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我的悟性爆炸了 > 第八十六章 局势扑朔多方来(8000)

第八十六章 局势扑朔多方来(8000)

要说现在,什么东西让徐白的期待高,那就莫非这进度条了。

其他的东西都比不上进度条,尤其是这个进度条是疯癫的女观主留下的,他很好奇,到底有什么技能在等着他。

经过这段时间的疯狂爆肝,目前来说只剩下一点点,马上就快要彻底完善。

周围摆摊的驿人们,有的时不时将目光投向徐白的位置,对于徐白经常坐在巨树前发呆,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本来第一眼的时候,都还觉得很奇怪的,可是当看的时间越久,就越发觉得正常,直到最后,全都已经习以为常。

江湖之上古怪的人物多了去了,也就看个新鲜,看久了之后,便觉得索然无味,而他们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更是让徐白放手施为。

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进度条逐渐趋向圆满,又过了几分钟后,进度条终于走完。

一道蓝色的烟雾凭空出现,在半空中逐渐汇聚,慢慢的,汇聚成一行澹蓝色的文字,出现在徐白眼前。

【你观摩人脸古树,领悟无量道经(残)】。

这行文字出现之后,很快又逐渐散开,正在慢慢变澹,直到消失不见,但紧接着,一行新的文字出现在眼前。

【发现可融合选项,正在融合中。】

【无量道经(残)+四巽阵法=斗转星移。】

【融合成功。】

崭新的文字浮现,出现之后就消失了,一道信息犹如大海般,涌入徐白脑海,将徐白的脑海占据。

片刻之后,徐白将文字信息中的内容吃了个干干净净,已经明白斗转星移这个技能的大概用法。

澹蓝色的面板浮现,出现他的最新信息。

【姓名:徐白。】

【境界:八品散人。】

【断破一式(2阶):满级。】

【颠倒乱四方心法(2.5阶):满级。】

【枫叶如雨(2阶):满级。】

【四巽身法(1阶):满级。】

【斗转星移(4阶):满级。】

【金刚心魔体(4阶);满级。】

【强肾法(4阶):满级。)】

【悟性(满级)。】

四巽阵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斗转星移,而斗转星移这个技能的强度,简直堪称他所有技能的最强。

刚开始的无量道经残篇,也就是女观主所使用的无量道经,可以模拟别人的能力为己用,但由于是残篇的关系,最多就只能到达六品的层次。

不仅如此,而且副作用依然存在,没有丝毫的减少。

但现在不一样了,融合了四巽阵法之后,成了一个崭新的技能,名为斗转星移。

虽然徐白觉得这个技能的名字,和某位被称之为表哥的男人很像,但这只是细节,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所谓斗转星移,以无量道经为基础,以四巽阵法为辅,综合起来便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更像了,草(一种植物)。

徐白内心疯狂吐槽,很想知道这个进度条到底是谁给起的名字,这种莫名其妙的即视感,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不过……强就行了。

斗转星移不再像无量道经那样,强行模拟对方的技能化为己用,而是一种反弹的能力。

总而言之,六品之下包括六品,他全部能够反弹回去。

哪怕是对方使出暗器,他也能够通过无量道经模拟,再经过四巽阵法为引,再缓冲回去。

很强,真的很强。

不过这种强是有代价的,唯一的代价就是,他的真元力又不够用了。

即使有强肾法,里面储存着六品的真元力,但是别忘了,他现在可是有两个四阶技能要养。

金刚心魔体可攻可守,而且攻击力甚至在断破一式之上。

这技能怎么说也不能不用吧,但现在再加上个斗转星移,两个四阶技能,他只有一个六品的真元力,还有一个八品的真元力,这怎么拆也不够用。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心法迫在眉睫。

“必须要抓紧时间搞心法,我现在偏科有点太严重了。”徐白想着。

真正的本质还是心法。

打个很简单的比方,一个男人哪怕他会上百种花样,但他只是花样多而已。

速度太快,花样再多也没用。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要提升本质,才能更加长久,且又长又久。

想到这里,徐白还是没有挪动位置,从怀里掏出得自书店的那本书,又细细看了起来。

稳住,别慌。

衣服要一件一件的穿,饭要一口口的吃,不能舍近求远,先把面前的东西解决。

不过巨树被他肝完了,他心情还是很愉悦的,觉得面前这本书上的进度条,也不再那么枯燥,还变得很可爱起来。

就这么坐在凳子上,徐白好像一位读书人,专心致志的看着书。

周围还是老样子,一切看起来很正常。

平静的生活谁都想过,谁也不例外,再加上平静而且有钱,他更想过那种生活了,谁没事吃饱了撑的,整天去想打打杀杀?

是以最近这段时间,徐白觉得自己过得很安逸,尤其是那种惬意感,更是不能用言语描述。

但有的时候,安逸的生活也不一定能够持续太久,还很容易被打破。

“哒哒哒……”

一阵阵马蹄的声音响起,由远及近,最后来到阴驿。

徐白听到马蹄声,下意识的停下,抬头看了一眼,眉头皱了起来。

阴驿外面,有一匹神俊的快马,而在马背上,则坐着一个穿着普通的秀美少女。

秀美少女脸色苍白,额头有抖大的汗珠,尤其是她的左手,正在缓缓流血。

鲜血正往左手流下,打湿了手臂上的衣服,左手的指尖还在滴落着鲜血。

“驿长何在!”秀美少女一出现,便大喊了一声。

老驿长听到声音,赶紧从房间里出来,当他看到面前的景象时,也感觉到不对劲。

“看这个便知。”秀美少女道。

说着,她从腰间掏出一块令牌,对着老驿长晃动,老驿长看到这个令牌,微微一愣,但很快就明白过来。

由于隔得远的原因,徐白知道这边发生的事,但看不清楚令牌上写的什么。

“你需要什么东西?”老驿长问道。

“外伤药,还有,你的房子暂时让我用一下。”秀美少女道。

“好。”老驿长指着身后的房子:“里面没人,外伤药在柜子里,你自己翻看。”

秀美少女也不再多说,从马上下来后,一瘸一拐的走进木屋,啪的一声将门关上。

等到她进入房子,徐白悄悄靠了过来,低声问道:“前辈,这人是谁?”

“九公主的人。”老驿长低声道。

九公主?

徐白听到回答后,很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又恢复正常。

他低着头,在思考着利害关系,慢慢远离了这个房子。

在他的理解中,这个九公主应该城府极深,现在莫名其妙派人来到升县,难道是因为他的原因?

很有这个可能,虽然可能性不大,但徐白还是要做好警惕。

……

徐白这边正在想着,另一边屋子里,青雪将房门关上,反锁好之后,抬手白皙的手臂,手臂之上有一条伤口,触目惊心。

房间的柜子里,不仅有外伤药,还有包扎用的白布。

看着手上的伤口,青雪打开外伤药,将药倒在伤口上,刺痛的感觉顿时袭来。

青雪闷哼一声,但强制忍着,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鲜血被止住,药的效果很好,青雪等到药效的疼痛过去之后,长出了一口气,用白布将伤口包扎好。

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青雪眼睛中带着愤怒的神色。

尤其是想到,之前自己被袭击,还差点把命交待在那里,要不是马跑的比较快,可能真的就没了。

“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刀法、暗器手法精通,可他为什么要来袭击我?”青雪眯了眯眼睛,想到其中的一些事情。

刀法、暗器。

这两样,好像和那个江湖人很相似。

思及此处,她将手臂上的袖子重新恢复原状,虽然还沾着鲜血,但她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来到门口,将门打开后,也不说话,就准备离开。

但有的时候,某些东西的吸引力是很强的。

比如说,正中央的那棵巨树。

这么大一棵巨树,想没有吸引力,那都很难。

刚才,青雪受了伤,急于治疗,所以并没有过多关注,现在伤好了,一眼就看出来。

而在巨树底下,那个正在读书的年轻人,自然而然也因为巨树的原因,吸引了青雪的目光。

一身简简单单的衣服,腰间挎着鬼头刀。

鬼头刀?

恩?

青雪一愣,随后反应过来。

九公主让她去找的那个江湖人,最明显的特征,不就在鬼头刀上吗?

“到底是不是他偷袭的?”青雪想了想,抬脚走了过去。

徐白正安静的读书,听到有脚步声,转头望去时,就看到开始那个女人正在逐渐靠近。

他皱了皱眉,将书放回怀里,站了起来。

看来,有事。

能不能让人安静的读个书了,他真的只想安静读书而已。

青雪走到近前,突然拔出腰间银刺,朝着徐白刺来。

速度很快,而且没有丝毫的征兆。

这个动作很明显,自然引起了周围驿人们的注意,驿人们全都用看热闹的目光,看着场上的两人。

徐白眼睛被银刺晃了一下,接着他勃然大怒。

我就在这里看个书,也没招谁惹谁,怎么突然对我动手了。

是不是看我老实,好欺负?

不能忍。

银刺朝着徐白胸口刺入,但在颠倒阴阳乱四方的指引之下,那里反而是最强的点。

徐白伸出手按在青雪手腕,紧接着,真元力鼓动。

那双银刺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竟然拐着弯的绕过徐白,朝着青雪自己刺去。

这个场景,就好像青雪要自尽一样。

斗转星移。

只要是六品,包括六品以下的技能,都能转。

银刺急急停住,距离青雪脖子只剩一寸的距离,青雪的额头划过几丝冷汗。

刚才要不是及时收住,力道可能已经没了。

“你不是他!”青雪喊了一声。

“我是你爹!”

回答她的,是徐白愤怒之下,爆出的粗口。

青雪还未来得及答话,就感觉头发一紧,接着,一股大力袭来,她不自觉地低下头,朝着徐白的腰间而去。

在徐白腰间,迎接她的不是奇奇怪怪的东西,而是一个硕大的膝盖。

“砰!”

膝盖与青雪面部相撞,晴雪鼻子流出两行鲜血。

本来就失血过多的,遭此打击之后,彻底晕了过去。

徐白解决战斗的速度很快,周围的人都看呆了。

有几个驿人转过头,暗道一声,绝对不能招惹此人。

老驿长也愣住了。

这年轻人,出手是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还好,没死人就好。

徐白哪里管周围的人是怎么看的,他就这么拖着青雪的头发,以一种极其粗暴的方式,朝着那间屋子走去。

期间,青雪苏醒过来,见到自己的情况后,准备说话,又被徐白一拳打晕。

进了屋子,啪的一声,徐白反手关上房门。

要不是青雪最后说的话,徐白真不想留这个活口。

不是他?

为什么不是他?

听这意思,好像有人假冒他的身份,还和这个青雪发生过矛盾。

那这里面就有点东西了。

房间内有光亮,徐白在等待着,等待青雪苏醒过来。

好在武夫的身体素质还不错,青雪很快醒了过来,满脸茫然的看着周围的情况,紧接着,她感觉头发还有鼻子传来巨痛。

联想到之前发生的情况,她已经明白为什么会传来疼痛。

紧接着,青雪抬起头,就感觉到脖子一阵冰凉,鬼头刀已经挂在她脖子上。

“刚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青雪回答得很快,而且毫不拖泥带水。

“哦?”徐白反而来了兴趣,这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他还以为对方要强硬一点,毕竟是九公主的人,态度上肯定要强势,刚才自己可是动手痛打了她一顿。

没想到,对方认错的速度很快。

“有错就认,有责就担,这是公主教的。”青雪目光直视着徐白,很坦然。

“你错在哪里?”徐白微笑道。

“我不该先对你动手,但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之前有一个人,他腰挎长刀,还有一种暗器,手法和你极为相似,估计是冒充你。”青雪道:“我对你动手也是试探,并非有杀心。”

她说的是实话,同时也是真正的想法。

拦着她的人,蒙着面,看不见容貌,她必须要试探出真正的原因。

这年头,没有人会真正傻到,因为一次袭击,就一定会认为是别人干的。

事实证明,她的测试是对的。

“你的实力能够杀掉我,简直是易如反掌,没必要在那个时候放了我,而且还让我跑掉,这是多此一举的。”青雪振振有词的道。

“这也是我留你一命的原因,那个人是谁?你看清楚有什么特征吗?”徐白道。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青雪认错的态度很好,而且这里面有事。

冒充他,拦截青雪,而且还故意放走,这就有点栽赃嫁祸的意思了。

徐白最不喜欢的,就是按照别人给他定的路子走,如果这个时候杀了青雪,那么对方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没有任何特征,但他的暗器手法,和你极为相似,甚至于一模一样。”青雪说道:“虽然我没有看过你使暗器的手法,但九公主那边早已经有了消息,有关于你暗器的消息。”

一位公主,并且是掌握着大楚国重要财政来源的公主,要是没有这点消息,她也不用干了。

徐白摸了摸下巴,道:“好了,你可以走了,该干嘛干嘛,至于其他事情,你不要去管。”

这个回答出人意料,青雪愣在当场,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这就让她走了?

不对劲,她还不能走。

“我已经见到想见的人了,我还走哪里去?”青雪摸了下鼻子,那里又渗出一丝鲜血。

下手忒狠了。

刚才的膝撞,要不是她是个武夫的话,差点把脑袋都给撞碎了。

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九公主的意思是,咱们有合作的可能。”青雪抹掉鼻子上的鲜血之后,这才直接说出目的。

“好,我会考虑的。”徐白道。

青雪面露异色:“我怎么总感觉,你回答好敷衍呢……”

考虑二字,是一个极其套路化的回答。

比方说你问别人一件事,或者说想要别人做事,别人回复你考虑一下,那么八成就是不可能了。

考虑,意思就是我不太想做,但是又不想碍了你的面子,所以给你留一丝面子。

“那我们走走程序。”徐白摸了摸下巴,道:“怎么合作法?”

“我也不知道,我来只是确认一下,并且看一下你的意思,但是你放心,凡是和九公主合作的人都是会公平公正,还会获得相应的报酬。”青雪道。

徐白很认真的点头:“好,我考虑一下。”

青雪:“……”

太过分了!

合着你就是这样走程序的?

简直是不当人啊。

徐白没有继续多说,转过身,就出了门。

青雪不知道徐白想要干什么,下意识的开口问了一句:“你去哪儿?”

“去见一个人。”徐白头也不回的道。

青雪留在屋子里,满脸呆滞。

这都是啥呀?

从来到这里之后,她的主动权就一直处于丧失的状态。

到现在,她除了得到一句“考虑一下”,其他的一个东西都没问出来。

当然,还是有收获的。

“这个人拎得很清,该杀的就杀,不该杀的就不杀,不像一些残暴之人,公主说得对,任何东西都不能看表面。”

青雪想了想,决定再去一次春雨阁,

去春雨阁看一看有没有新的发现,如果没有的话,她就要起身回城,早点回去回复公主。

想到这里,青雪在房间里找了一笔和纸,将纸裁成两份,写上同样的内容,大致就是自己遭遇拦截以及对徐白的评价。

其中,评价中规中矩,没有丝毫偏颇。

做完这事之后,青雪找到老驿长,将其中一份卷好的纸条递了过去。

“明天中午的时候,你就用信鸽传往京城,另外,给我一个信鸽。”青雪道。

这年头,拦截信鸽的事情可不少见,万事都要做双份的准备。

“好的。”老驿长答应道。

青雪收回手,看着徐白离开的方向,皱紧眉头。

……

时间越来越晚,太阳逐渐落山,而徐白已经到达了升县。

衙门里。

一个房间灯火通明,而云自海正在伏桉书写。

天气转凉,他披着一件衣服,一边写着,一边时不时咳嗽一声。

他的脸色如同平时的苍白,看着就像个命不久矣的病秧子。

现在所写的,是有关于升县日后发展的计划。

这两天,在升县到处游览,就已经将情况摸得很透彻了。

在他看来,升县是一个偏僻小县,想要发展起来,需要很大的努力。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后,云自海才放下手中毛笔,看着白纸上洋洋洒洒的文字,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不错。”

大致的初稿已经形成,只需要逐步完善就可以了。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敲门声却突然响起。

深更半夜的敲门声,尤其是在空旷的后院里,显得尤为阴森。

“谁?”云自海转过头,看着房门口的方向,提起手中毛笔,在他左手之上,出现一本厚厚的书籍。

“我。”

门外,是一道令他熟悉的声音,他只是稍微愣住,接着,脸上就露出一个笑容,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我当是谁,原来是徐兄,不知道徐兄夜探衙门,是有什么急事吗?”

房门被打开后,徐白握着鬼头刀,正站在房门之外。

“进去再说如何?”徐白笑道。

云自海侧身,让徐白先走进去,这才关上房门。

徐白来到屋内,坐在位置上,看着桌上的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

“徐兄深夜来访,看来是有事。”云自海笑着说道。

“有人拦截九公主的贴身丫鬟,并且还使出了和我同样的招式。”徐白说得直来直去,没有拐弯抹角。

云自海刚走两步,听到这句话之后,很明显的愣住了。

“什么?”

拦截九公主贴身丫鬟,还使出和徐白同样的暗器手法。

栽赃嫁祸?

很有可能。

“这个手法,我不知道你见过没有。”徐白抬手,打出一个铜钱,镶嵌在房间的柱子上。

“枫叶如雨。”云自海一愣,随后眯起眼睛。

“看来你真是云家的。”徐白笑道。

枫叶如雨这个手法,得自云香。

当初在和云香战斗的时候,云香就曾经说过,这是云家的武学。

云自海也是姓云的。

是以徐白有了这个猜想,就过来试探一下。

“徐兄,你让我改变了对你的看法,我原本以为你是个戒备心极重,实力高强的江湖人,但现在看来,你的谋略也不差。”云自海笑道:“我是被云家逐出的人,枫叶如雨,是云家的武学之一。”

“哦?”徐白只是给自己倒了杯茶,但一直没有喝,轻轻转动手中茶杯:“说说。”

“我弃武从文,便是对云家的不尊,被云家赶出来,不过后来我入了青云书院,他们想找我回去,也被我拒绝。”云自海解释道。

说到这里,很明显的感觉到,云自海的语气带着无奈。

有的时候,现实就是这样,没有丝毫偏差。

当你没有能力没有实力的时候,谁都可以来踩上一脚,可是当你有了能力有了实力,并且有了背景的时候,你做的任何事,都有人在后面拍手称赞。

“云家效忠于六皇子,看样子是想来一出栽赃嫁祸,不过以六皇子的城府,干不出这种破绽百出的事,想来应该是云家自己做的,想要向六皇子表示忠心。”云自海道。

“这可不单单是表忠心这么简单,一石三鸟的计划可谓是想得很好,算盘也打得很精。”徐白将已经凉了的茶放在一旁。

“何以见得?”云自海问道。

徐白整理了一下思绪,将自己的想法说出。

“先是在半路上截杀,失败之后,便有可能怀疑到我身上,哪怕没有怀疑,我要是当时下手重了,青雪要是死了,我的事情便坐实了,这是其一。”

“我要是没有下手,事情又能够解决,那我必然要怀疑幕后是谁,暗器手法的特征太明显,你又姓云,我就很可能怀疑到你身上,这是其二。”

xiaoshutingapp.com

“中间的环节,我们谁要是处理错了,我、你、九公主,我们三方面总有一人要有损失,这便是一石三鸟。”

说完之后,徐白也不说了,就这么直视云自海。

云自海叹了口气,道:“听到徐兄这个分析,那么我又推掉了之前的想法,这件事情不是云家自己做的,绝对是六皇子指使。”

“哦?为何?”徐白手指轻轻敲击桌面,很有节奏。

“这对于六皇子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试探,而所谓的代价只是一个云家,万一成了,他获得百倍的回报,万一不成,只是拔了他身上的一根毛。”云自海很确定的道。

徐白皱起眉头。

这样的分析也没错,毕竟就用一根毛的损失,谁都愿意去做。

小小的一个升县,竟然引发了这么多的连环套路。

“感谢徐兄对我的信任。”云自海施礼道。

徐白摇了摇头:“不是信任,而是觉得这事情没这么简单,你不可能比柳絮还笨。”

云自海:“……”

他是清楚柳絮的。

表面上看犹如冰封的雪山,但其实性子很暴躁。

这么说真的好吗?

还好柳絮没有听到,不然铁定提着笔,从青云书院杀过来。

徐白问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站了起来,却没有离开,而是上下打量着云自海。

云自海微微一愣,不明白徐白是什么意思。

“你看我都和你坦诚相见了,你是不是也得表示一下,比方说你来升县是什么目的?”徐白做出一副我很坦诚的模样,道。

他始终不会相信,云自海真的是被贬到升县来的,这里面绝对有事,而且还不简单。

不走律法,直接将皇子斩杀了。

其实也相当于违反了律法,这种惩罚的方式罕见之极。

云自海闻言,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坦诚相见?

坦诚相见个鬼啊!

你确定坦诚相见了吗?

你只是过来把遇到的事情和我说了一下,还有你的分析也告诉了我,这就叫坦诚相见了吗?

阁下真的对“坦诚相见”这四个字,有着太大的误解。

云自海头疼得很,不由得想起他家师妹和他说的话。

当时在书院,柳絮一本正经的告诉他,而且说得很简单。

“徐白这个人,很怪,你说他狡猾吧,确实狡猾,但有时候又带着一种男人独有的血性,相处起来又很容易。”

这是柳絮的原话。

和徐白相处到现在,其他的都没看出来,怪异是真的怪异。

狡猾,也是真的狡猾。

“徐兄,你确定要听?”云自海收回自己的思绪,问道。

徐白点了点头。

云自海低头,想了一会儿,好像在整理思绪,过了片刻之后,他才抬起头,准备将自己的事情说出。

“我……”

话没有说完,因为异常出现了。

房间的窗户突然被推开,紧接着,好几把飞刀从外面射来。

飞刀的速度非常快,眨眼之间已经到了云自海面前。

这是针对云自海的,没有一把飞刀是针对徐白的。

云自海眼睛勐的瞪大。

遭了!

他刚才光顾着和徐白说话,松懈了不少,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云自海努力扭转身子,想要避过要害。

受伤是肯定要受伤的,但能够避开要害,已经实属不易。

可下一刻,云自海蒙了。

徐白脚下一错,人已经如鬼魅般来到云自海面前,看着激射而来的飞刀,挥了挥衣袖。

真元力鼓荡之下,飞刀沿着原来的路子,倒飞而去。

斗转星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窗外,传来一道闷哼声,有人受伤了。

徐白抽出鬼头刀。

刚才那股子平澹的气势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满身杀气,犹如雨夜屠夫。

“有人想死,拦不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盗墓笔记 很纯很暧昧 绝世高手在都市 网游之盗版神话 灵舟 家园 罪恶之城 网游之神话降临 超级修真保镖 校园全能高手
相邻推荐:
电影世界里的快递员穿越水浒之西门大官人水浒:开局大郎让我娶金莲我的女友总想让我吃软饭女帝美色撩人,摄政王沦为裙下臣重生之蜕变成女神变身女神主播我的变脸女友哥哥变成了女生的那些事会突然变成女生的世界果然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