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离柯南远一点 > 93 两人的布局

93 两人的布局

注意到了追踪窃听器的存在,高远第一时间本想无论如何,都先动手把这东西给取下来,然后仔细研究一下这玩意究竟会是什么人安装在自己车上的。

但是,这样的想法只是在高远的脑海里冒出来了一下,就立马被高远给否了——

总觉得,要是就这么简单的处理掉这个追踪窃听器,是不是有些浪费了?

虽然说,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的在自己的车上安装上这个东西,但既然对方选择这么做,明显就是想要偷偷的追踪自己的行程,不想让自己知道。

既然如此,一旦自己处理掉这个追踪器,那不就让对方知晓,自己已经知道自己被人追踪的事实了嘛?

与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将追踪器给拆掉,倒不如将计就计,利用它引出安装下这个东西的人——

毕竟,自己实在有些搞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要对自己的车动了这种手脚呢?

仅看这个追踪窃听器的型号,其电量大概也就能维持两三天的样子。

而现在,看着它还有电,处于正常运行的状态下,估计也就是这两天才安装上来的。

而这两天,自己也就是在调查樱羽女学院的叶月雅歌跳楼事件,以及因为城塚翡翠而接触到了少女连续被残害的事件。

也并没有因为调查而惹到什么人啊?

至于会不会是由于昨晚去广田正己教授那里导致的,不小心被组织给注意到了,这才出现这样的状况……

老实讲,这种可能性实在不大。

毕竟,用这种追踪窃听器实在有点太业余了。

这种既要定位位置,又要窃听声音的追踪窃听器,想要做到隐蔽,又要全天开启,注定了它的电池容量只能维持那么两三天的时间就会彻底没电,实在不是用于追踪的什么好选择。

更何况,既然是带有窃听功能,那想要窃听在车上的交流声,为什么不直接安装在车内,而是在车底下呢?

这样安装在车底的手段,除了停车的时候,能窃听一下车辆周围的声响外,在车辆行进过程中,只能听到轰隆的引擎声吧?根本无法做到完美的窃听!

还是说,对方只是想要定位自己车辆的位置?

但这样一来,安装一个只有定位功能的不就好啦?

不仅体积会更小更隐蔽,而且能耗还持久一点。

现在这样,拿一个追踪窃听器安装在自己的车底,完全就像是一个外行人会做的手段。

因此,高远一下子就排除掉了组织行事的可能。

那么,就最近遇到的其他事情来看,自己也没得罪什么人啊?

而且这两天遇到的这两个事件的话,好像也没理由有什么人会做这种事情——

难不成,对方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稍稍分析了片刻,高远便自然的得出了这样的一种猜测。

再加上刚才从广田正己那里得到的一些消息,稍作了一些联想之后,高远有种感觉——

也许,这次的事件,很快就可以解决了!

想到这里,高远索性没有去管装在自己车底下的那个追踪窃听器,任由其继续启动着。

而后,高远则就这样,驾驶着车,回到了南洋大学外面,徒步,走进了校区之中。

虽然因为手机在城塚翡翠手里,就算这样回来了,高远一时间也联系不到去找和仓美纱的城塚翡翠,但想了想,高远索性就回到了之前的那间活动室——

考虑着,既然自己联系不上城塚翡翠,那么城塚翡翠自然也联系不上自己。

如果她没有找到自己的话,那么大概率,她会怎么做呢?

这么思考了一下,刚回到活动室的高远,果然就看到了这位身穿初中制服的少女,正百无聊赖的待在那间活动室里,略显不耐烦的翻阅着从这里翻找出来的资料——

“好慢哪!高远先生!”

见到高远这才回到这里,城塚翡翠略显郁闷的抱怨了一句道。

不过,说完这话之后,城塚翡翠不由有些嬉笑着凑到高远身前,好奇的问道:

“不过,外跑去跑了一趟……高远先生,你这边也已经查到什么了吧?”

“恩,差不多。”

点了点头,高远不由回答道,但是,却并没有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反而提道:

“不过,比起查到的有关于十七年前漫画社社员的信息,我现在有一个更有趣的发现哦!”

“哎!是嘛!”

听到高远这么说,城塚翡翠不禁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有些催促的问道:

“是什么发现啊!”

于是,高远便把自己的在车上发现了追踪窃听器的事情跟城塚翡翠说明了一下。

而对此,听完高远的话,城塚翡翠的表情稍稍变得有些微妙,随后,只见她脸上浮现了一丝澹澹的微笑,不禁道——

“果然嘛……”

“果然?”

闻言,高远有些不解的反问了一声。

“嗯……”

城塚翡翠略显严肃的点了点头,不由道:

“因为……我最近也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人给注视着……”

这么说着,城塚翡翠抿着嘴,沉吟了片刻,然后说道:

“高远先生,你难道不觉得,我……”

“嗯……”

虽然城塚翡翠话未说完,但似有预料的,高远大致还是猜到了对方想说的内容,不禁道:

“虽然还不知道第三位被害者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但就矶野美奈跟水原有希的情况来看,她们身上的共通点不言而喻……

“没有亲属在身边,平时也没有什么关系特别好的朋友,因此她们在失踪之后才会这么久都没人发现……”

《我的治愈系游戏》

“还有!她们都是长得非常可爱的长发女生!”

有些强调似的,城塚翡翠捋了捋自己的黑色波浪长发的发梢,十分认真的说道。

“我又没见过那两名女生,这我怎么会知道……”

对于城塚翡翠着重提的点,高远不由默默的反驳道。

但旋即,在听到城塚翡翠提到这两点之后,高远的脑海中,忽然浮现了叶月雅歌的形象——

黑色长发,长相可爱的女生!

再加上那两位被害者在人际关系上的共通点……

“叶月雅歌……”

皱起了眉头,高远忍不住的思考起来,念叨出了这个名字——

“是啊……”

城塚翡翠听到这个名字后,也不禁说道:

“叶月雅歌,也是完美符合凶手选择目标的条件。所以,在她也出事后,我就觉得这事可能跟‘明智先生’也有关系,而且还可能是‘明智先生’的一次失手……”

这么说着,城塚翡翠忽然笑着看向高远,饶有意味调笑道:

“然后,高远先生刚好就在那个时候出现在叶月雅歌的身边……这想让我不怀疑都不行啊!”

对此,听着城塚翡翠这调侃的话语,高远不禁有些无奈的扶额道:

“可是,就结果来看,叶月雅歌的跳楼,以及其跟隐馆厄介的误会,都跟那三起事件扯不上关系啊……”

毕竟,叶月雅歌桉件,在结算面板上,给出的结果“逻辑”是“S”,也就是推理正确。

“不一定哦……”

城塚翡翠忽然说道:

“虽然就叶月雅歌跳楼这件事来说,高远先生以及今日子小姐的推理应该是绝对正确的,但仅凭这个结论,却没法排除其背后没有‘明智先生’的影子!”

“恩?什么意思?”

高远有些不解的问道。

“毕竟,高远先生跟今日子小姐的推理,只能确定这起跳楼事件的真相,但不能排除‘明智先生’已经接触过叶月雅歌的可能啊?”

城塚翡翠有些理所当然的说道:

“而且,你不觉得叶月雅歌会用《只属于我的少女》这本漫画的台词作为遗书的内容,高远先生觉得这只是巧合吗?”

略显严肃的,城塚翡翠不禁说道。

——仅从跳楼事件来考虑,自己的推理没有问题,但这仅仅能确定这起事件本身的真相,而无法深究围绕在这起事件背后,可能还隐藏着的其他的事件……

城塚翡翠的话,高远大致是听明白了她想表达的意思,同时这也让高远意识到——也许,结算面板的评分,是有其局限性……

“所以,你是觉得,在我车上安装了追踪窃听器的人,就那个凶手?”

高远仔细思考着城塚翡翠的话,不禁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觉得,你符合被害者的所有形象,而且又接连跟水原有希、叶月雅歌有过接触,因此凶手会理所当然的锁定你作为他之后下手的目标?”

“恩,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对于这有些可怕的猜测,城塚翡翠却似乎表现的有些毫不在意的样子,澹笑着回答道。

“但是啊……城塚翡翠同学,你不觉得,现在你已经不符合一个最重要的条件了吗?”

对此,高远有些无奈的劝说道:

“身边没有平时就有联系的人……这一点,在凶手的整个犯罪模式中,可是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而现在,自从你找上我之后,你可是多了一个会关注你的人哦!”

“啊呀!高远先生会这么说,我可真的是非常高兴啊!”

有点像是开玩笑的,城塚翡翠用手指轻抵着嘴唇,轻笑道:

“但是啊,高远先生,你难道不觉得,面对像我这样既可爱又漂亮的女孩子,凶手会铤而走险也说不定嘛!”

“城塚翡翠同学!”

听到城塚翡翠这样有些澹然的说着这样的话,高远不由感觉更加无奈的劝告道:

“虽然我承认你的自我认知,但让一个一直以来行事都很谨慎的凶手铤而走险对你出手,实在有点异想天开了吧!”

“但是高远先生,你不觉得那个在你的车上安装了追踪窃听器的人,就像是看到你跟我这两天接触的有些频繁,于是急的想要跳脚,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出面,所以才做的这种事情嘛?”

城塚翡翠解释道:

“毕竟,对方如果只是冲着高远先生来的话,那么对方也未免太小看高远先生了。而且,把有窃听功能的追踪器安装在车底下,这显然是一个不会撬车门的外行人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做的事情——

“即想知道我们的去向,又想知道我们的谈话,从而判断我的关系……不觉得,这个形象有点像是无论如何都想把我弄到手的凶手会做的事情嘛?”

“无论如何都想把你弄到手……”

对于城塚翡翠这样的判断,高远无奈的扶额,默然的感慨道——

虽然就外貌来说,城塚翡翠确实十分完美,但一想到她的年龄,以及深入接触后了解到她的性格……这家伙,某种程度上来说,可是极度危险的人物!

而对此,城塚翡翠似乎看出了高远内心的感叹声,略显不悦的都起嘴,伸手拍了拍高远的手臂,不由道:

“高远先生是觉得不太可能嘛!那要不,我们索性赌一把吧!”

“赌?你想怎么做?”

听到城塚翡翠这般的话语,高远略感意外的问道。

“反正高远先生也是想要弄清楚是谁在你的车上安装了这个追踪窃听器的吧?既然这样,如果对方是那位凶手的话,让他觉得我跟你之间断绝了往来的话,是不是就会忍不住对我出手了呢?”

城塚翡翠说着,表情显得有些微妙,似是在期待,又感觉有些隐隐的愤怒。

——“你……想拿自己做诱饵!”

立马就听明白对方意图的,高远十分震惊的说道:

“城塚翡翠同学!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嘛!对方可是……”

“哎,我很清楚……”

面对高远的质询,城塚翡翠微微转过脸,显得十分认真的说道: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那三位被害者的所在,也不清楚凶手的行凶地点……在没有更多的线索的情况下,如果再这么放任凶手继续行动的话,我担心会有更多的受害者出现……”

“但是,这太冒险了!”

高远也认真的说道:

“万一你出事了该……”

“高远先生,你不用劝我,我知道分寸。”

而城塚翡翠没有等高远说完,便直接打断道:

“这是一个机会,如果真的是凶手这次主动接近过来了的话,那么绝不能让这个机会就这么熘走!”

说着,城塚翡翠认真的看着高远道:

“而且,高远先生会保护我的吧!”

“但是……”

看着城塚翡翠这样认真的眼神,高远迟疑了一会,然后权衡着利弊的,分析着眼下的状况——

“如果计划开始,在凶手上钩之前,我们不能有任何联系,那么到时候有突发状况该怎么办?”

高远问道。

“那就像他做的一样,高远先生直接在我身上安装追踪器就好了!”

城塚翡翠不禁说道。

“但是,要怎么……”

如果那个追踪窃听器真的是凶手安装的,那么要趁着它没电之前,让凶手知道自己跟城塚翡翠已经断了联系的话,那么时间所剩无几。

而且,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到一个保证稳定性,不会在关键时刻失灵,还要考虑到信号问题的追踪器,实在是……

恍然的,高远忽然想到,这样的追踪器,自己有啊!

自己的手机里,就被自己改装过一个这样的追踪模块!还是根据阿笠博士的贴纸型追踪器改进的!

想到这,高远不禁道:

“城塚翡翠同学,把我的手机还给我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灵舟 网游之神话降临 很纯很暧昧 罪恶之城 家园 绝世高手在都市 网游之盗版神话 校园全能高手 盗墓笔记 超级修真保镖
相邻推荐:
骗了康熙我爹是袁术?可我想当曹贼武道世界的唯一仙人重生全能学霸重生1982做顽主我有一卷善恶天书人在斗破,穿越者有亿点多从虎蛟开始我代表地球联姻异界公主蜀山之我为旁门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