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大明:哥,和尚没前途,咱造反吧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瓦剌人来了【求全定】

第一百六十四章 瓦剌人来了【求全定】

而且蒙古人曾经对女真各部统治残酷,让女真人在木兰草原上监视蒙古人,可以很好的防止他们勾结串联。

这个建议立刻得到了郭英等人的赞同。

他们现在已经清楚知道辽东各个女真部落的实力。

经过多年的生息繁衍,这些女真部落总数有好几十万人。

若是能够把女真人用来监视蒙古人,也可以削弱女真人。

周德兴笑着说道:“我听说那些女真人穷的很,招募女真人当兵,恐怕用不了一个月三十银元,我觉得,有个十块银元就族够了的。”

郭英等人对于这个说法,也都是很赞同。

毕竟,大明如今虽然有钱,但是给女真人同样的军饷总觉得有些浪费。

朱瀚却是并不想为了这么抠门,因为朱瀚还有自己的其他考虑。

整个辽阳行省的地盘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土地上没有多汉人,朱瀚必须要快速削弱女真人的实力,让大明在辽阳行省拥有稳固的统治力。

所以,把一部分女真人精锐调动出去,那就是一举两得的措施。

“不能少,就给他们每月三十块银元的军饷,与普通的大明士兵一样的待遇,不过他们必须要服从大明的教化,使用汉语汉名!”

朱瀚不仅要调动女真人,而且还要把他们同化掉!

“殿下,女真人毕竟也是鞑子,让他们跟大明士兵一样的话,会不会让其他人不满?”罗贯中有些担忧道。

罗贯中作为北平行都司应昌卫指挥使,对于普通士兵的喜恶已经是非常清楚,他们都是嫉妒厌恶鞑子的,不管是蒙古人,还是女真人。

“放心吧,只要女真人对大明忠心,十年之后就不会存在什么女真人,只会有大明辽阳行省人!”

朱瀚对于大明同化蛮族的能力是非常的有信心的。

北平行都司的管辖范围原本不包含辽阳行省地区。

朱瀚立刻给老哥朱元章上书,把辽阳一带的管辖权也拿在了手里。

方便自己统一调度。

朱元章看到朱瀚的请求之后,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立刻就直接同意。

不久之后,大明北平行都司发布募兵令,从辽阳行省招募一万名女真士兵。

凡是被录用的女真士兵,每个人都会得到三十块银元的军饷,而且衣食住行全部都有大明提供,女真人还会得到大明朝廷赐予的汉人户籍。

没错,朱瀚把汉人户籍当成了一种奖励,光明正大的写在了布告中。

此举之目的就是要告诉所有人,大明的汉人户籍是非常高贵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获得的。

这些女真士兵在拥有汉人身份后,将会被赏赐土地房屋,让他们不再愿意回到原本的部落去过苦逼日子。

每隔几年招募一批女真士兵,用不了多少年,大多数女真部落的青壮年就会被掏空,留守在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人就再也没有闹乱子的能力。

在大明强大的同化力量下,那些当兵的女真人将会很快接受自己的汉人身份,不会有谁再去管什么白山黑水的部落。

大明朝廷只需要移民填充,将会很快把辽东一带变成直辖领地。

将来不仅没有了东北的威胁,而且还将会获得一个缓解人口压力的北大荒宝地!

顶点小说

辽东,建州。

蒙元的辽阳行省地域广大,几乎囊括了整个东北地区。

大明击败蒙元之后,对于原本庞大的辽阳行省进行了重新划分,从南到北依次为辽东、松江、牙兰和黑水。

建州这里属于辽东行省,有许多的女真部落在此地生活。

这些女真部落虽然被称为女真,但是他们与被蒙古灭掉的金国女真人却没有什么传承关系。

大多数的金国女真人早就在蒙古和南宋的夹击中被消灭干净。

如今的这些女真部落,在当年金朝属于被女真人鄙视的野人部落。

所以金国女真人去中原享受花花世界,并没带上这些穷困落后的远亲。

阿其那和塞思黑是长白山脚下一个女真部落的兄弟俩。

他们原本过着打猎种地的生活,日子过得十分的苦逼。

因为打猎不仅充满危险,而且也不能保证成功率,往往是出门打猎一两天都没有收获。

在这一片苦寒之地,种地的收成也是少的可怜,只有辽河平原一带能够有不错的收成,可那里早就被蒙古人圈地为牧场和耕地,根本轮不到女真人去生活。

如今大明替代了蒙古人,辽河平原依旧不可能属于女真人。

阿其那和塞思黑却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改变生活,原本他以为就要这样下去一辈子的。

命运却忽然就发生了改变!

洪武四年,四月。

大明军队在赶走蒙古人后,在长白山脚下设立了许多卫所,把周围的女真部落通通都管辖了起来。

阿其那、塞思黑兄弟两人的部落就属于大明建州卫管辖。

这大明管辖之下,女真人还可以继续上山打猎或者种地,但不能在各个卫所之间自由迁徙,必须要固定在一个地方。

如果女真部落想要迁徙地点,必须向大明卫所军报备。

在获得大明军官准许之后,女真部落才可以迁徙到其他地方。

否则,一概都以叛逆论处,轻则抓起来打鞭子,处罚作奴隶,重则整个部落都会被大明的军队剿灭。

大明军队的官兵们一个个盼军功都眼红了,哪个部落敢不听话,绝对是要全家被砍了脑袋换军功的。

茂密的树林中,一队穿着明亮铠甲的大明军队来到了山脚下这个女真部落。

女真部落的首领勐哥,一看到大明军队来了,立刻满脸堆笑的跑出来迎接。

“叩见指挥大人!”

勐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向大明军官磕头道。

这个军官乃是大明辽东行都司建州卫指挥使李成才。

李成才是淮西人,算是大明皇帝起兵的班底兵卒,累计功劳被任命为建州卫指挥使,在一众淮西将领中实在是不够看,但是对于辖区的女真部落来说,李成才那就是妥妥的土皇帝,谁要是敢有半分不敬,立刻就是人头落地!

对于勐哥的恭敬,李成才早已经是习以为常,他也没有让勐哥起身的意思,大大咧咧的环视了一圈这个女真部落,然后说道。

“英王殿下军令,准许尔等女真各部为大明从军效命,经辽东行都司和建州卫合议,你们脱沃部可以选出十人募兵,去往北平行都司效力!”

建州卫指挥使李成才的话,立刻在这个小小的女真部落里引起一阵骚动。

勐哥脸色一变,已经是有隐隐的怒容。

对于他们这些白山黑水的部落,历朝历代都是防范加利用。

特别是在辽金元三朝,更是把这些部落青壮一批又一批的征调上战场送命。

如今大明刚刚来了不到一年,就要他们部落出十个青壮去上战场,所有人都是极其愤怒。

只不过,勐哥等女真人知道大明军队强悍无比,就算心中再恼怒,也不敢发作。

“大人,我们部落丁口本来就少,十个青壮要是走了,剩下的女人和老弱可就没法活了啊!”勐哥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女真部落生活在深山老林中,彼此之间多有仇怨矛盾,哪一个部落一旦虚弱,立刻就会遭到其他部落的偷袭,哪怕明军坐镇建州卫,也很难保证各部之间不争斗。

脱沃部的男女老少,此时都已经围拢了过来。

想要向建州卫指挥使李成才求情,放过他们部落的青壮。

这种征调兵役往往都是九死一生,活着回来都是福大命大,十个青壮的损失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如今是大明天下,哪个部落敢造次,老子灭了他!”

“英王下令,每个募兵先给三十银元安家费,每月军饷三十银元,谁要是不识抬举,别怪老子不客气!”

李成才打断了勐哥的话,直接甩出来募兵待遇。

“什么?三十个银元?”

勐哥听到这话,立刻就是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如今大明刚刚发行了一种叫做洪武元宝的银币,三十个银币折算银子,就相当于五两银子。

这么高的军饷,对于女真人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

历朝历代的征兵,别说是给军饷了,就连自己的衣食都需要女真人自己准备。

如今大明募兵,竟然是给出这么高的军饷,整个脱沃部的女真人全都惊呆了啊。

阿其那和塞思黑兄弟也是露出来狂喜的目光。

这些女真部落每年用来交易的人参、貂皮、熊皮等货物,在建州城内也不过能够卖到三五十两银子。

现在一个青壮就能赚到五两银子的军饷,人人都是不想错过这个发财的机会。

“大人,真的是三十个银元的军饷?”勐哥立刻问道。

李成才点点头,“那还能有假吗?英王殿下的军令,谁敢乱传!你们部落十个名额,要是三天内凑不齐人数,那我就不等了,把名额留给海西各部!”

“凑的齐!凑的齐!”勐哥连忙说道。

这些女真人的反应,全都在李成才的预料之中。

三十银元的军饷,已经能够让这些女真人拼命了啊。

果然,这李成才等人走后,整个脱沃部的女真人们为了争夺这十个名额,一向团结的女真人竟然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在一番混战之后,这部落首领勐哥的主持下,鼻青脸肿的阿其那和塞思黑兄弟都被选了上。

大明的建州卫这两天之后,又派人来到了脱沃部。

对选出来的十个女真募兵进行了考校,在通过之后,留下了一大袋子的银币。

哗啦啦作响的银币,立刻让女真人彻底臣服。

有了这些银币,整个部落再也不会缺乏粮食、食盐、药材等救命的东西了啊。

这朱瀚的银币政策之下,整个辽东地区的女真人主动派出了他们最精锐的一万青壮,留守的各个部落在获得充足的银币后,一个个都是温顺起来,再也没有了各个部落彼此争斗。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大明北平行都司就在辽东募兵一万多人,立刻填补了大量的空缺。

漠南,应昌府。

朱瀚亲自来到应昌卫,对罗贯中道:“只要记住我的策略,结硬寨,打呆仗,不轻敌冒进,哪怕是王保保亲自来了漠南,也不可能打下应昌!”

“殿下放心,末将一定不忘此策略!”罗贯中连忙说道。

大明在漠南草原的策略,就是以坚固的堡垒配合火器遏制蒙古人的机动性。

蒙古人对于这些堡垒无法迅速攻克,就会逐渐失去对漠南的掌控力。

等到漠南草原各部失去了反抗的心思,朱瀚就会使出后续的招数,彻底解决困扰中原王朝上千年的威胁。

朱瀚视察完了应昌府后,就先从海河口乘坐战舰去往了应天府。

最近发生了许多的意外,让老哥朱元章很是焦灼。

朱瀚必须要回去帮忙解决一下的。

朱瀚虽然暂时离开北平行都司,但是做好一切安排后,他并不担心有什么闪失。

他在漠南草原上的部署,让蒙元朝廷不敢有丝毫的勇气南下!

且不说那么多的明军堡垒,就光是上千里的辎重粮草,就让苟延残喘的蒙元朝廷无能为力。

毕竟,王保保手下的士兵许多都是汉人和女真人,他们可不习惯游牧民族的行军方式。

千里迢迢跑的漠南草原给明军送人头,这种蠢事王保保才不会做呢。

不过,老对手王保保忌惮明军的实力。

但另外一些蒙古人却并不知道明军的厉害,甚至觉得正是入侵大明的最佳时机!

漠北草原上,正是骏马膘肥体壮的时候。

一支数万人马组成的大军,正在草原上驻扎着。

“可汗,我去前面打探过了,那兰州的明军人马都已经后退的见不到了人影。”

一名梳着半秃发型的瓦剌人,正一脸兴奋的向大帐内的瓦剌首领脱里不花说道。

“好!”

瓦剌可汗脱里不花闻言,立刻就是高兴的拍掌叫好。

“这些中原人,都已经被美酒泡软了身子,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现在又已经彻底丧胆,变成了鼠兔一般的懦夫,看来这兰州城,也是马上就能攻陷了。”

一脸得意的瓦剌可汗脱里不花摸着自己的大胡子得意的笑道。

他的胡子不仅卷曲,而且散发着黄色的光泽。

再加上一双碧色的眼珠,不像是一般的蒙古人,反而像一个色目人。

“可汗,咱们儿郎们已经是休养的差不多了,我看应该马上就率军追杀过去好了啊。”一名瓦剌部帅大声的喊道。

在几日前的交战中,脱里不花率领的瓦剌联军击败了轻敌冒进的东察合台汗国的兵马。

这一路追杀下来,东察合台汗国几乎是丧胆,足足逃跑了三百多里地。

瓦剌人也从俘虏口中知道了明军与东察合台汗国结盟的事情,自然就想要报复明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超级修真保镖 很纯很暧昧 灵舟 网游之神话降临 盗墓笔记 网游之盗版神话 家园 绝世高手在都市 校园全能高手 罪恶之城
相邻推荐:
复生吧!萝莉麻辣烫木叶:没人知道我会木遁!这个导演来自西虹市文娱从1999开始我有超级脑力电弧中的高级玩家武步登天都市采购员我只想努力加点死神之因果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