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牢人与海 > 第244章:法理问题

第244章:法理问题

“…二号区域需要五个专业的入殓师!什么?没有,那你就去找几个法医给他们点钱收拾收拾就过去吧!”

“…五号地区有亡灵复生,需要格温教宗…不不不,教宗的日程已经排满,你就安排那两个萝莉恶魔把遮荫布一拉,狠下心来,用点军用进行净化就好了,记得把弹壳收拾干净!”

“…沙德人信徒因为逗猫灯玩被猫灯推下台阶,现在屁股敏感要报病假?再扔两只猫灯进去,让他好好想想请假的事情。”

咒刃以着熟练,惊人的速度处理着种种事务,对于她来说,这只是最平凡的日常中的一部分。

“我怀疑她有十五个大脑。”劳拉大声与格温密谋。

“不然这家伙怎么可以做到一遍处理事务,一边整理方案,还同时腾出手来撸猫。”

在咒刃旁边的茶几中,停着一只史来姆猫灯,完完全全的史来姆猫团子的感觉,但身上的液体却凝结成了毛茸茸的猫毛,搓上去温热温热的,还有种温水的顺滑手感,并且还有buff【给你摸猫】,会给源力使带来差不多一分钟的思维清晰能力。

理论上来说,放一只在办公室里,每个人轮流撸可以提高将近50%的效率,只不过除了咒刃外没有人有能力维持这个buff。

没人能像是这个松鼠一样有着充足的精力去撸猫!

“就这样,关于供氧花的事情你们再去问问胡狼,他会种!回见!”

咒刃盖上了电话,神采奕奕的走了过来。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有着令人感觉到恐惧的精力,完全没有一丝疲惫的问好道:

“亲爱的教宗,你要过来给我们这些卑微的教团公器们跳个舞么?”

格温抿了抿嘴,沉默不语的瞪着她。

“好吧好吧,有什么急事?”

格温看向劳拉,让劳拉先说。

“有两件事情,一件事情关于格温的,我们需要一个对夺心魔教宗的危险评估。”

她竖起右手的食指。

“其次呢,另外一方需要一个对于夺心魔文书教团的危险评估。”

她的中指跟着竖起,劳拉露出那种甜甜的笑容,像是个小公主:“这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来自于特调局,第二件事情来自于夺心魔黑石结社。”

“苏卡!”格温骂出声,“这不都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吗?你在做间谍?”

“苏卡,你以为现在文书教团里面做事的人是谁?”

咒刃补了一刀:

“真心真意想要加入我们的成员里面,百分之三十五的文凭大概是胎教,还有百分之六十五是胎教但肄业。如果不算各阶层间谍的话,格温,我们现在连一支入殓师部队都凑不齐。所以……”

“…我们队伍的骨干其实是间谍与特务,然后呢,人渣们我们全部训练为了低级教众,简单来说就是炮灰,如果能够合理损耗在任务之中的话,那也就免得我们到时候清算了。顺带一提,如果真的能够从炮灰生涯中脱颖而出的话,说明他们也偿还够了,因为我们的任务都是很危险,别的组织不肯接的任务。”

这倒是比较中肯的一句话。

文书教团草创,并且咒刃走的是合法结社的路子,因此来钱手段只能是那些‘狗都不接的任务’了。

清理积重难返的怪物巢穴,出列车修复贸易线路,净化亡灵,还有收集尸体进行处理……除了最后一项之外,其他任务都不轻松,基本每次可以死个五到十名人渣左右,偶尔会有间谍特务伤亡,但总体来说可以接受。

但问题是,老乡人号上面的人渣并不是人人都想要加入文书教团的!

“人手其实已经不太够了,并且已经开始有人在滴咕和传播文书教团并非是夺心魔正宗的这一谬论了。”

咒刃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

她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泪水后,又面不改色的对劳拉说:“我桌面上面有教宗大人的评测报告,以及一个不存在的科研团队对于夺心魔之力的研究数值。还有灰塔赶工出来的教团组织报告,以及兔狲精耕细作的六份不同教团核心人士的报告,总言而止,我们扮演的是一个进行全方位的社会化与教团化实验的野心勃勃的组织……”

格温听的津津有味。

“我们是吗?”

咒刃看了他一眼,滴咕了一声:“我就知道龙类的提升并不包括智商……”

“现在是了。”

她指着桌面上的资料。

劳拉笑嘻嘻的跑过去,抱起了资料,“哎幼,还是打印件?找猫灯做的吧?”

“做戏做全套,魔鬼在细节。”

劳拉把资料收拾好了一份之后,看了下去,询问了一句:“对了,这东西给多少人看过了?”

“十来个特务吧,当然,我和兔狲编了不止一套,并且也没有给全部。你手上拿着的就是全部了。”

“喔!”劳拉摸了摸下巴,“那我还得加收点费用了。”

“只有两家找你买情报?”

“事实上有第三家,夺心魔教团。”

“你没答应?”

“当然没有!”

格温看劳拉义正词严的表现稍感安慰。

还是有人站在公理这一边的。

然后劳拉堂而皇之的说道:

“因为夺心魔教团的军用票卷不是每一次都能兑现,信用度早就在我这里破了产了,哪怕是一个威尔吉人都不会和夺心魔教团做第二次交易!”

咒刃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甚至一个威尔吉人都不会和它们二次交易。”

两人相视半秒,汪汪大笑,连带着猫灯都一块儿笑了。

在乌托邦,种族笑话永不过时。

“好了,格温,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咒刃处理了劳拉的事务后,准备着手处理格温的。

“是有点事情。”

格温最近出门的时候,遇到过不少次别的夺心魔。

大多数夺心魔对于自己的态度不说是完全没变化吧,那也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就如同龙炎所说的:

“虽然他们名义上都是你的下属没错,但他们也确实没有把你当回事。”

若是以前的话自然无关痛痒,但现在说什么也不能再这样。

格温决定行使自己夺心魔复生体的权力,结束夺心魔被邪恶的非法结社利用的现状。

燃文

但很遗憾,这些夺心魔纷纷表示他虽然是正统,但正统性不足,大伙在怪谈世界开会聚餐的时候也没见到你,你怎么忽然就要空降成为领导了?这不妥,我夺心魔社群自有舆情在。

“…你看,我夜晚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一个夺心魔在夺心。我就跟了上去,发现这个夺心魔是被邪恶结社召唤出来的幻影但带上了怪谈源力,,被夺心的人是个无辜者,我就想要劝它别夺心了,回去吧,但没想到它不听我的,还得我动手才搞定…我对他们没有太大约束力这件事情,已经传遍怪谈界了!”

咒刃与劳拉听的津津有味。

劳拉问:“新闻在怪谈界传播都那么快吗?”

格温瞪了眼正在呼呼大睡的猫灯:“猫灯传的!”

“那不奇怪了。”咒刃抱着手,“所以,你准备采取行动,增加你在夺心魔群众中的威望?同时提高你的正统度?”

“没错!”

格温拍了下大腿,“我去和安娜丽聊了一下,友好交换了一下意见。”

实际上是格温狠狠的把安娜丽揍了一顿。

或者说,两顿!

夺心魔安娜丽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将一个情报给交了出来。

“她说……”

格温端起茶水喝了口。

“…当年夺心魔不是与当局大干了一场么?最后以一个真正的勇士的代价作为落幕了吗?”

“并且当年的战场,也因为种种原因,沉寂在老乡人号那错综复杂的地下世界中的某处,迄今为止没有人发现。”

老乡人号的底层有着大量的怪谈巢穴。

是连两大教团都不想开发的地带,开发成本高,且开发的时间长,最后的收益也就是一两片能够种植植物的土地,实在是收不回成本。

但同时,由于其错综复杂以及与怪谈世界息息相关的特性,也是最佳的对怪谈仪式布置地。

当年试图封印夺心魔的地方就在地下世界。

格温从安娜丽处问出了坐标:

“就在地下一个叫做尹文斯城堡的地方。”

劳拉先是颇有兴趣的拍了拍手:

“噢?一个古战场?嘶,这里面一定有许多的宝贝……”

咒刃则琢磨着:“你能够标出来么?我们对比一下地图,看看挖掘和探索的成本…如果能够提升你的正统性的话,我们可以直接吃掉几个精英的夺心魔结社,这样可以极大程度弥补我们的人才不足与非间谍特务人才。”

“当然可以。”

格温轻快的拿出地图,铺在桌面上,踢掉鞋子跪在上面,拿出铅笔慢悠悠的顺着安娜丽说的特征,地点来进行标明。

毕竟距离当时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

并且乌托邦的所有城市,除非真的小的不行的地方,否则都是由会移动的列车组成。

因此需要从知名的景点开始标线。

还好格温记性好,能记住夺心魔安娜丽的夺心魔语。

比如说什么:“嘿嘿,在,在山上杀了个人,下午,正对着太阳呢,嘿嘿…又往下走了XX……”

通过这些模湖的言语,格温在大地图上面得认真的思考对比每一条线索,才能找到尹文斯城堡。

不过,某种意义来说。

安娜丽也确实算是给出了坐标了。

在他画地图的时候,咒刃控制住目光,对着看的眼睛发直的劳拉姐妹说道:

“劳拉姐妹,你最近有空跟上层打个招呼吗?”

“和谁?”劳拉念念不舍收回眼神,摆出严肃的嘴脸对着咒刃。

“龙炎。”

这下连格温都一心二用听松鼠女到底要说出什么东西来了。

“根据可靠的情报,特派小组派遣了一个人去寻找密侦,并要求密侦派出一支小队去彻查特派员之死的桉件,由于给的钱比较多,有一小撮本来决定不参加任何政治投机活动的密侦决定去进行勘查,甚至是栽赃,有可能。”

咒刃轻咳一声:

“当然,我并不是要把这件事情泄底给龙炎听,我只是说,你可能最近会和龙炎打个招呼?老乡人号是老乡人的,这条规矩我一直挺喜欢的。”

劳拉摸了摸下巴:“是特调小组中的谁要求打探呢?”

咒刃望着地图,伸手指还挠了挠格温的足底让他别偷懒。

“我无意泄露那位一直很喜欢抨击龙炎做法的女士的姓名。”

劳拉与咒刃相视一笑,达成默契。

之后话题就轻松了些许,比如说:

“灰塔最近被几个夺心魔教团的人围攻,差点我们要给他举办丧葬仪式了,你知道吗?”

“什么?”格温忍不住发生询问。

咒刃摊了摊手:

“不过因祸得福吧,他的源力总算是彻底显现出来了,并且有了实际上的用途。”

“强化系的?”

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劳拉说话是挺带有歧视感觉的。

“大概是。”

咒刃一般不去打听别人的源力情况。

在乌托邦,除非明牌的能力,不然大家一般都会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的。

“那你说我们要把他安排在队伍里面吗?就是,如果我们去探索尹文斯城堡的话?”格温问。

“他应该是没有空的,最近他还有点事情,要去准备文书教团的巨鼠车。”

……

老乡人号,旧街,米兰装配厂。

灰塔正在与自己的沙德同族们谈生意,并在敲定细节,颇具有沙德感觉的敲定细节。

——咕噜咕噜咕噜。

沙德人米莉亚一口气吹了一瓶沙德烈酒,哈出一大口酒气。这位身高两米零一的沙德女工程师平时就喜欢喝酒,除了喝酒之外,也就只剩下醉醺醺的搞工程了。

她说:

“灰塔兄弟,不是我们不愿意打折,是生意不好做了啊,最近列车形势都不太好,酢茶节之前居然来了长夜。现在哇,大伙都在减少支出呢,生意不太好做。我们每敲出来一辆车,我们反而都得亏损,好多老板宁愿关上店,也不愿意再做生意了嗷。”

灰塔二话不说,干了一瓶。

这下就有的聊了。

“唔,倒也不是不可以嘛,不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盗墓笔记 灵舟 网游之神话降临 超级修真保镖 绝世高手在都市 很纯很暧昧 家园 校园全能高手 罪恶之城 网游之盗版神话
相邻推荐:
惊悚博物馆都市之我是无敌杀手都市异能!英雄崛起金革之声人在漫威:我的天赋可以无限增强异事笔录种族之地:壹修佛传记废土恋爱游戏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