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大隋主沉浮 > 第557章:火中取栗

第557章:火中取栗

杨广深谙要想马儿跑必须给它吃饱草的道理,既然准备起用李渊这枚棋子,自然不会在钱财方面小气。他随便一出手,就是打赏了一座豪华得不能再豪华的大宅;李渊虽然还没有举办乔迁酒宴,可他一见宅子不用装修什么,就挑一个好日子入住了。

黄昏时分,李建成匆匆忙忙的向父亲的书房奔去。

李建成是唐公世子,父亲在外为官之时,都是他代表李家去拜访官员、参与宴会。久而久之,他比自己的父亲还要了解京城势力构成,认识的人也比父亲多。

李渊回京任职以后,担心自己认错人、得罪人,又打算为李建成出仕造势,于是他不管去哪里,都把李建成带着。但是李建成今天去拜访郑元璹了,所以并没有跟随父亲前去元寿家。

听说父亲回府后,就把自己关在书房内唉声叹气,李建成心知出事了。

走到书房外面的院子,看到父亲的小妾万氏端着茶守在外面,万氏是李窦氏的陪嫁丫头,为李渊生了一个名叫李智云的儿子。虽然她出身卑微,可为人谦和、品性端庄,李渊夫妇长期带着李世民在外奔波时,留在家里的孩子多由万氏照顾。

李建成对庶母敬重有加,不亚生母,他上前行礼道:“姨娘!”

万氏快步迎上,小声提醒道:“大郎,你阿耶心情不好,你说话注意一点,省得惹来无妄之灾。”

“多谢姨娘提醒,我明白的。”李建成单手从万氏手中接过托盘,上前敲了敲门:“阿耶,我回来了!”

“进来吧!”李渊在里面说了一句。

李建成推门入内,见父亲愁容满面的坐在茶几之后,他一边将茶盘放到茶几上,一边问道:“阿耶,出了何事?”

李渊忧心忡忡的说道:“元家为了巩固及及可危的盟主之位,准备打一场扬名、立威之战,而对象就是杨素那一家子。”

李建成大吃一惊:“他们疯了不成?”

“他将疯不疯,我不清楚;但我差点让他们逼疯了。”李渊叹息一声,又十分恼火的说道:“我被逼无奈,也陷进去了。”

李建成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阿耶,司徒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他虽然已经作古了;可是杨家还有杨约、杨文思两名要员……这些,难道元寿他们没有想过?”

“他们非但想过,而且还要把杨家势力一网打尽。”李渊站起身来,心烦意乱的背着手踱了几个圈子,憋屈的说道:“他们明明准备得相当充分了,可是这帮混蛋非要我出谋划策不可。元寿、张瑾改天还要和于仲文、李仲文前来我们家。”

李建成目光看着烦躁的父亲,问道:“阿耶,您是怎么考虑的?”

“我在考虑成败!”李渊在足智多谋的长子面前,并没有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说道:“要是成功的话,我们李家能够得到什么好处?要是失败了,我们李家又将损失什么、损失多大。唯有权衡好其中风险机遇、得失利弊,我才能做出定论。对了,你怎么看待此事?”

李建成想了一会儿,说道:“孩儿认为关键在于圣人。圣人对我们关陇贵族成见极深,只要有机会就打压、只要有机会就夺权,哪怕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元寿他们这么做,分明就是引火烧身、玩火自焚;孩儿不太赞成父亲参与。”

“那倒不至于!”李渊不太认同儿子这个论调,摇头道:“帝王之道在于平衡,手下臣大乱斗,正是他喜闻乐道之事。我认为圣人不会插手,而是坐山观虎斗。”

李建成温文尔雅、谦虚有礼,文韬武略更是上上之资,堪称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典范;然而他最大的毛病就是优柔寡断,缺乏做大事所必须的刚果决绝。正如现在,他明明知道父亲不应该加入“神仙打架”的战场之内,但却没有直言反对。

听了父亲充满乐观的话,李建成面上露出了几分挣扎之色,他想了一会儿功夫,终于还是说道:“阿耶,这可不是一般的政斗,而是整个关陇贵族联合发力呢!”

“您也知道,先帝和圣人之所以竭尽心力的打压关陇贵族,是因为关陇贵族集团拥有颠覆江山的实力、势力、财力、人力。如果关陇贵族集团在朝堂上,同心协力的向杨约、杨文思发难,您认为圣人会怎么想?”

一听此话,李渊冷汗都冒出来了。

圣人怎么想?能怎么想?还不是认为关陇贵族三派合一?还不是认为关陇贵族出了一个杨坚般的领袖?

到时候,肯定加倍的疯狂的打压关陇贵族,像独孤氏、元氏、窦氏这种大门阀,或许会没事,可是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小家族,定然在第一时间倒在皇帝的屠刀之下。

李建成看到父亲冷汗都下来了,心知父亲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他轻声说道:“阿耶,武川盟成立之初,您是元家的对手,至今,他们对您仍然怀有极深的戒意。您要是参与进去了,既是元家进攻的利箭、又是元家挡箭的坚盾,不管最后成败与否,我们李家都得不到半点好处。”

“为何得不到半点好处?”李渊皱眉道。

“您现在的职务是殿内少监,说是天子近臣、心腹都不为过,如果您加入元家的计划,圣人肯定不会高兴。”李建成逐步分析道:“若是因为元家的计划,而失去圣人信任;休要说更进一步,便是现在的地位,只怕也难保全。所以孩儿觉得阿耶最好还是避开这场斗争。”

“你说得对,我也想避开。而且避开也容易;可是我的毕生之志是恢复祖上荣光……然而我们李家的情况,你也知晓。单凭我们自己的力量,休要说是恢复了,便是自保都难。所以我们需要借助关陇贵族、武川盟的力量。而这,也是我甘愿当独孤氏、窦氏的棋子的用意所在。”李渊看了儿子一眼,悠悠一叹:“元家现在打着武川盟的旗号来办事,我要是退缩不前,其他门阀会怎么想?事后,要是元家以此为由,孤立我们;我们又该怎么办?”

李建成默不作声,父亲的意思十分明显;鱼与熊掌,都想要。但是怎么要,却是一个大难题。

只是一时半会之间,他也想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只好在心中默默思索着。

李渊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放下茶盏,向拧眉深思的儿子说道:“如你所言,元家挑起这场纷争,定然是最耀眼的人,圣人注意的也是他们,而不是背后的小人物。所以我倒是希望他们狠狠的斗上一场,只有局势混乱了、只有倒下一批人,我这个小人物才获得提升机会。”

李建成忽然想到父亲刚才说的了一句话,问道:“阿耶方才说他们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

李渊点了点头:“正是!”

李建成又问:“不知他们要怎么对付杨家?”

“圣人追赠杨素十州刺史、司徒公等等,连爵位也改成了楚国公,令他死后荣耀无比。可是除了国公之爵之外,余者都无法继承,是以有了‘厚死人,薄活人’流言;而杨家当时又要给杨素做九九八十一天法事。所以谁都杨家人对圣人不满,希望得到更多。”李渊冷笑一声,续道:“虽然不知杨家因何仓促拆了灵棚,可是杨家这出‘挟死人以迫圣人’,算是彻底得罪圣人了。这正是元派准备利用的地方。”

李建成说道:“仅是此事,孩儿认为力度还不够。”

“是不够!”李渊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看了儿子一眼,说道:“如果加上今天的‘流言’呢?”

李建成听明白了:皇帝本来就对杨家心有不满,如果“杨家”又放出“齐王和姨/姐通/奸”的流言,皇帝的火气可想而知;若是元派又在一旁扇风点火,问题就严重了。

他想了一会儿,说道:“既然阿耶也不想参与进去,不如就让双方杀得更惨烈一些,只要他们杀得惨烈无比、两败俱伤,就会出现更多空位。”

李渊听到这里,心中阴霾尽去,那份集合了焦虑、惶恐、愤怒、不甘、功利的复杂情绪,也被明朗的阳光取代,他神情轻松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让这场纷争再大一些?”

“不错!”李建成点头道:“如果杨家事先知道元派计划,不仅会制定反击之策,说不定还会率先出击。而这期间,阿耶只要令圣人满意即可。”

“嗯,就这么办!”李渊点了点头,向李建成吩咐道:“大郎,事不宜迟。你用个隐密的法子通知杨家,绝不能把我们自己暴露出去。”

“孩儿遵命。”李建成站起身来,行礼而退。

李渊站到窗前,望着长子匆匆远去的背影,忧心忡忡的叹息一声。

想他李渊,已是年过四旬的人了,不久之后,就步入老人的行列了;然而他蹉跎半生,但却一事无成。而家族在自己执掌之下,非但没有起色,反而一步步的衰弱下去。

但愿此番谋划,有所得!否则的话,自己不但无颜面对逝去的先祖,也对不起自小就为家族奔波的长子!

小书亭

————————

【讲个令人气愤的‘笑话’、‘内部消息’:前几天,A栋大楼有几例感染,G官们竟然拉走了B栋所有百姓,B栋百姓说他们没有人中招;争辩时,差点遭到棍棒伺候。直到贵、渝边界,G官们才发现弄错了。拉回途中,B栋百姓好像全部中招了……而A栋,也开始蔓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灵舟 校园全能高手 网游之盗版神话 罪恶之城 很纯很暧昧 绝世高手在都市 超级修真保镖 网游之神话降临 家园 盗墓笔记
相邻推荐:
亮剑:我震惊了李云龙斗罗:开局反杀比比东龙族之掌控雷电开局觉醒雷神圣体我的科学时代下山后,玄学大佬带崽搞疯全皇城不过是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罢了灯火人间病娇权少的疯批美人我做什么都有熟练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