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江湖谪仙行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跑路啊!

第二百二十七章 跑路啊!

中原当代画圣吴稻荷曾以浓墨重彩绘制《八骏图》,该画之名极盛,仅此于老画圣的那副《疏狂图》。

画卷上头共绘了八匹神骏异常的绝世名马,每一匹,都是堪称几百年难得一见的旷世名种,与海中称王称霸的蛟龙相比都毫不弱气,任谁能获得其中一匹,那都是等同于得了件价值连城的珍宝,值得回家好好烧一回高香拜拜祖宗去了。

一名盗骊,夜行千里;一名逾轮,足不践土;一名白义,逐日而踏;一名渠黄,毛色炳耀;一名绿耳,一形十影;一名华骝,乘云而奔;一名飞羽,身有肉翅。

这八匹“骏图”名马,不单单在中原大禹王朝,甚至在西域诸国,西南大黎,以及人人皆有尚武精神的北方天烛国都有着极高的知名度。

哪怕是那种这辈子都没机会骑上一次马的平头老百姓,但凡听到“八骏图”这三个字,都能做到心中有数,固然没法子将那八种神话级别的马种报全名称,但或多或少也能说上那么一两个,就算连一两个都说不上,那也绝不至于连听都没听说那么孤陋寡闻。

对于爱马人士而言,八骏图上的那些如龙神马,毫无疑问是凌驾于世间所有马匹的极稀品种,无有其他任何龙驹可与之相提并论。

其地位,和英雄折腰山在整座天烛国里的江湖地位差不多,都是眼上无人,眼下众生,可俯瞰一切的煊赫存在。

习武之人有多么想要成为堂堂折腰山干部之一,那么向来酷爱驯马的人,就有多想要拥有一匹专属于自己的八骏图名马!

阳凤城城主蓝关师承中原著名相马高手伯乐孙阳,从孙伯乐的身上学来了甚多有关辨识马匹脚力和身体状况的珍贵知识,故而有着一眼就判断出这匹马好与坏的特殊能力,而且百试百灵,基本从来就没有失过手,南院大王耶律镇江家中养着的十来匹千里马,都是蓝光帮着挑选出来的不俗名种。

蓝城主这番饱受耶律大王点头称道的操作,和他妻子果眉,能仅凭一眼就预估出对手“目力”强弱的本事差不太多,真是有其妻必有其夫,属于另一种意义上的“夫妻相”了。

此时此刻,在城中心摘星楼底下的这片人山人海的拥挤广场上,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可思议的陡然跳奔出了两匹,神骏到足以让人两眼放光的超级红白马。

其姿态之雄,体格之状,毛色之亮,速度之快,简直已算不得是什么人间马匹,实在已经可谓是两条了不得的“陆地蛟龙”!

伯乐之徒蓝关不过是快速瞧了那两匹马一眼,电光火石之间,便即认出了那绝非什么庸俗常马,而是传说中乃天庭真龙转世临凡的“八骏图名马”!

一匹浑身纯白,如漫天风雪中应运而生的天之骄子,身段线条流畅,四肢极为纤长,鬃毛甩动,大雪纷纷扬扬,华美至极,摆明了就是八骏图里面的名马白义。

另一匹通体鲜红,如厚重皮毛之上涂满了浓浓血浆,体态矫健无伦,尤其是颈部,满满当当的全是发达肌肉,就似拿锋锐斧子去猛力劈砍,也决计无法轻松斫断,头部形态优美,不似马而类龙,这除了八骏图名马之一的“赤焰火龙驹”以外,还能是其他什么了?

一匹白马白义,一匹红马赤骥,两匹价值高昂,甚至超过万两黄金的“神驹”,就这么堂堂正正的出现在了此间地界。

广场上也因这两匹红白神马的出现,而整体增色了不少。

除掉口水都快从嘴巴里流出来的城主蓝关以外,连站在周遭围观的百姓都表示大感震惊,无不瞠目咋舌,觉得这世上竟还有如此非同一般的好马?若能让我稍稍骑上一骑,少活几年那也不是不行啊……

蓝大城主目不稍瞬的盯着两匹稀世龙驹,喃喃自语道:“这不是送上门来的好东西吗?”

在他眼中,这哪儿还是两匹高头大马啊,分明是两条红白蛟龙,亦或是两座金山银山堆积在了面前啊!

对蓝城主来说,天底下除了爱妻果眉怀孕产子之外,就当属获得一匹八骏图名马最能令他欣喜若狂了,而眼下,可不仅仅只有一匹呐,而是整整两匹,八骏图八骏图,一共也才八匹而已。

短短这么点时间里,四分之一的宝贝都入了自己之手,此等莫大的福缘天赐,真是命里无时莫强求,命里一旦有,那便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对神马垂涎欲滴到眼睛发红的蓝关定了定神,收起了两颗几乎快要掉出眶里的眼珠子,挥了挥手,嗓门显著提高,他高声指派吩咐道:“来人呐,给我把这两个家伙围了!”

众兵卒得令,火速一拥而上,若铁甲攻城,气势着实凶悍霸气,将那两匹“马”给死死的围在了垓心。

两匹举世难觅的名马背上,骑乘着两名身形挺拔的“剑客”。

一人相貌平平,体格也不甚魁梧伟岸,身穿一袭飒然青衫,腰间悬挂碧绿宝剑,仿佛一大块贵重已极的翡翠。

一人头戴寻常斗笠,遮眼容貌,披套鲜红绸缎,衣服颜色与马毛相似,配双剑,墨鞘金鞘,皆十分精致。

这两名骑马男子的身后,是五十余名被麻绳束缚捆绑住身体的中原百姓,每一个被困厄在此的无辜百姓都被蛮子生生掰断了下巴,以至于嘴巴无法合拢,只能就这么敞开着,如同蛤蟆一般,其状无比悲惨,形若“人体茶壶”。

想必如果没有这两名侠义之客的及时到来,这些“人壶”的下场只怕早已和先前预计好的那样,命里注定不得善终,会在这场彩灯大会的娱乐活动上,被买了前排票子的有钱人,用手里的尖利羽箭投入嘴中,锥头瞬间刺穿喉咙,当场气绝身死。

就算侥幸没被人用箭投杀,事后也不会脱离苦海,定然也会殒命在众兵的砍刀劈杀之下,以最最卑贱的身份,在异国他乡死去,根本没有半分存活下去的余地可言,状况之悲哀,实在已至极点。

在那些下巴已然断裂的凄苦百姓看来,一青一红两名佩剑男子,就是这世间一等一的顶尖豪侠,是真正意义上的“大英雄”!

《最初进化》

就算没有骑马,光是衣着打扮便已是这般的超凡脱俗,再加上那两位英雄胯-下,一白一红,两匹要多霸气有多霸气的神骏马匹。

我的妈,这哪儿是一介凡人?分明就是骑着天龙的两位天庭神仙啊!

阳凤城中心闹市,百尺摘星楼楼底广场。

两位有“天神之威”的纵马剑客,为了拯救无辜受刑百姓们的性命,心甘情愿的堕入了绝险死地,被上千名士兵围困在阵中。

儒家那份“虽万千人吾往矣”的高尚精神,在这两个男人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中原武道侠客的胆色与魄力,因他们的存在而愈发熠熠生辉,叫人心神往之!

身后是一群跪在地面上的可悲“人壶”,周遭是这座兵家重镇里的精锐步兵,两名剑客当下的这番囫囵处境,竟是比几日前在少咸山青铜峰之上的那场袭杀还要来得凶险。

至少那会儿他们兵分两路,成功将敌人疏散开来,也并没有像今天这样陷入万分凶险的包围圈之中,有可进可退的余地。

那名骑乘在赤焰火龙驹背上的红绸年轻人抬起一只手,将左手胳膊伸平,有八柄通灵细小飞剑,倏忽间自其衣袖中飞了出来。

这八条焕发着幽蒙光彩的小剑,在年轻剑客的心念驱策之下,以极快的速度掠向了其身后跪成几大排的无辜百姓。

那些本来命里注定了要死在这里的中原百姓,因这八剑而重获自由。

八条飞掠间挟带阵阵流萤的细小飞剑,以令人目不暇接的神速,在五十多个受刑人的身边飞滑,也不消多少时间,所有中原“人壶”身上紧紧束缚着的几条麻绳都被利刃割断。

既已没了紧密的捆绑之物,众人接二连三从地上站起,虽然嘴巴依旧张得极大无法合拢,但至少用不着跪在蛮子面前。

中原人讲究跪天跪地跪父母,岂有朝北国胡人蛮族下跪的可笑道理?

紧接着,竟又有一大股浓郁到化不开的紫红色雾状真气,自红绸年轻人衣裳的袍袖之中喷涌而出。

一大股紫红浓雾以浩浩荡荡的气势,迅速奔涌向了那群刚刚摆脱跪地之姿的中原百姓。

蕴含了道家与佛家两教气数的磅礴气浪,很快便将那五十多个“人形茶壶”笼罩包裹了起来,雾气里的百姓看不清面貌,从外面看去,仅能依稀看出些许的“人形”。

记得数个月之前,年轻人曾将这股融合道门东来紫气和佛门冲霄内力的“紫霄真气”,附着在了一个朱丹裙小丫头的身上,然后与那名素来喜欢红色的小丫头强强联手,如饿狼扑入羔羊群中,以强横无匹的武力,废话绝不多说,只是一味杀人,疯狂血洗了那座位于七步山之上的土匪老巢吞象寨。

不到短短两炷香的功夫,便有上百具匪帮成员的尸体躺在了地上,“血流成河”四字都不足以彻底形容山上的那副地-狱惨状!

魏颉有上乘武学作为护身之物,自然无碍,而那个甚至连三阶百尺境都还没有的许姓少女,就是依靠周身萦绕着的紫霄真气,抵御住了众寇的倾力攻势,一丝一毫的伤害都没有受到,除了杀人杀得臂膀发酸发胀以外,其余基本毫发无损。

这在山上遭到凶狠屠戮的匪徒们看来,无疑是恐怖绝伦,仿佛妖魔鬼怪临凡,金刚菩萨降世!

而今时今日,魏颉又将膻中府海内蕴藏着的宝贵真气输出大半,等同于是为身后那些中原男女们附加了一层有形的雾状“铠甲”,能够刀枪不入的那种。

马背上的斗笠年轻人咧嘴一笑,蓦然抬起了头,露出那张满是自信笑容的年轻脸庞,他深吸一口气,用整片广场上的人皆可听闻的声音大喊道:“还愣着干嘛?跑路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网游之神话降临 灵舟 很纯很暧昧 校园全能高手 家园 网游之盗版神话 盗墓笔记 绝世高手在都市 罪恶之城 超级修真保镖
相邻推荐:
涿鹿百战敢问阁下师承何人木叶之来自地球的大筒木我能降维修真我真的能开地图炮神级万界外卖员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农女不强天不容麻衣神婿从大学教师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