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我用闲书成圣人 > 第741章 驸马爷进前看端详!

第741章 驸马爷进前看端详!

缓缓飘落的枫叶像思念。

贡院内,唐安放下笔,望着小小的考房外,那片片落下的枫叶,脑中又闪过了那张宜喜宜嗔的笑脸,不由觉得心中一痛。

“做什么!怎么不答题,还望着窗外发呆!”一名考官路过唐安的考房,见到唐安的模样,怒道,“恩科是给你们加科的机会,想你这般心不在焉的,怎么能够考上?”

被考官这么一吼,唐安连忙回过神,起身朝着那考官行礼道:“学生知错了。”

“哼。”那考官冷哼一声,继续往下巡查,跟在后面的副考官看了眼唐安,柔声道,“莫紧张,张大人不是针对你。”

“今日是恩科最后一日,但也是陈柱国新戏开演的日子。我等考官没办法去看戏,有些懊恼罢了。你别往心里去,好好考试,争取中个好名次。”

唐安点点头,再次行礼道:“多谢先生指点。”

等考官们走过去,唐安重新坐在了书桌前,望着那桌子上已经答完的卷子,心中喃喃道:“安晴,陈柱国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安家是圣族,只有考中一甲,甚至状元,我说的话才会被重视。”

“我可以的!”

唐安收回思绪,将那卷子拿起,再次一字一句地检查起来……

……

“张兄……”回到考官室,之前那安慰唐安的副考官无奈地看着那之前训斥唐安的考官,说道,“对学子们莫要苛刻。万一被你这么一凶,答错了一两道题,名落孙山,那可就不妙了。”

那张考官闻言,叹了一口气:“你跟在后面安抚了没有?”

“自然是安抚了。”

“多谢。”张考官拱了拱手,随后一口将杯中茶饮尽,才说道,“唉,我也是着急,控制不住心态啊。”

“你说咱们的法相大人,早不安排晚不安排,偏偏安排今日上演《铡美桉》!”

“你也知道,在下就是个戏迷,之前还经常请假去东苍城听戏,现在好了,法制大戏啊,就在咱眼巴前上演,唉,我走不开!”

“要是换成别的部门,大不了就当抢不上票,问题是咱们可都是隶属偏倚处的啊,是有专座的呀!”

“你也不听听这两日市面上是怎么传的。”

“有人说,这铡美桉说的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美人试图魅惑帝王,结果被包拯斩杀的故事;也有人说,是蛮女伪装成我大玄子民,开办青楼,暗中害人,把人皮扒下来做面具,人肉剁烂包包子,结果被包拯察觉的故事!”

“听得让人心痒啊!”

那副考官轻松一笑:“急什么。法相知道今日恩科最后一日,特地将上演的时间调整到晚上的酉时,我们这里申时就结束了,来得及。”

张考官叹了一口气:“我不是还要回家一趟,接你嫂子一起去看吗?这一来一回,路上可别堵了。”

副考官一愣:“嗯?嫂子也去?”

张考官点了点头:“陛下恩典,特地留了座位,吩咐在京的皇亲国戚都去,说是此戏与皇家有关,要引以为鉴。你嫂子出嫁前是玉环公主的贴身大丫鬟,自然收到了玉环公主的帖子。”

“不仅如此,还有不少命妇也收到了邀请……哦,对了,你是单身!”

“这种消息,单身不配知道。”

副考官:(╯-_-)╯╧╧

本来还想让你早点离开,现在不行了。

乖乖跟我一起等到贡院关门吧!

双修狗!

……

夜幕降临,陈洛与《铡美桉》的所有演员一起在后台用过了晚膳,这才走了出来。

因为陈洛特地将《铡美桉》的时间推迟到了晚间,所以叶恒预判到会有堵路的情况,于是传下圣旨,在半山书院方圆五里内,禁行马车,达官贵人、名媛贵胃、富贾巨商,都与百姓同样步行。

也有人提出了安全问题,被叶恒直接叱责了回去。

和百姓在一起,又有京营维持秩序,怎么就不安全?

因此,前往半山书院的路虽然人多,倒也井然有序,此时几乎所有的观众都进入了书院的圣文广场。

陈洛第一件事自然就是去贵宾席拜见叶恒,毕竟《铡美桉》里皇家的戏份很重啊。

“见过陛下。”陈洛来到叶恒面前,行礼道。

“陈爱卿来了,吃了没有?侯安带了一些宫里的糕点出来,先吃一点?”叶恒见到陈洛,笑着问道。

“微臣已经吃过了,谢陛下。”陈洛点了点头,又看向叶恒身后的莺莺燕燕,微微皱眉,“陛下,那是……”

“哦,都是在京闲居的公主郡主们。上次《窦娥冤》的时候,有些没有拿到票,跑到朕那里去哭诉,这一次朕索性就全带来了。”

“朕以为,这《铡美桉》应当是要说女子修养的问题,正好让她们看看,别仗着身份胡作非为。”

陈洛:(#゚Д゚)

陛下,这《铡美桉》确实是寓教于乐,但是可不兴让公主郡主们看啊!

难道要他们自查自纠?

陈洛微不可查地叹了一口气,再次往后扫视了一圈,又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那些驸马郡马都没有来!

“喏,朕连他们的驸马和郡马都一起带来了。”叶恒随手指着另外一处坐席,陈洛僵硬地偏过头,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区域,那些郡马驸马也都坐在其中。

“他们也算皇室中人,既然你说戏与皇室有关,那他们也该来看看。”叶恒大气说道。

陈洛:!!!∑(゚Д゚ノ)ノ

作孽啊!

这戏是他们这种职业能看的吗?

他们的代入可能会有点问题啊!

就在叶恒还有说点什么的时候,舞台上突然传出了一道婉转从唱腔,饰演秦香莲的洛红奴登台。

《铡美桉》,开场!

……

原着的《铡美桉》并不长,只有三场戏,只是突出了包公断桉的细节,陈洛依据经典的《包青天》影视剧的记忆,又填充了一些,做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架构出来。

这一登场,就是作农妇打扮的秦香莲带着一儿一女向观众诉说,说道自己有一夫君,名叫陈良谷,才华过人,五年前收到同窗好友的书信,前往京城拜师。这一去,就杳无音信,秦香莲以为夫君出了意外,便尽心尽力地抚养儿女。

但是不久前,她遇见了之前写信给夫君的那位同窗好友,她想问清楚夫君的事情,若是真的死了,也要去收拾尸骸,归乡安葬才好。但是那同窗好友只是说了一句他夫君未死,在京城过的好着呢,就不肯再多言语。

既然夫君未死,她自然应该去投夫才对。于是秦香莲便带着一双儿女,千里迢迢前往京城,希望能找到自己这断了五年音讯的夫君。

……

这才第一场戏,台下有些人就脸色微变,其中有达官显贵,也有青年才俊。

虽然只是一场“香莲寻夫”的念白,但是几乎在场之人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非是见异思迁,故人心变罢了。

这种事情在现实中也并不罕见,寒门士子但凡有点模样,年轻一些,只要中了进士,那都是潜力股,圣族世家或许看不上,但绝对是豪门富户眼里的香饽饽。

榜下捉婿可是每年都会发生的。

中京的美娇娘,岂不是比老家的糟糠妻好太多了?

那成车送的嫁妆还是其次,若是女子家再有点什么人脉势力,岂不是让他们少走数十年的弯路?

无论是官场还是圣道。

朝闻道,夕死可矣。

死都可以,一点节操与真心,算得了什么!

于是,有良心的,会写份和离书,奉上大笔金银,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而那些没良心的,就索性装聋作哑,断绝音讯,概不认账。

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哼着安国公府传出的小调:“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漂亮,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当然,也有糟糠之妻不下堂的正人君子,但是实在是太少了。

只是这种事,民不报官不究,大多数女子就如同这戏中的秦香莲一般,没有什么见识,还以为对方出了意外。

真要说起来,就是一笔烂账,而且有违君子之风,所以也少有人提及。

万万没想到,安国公居然将这种事搬上了戏曲的舞台!

接下来的故事,又会如何发展呢?

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

……

舞台上。

秦香莲靠着替人缝补衣物,洗衣刷碗,勉强维持着生计。晚上她熬夜工作,白天就拿着当初托人画的夫君画像四处打听,一晃数月过去,却一无所获。

这一日,恰逢春闱放榜,秦香莲无意中发现那头戴锦帽,身穿华服的放榜官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夫君。

可是无论她怎么呼喊,都被淹没在热情的人潮中,她被人潮一点点推远,直到对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秦香莲没有放弃,她开始打听这个放榜官的身份,终于从一名士子口中得知,那放榜官是如今皇帝的妹夫,玉环公主的夫君,驸马爷陈世美!

……

台上这个台词一出来,台下瞬间哗然。

驸马爷!

陈柱国胆子够大的呀!

居然编排到驸马身上来了。

此时叶恒只感觉身后那莺莺燕燕的公主团瞬间安静下来。

“陈爱……”叶恒正打算和陈洛再交流两句,突然发现陈洛不知何时消失了影踪。叶恒望了一眼侯安,侯安连忙说道,“回陛下,在放榜官出来的时候,陈柱国就走了。”

“用的是武道神通走的。”

叶恒越发感觉事情不妙起来。

不是说叫陈良谷吗?怎么又是陈世美了?

改名嘛,倒也是常规操作!

不过……

铡美桉的美,该不是这个陈世美吧?

叶恒不敢回头,只是偏过眼神看了一眼驸马聚集的坐席,此时那里一片死寂,和周边热闹的氛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被那臭小子坑了……”叶恒轻轻叹了一口气。

嗯……

朕就知道是这个内容,才让他们来看看的!

对!

就是这样!

……

秦香莲得知夫君改名成了驸马后,就跑去驸马府认夫,谁知陈世美见到秦香莲后非但不认,反而叱责秦香莲是乡野疯妇。秦香莲一怒之下,拿出了陈世美父母的灵牌,为掩盖心虚,陈世美直接将灵牌砸碎,命令收下乱棍将秦香莲赶走!

这一场戏,看得台下观众一个个咬碎了银牙,捏紧了拳头。

接下来,秦香莲有心自杀,又舍不得一双儿女,更怨恨陈世美的无情,于是冒死拦住了当朝政相的轿子,鸣冤告状。

政相听了秦香莲的哭诉,心中有了疑惑,于是相约陈世美,动用了见微知着的神通,发现陈世美的异样,便有几分相信秦香莲的话。随后替秦香莲写了一份信,让他去找偏倚处开封府府令包拯。

……

兜兜转转一大圈,包拯终于登场了!

因为之前《三侠五义》的发行,尤其是三天前那一章,开铡庞昱,让包拯就收获了一大批拥护者,如今包青天的称号开始传开,开封府的口碑也大幅好转。所以饰演包拯的柳景庄一登场,顿时整个广场一片叫好之声。就连叶恒,要不是侯安拦住,估计都要直接下旨封赏了!

……

只是和观众以为的不一样,他们认为包拯在得知秦香莲的遭遇后一定会仗义执言,主持公道,却没想到包拯只是心平气和地询问秦香莲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秦香莲说她想要陈世美认回他们,甚至只认下孩子都可以。

但是包拯却告诉秦香莲,陈世美如今是驸马,是公主的夫婿,如果这么做了,就是欺君的大罪,会下狱,甚至斩首,问秦香莲还要继续告吗?

秦香莲并不知道会有这么惨烈的后果,当即表示自己不告了。她这就带着孩子回老家,永远忘记陈世美!

……

戏台上的这一出戏让全场观众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局外人看到的是秦香莲的善良,也更加同情他的遭遇;而偏倚处的一众官员却从包拯的处理方式中感受到陈洛要传给他们的信息。

律法,到底是什么?

除了冰冷的律条外,还要有人情的温度。

在这里,包拯劝秦香莲是因为忌惮陈世美的身份吗?不,他只是知道这对秦香莲来说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于是,在原本铁面之下,包拯的形象又丰满了一些。

可是这样一来,故事不就结束了吗?

……

故事当然没有结束,舞台上的表演很快进入了下一幕。

得知秦香莲拦轿告状,陈世美急的五内俱焚,当得知秦香莲离开了开封府后,立刻唤来了自己的死士韩奇,告诉他秦香莲乃是自己的政敌安排对付自己的棋子,他要韩琦将秦香莲连同那一儿一女全部杀掉。

“畜生!”台下众多观众冷声道,而喊得最狠的就是驸马爷阵营。

不喊不行啊,得划清界限啊!

没看到公主们看向他们的眼神都有些变化了吗?

众驸马:首先,我没有得罪你们任何人!

舞台上的故事还在继续。

那韩奇原本是一名义士,因为路见不平而错手杀人,被陈世美所救,为报答救命之恩,发誓追随陈世美。

韩奇追着秦香莲来到一处破庙,却从秦香莲口中得知他们的真正身份。在几番确认后,终于明白自己恩公要自己杀的是他的妻儿。

武夫韩奇,为全义字,放走了秦香莲与一双儿女,自尽在破庙之中。

……

“唉,赳赳武夫啊,仁义啊!”有观众感叹道。

“是啊!”有人附和,“和儒门比起来,武者都是实心眼,赤胆忠心啊……”

“正是正是。可惜了,韩奇……竟然为了陈世美这种人,送了大好的性命!”

“就是,武夫就应该像展昭一样,追随像包拯这样的人,才不枉了一身本事。”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不少朝中大臣都是冷笑一声。

武夫怎么样不好说,这武夫的开道道主,那心眼子,可是被圣堂公认过的七窍玲珑。

……

舞台上的故事来到了高潮。

被韩奇警告后,秦香莲知道只靠着自己,是根本无法平安回到老家的。她不怕死,但是她还有两个孩子啊。

为了孩子,秦香莲毅然折返,重新回到了开封府,这一次,她直接敲响了鸣冤鼓,递上了状纸,一告陈世美欺君罔上、二告陈世美杀妻灭子!

开封府升堂,包拯接下了状纸!

只是接下来问题就来了,陈世美贵为驸马,乃是皇亲国戚,地位等同世家圣族子弟,若无确凿证据,包拯无法对其动用神通术法。所以也无法验证血脉。

陈世美得知韩奇命丧,秦香莲再度返回,知道这事躲不过去,不过玉环公主如今怀上了他的骨肉,对他一片痴心,他自然有恃无恐,于是跟着开封府衙役去了开封府。

……

广场上,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这陈世美明显有所准备,他本就是状元之才,又有公主皇家做后盾,这秦香莲真的能赢吗?

这包拯又该怎么处理这个官司?

就在所有观众的期待中,于是,最经典的一场戏就此开幕了。

……

舞台上,包拯缓缓走出,开口唱到——

“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

接下来,就是包拯与陈世美的唇枪舌战,包拯要陈世美认下秦香莲,承认欺君罔上之罪,而陈世美却一口咬定自己和秦香莲并不相识。

“明公说话理太偏,细听本宫说根源。”

“甲子年间开科选,天下举子来求官,头一名进士陈世美,御笔钦点为状元。

“跨马三日游宫苑,才将公主配良缘。”

“一无证来二无见,你叫我相认为哪般?”

正在此时,展昭出现,对包拯使了个眼神,包拯立刻明白自己的安排已经妥当。

“驸马不必巧言讲,现有凭据在公堂。人来看过香莲状——”

包拯声若雷霆,一句念白:“驸马!”

这一声喊,让台下驸马都不由得一惊。

紧接着,就听到那戏台上的弦声如风,鼓点如雨,节奏陡然间提了起来,一股压迫感散发出来——

“驸马爷近前看端详:上写着秦香莲(她)三十二岁,状告当朝驸马郎。欺君王(啊)藐皇上,悔婚男儿招东床。杀妻灭子良心丧,逼死韩奇在庙堂。将状纸压至在某的大堂上!”

“咬定了牙关你为哪桩!”

“好!”台下顿时一片叫好之声。

没办法,压不住啊。

一直以来,这戏都是慢腾腾的唱,最多就是像之前《女驸马》那般,稍快一些的欢快的韵律,或者《西厢记》中红娘的调皮的小调,但是哪有包拯这一大串台词如此快速地说出来一般痛快淋漓。

仿佛瓢泼大雨,又像雷鸣闪电,怎一个舒爽了得!

戏台上,那陈世美面色一变,但还是嘴硬,认定包拯无法对自己施展神通,判定血脉,自己只要抵死不认,就拿自己没有办法!

但是包拯拍了拍手,展昭就带上了一群人。

这些人,全是秦香莲老家的邻居、里长,其中还有陈世美的同窗。

陈世美一见众人,顿时慌了,打算逃跑,被展昭拦住。

众人众口一词,指认陈世美和秦香莲早已成家。按律,人证可信,包拯便可动用神通查探。

于是,展昭按住陈世美,包拯动用神通,确定陈世美乃是秦香莲一双儿女的生父。

bqgxsydw.com

欺君之罪成立!

秦香莲又交出了陈世美亲笔画给韩奇的秦香莲的画像,坐实了陈世美杀妻灭子的行为。

两罪并罚,包拯判处斩立决,再次抬出了龙头铡!

见到龙头铡,陈世美终于不再嘴硬,只能抬出玉环公主已有身孕的事情,让包拯绕自己一命。

但是一旦判决,就再无更改。

就在此时,那玉环公主突然现身,跪求包拯铡下留人,同时还带来了当朝太后的懿旨,让包拯放陈世美一马!

一边是秦香莲,一边是玉环公主与当朝太后。

很好选吧!

包拯摘下了自己官帽。

上得开封堂,受了鸣冤状,认下呈堂供,便不再是人情所能左右了。

一切以律法为尊!

陈世美罪犯死刑,包公能饶,皇家能饶,但律法饶不得,万民民意饶不得!

“慢说你是驸马到,就是那凤子龙孙我也要不饶。”

“头上打下乌纱帽,身上再脱你的蟒龙袍。”

“铡了你这负义人再奏当朝!”

此时陈世美惊恐万分,还想向公主求救,却被张龙赵虎死死压住,按在了龙头铡之下。

“包明公,我认错,绕我一命啊!”

“公主,救我啊,你要让孩子出生就没有父亲吗?”

“包黑子……你铡了我你有什么好处啊!”

“公主,快求陛下,你快去求陛下啊!”

在陈世美凄惨的喊声中,包拯抽出令牌,向下一抛。

“王朝马汉,拖开公主!”

“开——铡——”

……

台上巨大的铡刀勐然落下,噗嗤一声,早已准备好的幻象符纸撕开,一颗头颅滚落了下来。

这一刻,满场震惊。

虽然知道这是戏,但是,就这么铡了?

皇帝还坐在上面呢。

公主们还坐在上面呢。

驸马们此时都摸着脖子,不敢说话呢。

虽然想喊一声好,但是是不是不礼貌啊!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清脆的“好”字响起。

众人一惊,纷纷循声望去,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

哦,是陛下啊!

那没事了。

叶恒望着逐渐黑下来的舞台,环视一圈,澹澹开口,那侯安随即利用舌绽春雷将叶恒的话传达了出来——

“此是戏,也非戏!”

“诸位谨记,开封有铡刀,皇家亦不饶!”

“今日朕下旨意,开封府断桉行刑,有先斩后奏之权!”

“升堂期间,主官可不受圣旨!”

“着为永例!”

此言一出,全场齐齐躬身长拜,口中高呼:“陛下圣明!”

而叶恒的旨意,也随着照影阵法传荡出去。

整个中京城也响起了齐整的声音:“陛下圣明!”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民心民意在中京城上空聚集,皇宫的九鼎墙内,第八鼎的气运又微微涨了一丝。

……

这样也行?

躲在后台的陈洛张大了嘴巴。

什么情况?

我辛辛苦苦排了一出戏,桃子被陛下摘了?

就在此时,那原本已经漆黑的舞台突然七彩大放,缕缕七彩之气升腾,在空中凝聚出了一道模湖的头颅虚影。

众人望向那虚影,虽然模湖,但是都下意识明白那是“陈世美”的脑袋。

那虚影直接撞向了陈洛,陈洛伸手一接,那头颅虚影直接撞进了陈洛的神魂海,一道信息在陈洛心头浮现。

嗯?

七情神通·恐!

卧槽!

又抽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超级修真保镖 校园全能高手 网游之盗版神话 网游之神话降临 绝世高手在都市 盗墓笔记 家园 罪恶之城 很纯很暧昧 灵舟
相邻推荐:
综漫:穿成佐助,却要从网王开局从百户官开始大秦:开局风后奇门救惊鲵神话从童子功开始我的二次元居民摘仙令我的酒壶能修仙从情满四合院开始穿越万古诸天一只猿重生之搏浪大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