舅母。”

姜元徽诶了一声应了,才把姜莞转述的那些话,与顾怀章夫妇二人娓娓道来。

等他说完,魏氏脸色已经万分难看了。

连顾怀章都铁青着一张脸:“这都是赵奕的原话?”

赵奕获罪,废做庶人,如今平头百姓提起来尚且一口一个赵奕的叫,更别说顾怀章了。

姜莞怕姜元徽挨训,替他说:“是,他让牢里的狱卒替他传的话,说要见我,我拉上二哥哥陪我一起去见的,这些都是他的原话一字不落,二哥哥也在旁边儿听着,您可以问他。”

顾怀章鬓边请进突突的:“他要见你,你就大着肚子到刑部大牢那样的地方去见,也不怕晦气!”

他先骂了一句,不过控制着情绪,音调也不是特别高,看那样子是怕吓着姜莞,激了她的胎气。

他咬着后槽牙,隐忍着:“这种混账话,听过忘了就是,你倒放在心上,还跑回家与你三兄说,又特意到家里来告诉你舅母。

这意思是真的怀疑上宝令了?”

魏氏上下牙齿缠着,声音冷然,叫了声三郎:“你也查了这么些日子,是不是查到什么跟宝令有关的事情了,所以听了珠珠与你说这个,急匆匆带着她到家里来告诉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超级修真保镖 网游之神话降临 校园全能高手 家园 绝世高手在都市 很纯很暧昧 罪恶之城 灵舟 盗墓笔记 网游之盗版神话
相邻推荐:
截取人生,我有一座轮回之宫大月谣我在大学当校长影视编辑器漫威世界的提瓦特联邦星河纪:最后的半妖我能看到物品价格斗罗:从获得飞天御剑流开始和平美利坚:从四驱兄弟开始我在柱灭搞咒术回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