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都督请留步 > 第436章 谁先眨眼

第436章 谁先眨眼

如果大领导主动请你吃饭,那么在诚惶诚恐之前先给自己打个预防针,对方一定是对你有所要求,甚至那些要求还会比较为难,因此才会抽时间出来跟你“联络感情”。

这个道理在古代也一样适用,所以产生了“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句俗语。

在高欢身边一直都很有存在感,却又不常干预政务的娄昭君,忽然邀请屯扎邺城公干的一些将领到霸府来“吃顿便饭”,一时间倒是引人侧目。

当然,也让很多人心中疑虑,比如说那些被邀请的人,像是窦泰、厍狄干等,再比如说那些觉得自己应该被邀请,但实际上却未被邀请的人,像是孙腾、司马子如等。

疑虑归疑虑,被邀请了,不去可是不行的。

不说高欢的因素,就说娄氏在北地的影响力,这些人就不能不给娄昭君面子。

高欢能够起家,固然有他交游广阔,头脑灵活,善于投机的因素在里头,但若是没有娄家的支持,高欢连第一桶金都拿不到,错过了机遇期,一辈子也就那样了。

这个道理,明眼人都看得明白。尤其是如今这个局面,高欢的事业发展进入关键时期,娄氏的支持就变得格外重要。

这天刚刚入夜,娄昭君宴请众人吃饭,霸府大堂内就张灯结彩,一副热闹景象。

“诸位都是高王麾下的股肱,妾身代高王敬诸位一杯。”

一身盛装的娄昭君,端起酒杯,向大堂内众将领敬酒。按汉人的习俗,女子主持这种场面,那只能是东晋那会,太后褚蒜子一类的人物才能办到。

但鲜卑一向是女人当家主内,在家里说一不二民风彪悍,如今高欢带兵出征在外,娄昭君“主内”宴请宾客,倒也说得过去。

xiaoshutingapp.com

“阿姐今日宴请,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呢?”

众人起身敬酒后,高欢的小舅子娄昭不动声色问道。

娄昭君第一次搞这种私下里的会议,自然是需要一个捧跟的人。没什么人比自家亲弟弟更好的捧跟人了。姐弟二人昨日就已经把宴会的细节商量好了。

“妾身是不大喜欢打听那些国家大事的,可是……唉,最近总是听到有人说高王军令已经无人执行了,不知道你们听说过类似的话没有。”

娄昭君轻轻叹息,一副担忧自己老公高欢的模样。

在场的人都是她口中的“某些人”。最近发生了什么,心里也很明白,这些无非都是娄昭君的客套话,在暗暗敲打他们罢了。

“姨姐,其实出兵南阳这件事,我们都是有苦衷的。”

看到高岳不在此地,窦泰首先开口,毕竟,众将之中,也就是他跟段韶家跟娄昭君关系最近。他的夫人娄黑女是娄昭君的妹妹。

“妹夫有什么苦衷呢,但讲无妨的。”

娄昭君面带微笑问道。

“我等并非是不想出兵,而是邺城关系重大,高岳威望不足,难以统帅全军。一旦兵败,邺城也很难保住。

出兵南阳一事,不妨等高王回来再做定夺也不迟。”

身材健硕,面色因为长期风沙吹打而变得红黑的窦泰,大大咧咧的说道,似乎一点都没不好意思。

娄昭君秒懂,终于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盘算了。

高欢亲自回来才能指挥,高岳指挥不动,如果这种事情发生,高欢是会高兴,还是会生气?恐怕会生气的可能极小!

要是高岳指挥众将轻轻松松就把南阳的事情收拾掉了,高欢内心真的会很高兴么?

这就好比说领导生病请假不在,你代替领导的职务,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得井井有条。等领导病好了回来,看到这一幕,也会很高兴,很感激你,对么?

这种事情不过是当局者迷,在一旁观察的人,都是看得明明白白的。碰到这种情况,当事人无论是高岳还是高欢,都是无法破局的。需要外人在后面稍稍推一下才行。

窦泰等人就是吃准了高欢的真实心态,不愿意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上面下功夫罢了。要知道,打仗不仅消耗钱粮,而且还会死人,死很多人,死的都是自己的部曲!

“阿澄在邺城里遛鸡逗狗,不务正业,妾身一直都很担忧。本来这次还想让他随军出征,打磨一下性子。可如今遇到这样的事情,要该如何是好呢?”

娄昭君深沉一叹,话语中带着悲凉。

堂下众人面面相觑,想起不久前发生的“通奸庶母”事件,有点明白娄昭君此刻的心态了。

“阿姐啊,这件事还不好办么,让阿澄到我军中,跟在我身边历练就可以了嘛。”

娄昭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不经意给娄昭君使了个眼色。

“就你?不要把你外甥带坏了!”

娄昭君笑骂了一句,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酒,似乎很不高兴的模样。

“姨姐,若是阿澄到军中担任监军,此事倒也不是不行。”

窦泰面带难色的说道。

行不行,那是要看娄昭君有没有什么“表示”。如果给的利益到位,不行也得行啊,只当是陪太子读书了。

“妾身就知道还是妹夫靠得住。不如这样,让高岳名义上挂帅,不过多干涉你们的军务。此事我跟他商议一番,相信这个面子他应该还是会给的。此番拿到的战利品,不用上缴,你们可以私自分配。”

娄昭君话说完,堂内众人就骤然呼吸一紧!

南阳富庶,财帛粮草不计其数。若是能自行分配战利品,那真是不要太爽了。

“如此……也不是不行,但是口说无凭,在下自然是相信姨姐的,可是麾下将士恐怕依旧会疑心。”窦泰慢悠悠的说道,基本上接受了娄昭君的条件。

毕竟给得太多了!

“我跟高岳商议一下,让他下达军令,白纸黑字,这样就可以了吧?”

娄昭君沉声问道,脸上看不到一丝笑容。

堂内众人不由得想起高欢,虽然娄昭君是另外的一种领导风格,但不可否认,她的条件和要求,都是提到了点子上,令人难以拒绝。

“如此,我等出兵乃是天经地义之事。”

窦泰拱手抱拳,铿锵有力的对娄昭君说道。

“那妾身在这里就谢过诸位了,等高王回来,妾身定然会将此事本源告知高王,不会让各位为难的。”

娄昭君脸上终于露出灿烂的笑容,窦泰也松了口气。老实说,这次直接给高岳摆脸色,未尝也没有试探高欢的意图在里面。如今有娄昭君这个台阶下,可以说皆大欢喜。

真要秋后算账,可就是你们夫妻二人之间的事情了。

“来来来,难得今日聚一聚,喝酒喝酒。本来都不想谈这些国事的,唉,不说了不说了。”

娄昭君连忙招呼众人喝酒吃肉。

……

岸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刘益守穿着蓑衣带着斗笠,正在悠闲垂钓。

“休!”

汉江之中某只正在游玩的鸭子,感觉到危险才刚刚扑腾起翅膀,就被一箭射入水中!斛律羡命人划船将中箭的鸭子捞起来,丢到一个竹篓里面。

“第三只了,你箭术有长进啊,这么远都是箭无虚发。”

刘益守对着沙凋王斛律羡竖起大拇指说道。

“主公谬赞了,我父当年因为在下射猎物总是射不中眼睛,没少殴打我。”斛律羡满脸幽怨的说道。

北地部落里面,神射手虽然少,却也很常见。毕竟是从小靠本能和锻炼所培养起来的,对于他们来说,比读书识字要容易多了。

斛律羡读《春秋》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白白耗费了不少时间,射箭倒是一射一个准。

“神射不过一人敌,兵法才是万人敌。”

刘益守叹息一声,他的内心也很焦虑,寿阳那批军训过的农夫被杨愔送到了襄阳,已经妥善安置。冬天没法收集粮草,这人吃马嚼的,消耗颇大。

“主公,我们就这么一直等着么?为何不袭击新野,一把火烧了达奚武的粮仓呢?”

斛律羡疑惑问道,军情他打探得很明白,韦孝宽部就是出去惹事的,真正的大部队还是在新野,包括粮草也在那边,被严密看管着。

正在这时,一个斥候急急忙忙的从城内跑来,来到刘益守身边大声说道:“都督,新野那边,正在往广平郡运送粮草,已经完成一趟,目前车队正在返回路上。”

新野到广平郡走水路最快,而且省力。达奚武不走水路(因为河道结冰),只能用运粮的箱车靠人力运输,效率低不说,损耗还很大。

“这是在试探我们会不会出兵,凋虫小技而已。”

刘益守冷笑一声,摆了摆手对斥候说道:“再有类似的行动,不必上报给我了,直接跟王长史(王伟)说就行了。”

斥候离开后,斛律羡一脸疑惑问道:“主公是如何得知这是达奚武的骗局呢?”

“哪里是什么骗局,如果我们不上当,他就只当是运了一波粮草,要是我们上当,他正好拿这个要挟崔氏,正手反手两不误。”

果然,自己还是差得远啊!

斛律羡心中暗然,当主将的,就是要能识别这些阴谋套路,刘益守之所以能当主公当得稳,就是在这方面很在行。

“看来,他们也着急了。”

刘益守叹了口气,有点理解达奚武目前的处境。

高欢大军不出来,贺拔岳这边就没有筹码让崔氏乖乖就范。然而一旦对崔氏动粗,很容易将其逼到对手那边,失去现在的先手地位!

所以达奚武在南阳也很克制,或者叫投鼠忌器。

故意用车队大摇大摆在运粮到广平郡,就是企图引诱梁军入局,可惜刘益守老奸巨猾,根本就不上当。

“沉住气,没事的。”

刘益守拍了拍斛律羡的肩膀,现在这种沉闷压抑的气氛,襄阳城内除了在养胎的崔瑶兰外,其他人哪个不是夜不能寐的。

就好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那种窒息感一样。

越是到了这种时候,越是要沉得住气,越是不能放弃之前的一切准备。要不然,风雨真正来临的时候,你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遮风挡雨了。

回到襄阳城内的府衙,刘益守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面,将近期收集到的前线军情摆在一起查看。

韦孝宽入驻叶县后,根本就没有老老实实守城,而是从叶县的主要通道出南阳,利用骑兵的优势,在南颍川郡(漯河市)内兴风作浪。

骑兵沿着昆水、汝水,像梳子一样横扫,沿路烧杀驱赶当地村民,却又不做丝毫停留,也不拿走一草一木!

据斛律羡带人去侦查得到的情报可以知晓,韦孝宽这波的活动范围很广,就是仗着高欢那边的大军主力没有支援南阳,本地兵力空虚不敢出县城,才让他们四处横行。

“明显的引蛇出洞啊。”

刘益守喃喃自语的说道,已经看破了韦孝宽这波的操作是什么意思。

说白了就是激怒高欢,让他们带兵攻打南阳,晚打不如早打!南颍川郡战局糜烂的消息,迟早会传到邺城的,焦头烂额的高欢,难道真的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边境的郡县被人打爆?

“有点意思啊,可惜我不能动,现在谁动谁输啊。”

刘益守叹了口气,将战报用镇纸压住,很想朝着墙壁狠狠打一拳。他一向内心骄傲,认为自己的预判不可能出错,至少是不会出现像现在这样完全弄不明白原因的错误。

麾下部曲的自信亦是在动摇之中,不断催促自己出兵。王伟、独孤信、杨忠等人都是有些急不可耐,认为局面有变,如今出击的时机已经到来。

若是到了春耕,等你再出兵,今年就已经荒废了,秋天南阳无粮草,大军靠什么去抵御高欢大军的反扑呢?

“再等等,还要再等等啊。”刘益守深吸一口气,紧紧捏住自己的拳头,压抑着内心的躁动。

正当他准备起身去看看崔瑶兰时,王伟勐的推开门,身后还跟着一个斥候!

“主公!大喜!”

一见面,王伟就紧紧拉着刘益守的袖口不放。

“喜从何来?”

刘益守一脸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王伟在说什么。

王伟转过头对身后的斥候使了个眼色,那斥候上前对刘益守深深一拜说道:“主公,韦孝宽部骑兵与高欢军主力,在汝河边上遭遇,缠斗后韦孝宽带兵撤回叶县!

高欢大军随后围困叶县,韦孝宽又带兵突围,如今已经撤回新野,高欢的人马来了!”

终于来了啊!

刘益守松了口气,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一大截。

“走,去签押房,把杨忠他们都叫过来,我来安排军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灵舟 超级修真保镖 很纯很暧昧 网游之神话降临 盗墓笔记 网游之盗版神话 罪恶之城 校园全能高手 家园 绝世高手在都市
相邻推荐:
天眼系统:罪犯克星重拳出击全民寻宝:只有我开了模拟器宗门里除了我都是卧底身怀医疗系统的我真的不会治病武炼天宇不叠防御,我怎么无敌?绝世神皇从NPC到诸天霸主重生之呼啸而来朱元璋:大孙,求你登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