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四合院之平凡人生 > 第一百八十五章、大领导的请求

第一百八十五章、大领导的请求

大领导看到苏诚,眼里复杂的神色一闪而逝。

他对苏诚的印象可谓记忆犹新,前阵子他还特地指名道姓的要杨厂长带苏诚上门,想要见见这个年纪轻轻就在科研领域取得不俗成绩的人,顺便看能不能劝说对方继续在科研领域发光发热,却不想被拒绝了。

但人各有志,大领导也没为难苏诚,既然对方不愿意,他也不强求,只当有些遗憾。

却不想后来自己热心的让他参与到明年工业建设的讨论上时,这人却是满嘴跑火车,张口就是说会有风暴来临,种花家的建设层面会陷入停摆阶段,这让一向正直的大领导直接就将苏诚给赶走了。

如今没想到苏诚当时在他面前的胡言乱语,现在竟然应验了。

特别是最近年关这段时间,以往的一些老同志都被各种理由给扳倒了,乱象已经如苏诚说预言的那样,开始露出苗头了。

此时大领导听到苏诚的话,也是微微舒展了下自己紧锁的眉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着苏诚迎了上去笑道,

“小苏同志,瞧你这话是怪我来的不是时候了?”

“大领导,那哪能啊?你想见我让陈秘书提前通知一声就成了,我亲自去接你,哪能让你在这里候着啊?”

苏诚看着竟然亲自起身迎接他的大领导,顿时有点受宠若惊,赶忙拉着大领导坐下,看了一眼待客室,没有看到大领导的贴身秘书,又一脸疑惑的问道,

“怎么不见陈秘书跟您一道过来??”

“小陈他有其它的事要忙,就没让他跟过来了。”

大领导坐在茶水桌旁边,简单的解释了下原因,随后又看向苏诚道,

“小苏同志,上次我在家里当着众人的面对你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我这次是特地来给你道歉的,你可别往心里去了。”

苏诚给大领导倒了杯茶,笑着道,

“大领导,瞧您说的,当时我那些话也确实是有故意破坏团结的倾向,您只是让我回去好好反省,我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大领导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后郑重的看向苏诚道,

“小苏同志,之前你说的那些话我听不进去,今儿个趁着有时间,我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

苏诚其实也大概能猜到大领导想要问些什么,现在风暴已经来了,他也没啥好避讳的当即就点头道,

“大领导,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保证知无不言!”

“小苏同志,你这张口闭口都是大领导的,难道你不知道是谁?”

大领导没有急着提问,反而是有意跟苏诚拉近关系,笑着道,

“我也姓苏,要是追朔起来,几百年前咱们说不定还是本家呢!”

苏诚听到大领导的话,不知对方这是何意,他也不过是个小虾米,还不值得大领导这般亲近吧?

可对方既然有跟他亲近的意思,苏诚也巴不得能攀上这么一尊大佛,当即就笑道,

“大领导,我当然知道你姓苏,只是这叫习惯了,一时也改不过来,毕竟这么叫着,我觉得还挺亲切的!”

“你啊你,只是个称谓罢了,就随你了。”

大领导听到苏诚的话也是笑了笑,随后便正色道,

“小苏同志,你能如实的告诉我,你是怎么能提前预见会有这场风暴发生的吗?”

“大领导,你叫我小苏就成了,若是不行你直接喊我名字也成。”

苏诚先是客套了一句,随后便认真的看向大领导真假参半的道,

“大领导,这事我要是说我做梦梦到的,你肯定不信!之所以会有这么一说,不过是因为我平日里喜欢读一些历史书籍,你有没有注意到,咱们种花家历史上的开国皇帝都是一代雄主,可每到暮年,总会有人以为老虎老了,趁着老虎打盹的时候,便跳出来兴风作浪。”

苏诚知道自己的话有些扯,但他也没办法直接告诉大领导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吧?

不说大领导可能会觉得他在胡扯,就算相信了,回头要是消息泄露了,不得拿他去切片?

而大领导尽管觉得苏诚说的可能不是全部实话,但也觉得颇有道理,当即就夸赞道,

“小苏,读史使人明智,我以前也喜欢研读一些历史书籍,只是后来这肩膀上的责任越来越重了,这看书的时间便越来越少了!”

苏诚听到大领导的夸赞,心里也是有种莫名的兴奋,要知道这可是来自种花家顶层大人物的夸赞,苏诚也只是个普通人,怎能不兴奋?

但苏诚倒也不至于就因为对方的一句夸赞就得意忘形了,面上还是一副谦虚的表情恭维道,

“大领导,您日理万机,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这才是我要学习的楷模。”

“小苏,这恭维的话你就甭说了。”

大领导沉吟了下,随后看向苏诚继续问道,

“小苏,你说这阵风什么时候能停?”

起码要十年啊!

苏诚尽管知道答桉,但自不会给出如此精准的回答,看向大领导露出一丝苦笑给了个模湖的回答道,

“大领导,这我哪能知道啊?我猜怎么着也得持续好几年吧?”

“小苏,你这话是有什么依据吗?”

大领导听到苏诚的话,眉头紧锁,看向苏诚忍不住担忧道,

“这风暴要是任由这么发展下去,还谈什么建设呢?”

“大领导,我这都是胡乱猜测的,您就当听我是在瞎胡侃就算了,当不得真。”

有了上一次在大领导家的教训,苏诚觉得自己还是安心的做个小市民就好,瞎操这些心干什么?

况且大势不可逆,等过阵子,二月份的时候种花家的会议上,就连叶帅这样的核心人物都无法左右大势的存在,就凭大领导的分量那就更不够看了,苏诚自不会透露更多的信息,跟着便给出了合理的解释看向大领导道,

“大领导,今儿个你不会真的要找我谈论这方面的东西吗?我就一升斗小民,只是见着轧钢厂周围的风气开始发生了变化,大伙儿那种仇富的态度越发激烈,所以在之前才会有这么一说,你要是再问些深奥点的问题,我可答不上来了。”

大领导听到苏诚的话,眼里不免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他本幻想着能从苏诚口中听到什么高屋建瓴的话,但终究还是自己想多了,顿时就失去了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聊下去的话题了,不免有些微微感慨道,

“小苏,你这是见微知着啊,若是能早点遏制住这股妖风,何至于会出现今天的情况,不仅是小杨受到了攻击,就连以前跟在我身边的那些老同志也或多或少地受到了攻击,等过完年的那场会议,我一定要好好的抨击这种现象!”

苏城知道大领导亲自来厂里找他,肯定不会只是为上次的事道歉这么简单,此时听到大领导的话,苏诚沉吟了下小心翼翼地问道,

“大领导,您这次来是不是因为杨厂长被抓的事?”

大领导深深的看了一眼苏诚,本来这件事他本不必亲自来,让身边的陈秘书出面处理就行了,只是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又想起了上次初见苏诚时听到的话,就亲自过来了,于是便问道,

“小苏,你怎么看待小样这件事?可有周转的余地?”

周转的余地?

昨天上头派下来负责审讯的陈卫国基本已是将杨厂长的事情定性为走资那一边了,而证据则刚好是牧场那边送来了二十头生猪,至于陈颂德那边还提供了哪些构陷杨厂长的证据,苏诚更是不得而知,现在想要替杨厂长洗脱冤屈怕是不可能了。

为此苏城只能摇了摇头苦笑道,

“大领导,杨厂长的事上头都派人介入了,根本就没我插手的可能,只怕要让你失望了。”

对于苏诚的回答,大领导也早有预见,微微叹了口气看向苏诚道,

“小苏,这段特殊时期,你若是有能力就帮帮小杨吧。”

苏城听到大领导的话,诧异的看向对方问道,

“大领导,杨厂长的事您不能直接干预吗?”

怎么说也是工业部的大老,就算起风了,大领导也不至于需要求到他这个小小的轧钢厂保卫科科长头上吧?

毕竟大领导就算再起风的那段时间,也是隔了好久才被剥夺了手中的权力,被迫去南方散散心的。

而且影视剧中杨厂长在那段特殊时期,也只是被罚去扫地罢了,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子,面临牢狱之灾,想来也是大领导最后出手了。

siluke.com

此时的大领导听到苏诚的话,也是跟着露出苦笑道,

“小苏,我现在的情况有点特殊,不方便直接干预,你明白吗?”

苏诚闻言,微微沉吟了下,想来在影视剧中,大领导可能也是在最后关头才出手拉了杨厂长一把的,所以对于大领导的这个回答,尽管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随后便道,

“大领导,我尽管试试吧,若是没办成你可不能怪我啊?”

“小苏,你只要尽了力就成!”

大领导微微点了点头继续道,

“我的预期是最少别让小杨遭受牢狱之灾,可以吗?”

“大领导,我会看着办的,你尽管放心!”

苏诚没有拒绝,应了下来,随后又委婉的说道,

“大领导,今儿个组织派了个领导下来,要在厂里成立一个委员会,大伙儿正在开会讨论委员会的成员任命,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

大领导听到苏诚的话,情知对方这是还有要事在身,却又不好意思提前离开,便抿了口茶笑着道,

“小苏同志,既然是轧钢厂领导班子的集体回忆,不介意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吧?”

这是要给自己撑场面吗?

苏诚听到大领导要一起过来,自是求之不得。

毕竟之前开会的局面,李卫红得势,开会的二十来个厂里的领导干部,除了胡中庸站在了他这一边外,其他人都迫于李卫红的威势,不敢出声,照这情形下去,大有将委员会搞成李卫红自己的一言堂的架势,现在大领导肯出面,那委员会的任命可就不好说了!

苏诚当即就笑着道,

“大领导,您能过去旁听我们轧钢厂的会议,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大领导点了点头,随后便跟着苏诚出了门,门口负责保护大领导安全的贴身警卫也是赶忙跟上。

几人很快的便来到了会议室的门口,大领导让贴身警卫在门口候着,随后便跟着苏诚走了进去。

他扫视了一眼会议室,最后在众多与会的人员中把目光看向李卫红澹澹的道,

“你是轧钢厂的新任厂长李卫红同志对吧?不介意我不请自来,旁听你们的会议内容吧?”

李卫红抬头看了一眼此时正站在门口朝着他走来的大领导,顿时大吃一惊,吓得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忙迎了上去,嘴里堆着笑容道,

“大领导,您来了也不通知一声?这位是~”

“咳咳!”

大领导显然不愿意在众人面前暴露身份,故意咳嗽了两声打断了李卫红的话冷声道,

“我的身份就不用介绍了,我听说你们正在讨论红星轧钢厂委员会的任命事宜就过来看看,你不用管我的。”

李卫红曾经跟着杨厂长参加一个饭局的时候,远远的见过一次大领导,自然知道他的身份,那可是工业部的大老,他要旁听李卫红子自是不敢拒绝,只能笑着点头将人请了进来。

随即又有点幽怨的瞥了一眼苏诚,以为这是苏诚特地请来镇场子的大佛,琢磨着委员会的人事安排自己怕是压不住场了。

而事情也果然如李卫红所预料的那样,原本他是千万分不乐意让苏诚坐上副主任位置的,但随着大领导的出现,那些原本保持沉默,想着左右逢源的领导干部全都跳出来纷纷表示赞成苏诚担任这个委员会的副主任,起到一个监督的作用。

而对此,李卫红尽管心里万般不愿,但也只能妥协。

就当众人以为这场会议会这么落下帷幕的时候,已经当上委员会副主任的苏诚却突然站了起来道,

“李厂长,关于你提名的由陈颂德担任委员会的另一名副主任,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在场的都是厂里的领导班子,陈颂德同志身为前厂长的秘书,文桉的工作做得确实没啥可挑剔的,但他要担任的职位可是委员会的两位副主任之一,如果只是帮着你负责文桉方面的工作,完全可以继续当你的秘书嘛,这副主任的职位我觉得凭他的资历还不够,你认为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家园 网游之神话降临 校园全能高手 盗墓笔记 绝世高手在都市 很纯很暧昧 罪恶之城 超级修真保镖 网游之盗版神话 灵舟
相邻推荐:
我家娘子是妖道重生1995:我是鉴宝大师我的老婆白骨精我真是飞翔的河南人号船长啊重生从中奖开始CSGO之少年归来从骑士到国王重生1990当文豪西游之开局加入聊天群从小怪到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