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重生猫咪:你是我的铲屎官吗? > 第0111章 绝望

第0111章 绝望

林城,开发区,谢文东安详地躺在躺椅上,晃来晃去。

夜已深,明月当空,繁星点点。

他喜欢这个情景,晚风拂面,阵阵清凉,这样会让他回忆起小时候和奶奶在凉床上一起乘凉,奶奶给他扇扇子驱蚊,还给他说着各种稀奇的故事。

1200ksw.net

“啾啾~”

听到小鸟鸣叫的声音,谢文东一惊,睁开眼睛,是一只燕子。

在他们这,一般情况下燕子来家里是一家很开心的事,代表家里会有一场富贵。但现在这深秋的天气,一只燕子站在自己的躺椅扶手上,瞪着自己,怎么看也很诡异吧。

“冬~”燕子上下打量他一眼,将嘴里的小管子放下,掉到扶手上,随后自顾自的梳理羽毛。

“飞燕传书?”谢文东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一刻他真的怀疑小时候奶奶说的故事是真的了。

随手将小管子打开,看到一张邀请函。

“素问谢公子在林城地下,名声颇好,半小时后,云路街,有家酒馆,希望有缘相见!”

看完邀请函,谢文东莞尔一笑,这种邀请以他的身家怎么可能去,明天带几十个兄弟去把他扫平了!

刚准备把邀请函扔掉,只见上面的文字缓缓消失,出现另外一行字:“信里有毒,谢公子会立即全身麻痹一分钟,若半小时内不到酒馆,后果自负。”

刚看完信中内容,谢文东全身一僵,就连呼吸都已经呼吸不了。

下毒?不讲武德!

一分钟,谢文东从未觉得这一分钟有如此漫长,这种生死完全不由自己的感觉,太恐怖了!

这是哪位过江龙?

思量片刻,谢文东立即起身,疯狂往云路街那边跑,谁知道这半小时算的准不准,要是自己去迟了,自己半辈子赚的身家怎么办?难道老婆给人玩?儿子被别的男人打,钱还给人花?

跑着,跑着,谢文东惊奇地发现身边出现几个熟人,都是林城各个地区的大老,这些人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和自己差不多,做事都有底线。

此时,他也没顾着打招呼了,谁跑的慢,谁最后用解药,万一没来得及不是更惨?

“呼呼呼~”

终于,大约八个人到了一家新建的酒馆:有间酒馆,推门,才发现这家酒馆只有中间有一张正方形桌子,桌上上面有一个盒子。

几人对视了一眼,谢文东一咬牙就上前打开盒子,人死鸟朝天!

其他几人连忙围了过来。

盒子里面竟然是一堆文件,每个文件封面都是一个人的名字,谢文东第一个就发现了自己的文件,拿起来,走到一边,打开。

其他人纷纷找到自己的文件,四散,背着人,观看。

“首先恭喜你,你身上的麻痹毒已经解开,但你身上也中了另外一种慢性毒,有兴趣地话你可以去医院检查下,保证有惊喜,下面我们来谈一谈正事。”

看到这里,谢文东脸都黑了,这种手段,他现在想和背后之后的祖宗十八代发生超越友谊的关系!

“对于你在林城做的一系列事件,我已经了解,并且后面会附上相关的证据,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回去,去医院检查,确认毒解不了,然后带领文件后面几个性情还不错的小弟造反,将你的老二、老三和相关手下抓起来,然后自首;二:认为我是开玩笑的,半个月后,你老婆儿子吃你席,然后另外一个男人入你谢家。”

等他看完最后一个字,似乎触发了什么机关,上面的文字缓缓消失,然后他急忙翻看后面的内容,全是他犯事的证据,打人、收保护费、威胁敲诈老板,还有老二老三杀人威逼利诱的场面。

这尼玛!

“哎,兄弟,我不识字,你能帮我看看吗?早知道把我的大学生小妾也带来了!”突然有个人拍了下他的肩膀,给他吓一跳,回头,原来是城东的狼哥,曾经和其他人抢地盘,狂砍一条街,眼睛眨都不眨。

谢文东努力沉下慌乱的心神,拿过狼哥的文件,小声读给他听,同样,读完,威胁的文字也缓缓消失,不留一点证据。

这到底是谁?做事不择手段就算了,还这么谨慎?这次一举将整个林城的地下势力一网打尽,是不是以后就是他的天下了?

这么绝,总不会是官方人员吧?

......

10月,林城,州办公室。

李达康站在座位上,看着手里的报告很是满意,这个新任命的副州长搞经济果然有一手,地价都卖的很高吗,还拉来这么多商人投资,明年换届,林城的GDP绝对会给府里一个大大的惊喜。

至于报告旁边的投诉信,李达康都已经懒得看了,不招人妒是庸才。

前几天,他可是以林城一把手的身份亲自召见那些商人问了。商人都说这副州长廉洁奉公,温柔可亲,一心搞事业,经常忙到晚上都没时间回去睡觉。

这种他亲自提拔的人才,怎么可能是坏人!

“报告李书记,今天治安部来了几百个人自首,其中有三十八人实名举报副州长钱权交易,有重大贪腐问题,并且已经提交相关证据,治安部那边按照规矩已经将副州长传唤拘留。”秘书慌忙进来汇报。

李达康听完,愣住了,呆呆做到椅子上,随后立马反应过来:“快,去治安部!”

等他匆匆忙忙赶到治安部,便看到了他毕生难忘的场面,曾经自己一个个亲切会面还握手合影的优秀商人们,一个个有序排队站好登记,交代自己的罪行。

当然,还有几个被绑起来的,嘴巴被封住,这些人的罪行都由那些人提供,相关证据甚至还体贴地封了一个文件袋,方便警察叔叔整理。

这,他妈就离谱!

这么多人,就算治安部全员上阵做笔录,光记录就记录了大半天天,李达康就呆呆看了这么长时间。

治安部又进来一个人,出示证件,敬礼,说道:“我是府人民律院,梁凉,赵书记亲自批示,这些人涉桉情节严重,并且涉及林城高层,为避嫌处理,需要到府里审判。”

李达康一听,连忙站出来:“不行,这些人是在我林城犯的事,当然要在我们林城审判!”

“你是?”来人有点疑惑。

“林城一把手,李达康!”李达康的态度很坚决,就算粥坏了,也要闷在自己锅里。

“哦,如果李书记非要这么要求的话,麻烦您请示下赵书记,只要他能同意,我们完全没意见。”梁凉笑着回道。

李达康一怔,上次因为美食城的事情,他都和赵立春闹翻了,现在去找他?找骂吗?他现在甚至怀疑是有人故意陷害自己,谁叫自己的GDP在汉东脱颖而出,可能威胁到某些人的位置呢!

“那能不能麻烦这位同志等一下,副州长牵扯到我林成开发区的重要工作,能不能等他交接完毕,再将他带走?”李达康请求道,这一刻,他觉得自己这个一把手好卑微。

“当然~”

李达康面色一喜。

“如果李书记有赵书记的批示的话,我们没有任何意见!”

李达康老脸一僵。

一小时后,李达康站在治安部门口,呆呆地看着几辆装满人的警车离去,作为林城一把手,他竟然什么都做不了。

“李书记,不好了,开发区那些准备投资的商人全都联系不上,好像是全都在刚才离开林城了!”秘书接了一个电话,再次汇报。

李达康转头,默默地看着秘书,眼中无悲无喜,就像是一潭死水。

.......

吕州,小马在办公室里抽着烟,眉头皱起,胡一彪升到府里,他便成了吕州的缉毒队队长。

最近两天各处的地下势力调动明显不正常,他却一点头绪都没有,就算把警犬派出去也一脸茫然,啥都没找到,不知道他们在干啥。

有些人做事太谨慎,他没证据,也没法抓人。

治安部门,是执法者,就得讲规矩。

“老大,城东那边打起来来了,歌舞厅地王麻子带人将卖违禁药的刀疤堵起来,正在真刀真枪的干!”手下跑进来汇报。

小马一愣:“他们俩咋打起来的?一个歌舞厅,一个贩药,正常来说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吗?”

手下也困惑:“不知道啊,那王麻子好像有什么大病,插了根替天行道,铲奸除恶的旗子,带领手下不要命的往前冲,好像和那刀疤有杀父之仇!”

“这...他们还说什么了吗?”小马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离谱的事情,今天还真是小刀扎屁股—开了眼了。

“听同事们说那刀疤还想解释什么,结果王麻子直接一句: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然后就干了起来。”

“嗯...让同事们别动,等等看,狗咬狗,现在是白天,那边没有什么无辜群众吧?”

“没,附近的群众看不对劲早就撤了,那些人太夸张了,自动步枪都有!”手下汇报到。

“走,我们去看看,必须得禁枪了,这些家伙,火力比我们都还勐!这还了得?”小马连忙穿着防弹衣,带上头盔,批上外套,往外走。

他一向很稳重。

三个小时后,治安部门口,小马目瞪口呆,只间那王麻子带着几十个人将刀疤一群还活着的全帮绑了过来。

“警察大哥,我们要自首,这些年我们干了不少坏事,良心不安!另外我们要实名举报这刀疤威逼利诱我们,让他在歌舞厅里贩卖违禁药品,还给一些年轻姑娘下套,让她们沾染上瘾,最后只能成为他们手里的工具!”

“对对对,我们手里有证据!”

不止是小马,治安部里的人也懵了,将信将疑地开始查看他们手里的证据,随后录笔录,拘人,去他们家里还有埋钱的地方没收财产。

然后,其他地区的不少平常很体面的大老板,一个个乖乖过来自首,围观看热闹的群众也越来越多,最后甚至鼓起了掌。

甚至还有人直接对着治安部下跪的,哭的,笑的,这些人显然曾经深受其害。

当然,也有某些人不信邪,现在已经在床上或者在地上、厕所里安详地睡了过去,应该再也不会醒来。

......

吕州,府办公室,高育良带着一个边框眼睛正在研究小琴金融给他发的这一季度收益报表,这段时间内地的股市开始冒头,又是大赚。

“叮铃铃~”

红色内部电话响起,高育良随手接起。

“报告高书记,出现了一个突发情况......”

听完汇报,高育良沉吟了一会:“对我们相关项目工地的开发建设有影响吗?”

“没有,反而可能会加快进度,以前他们经常过来骚扰,要保护费!”

“嗯,那就好,给我好好查,细细查,不管他们犯了什么罪,牵扯到什么人,给我依法办事,依法办桉,有一个抓一个,绝不姑息!”高育良语气严厉,只要不牵扯到他的利益,一切好说。

“是!”

挂断电话,高育良看着手里小琴金融的报表,若有所思,这种情况,让他想起了他那个得意门生,他曾经在京州的雷霆行动,一击必杀,绝不拖泥带水。

听说那个地网计划快要在吕州布设了,这会不会是他为了计划顺利执行,在扫清障碍呢?

关键是是什么样的手段,才能让那些穷凶极恶的坏人们主动伏法?

这个学生,真是越来越让他看不透了!他突然有点怀念那个刚毕业充满热血的少年,那么单纯,那么激情,也很听话。

可惜啊,现实,社会,都在逼人成长!

......

京州,府治安部,祁同伟正在电脑面前奋笔疾书,他的脑海里太多的知识需要靠自己一点点写出来,还好有精神力直接书写,每分钟电脑上面都出现几千上万字,甚至有些图形什么的,直接就是一蹴而就。

一旁的苗乐,看着这一届铲屎官的操作,有点怀疑喵生。

同样都有精神力,他用来调戏蚊子,打人家的狗,铲屎官却有这么神奇的操作,以前在纸上面码字就算了,现在竟然直接用来触动电子元件来办公。

人家一心搞事业,他一天到晚就想躺着。

这样一看,他怎么像个废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盗墓笔记 灵舟 校园全能高手 罪恶之城 很纯很暧昧 超级修真保镖 网游之神话降临 家园 绝世高手在都市 网游之盗版神话
相邻推荐:
极致反差,每天一个新人设娱乐:带女儿净身出户,火爆全网晚明蚁贼旅行青蛙:我一种田就开挂怎么滴三界独尊三界独尊灌篮之青春无敌灌篮之登峰造极灌篮之核心球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