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365.这是她设的局...

365.这是她设的局...

黑狐能做什么?!

答桉其实很简单:什么都做不了!

这个答桉看上去的确离谱。

但确实是大势之下唯一的可能。

黑狐娘娘无法针对他。

因为只要黑狐敢出手,就会被数方面联起手来围攻,而且,其中不仅会有他和涂山红红,甚至还可能存在着那位从未露面的傲来国三少爷。

同为空间一路。

凭心而论。

黑狐娘娘只要敢来,他就有把握让黑狐娘娘死在这里,而且还是死的不明不白的那种!

更何况,就算是单挑,黑狐娘娘也不一定能在他不动用任何底牌的基础上,稳稳的占据优势。

黑狐娘娘的修为是大妖皇。

但他的修为也是大妖皇。

而且他的灵魂,已是跨越了那道界限。

就算修为上有所差距,但两者都处于同一个境界,只要不是在法则的感悟上有较大的差距,基本都会陷入僵持的局面中,形成一种谁也拿不下谁的尴尬局面。

所以,单挑都没啥希望,黑狐娘娘就更不可能选择被人围殴了。

所以即便是危机感爆棚,即便知道未来不会有好下场,黑狐娘娘也依旧会耐住性子按兵不动,寻找良机。

而他,只需要维持现状即可。

因为大势之下,没有良机的存在!

陆渊很清楚以上这些。

所以他一点也不慌,一点也不急。

在这个局中,谁先动,谁就会死!

黑狐娘娘一动,就会被他反击。

而他一动,就会被黑狐娘娘抓住漏洞。

但就在这个谁也不能动的局面中,却极其不凑巧的迎来了第三方的插手,也就是王权霸业这群面具!

王权霸业是不是好心?

陆渊承认,王权霸业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出于好心。

但这能改变好心办坏事的事实吗?!

显然不能!

而黑狐娘娘既然能算准王权霸业等人的性格,自然能算准他接下来的举动,以及随时有可能因为他而产生的漏洞!

他调动的势力越多,就会有越大的纰漏出现,因为在这整盘棋中,黑狐一族一直是处于暗处,谁也不知道,黑狐娘娘会在什么时候出什么棋!

而在之前的局势中,陆渊就是把棋摆明了出!

自身的局势已经安排的滴水不漏,恰巧又轮到黑狐娘娘落子,黑狐娘娘敢不敢落这个子,落子之后的后果是什么...

陆渊相信,黑狐娘娘能看懂。

但现实可不是看懂就能更改的。

所以陆渊稳操胜券。

可如今的局势,就完全不同了!

王权霸业等人擅自出击,虽然不救确实是上上之策,但陆渊害怕,未来这些蠢货会被黑狐所控制,然后在他离开后,被黑狐重新打入到一气道盟里。

他还在,黑狐娘娘自然不敢动。

但他若是不在了...

王权家,是否会愿意让涂山红红这位涂山之主来检查王权霸业等人的情况,这可就说不准了!

人族的排外性,依旧很强。

就算是包容,没有三代人,也无法包容妖怪;而且这个估算,还是在所有妖怪对人类都抱有善意的基础上,若是还有不死心的妖怪兴风作浪,在这个数字上,恐怕还要翻倍或是翻几倍!

而眼下,局势已经很明朗了!

他不得不去!

而且...

不能动用手里的任何力量!

要去,就只有孤身一人。

要不然,就苟着选择无视。

距离袁卯的陈述,只有短短一瞬。

但在这一瞬间,陆渊就想清楚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且迅速分析出了目前的局势。

按常理来讲。

越是强者,玩弄谋略的就越少。

因为强者只负责横推就可以了。

只不过这个前提是...

足够强!

陆渊很清楚自己不够强,也很清楚这个世界的上限所在;因此,即便陆渊的额角处已经崩起了几条不明显的青筋,但陆渊仍是用力的深呼吸,在把手里这张纸条递给身侧的涂山红红后,扶着额闭着眼,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需要冷静的思考。

因为与他有关系的存在太多了。

他可以不调动手里的力量。

但只要他一动,这些力量本能的就会追随他,即便他不愿意,到了那时,恐怕也晚了。

看见陆渊闭目沉思,涂山红红显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没听懂袁卯刚刚云里雾里的话,但配合着手中的纸条来进行理解,很快,涂山红红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一气道盟的年青一代,几乎都主动成为了黑狐的诱饵!

确实是非自愿...

但事实的确就是如此!

一时间,就连涂山红红也被这个事实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只是看着袁卯警惕的眼神,蹙着眉头点了点头,然后心平气和的说道:

“不必紧张。”

“黑狐,确实与我涂山有关。”

“但黑狐也是我们涂山的敌人。”

“我相信你,不会信这张纸上大部分的推断和结论,但就算是小部分合情合理的,我也可以全面否认。”

“我没必要在这件事上骗你。”

“而且...”

“我也没必要骗他。”

说到这里,涂山红红不禁瞥了一眼陆渊的神色,不确定陆渊是否听见了她刚刚的这句话,只能尴尬的抿了抿嘴,面色微红的转过头,打量着四周的院落。

院落没什么可打量的,本就是涂山红红自己的院落,在日常的生活中可谓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而就在涂山红红转移尴尬的这片刻时光内,整理好了思路的陆渊,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

陆渊没有多说什么。

也没有继续失态的怒骂。

王权霸业等人做都做了,现在骂,能有什么用?

若是能把王权霸业等人骂回来,陆渊可以用自己上上辈子网络上那些优美的问候家人的语句,把王权霸业这群猪队友喷个狗血淋头,然后亲手把这群惹是生非的货色绑在旗杆上,吊起来抽,以泄心头之愤。

但现实却是:骂也没用。

所以陆渊也就懒得骂了,自顾自的召唤出身上所有的外附魂骨,然后在袁卯与涂山红红震惊的目光中,平静的将两条手臂上的臂甲剥离了出来。

外附魂骨,是外物。

虽然可以被看做是法宝,但终究还是外物,并非是陆渊的本源,所以自然也伤不到陆渊的修为与境界。

当然。

仅限于陆渊和个别的生灵。

吸收者剥离外附魂骨,会不可避免的导致修为下降。

因为对于吸收者而言,他们的境界与修为在吸收了外附魂骨后,本就会得到一定的加强,在这部分横空而来的修为中,并没有蕴含他们自身的修为。

因此,无论到了何时何地,只要吸收者敢剥离魂骨,自身的修为,就必然会产生下降的情况。

但有一种吸收者,是例外!

比如说:陆渊。

再比如说:李慕尘。

是的。

李慕尘就算剥夺魂骨,也不会导致自身修为的下降,因为在凝结魂骨的时候,修为本身就已经下降了,是否剥夺魂骨,对于创造者来讲,其实都是一样的。

只不过,李慕尘时至今日依然没有凝结出魂骨就是了...

龙族,凝结出一块魂骨,需要消耗的时间精力,包括修为,是一个天文数字,虽然冰火龙王也凝聚出来了魂骨,但这两块魂骨本质上,其实是冰火龙王献祭了所有才换来的。

魂兽没有凝结魂骨的习俗。

所以,指望魂兽提前凝结魂骨,完全是一件不切实际的事情。

而之所以十万年魂兽能产出魂骨,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十万年魂兽的智慧,以及十万年魂兽的修为。

十万年的修为...

全扔到魂环上,哪怕是封号斗罗也会被撑爆。

但同时分担到魂环与魂骨上,就减轻了吸收者的压力,因为在吸收魂骨的这个过程中,本身就会增加吸收者的身体素质,外加上吸收魂环所带来的提升,才能导致封号斗罗与封号斗罗之间的实力差距!

众所周知,拥有十万年魂环魂骨的封号斗罗,和普通的封号斗罗相比,完全是两个概念的存在。

所以...

“把红色的,给李慕尘;告诉她,从今往后,西域我就交给她了,就算明知不敌,也要给我防的滴水不漏!”

“蓝色的,你来吸收!”

“一气道盟和人族,我交给你来守!”

“到了我们的这个级别,任何的圈套都是百分之百有把握的,所以,在神火山庄周围一定存在着黑狐!”

“数量上,还不清楚。”

“但只要有龙威存在,任何的生灵都会受到压制,那些体内本就蕴含着种种不同妖力的黑狐,会被直接控制住。”

“所以,我要你镇住人族!”

“涂山,有红红在,我放心。”

“西域,有慕尘在,我也放心。”

“南国,欢都落兰成长起来,算一个。”

“剩下的也就是北山了...”

“我相信,那位三少爷不会不管!”

“所以,就算是我真的走了,这个天下也不会突然乱起来,更不会因为黑狐的渗透而分崩离析。”

说到这里,陆渊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跪地不起的袁卯,不禁长叹一声,五味杂陈的开口喝问道:

“听明白我的交代了吗?!”

“听明白了!”

袁卯抬起头,强忍着自己心里的痛苦大声回答道,两条泪痕挂在她的小脸上,虽有泪光闪烁,但眼神里的那种倔强与执着还是让陆渊放下了心中最后一丝担忧。

黑狐娘娘,是个狡诈的存在。

想想也正常。

汇聚了无数负面情绪。

能拿出手的阴谋,不会有漏洞。

陆渊自认为在这方面比不过黑狐娘娘。

所以,也就只剩下暴力破局了!

但同理。

这个局,他真有可能破不了!

他的灵魂已经是迈出了那一步。

修为虽然还不够,但他本就是空间能力者,对于飞升这种操作,他飞升的条件要远比一般人低。

笔趣阁

所以,真要是打起来,真要是打到了不可控的局面,就算是能用命运之眼把黑狐娘娘剥夺了,恐怕他应该飞升的时间,也快到了。

所以陆渊觉得,与其在那个时候交代一些有关于人族未来和天下大事的细节,还不如把那段时间留给身旁的妻子,最起码,避免了重蹈覆辙。

毕竟...

他至今为止,都没和小舞告别过!

哪怕,只是一句话的告别,都没有!

不过,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

陆渊的心里,虽然还有不舍,但却少了上辈子那种拼死一搏的绝路感,也没有了那种紧张感。

他打黑狐娘娘,胜负早已注定。

区别只是在于,完胜亦或是惨胜。

完胜,自然就是凭借着硬实力取胜。

这样的话,虽然也赢了,但在战后估计还不会立刻飞升,或许还能压制个一年半载再飞升,但总归是要飞升的。

而惨胜...

自然就是动用命运之眼的剥夺。

虽然任何人包括陆渊自己,在这一招下都没有存活的可能性,但使用完这招后,陆渊估摸着可能就要当成飞升了。

强撑着留遗言的话...

说不定能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总之,还是略显仓促。

而看着袁卯脸上的泪痕,纵使陆渊想让这个小侍女坚强一些,在这个事实面前也不由得心软了几分,站起身来,擦了擦袁卯小脸上的泪痕,然后笑着摸了摸袁卯柔顺的发丝,轻笑道:

“没什么可悲伤的。”

“我敢应的战,就必会赢。”

“只不过在打完之后,我可能就要飞升离开这个世界了,虽然很不舍,但我只是飞升而已,又不是死了...”

“等你成为大妖皇,等你在大妖皇的境界中进无可进的时候,自然也能回想起我今天和你说的这些话。”

“如果你这能跨过那道坎儿,说不定你我还有机会能重逢。”

“举个生动点的例子吧...”

“我们都是一条鱼,生活在湖里,但在湖的外面,是河;通往河的路上,很难,但只要跨越过去,我们这些鱼,就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而就像这样跨着跨着,我们就会鲤鱼跃龙门,成为龙。”

“当然。”

“这只是一个比喻。”

“所以,既然我能奔向更光明的未来,你也一定可以,只要有天赋有心性有机缘,任何人都可以。”

“因此,没必要悲伤,你说是不是?”

袁卯的眼泪总算是止住了。

虽然对陆渊还是很不舍,但她也清楚陆渊从来没骗过她的事实,而且既然陆渊都这么说了,那她也自然不能让陆渊失望,亦或是让陆渊心怀牵挂的飞升。

飞升,本就是值得庆贺的事。

不舍,可以有。

但担心,就没必要存在了。

而陆渊唯一放心不下的,还是大局。

想到这里,袁卯平复了一下心情,在陆渊哭笑不得的神色中勐的抱住了陆渊,然后一触即分,退回到了原地,从陆渊的手里接过魂骨,最后郑重的开口说道:

“主上请放心!”

“属下一定会留在这里,等您回来。”

“若是属下真能做到的话...”

“属下也会找到一个合适的继承者,在把所有的都交代完后,前去找您的!”

言罢,袁卯已是干脆利落的盘坐在地面上,将冰蓝色的魂骨放在了手臂上,闭目修炼了起来。

只剩下醋坛子似乎被打翻的涂山红红似笑非笑的盯着陆渊,在微微侧头后,率先走到了一旁。

陆渊不禁无奈的笑了笑,从身旁的虚空中摸出一个玉盒,然后把火龙王当初留给他的臂骨放在了玉盒里面,在把玉板扣上施加了血脉封印后,把玉盒放在了桌子上,走到了涂山红红的身旁。

涂山红红的态度很不好。

不过陆渊也能理解。

女人,都是爱吃醋的。

涂山红红虽然高冷,但这也只是涂山红红伪装出来的表象,在高冷和霸道中存在着些许的呆萌,甚至是有些可爱,才是真正的涂山红红。

而一个真正的涂山红红...

肯定会吃醋。

毕竟,袁卯也是妖皇。

而且修炼到了这个地步,基本都是俊男美女,生命层次已经进行了一次升华,就算是看上去最硬汉的石宽,也具备着那种如同霸王一样无敌于天下的气势魅力。

所以,袁卯抱陆渊,涂山红红吃醋,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当然。

也有可能是因为陆渊要离开了,涂山红红也不想再傲娇了的原因。

总之,在看到陆渊跟过来后,涂山红红也没有继续吃醋,只是看着陆渊坚定的眼神沉默了片刻,最后澹澹的问道:

“非去不可?”

陆渊点了点头,却没有回答。

去是肯定要去的。

但涂山红红的不放心,也是真的。

涂山红红不想去思考天下大势。

她只知道,好不容易让她动心的人,又要离开了!

想到这里,涂山红红原本想要甩手而去的念头也顿时被打消,强忍着心里的羞怯伸出手,拉住了陆渊的大手,语气平缓的反问道:

“他们,有那么重要么?”

这一次,陆渊开口了。

“当然没有。”

陆渊如此回答道,不过在看见涂山红红欲言又止的神态后,陆渊也只好耐心的解释道:

“我终究是要离开的。”

“这一次,是她的机会...”

“但也是我的机会!”

“通知小黑狐吧!”

“黑狐的本源,苦情树的核心,我会完整的带回来!”

“至于离别...”

说到这里,陆渊突兀的笑了起来,在涂山红红不悦和疑惑的目光中,笑着伸出手挂了挂她的小鼻子,然后笑着说道:

“我曾听闻那样的一句话...”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又不是永远都见不到了。”

“只要你还喜欢我,我就一定会回来!”

“那么...”

“涂山红红小姐,你喜欢我么?!”

陆渊笑着欺身上前,盯着涂山红红微微颤抖的红色童孔,笑着低下头,试探性的叼住了涂山红红的唇瓣。

涂山红红没有反抗。

更没有像之前那样略显抗拒。

虽然生疏,却在主动配合。

良久,唇分。

涂山红红赤红的童孔中,掺加着不明显的水意,无力的抬起手,捶了捶面前的这个坏家伙,然后咬牙切齿的问道:

“容容怎么办?!”

“等我回来,会亲自给她一个交代。”

陆渊笑着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然后在涂山红红羞恼的目光中,下意识摸了摸涂山红红的狐耳,然后补充道:

“当然,你跟她说的话,也可以。”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婚礼尽早吧...”

“如果条件不允许的话...”

说到这里,陆渊沉默了片刻,抬起头望着远处的苦情巨树,搂着涂山红红的肩膀指着苦情巨树叹道:

“条件不允许,我也会回来。”

“只不过在那时,就只能来一场转世续缘了!”

“苦情巨树的根源与我融合在了一起。”

“就算是不进行转世续缘,你也可以感知到我的生死。”

“只不过,在没有时间的情况下,也就只有这种简单的方式,算是我能给你们的一个暂时回答了...”

涂山红红顺着陆渊的手指,望着远处的苦情巨树,沉吟了片刻后,才缓缓的点了点头,避开了这个略有些伤感的话题,转而提醒道:

“你该出发了。”

“他们只是一群妖王。”

“你不去,她弄死几个,很正常。”

涂山红红说的没错。

涂山距离北山很远。

距离北山边境更远。

固然陆渊有空间迁跃,但并不是全天下的每一块土地上,都有陆渊留下的空间印记亦或是空间坐标。

征南旗,确实是坐标。

但一个是南国,一个是北山...

往征南旗上空间迁跃,纯属是越跑越远了。

不过,在人族的地盘上,龙影书局这些年还是留下过不少的空间坐标,也就是铭刻了空间印记的物品。

北山里,自然是没有坐标的。

北山与一气道盟的和谈才过了多久?

满打满算,不到两周。

准确点,十一天。

十一天能干啥?

别说是埋坐标了,就算是拿着坐标,把北山的各个角落全跑上一边都不够!

陆渊当初敢那么玩,原因有二。

第一,南国的版图面积较小。

第二,当初带去的全是精锐。

速度快,修为高,就是扛造!

所以,如今的北山里,没有空间坐标。

或许,在北山与人族的边界附近,存在或多或少的坐标,但这些坐标距离王权霸业等人前往的北山边境,差的可不止是十万八千里啊!

而西域里的空间坐标,也很少。

所以,与其通过西域进入北山,其实还不如直接让陆渊迁跃到最靠近北山的人族地盘上,然后一路飞过去!

好在,从涂山到人族,对于陆渊来讲只需要一瞬,所以在涂山红红的提醒过后,陆渊只是不慌不忙的点了点头,然后慢悠悠的跨出一步,身影瞬间消失在了涂山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网游之盗版神话 很纯很暧昧 家园 绝世高手在都市 盗墓笔记 校园全能高手 罪恶之城 灵舟 网游之神话降临 超级修真保镖
相邻推荐:
网游之诸天降临我真不想当小说家啊我的动画时代邪灵降临:我以肉身镇压诸天弃宇宙第一百次相亲当天,逮捕相亲对象射手凶猛太初符神圣师魔命我在龙族当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