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才不是妖怪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猫都是这样的

第一百四十一章 猫都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很安静的女生,笑起来也很干净,身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视线总是放在自己身上。

从一开始小心翼翼偷看,到后面明目张胆,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他们一见如故。

两人在茶百道点了两杯奶茶,人家女生请他喝,风无理也不推辞,扭扭捏捏不是他性子。

“我总感觉我们应该认识,这样说有些太过刻意,但我没有其他意思。”

“是吗?”那女生笑着说:“我跟你讲,我做过一个梦,梦里很早就认识你了。”

商场外边下起了雨,她手枕在桌子上托着下巴,笑着说起一个他们应该很早前相识的梦。

这个梦夹杂着雨声,茶百道店内放的音乐,隔壁桌打牌的喧闹,听起来反而真实了不少。

这个小姑娘说话的时候就一直看着自己的脸,眼里满是笑意,年轻漂亮小姑娘目不转睛的直视,好几次风无理也避其锋芒。

她说完,雨也停了。

她叫家里的人来接,他陪她在街边等。

风无理感觉附近有很多妖怪的气息,其中有两只妖怪的灵如夜中篝火。

他目送认识第一天的女生上了车。

“说好会一直记得我的……男生的嘴啊。”

她上了车给他招手。

不过她记得就好了。

他也招手。

心里空落落的。

国庆的城市夜晚很热闹,街边巨大屏幕播着他不认识的流量明星广告,地下车库一辆车驶出,前灯照在风无理身上,影子拖得很长很长且在不断缩短,随着车走远又暗了下来,商场前的门冷气吹在他身上,他拿出手机开屏看了看,王西楼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说家里垃圾袋没了,让他带一卷塑料袋回去。

迎面走来两只妖怪,风无理对他们的记忆是在不久前打了一架,怎么打起来的不太记得了,但是对两妖的观感还好。

“若谷大人,淮竹大人。”他打了声招呼。

背景板是稠人广众的沃尔玛前的广场,两只妖怪长相都不丑,跟八六版西游记不是一回事,比如若谷一只斑斓大虎,有种凶萌凶萌的憨样,淮竹则是闭着眼睛,身上带着书生气质,鹿角像瑰丽的珊瑚。

其实他们不是虎,也不是鹿,二者跟虎和鹿的差别,比人类跟猪的差别还大。

两妖本不能就这般走在街头,这估计是淮竹的灵缠,她闭起了眼睛看不见别人,一般人就看不见他们。

“看来您成功了,王西楼大人。”

“你不是说他不是王西楼嘛?”若谷挠着头。

“我成功了?看来我确实忘了些什么。”风无理轻笑:“我有跟你们交代什么吗?”

《一剑独尊》

“不是,你是不是王西楼啊?”

“有的。”淮竹笑着道。

“方便告诉我吗?”

“本该如此。”

“是不是啊,老鹿你说句话啊。”

淮竹无视旁边的大猫,道:“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这是青莲居士梦见仙人写下的诗,如果青莲居士不是真的见过仙人,去过仙境,他怎么写出这样诗意的诗呢?”

风无理一愣,李白的诗和梦;

这样啊;

那个女生,是什么样的人呢?

如果能记住就好了。

“实在感谢。”

“您客气了。”

这两位妖王,都不是湘南这边的,从外地来的大妖怪。

若谷说来都来了,问风无理这南边有什么厉害的妖精和修行者,让他见识见识,看起来很好战的类型。

风无理给他指了条路。

让他去郡沙生态动物园,里面有个老头还挺牛的。

“很强吗?”

“应该挺强,我也没见他出过手,若谷大人可以去试探一下。”

“不耐造我可回来找你再过两招,刚刚地滑,我施展不开而已。”

“原来是地滑,难怪。”

若谷带着淮竹呼哧呼哧地就走了。

风无理又进了商场的地下超市,买塑料袋,看了几种不知道挑多大的,打电话过去问,被王西楼抱怨了一顿。

“养你那么多年,什么家务都不做,买个塑料袋都不会。”

“你自己宠的。”

王西楼就好气。

这家伙还有理了。

风无理回到老街时,看到夜姬站在路口,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做什么。

老街这边昏暗,路口唯一的路灯惨白,只照亮一小片水泥地。

她现在是人型,一脸高冷地蹲在路口一颗树前,那里树脚有一只蜘蛛在结网,大晚上估计也只有猫能看见,盘了一圈又一圈,她看得好认真。

风无理都不好叫她,同时又好奇这蠢猫变成人型出来干嘛,他她的人型还是有遗憾的,没有猫耳朵和尾巴。

“小夜,你在那里干什么?”

夜姬立刻回头,“无理你快看啊,这里有蜘蛛结网可以看!”

她还让了让位置,示意让风无理过来蹲着一起看。

他一脸无奈,很想跟她说,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可能像小时候一样,可以跟她一起蹲在马路边看蚂蚁搬家,或是抬头看着树上蝉脱壳看个半天了,但是一想到夜姬一只蠢猫也听不懂,就过去蹲在她旁边一起看蜘蛛结网。

刚刚下过雨,网上还挂着水珠,一只指甲盖大小的蜘蛛,走了一圈又一圈,也没在意旁边顿了两个巨人看自己。

“小夜跑出来干什么,还变成人型,你不是更喜欢本体吗?”

“吾辈出来扔垃圾了。”

“王西楼和绾绾都在家,居然轮得着你做这些?”

“绾绾在做作业,王西楼要教她呢,吾辈跟他们说垃圾桶满了,王西楼去做家务的话就不能教绾绾了,绾绾要是做不完作业会交不到朋友的,吾辈是姐姐,不想绾绾交不到朋友,就出来扔垃圾了。”

风无理笑着摸了摸她脑袋。

很少夜姬有懂事的时候;

“小夜很乖呢。”

夜姬露出小猫咪被摸舒服的表情,她还把风无理的手放到肚子里,让他摸摸肚子,风无理让她变回本体再说。

“不是无理说,在外边不准吾辈随便变的吗?”

“那回去吧。”

“吾辈想看蜘蛛结网!”

“那我陪小夜看完再回去。”

那只蜘蛛结完网就趴在网上不动了,夜姬觉得它太不容易了,替小蜘蛛抓了一只小飞蛾,小心翼翼地放在网上,风无理看着她顶着张高冷地脸,小心翼翼地做着沙凋的事,在旁边忍不住笑。

“好了,吾辈玩累了,无理我们快去买雪糕吧!”

风无理有些茫然:“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要去买雪糕?”

“就是答应吾辈了!”

果然,猫都是蛮不讲理的。

风无理带她去便利店,她在后面捏着风无理一点点衣角,像只猫一样东张西望。

附近有家全家,玻璃门自动打开,风无理回头看,发现夜姬在跟自动玻璃门玩了起来。

她要不让玻璃门发现自己,但是每次一靠近玻璃门又自动打开了,她就又退出去,进门语音提示器不断喊欢迎光临,人家收银员小姐姐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

风无理忽然把她拉了进来,还拉了个趔趄。

“嗷呜!”

她又故作无事发生,跟着风无理走到冰柜前,趴在上面看。

“你想吃哪种?”

她扭头担心问:“无理你带钱了吗?我们不用先回去问王西楼拿钱吗?”

“王西楼现在没我钱多了。”

她顿时大感震惊。

风无理笑着问她要什么雪糕,她又问哪个便宜,然后挑了个小布丁。

“谢谢惠顾。”

“不用谢哟。”

收银台小姐姐乐得不行,目送两人离开,漂亮的小姑娘看着身边男子撕开包装,然后让他喂自己,被拒绝后也不生气,就无事发生地自己接过自己吃。

小舌头小心翼翼地舔着。

两人回老街,夜姬一只手拿着小布丁,一只手捏着风无理衣服后摆。

路过那家前院栓了只狗的地方,夜姬拿小布丁的棍子给风无理扔它。

风无理一扔中,夜姬就着慌慌张张地喊无理快跑,拉着风无理冲回了家,气喘吁吁的。

回到二楼,客厅没开电视,王西楼在看书。

她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脸认真地看着书,还拿着只笔,时不时在上面写着点什么。

看到风无理回来,还把蠢猫也带了回来,夜姬一回来就噔噔噔地变回小猫咪。

“都几点了,怎么弄那么晚。”

“你在看书?”

风无理抱着夜姬边撸小猫咪,边凑了过去:“什么书?”

“斗破苍穹?我房里以前买的小说啊,你看这个干嘛?”

“师父无聊,想看看不行吗?”

“你还做笔记的。”

“哎呀你别烦师父看书。”

风无理坐在她旁边,一时没搞明白王西楼忽然看这东西干什么,在那陪她看了一会儿,抓着夜姬两只前爪陪她玩,脸凑到小猫咪脖子上吸了一会儿,蠢猫乐得不行,放她去找小狐狸玩,自己也进冲凉房洗澡了。

洗完澡王西楼还在看,而且比刚才更认真了。

风无理凑过去看,在看到青山镇遇到小医仙。

“感觉怎么样?”

“很不明就里……还是挺有趣的其实。”

“不用勉强自己适应,衣服也是,兴趣爱好也是,感觉你有点焦虑。”

王西楼啪地一下把书合上,扭头皱着眉看了他一眼,风无理一脸无辜,还在拿着毛巾擦着头,王西楼就抢过他毛巾,给他擦干净脑袋上的水。

风无理伸手想自己擦,被嫌笨手笨脚,打了一下手,他的手有些无处安放。

就把电视开了。

“师父想什么你都知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她语气不爽利地道。

“我身上有王西楼三个影子,我比你还要了解你。”

“那你知道师父现在在想什么?”

电视播着一档前几年的电影,风无理随便翻翻刚好在放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播到在高老庄的剧情,就兴致勃勃看了起来。

“你在想什么?你现在应该在想,我们现在关系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然后又觉得自己土里土气,喜欢的东西也很老土,不像别的女孩子一样会讨人喜欢。”

王西楼给了他肩膀一拳。

风无理默默承受。

其实王西楼不用担心这些,但是风无理不管怎么跟她说也不会明白。

自己可是从小就一直把喜欢王西楼挂在嘴边的人,完全没必要觉得自己哪里不好,只要是她就已经是满分了。

但很多东西说是说不清楚的。

“后天去金陵走走怎么样?”

“啊?好啊!”王西楼有些开心。

“看完电影就睡觉吧。”

“师父最近恢复得不错,跟以前一样,都不用怎么睡觉休息了已经。”

“我用。”

“哦,也是。”

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着猪刚鬣忽然变成一只猪,小僵尸被这种突然惊吓的场面吓了一跳。

风无理视线好几次落在身边的人身上。

今晚王西楼穿着配套的少女粉睡衣睡裤,面料看起来很柔软,脖子处细腻的肌肤,很难忍住不想入非非。

又无意识地瞄了几眼。

客厅只有电视的声音。

王西楼看着电视,目不斜视道:“搂着师父啊,我都等好久了。”

风无理抿了抿嘴:“那你坐过一点。”

王西楼挪了挪屁股,风无理很自然地搭过她的肩膀,凉凉的软软的。

忍不住又玩起小僵尸的手,像一件小玩具一样。

王西楼不解地侧过脸问:“你很喜欢师父的手吗?”

“嗯。”

“你玩得有点,有点奇怪。”

“那不玩了。”

“给你给你,玩吧玩吧。”

自己身上有让小徒弟喜欢的部位,王西楼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忽然她又想到些别的,她小心翼翼问:“师父前两周看到你第二天起来洗内裤……”

“……”

风无理把她手放下,“看电影吧看电影吧,看完睡觉了,我都有点困了。”

“诶,你说呀,是不是做了那些什么梦?”王西楼一脸好奇:“有没有梦到师父?”

“懒得理你。”

小僵尸越说越兴奋:“你这个年龄,有那种欲望很正常的,我们那个年代,像你这样的家里都好几个小孩了。”

风无理忽然想到什么,看了她一眼,王西楼一下就明白对方视线的意思。

“师父又生不了!”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吧。”

“哦。”

过了一会儿,两人安安静静看了会儿电影,王西楼又开始作妖,凑到风无理耳边吐气如兰问:

“想要师父给你生个孩子吗?”

风无理起身回房。

“哎,你不看啦?”

“睡觉,晚安。”

“都快看完了,陪师父看完再睡啊。”

门哐地一下被关上。

王西楼坐在沙发上吃吃地笑,觉得小徒弟真可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绝世高手在都市 校园全能高手 灵舟 家园 盗墓笔记 罪恶之城 很纯很暧昧 网游之神话降临 超级修真保镖 网游之盗版神话
相邻推荐:
我在东京女校当教师仙武大唐:从富婆开始加点超能灵卡师人在监狱:为了出狱研发机甲闪电侠世界里的假面骑士甲斗沙雕渣攻今天又渣了我修仙十万年才发现新手村是禁地玄幻:我是天命大反派贴身保镖在日本重生日本当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