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掌珠令 > 第四百五十四章

第四百五十四章

靖王宣威赫赫,他这条船看起来稳当极了。

无论西凉那边战况是好是坏,还是京城皇上同杨皇后谁输谁赢,站靖王身边的人立于不败之地。

士族传承最重要的一条,并非追求从龙之功,去做雪中送炭的人。

最稳妥是不输。

毕竟雪中送炭也只会让人记得一时,等到得意后,没准最先开刀就是雪中送炭的人。

这么多年的经验总结,士族们太清楚卸磨杀驴,飞鸟尽,良弓藏的道理。

追随靖王殿下相反是最为保险的一种投资了。

况且,靖王都堵在家门口,君临江南,他们还有另外的选择机会吗?

西凉——他们够不到,有重兵在手的闵王是靖王的父亲,闵王唯一的儿子就是靖王。

京城中皇上同杨皇后比较克制,看不出谁能赢。

但是靖王是皇上养大的,又曾拜师杨皇后,同两边都有关系,靖王不好站立场,这才出京就藩。

按照江南士族们的意思,皇上草莽出身,好色多情,又无情无义着实不是个好的帝王人选。

杨皇后虽然出身杨家,可这个女人心太野,不安于室,他们很难甘心向杨皇后臣服。

靖王可是杨家几百条家规养大的人,一身矜贵的气派贴合士族们的习俗理念。

靖王住在齐府上,并未直接对士族们赶尽杀绝。

这就意味着靖王在意江南的稳定,不会意气用事彻底抹去士族的势力。

靖王若是一味莽,赶尽杀绝,齐家等各家虽然畏惧靖王手中的利器,大不了拼一把。

偏偏靖王给了他们几分机会,那还不抓紧投靠过去?

错过这个好机会,以后再难投靠靖王了。

纵然最后京城中帝后决出胜负,有长江以南支持的靖王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齐公陪着靖王夫妻走进府门这一段短短的距离,只是喝了一口茶的功夫,已经在心中快速盘算清除了。

他的腰更弯下几分,偷瞄着靖王冷硬的侧脸,说道:“王爷不如住在主宅,心安堂,当年心安两个字是老朽祖上亲笔所提,南渡时,齐家在北地的宅邸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只有心安堂的匾额被摘下来,随着祖上一起南下,祖宗说过,心安处既为家……”

“本王是客人,怎好让齐公让出心安堂。”穆阳缓缓开口,“带着匾额南下不是该早日在北地重建主宅吗?齐公是被江南的豪奢迷魂了眼儿。”

齐公:“……”

穆阳陪着云薇将齐家祖宅里里外外逛了一圈,耗费了一个时辰,云薇好奇问建筑风格,齐公能讲出无数个故事。

每一处院落景致都大有来历。

云薇走得双腿发软,说道:“我觉得咱们选浩松居最好,虽然偏了点,但不曾有人住过,又靠近侧门,进出方便。

咱们一行人人数不多,住在船上一批,剩下的人浩松居的屋舍足够用了。”

齐公眉头皱起,“浩松居太简朴了,王妃殿下不如选梧桐苑,此处也没人住,曾是我出嫁的小女儿闺房。

我最是疼爱小女儿,梧桐苑中的泉水同小湖都是专门请人设计建造,风景最好,模彷就是西湖处的美景。

石头等物都是从西湖运送过来,王妃住在此处正是适合。

若是进出方便,可在墙壁上开个门,回廊直接连着心安堂,王爷召见属臣也方便。”

“梧桐苑?我可不是凤凰。”云薇摇头道:“福气太大,我承受不起,那处太过奢华,我并不喜欢,不如浩松居幽静。

《轮回乐园》

我最爱就是那处的自然简朴,说真的,彷照西湖景致我觉得没有必要,去西湖边上住上一段日子多好?

赝品还比得上正品?况且西湖……说句大实话,去西湖更多并非赏景,而是去感悟景致背后的神韵。

若没有那些足以流传后世的故事,西湖也没什么了不得的。”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去西湖时的失望,不听故事的话,景色并不是不可替代。

“浩松居名字不好,浩松,浩然正气同松柏挺拔……我觉得命名的人想得有点多,能守住一样就不错了。”

云薇凉凉看了齐公一眼,在府里逛了一圈,她起码碰见了好几个绝色美人,或是请安,或是慌忙逃开,或是含情脉脉。

她不信没人提前通知安排,绝色美人恰好出现在阿阳面前。

齐家算是尽心了,知道男人第一眼看得是姿色,气质才华等等得排在后面。

穆阳惊艳美色,勾起穆阳兴趣,他才会去深入挖掘绝色美人的内在。

当然,若是换了皇上,什么内在美?

皇上直接拉上床,纾解自己情欲才是美人的正确用法。

齐公心头一颤,只听靖王妃继续凉凉的声音,“两样都想要,我看齐家两样都没占到嘛,阿阳咱们住在此处这段日子,不如换个名字——就叫,威武院,好了。”

穆阳嘴角抽了抽,心知云薇这是不高兴了。

不过她吃醋的样子挺可爱,“好,威武院就这么定了,去个人摘下匾额,重新定一个挂上去。”

“是,王爷。”随从已经很习惯,只要王妃的交代,王爷都不会反对。

别所威武院这名,就算是王妃把卷毛院挂上去,王爷也只会拍手称好。

“大俗既大雅,这个名字好,正合乎靖王殿下勇冠三军,威名赫赫。”赵家家主总算找到机会献上了赞美,“世上只有靖王殿下最适合住在威武院之中,王爷同王妃亢俪情深,王妃殿下知王爷懂王爷。”

吴家家主看了一眼扶额轻叹的萧悠,压低声音说道:“你是没见过当年啊,他对皇上那才是露骨至极。

皇上也喜欢召见他陪伴饮酒,毕竟能让一个庞大的世家主事人奴颜媚骨,可以想见皇上有多开心了。”

尤其是床榻上享受着他的妻子侍寝,床下听着他的熘须拍马,是个男人都觉得血脉喷张,极容易满足皇上。

“叔,王爷并非皇上,他绝不会接受旁人的妻子侍寝。”萧悠拽了一下吴家家主,将人拽得远离继续逢迎熘须靖王的等人,压低声音:“靖王殿下的道德水准很高,齐家方才露过脸的美人完全没有机会,想要给靖王送美人,要不王妃开口,要不就是不在王妃当面。

叔,别忘了靖王殿下是唯一还守着杨家家规的人了,他始终都是君子,克己又自律。”

吴家家主眼底闪过一抹谢意,大侄子好人啊,还知道提点自己,开口说道:“送美人这事,我已经放弃了,我是真怕王妃养得狗,不不,是犬神,你看,看那条犬神。

它好像听得懂……方才就看了咱们好几眼了,也是,能同高手过招的犬神,听得懂人话能难得过练武?!

没准哪一天,犬神直接开口将人话了。”

他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卷毛已经颠覆了他正常的观念了,相信天上有神仙,有灵犬。

萧悠同卷毛的目光正好对上,仿佛看到了卷毛的警告,萧悠反驳的话吞进了肚子里,萧家绝对不能送美人。

威武院三个字的匾额挂上后,穆阳同云薇住了进去,齐公派了好几个精明干练的婆子跟随靖王妃。

靖王妃有何需要都要满足,家具摆设若是重新布置可去齐家库房去拿,府里的稀奇珍贵的物什随靖王妃取用。

穆阳坐在正堂上,分批召见齐巡抚等官员,其余各家主事人各自散去,等候靖王抽空再见。

齐公成了各家羡慕对象,毕竟靖王下榻齐府,近水楼台先得月,讨得靖王欢喜,好处极大。

萧悠并未离开,他一个人静静等候在门外。侍卫们也没请他离开,好似看不到他一般。

吴家家主出了齐家后也没着急回府安排一些事,同赵家家主等人分开后,偷偷摸摸打算找到徐青。

可是徐青并没在靖王随行之列,徐青下了大船之后便没了踪影。

若不是他眼尖看了一眼,谁也不知徐青跟靖王乘坐同一条船。

他觉得徐青是领了靖王的命令去做什么了。

其余人小看徐青,吴家家主不会,也不敢。

徐青他那位堪称恩怨分明为报仇不惜一切的老娘盛阳郡主尚在人世。

盛阳郡主联通南朝大太监开了宫门,皇上顺利攻入皇城,只为了报仇雪恨?

没那么简单!

都是前尘旧事,再去打破砂锅问到底也没意义。

如今他只想快点找到徐青,这个已经靠上靖王,能为靖王办事的徐青,求徐青给他一个投靠靖王的机会。

不仅是吴家,见识过靖王的主事人都不会放过任何追随靖王的机会。

常去茶楼酒肆,同三教九流相交的好处显出优势,吴家家主很快得到徐青的下落。

徐青竟然去挖土——据说要做奇物。

他不敢大意,能让靖王重视的奇物只怕非同小可,忙命令随从保密,换了一身寻常百姓穿得衣服,悄咪咪赶到徐青所在的地方。

倘若能帮到徐青,是不是就等于帮到了靖王?!

徐青对突然求见的人颇为意外,脸上粘着泥土,手中拿着铁锹,纳闷问道:“你咋找到这来?吴胖子你耳朵挺灵啊。

几家主事人中就属你最机灵,不过你不在靖王面前讨好,来寻我作甚?

先说好,我是不会帮你在靖王面前美言的,我自己还没入靖王的眼……”

“徐家小子少湖弄我,按照辈分你该叫我一声老叔,去了一趟北边,投靠了王爷不认老叔可不成。”

吴胖子拍了拍土黄色布褂,得意说道:“我们年岁差不多,但是我辈分大,我这个老叔,你认也得认,不认……我,我就跑去老嫂子清修的庵堂去哭,我的老母亲可是看着盛阳郡主长大的。”

吴胖子是老来子,真正老来子,他生母五十岁上突然有孕,当年可是吓坏了不少人。

都以为怀上了,怀不住的,谁能想到平平安安产子,他老娘一点罪都没遭。

后来吴家不少人死在国破之时,只有他躲过了,因为嫡脉嫡子成了吴家家主。

徐青擦了擦手,说道:“既然你来了,进屋坐吧,老叔这又是何必去扰我娘清静?属于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随着徐青往屋走,吴胖子暗暗留心徐家下人们的动向,心头越发好奇,铲土要做什么呢?

方才徐青又在配置什么?

吴胖子不敢多问,徐青也不会告诉他实情。

他大咧咧坐下后,开口说道:“我实话实说,我不求你别的,只让你给我指条明路,怎么才能尽快靠上靖王殿下?送美人等等不必说了,不少人都跑在我前面。

当年送给皇上美人,有人得了不少好处,可又有什么用呢,皇上离开江南时一个都没带上。

有怀了皇子的女人,可结果就是皇上派人送了堕胎药,不想堕胎偷偷生出下来,皇上也不会认。

皇上是好色,他对我们这群士族防范得很严,皇上又不缺儿子,当年赌上一赌生下的血脉,皇上没认过。”

徐青沉默良久,“我只建议您盯紧靖王妃,您投靠靖王,不如为靖王妃效力,王爷所谋的事,老叔其实是帮不上太多的。

而且王爷这人……您明白的,警惕心特别强,

最喜欢用经过考验的旧人,除非您才华足够打动靖王,不然你不熬个十几年,靖王不会把你看做自己人。

您不过是想着保住吴家富贵,您的优势对靖王并不突出,其余几家比您优势更大。”

“你不用说得太含蓄,直说我没用就是了,我又不会生气,比起其余几家我的确没多大让靖王侧目的本钱。”

吴胖子不在意耸了耸肩膀,大手拍着膝盖,“靖王妃……她又能做什么?或是需要我做什么?毕竟我没太大的用,又不是个聪明的。”

“您可别小看了靖王妃,她要在江南做得事足够颠覆世人的认知,靖王妃的心气不比靖王小。

甚至靖王的野心都不如认真办事的靖王妃。她也就是嘴上说着要平澹,要岁月静好,得过且过。”

徐青想起在船上时万娘娘对儿媳妇靖王妃的评价,说道:“如果杨皇后最后赢了,接掌杨皇后位置的人极有可能是靖王妃,懂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家园 盗墓笔记 很纯很暧昧 罪恶之城 灵舟 超级修真保镖 网游之盗版神话 绝世高手在都市 网游之神话降临 校园全能高手
相邻推荐:
离思殇高校之洛清宁从玉藻前开始的东京求生我的回血有亿点快开局一艘巨像骑脸末世龙神归来求生种玄幻:这个结局,不太对劲商娘:风华绝代美娇妻毕业配老婆,我和女神匹配值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