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科技尽头 > 108 双十一收到的请求

108 双十一收到的请求

蒂姆·库克的话给了葛林月极大的震撼,一直到会议结束,关上视频,葛林月都还在琢磨着这种选择的利弊。

不得不说新奇的思路让她叹为观止;更不得不承认,这种谈判方式是她之前真的没有想到。

当然拿钱砸对方时间这种事情,这个世界上能做到的公司其实不太多,但苹果显然是其中之一。这就是财大气粗的好处了。

毕竟苹果在海外的现金储备就有八百多亿美元。

当然,蒂姆·库克能给出这个办法,大概也说明了总部对宁孑这件事的重视,以及对她主持这次谈判的支持。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已经没有办法的办法……

顶级大脑之间的隔空较量让葛林月为之咋舌,所以说她在苹果十多年的工作经验,竟然还天真了……

这一夜,葛林月有些失眠了。

……

“路小雅,来上课了吗?路小雅。”

第二天,刚下课,正坐在位置上打算用眼神直接干掉坐在她前面三排那个罗立新的时候,便听到教室门口传来的呼喝声。虽然武术学院很多课其实都不需要在教室里上,但今天早上是运动生物力学,属于理论课。

路小雅抬头瞄了眼,看到是老师在那里喊,也顾不上那个正好回过头来的男生了,连忙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举着手脆生生的答了声:“到。”

“哦,过来,过来,有人找。”老师冲着路小雅招了招手。

“哦。”路小雅答应了声,又狠狠的瞪了眼刚刚对上号的那个男同学,这才小跑着来到教室门口,走出教室便看到系主任站在门外,系主任身后还跟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提着两个袋子。

“杨老师,谭主任,什么事啊。”

谭主任带着亲切的笑容说道:“哦,路小雅,这位是有为集团驻京办的陈工,专门给你送手机过来的。”

其实谭主任的声音并不大,但毕竟是下课时间,还是吸引了不少人路过门口学生们的目光。

路小雅到没注意到这些,只是有些吃惊,下意识的说道:“啊?这么快的啊?”

有为集团驻京办的工作人员连忙说道:“哈哈,路同学,昨天晚上宁同学跟我们有为集团的戈总说了之后,戈总立刻打来电话,让我们昨晚就联系好货源,然后今天早上就给你们送来。说起来还要感谢路同学对我们的有为集团的支持。”

“哦,不客气,不客气,是我要谢谢你才对。”说着,路小雅从陈工手中接过了袋子里的手机,注意力都防到重重的袋子里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从主任到老师再到这位有为集团的陈工审视的目光。

不得不说有为集团准备的很用心,不止是两个包装纸袋看着便很精美,关键是每个袋子里明显不止是两部手机。

“咦?这是什么啊?”路小雅从袋子中拿出一个方形的盒子。

“哦,这是跟M10同步发行的有为Watch2智能手表,可以搭配M10手机一起使用,有诸多功能,对你们武术学院还是很有用的。不用担心,这是戈总专门交代的赠品。一部手机配了一块手边,代表戈总的一点心意。”

“啊?那可不行,本来这手机现在就好难抢到的,你们还搭块表,那不得赔了?等等,不对啊,你们该是看在宁学神的面子才送的手表吧?天啊,你们肯定搞错了,赶紧把手表拿回去。”

说着,反应过来的路小雅直接在三人面前蹲下,飞快的先将一个袋子腾空,把四部手机装进一个袋子,再将四部有为Watch2放到一个袋子里,站起来时满脸通红的将其中一个袋子递还给还没反应过来的陈工。

“啊,那个……”

“反正这手表真不能要。”

“不是……”

“你赶紧拿着……”

“那个……小路啊,你给陈工的那袋是手机,另一袋才是手表。”旁边的谭主任看不下去了,提醒了句。

“额……”路小雅愣了愣,这才发现果然拿错了。

有些尴尬,于是路小雅默默的换了一个袋子。

“这个,路同学,其实只是几个小礼品,我们戈总亲自交代的。”本来是不想把手表拿回去的,但这下的确是有些尴尬了,陈工最终还是犹豫的接过放着手表的袋子,最后挣扎了句。

“真不能要啦。我跟你说,我们寝室跟宁孑真就是普通同学关系。你们戈总肯定想岔了。”路小雅分外认真的说道。

嗯,原来宁孑比较喜欢害羞的女孩子……

几个男人心里如此想着。

“那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进教室了。”

“哦,好,好,快去吧。手机拿稳了,别摔了。”谭主任微笑着冲路小雅挥了挥手。

“嗯,嗯,谢谢谭主任关心。”说完,路小雅提着袋子一熘烟儿的跑进了教室。

……

目送着大一的小丫头跑进教室,陈工看了眼手中的袋子,干脆的递给了专门从办公室跑出来,屁颠屁颠专门把他带到教学楼的谭主任。

“谭主任,你看,今天也不知道是这种情况,这几块有为新款手表干脆您就拿去给学院老师做个福利什么的。”陈工将手中的手表递了过去。

“这怎么好意思?你还是带回去吧。”谭锦荣连忙推辞道。

“谭主任,你就当帮个忙。这四款手表我以戈总的名义领出来了,这人家没有再还回去,还得写一堆的说明材料。不如你收了,回头我跟戈总也好有个交代。不过看个时间,监控下心率,还是挺方便的。”

“这……行,那就谢谢陈工了。不过这样,先去我办公室坐坐,中午就别走了,我做东,请陈工吃顿饭,这总得赏脸吧。”

正想着多了解一下路小雅情况的陈工,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谭主任。”

“哈哈,这有什么好客气的。哎,杨老师,这表你也拿一块去戴。我就跟陈工先回去了,你继续上课。”

“好的,谭主任。”

……

当路小雅拎着明显有有为logo的纸袋冲进教室,自然也在班上惹起了轰动的。

尤其是在一整排人看到同寝四个女生每人分到一步有为M10的时候,教室里就更热闹了。

毕竟有为这款手机现在的确太难入手了。

线上各大售货平台旗舰店每天都是固定的时间开抢,几乎每天都是秒没。按下购买键,就只看这转两圈便当天售罄了。线下门店更是持续人生人海好几天了,到现在依然每天都有人排队体验M10的智能语音功能。线下发售每天也就那么多台,同样也是秒没。

这还是门店规定了一位客户只能够买一台的限制,而且还必须要把包装盒暂时留在门店内,三个月后可以凭手机再来取包装盒。最大程度来杜绝黄牛党。

毕竟现在M10的利润太客观了。

最高配甚至有人愿意加价八千到一万拿货,而且还是秒拿。

怎么说呢,这也直接导致这段时间每天线上抢购M10就好像在股票市场上打新,是真的抢到即赚到。不同的是股票打新还得等几天它涨价,但这玩意只要快递到家,马上就能转手。

《剑来》

事实上陈工找到的这四台,还是拉下脸从关系很好的一个PD那里拿的货,当然承诺也是给了一大堆,比如最多一周后,双倍调货给人家补上。

就这样四个小女生很快便被同学们围观……

“哇,真是M10pro啊?你们怎么抢到的?”

“嘿嘿,这就是个很精彩的故事了。”

“多精彩?讲讲啊?”

“讲什么故事啊?赶紧开盒啊,看看那个小艺是不是真的那么聪明。”

“我跟小雅的你们就别想了,我们都准备送给父亲大人的。想开盒的你们去找韦雨涵跟江思辰啊。我这里只有故事,想不想听?关于我们如何沾小雅的光,让宁学神帮我们……”

“黄思琪,你是真想作死啊!”

“哈哈,小雅不让我说,你们都散了吧!”

热闹的大学生活啊!

……

当时间从十月步入十一月,京城也从晚秋正式进入到初冬。

温度降了下来,路上怕冷的甚至已经穿上了厚重的羽绒服。虽然说11月的京城算不上温度特别低,但刮起风时,吹在身上着实挺刺骨的。

对于燕北体大的学子来说,刚刚过去的十月其实挺刺激的。

因为有消息在校园里蔓延,体大将要跟燕北大学合并,成为燕北大学的二级学院。这样以后大家毕业之后都会拿燕北大学的毕业证。

总之这个消息传得是有鼻子有眼的,据说可信度极高。

甚至燕北大学那边也有同样的风声,有人说同学家人就是华夏教育部的,人家已经开始着手安排两家学校合并后的各项事宜了,而且就在近期就会有最终决定对外公布。

这对于学校大多数同学来说这无疑是个挺好的消息。

正如那天章海峰受人所托劝说的那样,对于体大的学子而言,毕业的时候能拿燕北大学的毕业证,相当于高考211的分数拿了华夏一流顶级大学的毕业证。的确是很值得开心的。

反正学校之间的合并跟学生的关系其实并不大,还是在同样的教室跟着同样的老师上课,无非就是学校门口换块招牌的事情。

可惜的是,这个万众期待的大决定却一拖再拖,到了十一月终究一众学子终究还是没等来所谓的最终决定,到是等来了学校领导亲自出面辟谣——燕北大学要收购体大的纯属捕风捉影的谣言。体大以前、现在、以后都不会考虑要跟燕北大学合并。

校长掷地有声的话,打消了所有人的念想。

不过又有消息说,本来上面的主管部门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让两家学校合并的,但是体大从校长到各个科系教授都不愿意跟燕北大学合并,会议上吵了几次之后只能作罢。

还有消息说,之所以最后没能合并,主要是宁学神的态度极为坚决。甚至直接说如果合并,他就退学,活生生把这事搅黄了。

最后一种说法明显传奇了些,但市场却最大。

没办法,谁都知道如果燕北大学想要合并体大的话,就是冲着那位大神来的。就因为宁孑不肯去燕北大学数学院,结果燕北大学直接帮体大建了个数学系的事情,早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秘密。

毕竟太显眼了,今年体大数学系只有宁孑一个学生,依然在运作着。教学楼里还有专门的教室呢。

但最劲爆的还是宁孑为什么会放弃去燕北一定要来体大。

据说是因为武术学院的一个女孩,叫路小雅。

是的,绯闻这种东西显然不是明星们的专利,即便是在校园里也能传出来。

在路小雅寝室里四个小姐妹拿到M10Pro的第三天,学校里只要是消息不那么闭塞的同学,大概都知道了路小雅的名字。各种消息一天传得比一天离谱。

虽然自从那次在校园偶遇之后路小雅跟宁孑是真的再也没见过面。

但一个个极为真实的约会视频却在体大许多学生中间口口相传……

“昨天我有个朋友看到宁孑跟路小雅一起逛公园呢,手牵着手可亲热了。”

“是吧?我就说宁孑为啥燕北大学开出那么好的条件,他都不肯去呢。英雄果然难过美人关啊。路小雅也太幸运了吧?”

“各位,大新闻,我听朋友说宁孑跟路小雅在新游泳馆那边吵架了!”

“啊?真的假的?”

“亲眼看到的还能不真?绝对保真,你们有机会了哦。”

“行了吧,谈恋爱吵个架不是很正常的么?小两口还能一辈子不吵架了?”

“也是,不过那个路小雅是真的很刚啊!”

“说不定宁学神就喜欢这种性格呢?”

“兄弟们,刚刚从综合馆了出来,看到一对情侣在角落里亲嘴呢,你们猜是谁?”

“我艹,这么刺激的吗?这种事都能让你看到?谁啊?”

“宁孑跟路小雅啊!”

“之前还听说俩人吵架了呢,看来是和好了。”

……

就这样,在无数喜欢八卦的同学口中,这近半个月里,宁孑跟路小雅的足迹遍及了校内跟学校周边的商场、公园,顺便把小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基本上都做了个遍,而且每次都能恰好有目击者正好看到,就好像两人故意要在全校同学面前秀那甜甜的爱情……

更可怕的是,连学校的树洞上都有了各种传言。

最开始路小雅还会斗志昂扬的去跟不明真相的同学们各种解释,比如那些所谓的约会发生时,她其实是在寝室看书,是在北武术馆上武术套路课,是在跟寝室里的小姐妹们逛街,是在校外吃烤鸭,而且有谁谁谁作证……

但一周之后路小雅终究还是在绝望中认命了。

她一个人确实叫不醒无数已经陷入魔怔中的同学。

更别提有些事情还没法解释。

比如很多时候她自己都不记得在某个时间段干了些什么,尤其是在学校里偶遇同学,打招呼时带着暧昧的笑意来上一句:“小雅啊,这是又去跟宁学神约会啦?”

路小雅都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潜意识里真打算去找宁孑。

当然也不全是困扰,说起来也是有好事的。

起码那个罗立新现在见了她都会躲着走,每节课老师最少会点一次她的名字,不管是理论课还是训练实践课,有时甚至点好几次,而且态度和蔼的不行。

有一次感觉有些不舒服,请了两节课假,在床上昏睡,辅导员亲自带了校医务室的女老师来探望,得出因为气温骤降没有及时加衣着凉的结论,不但殷切叮嘱她平时要多穿些衣服,注意保温,下午的时候还让同寝的小可爱给她送了两包板蓝根……

学校学生会主席更是亲自找到寝室邀请她去学生会任职,还直接给出了让她去担任体育部副部长的许诺。当然直接被路小雅拼了命的拒绝了。

其实整个过程中她到是很想跟这位大三的学生会主席解释她跟宁孑没啥关系,但人家学生会主席却一直强调只是看中了她在大一阶段表现出的能力,这也导致可路小雅同学一堆解释的话在嘴里打转,就是没法说出口。

不然能怎么办呢?

之前已经试过了,突兀的解释她跟宁孑之间清白得如同娃哈哈纯净水,连农夫山泉都算不上,毕竟那玩意儿还有点甜,但人家也只会觉得小雅同学这是在欲盖弥彰……

毕竟在学生会主席来之前,学校团委、社团管理委员会、校艺术团、还有好多社团都曾联系过她,还都留了电话加了微信,毫不夸张的说,路小雅同学的微信里体大最优秀的那帮学哥学姐都加齐全了。

甚至她还加上了最喜欢的奥运冠军校友的微信,甚至还要到了一张签名照。

真的,就这半个月的经历,路小雅感觉自己可能被洗脑了,就差那么一点她都要认为自己的确很优秀,且跟宁学神有什么关系了。

甚至就连同寝室的小姐妹们,都开始怀疑她是真跟宁孑有点什么了。

她现在只要单独行动,寝室里三个人都觉得她肯定是偷偷摸摸跟宁孑约会去了。不然学校各种流言都传得满天飞了,咋也没见宁孑辟个谣的呢?

寝室的姐妹们有这种想法,大概源自于那次学校提前通知了校领导要抽查寝室,好死不死还是陈校长带队,而且还真就选择中了她们寝室,陈校长来了之后还亲切的跟路小雅同学交谈了几句,贴心的问她在学校生活是否习惯,对学校有什么建议……

旁边还跟着做宣传的校园记者……

看吧,学校官面上最粗那条大腿对路小雅都是这种态度,所以在寝室的小姐妹看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必然是实锤了!虽然她们其实也没什么证据,但这感觉肯定是不会错的。

唯一让路小雅庆幸的大概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起码还限制在校内,并没有传到网上去。成为全国人民都知道的秘密……

当然,这大概跟宁孑最近也没上过热搜有关。

……

事实上这段时间宁孑也挺忙的,学校里那些流言蜚语压根没传进他耳朵里。

学习的难度在一步步加大,每天还要跟葛林月进行大概半小时的唇枪舌战。

还会在背地里赞叹苹果公司清奇的脑回路,占据了他需要的产能,然后让他短时间内拿不到需要的设备……

这操作不止葛林月叹为观止,连三月都觉得想法很清新脱俗。

但对于宁孑来说,这种威胁明显没什么大用,他只是很有深意的让葛林月转达给她背后那位大老:“关于大家一起摆烂这种事,我是很擅长的。而且再给我些时间,我不但能让那些公司主动拒绝苹果的订单,还会继续加深跟有为集团的合作,在全生态领域向苹果产品发起冲击。”

葛林月将原话带给了蒂姆·库克,得到的回答是这位大老决定在十一月份感恩节后完成欧洲之行后来华夏产线视察。说实话,得到这个回答葛林月也算是长松了口气。

跟宁孑打交道的确是太心累了。

说实话,葛林月不是不懂适当保持沉默能给谈判对手带来压力。

但如果她真选择不说话,那么下午唯一能交流的一个小时时间,宁孑是真的可以一句话都不说,一直心安理得的保持沉默,等到了时间在礼貌的提示她该滚蛋了。

当然即便滔滔不绝的说话其实也没什么用,甚至有时候她觉得自己说出那些威胁的话来时,恰好是对面那个年轻人最开心的时候,就好像她在说脱口秀。

总之这是个油盐不进的任性少年。

于是葛林月最终得出结论,宁孑不是假装,他是真的话少,大概属于人狠话不多的典型。

不过葛林月也见过宁孑话多的时候,那是个周五,两人谈判时,一位邓肯教授来找宁孑,两人就一个什么Einstein方程问题,探讨了大概半小时。

于是这半小时里,葛林月学习到了许多数学名词,比如Kerr时空,里奇曲率,自然基形式,势函数,初等解,共轭恩斯特方程,爱因斯坦轴对称时空,一般性轴对称度规……

这些名词在她的脑海中不停盘旋,最终勾勒出一个老学究的形象,终于让她恍然大悟……

她面对的压根就不是一个年轻的学生,而是一个陈腐的老学究。

恰好那天之后她便收到了蒂姆·库克打算来华夏视察在华生产线的消息,于是很决然的订了一张回明珠的机票。这次谈判还是让两位老人家去商讨吧,她不打算在折磨自己了。

当然离开之前她给陈永刚留下了随时能联系到她的方式,潜意识里葛林月还是希望她表达出的这种决绝态度能让体大高层有所触动,重新接触她以获取主动,但显然她想多了。

直到她坐上飞机也没人搭理她,降落后依然没人搭理她,回到明珠一周后,对面连一个询问的消息都没有。

完败。

于是葛林月唯一庆幸的只能是起码在京城谈判期间,没跟宁孑把话说死。还有转圜的余地。

但最痛苦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距离iPhone8发布也就一个月的时间,这款苹果新款手机,从最初的供不应求,已经直接破发。全系产品在各个渠道都已经开始降价销售,降价浮动根据配置跟价格,从200到500不等,经销商们叫苦不迭,传递到大华夏区总部就是沉重的业绩压力。

好在iPhone8的大部分产能已经转移到欧洲跟北美市场,否则华夏市场的压力将更大。

此消彼长之下,搭载了麒麟970的m10系列依然一机难求,即便有为集团已经几次传出了正在加大产能,疯狂出货,但黄牛市场上依然有人愿意加价500到5000元大量收购M10系列机型。

要知道这还只是黄牛的收购价,至于多少卖出去,那就只有高玩买家知道了。

只能让人感慨这个世界上藏起来的有钱人太多了。

……

其实对于宁孑来说,这段时间也挺烦的。

比如实在推托不过之后,他第一次参与了一次京城教育界高层的会议。之所以一定要他参加,因为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议题恰好就是关于燕北大学合并燕北体大的可能性探讨。

这属于一次很高端的会议,有部长级的大老参加。

会议上宁孑觉得他跟陈永刚、卢正月三个人合作的不错。

大部分议题他是根本不关心的,当谈到合并议题时,陈永刚就好像王者荣耀里的上单,各种引经据典,面对唇枪舌战,丝毫不退让;卢正月则将野位卡得准准的,直接carry全场,言辞犀利,动作夸张,把资格老辈分高的优势用到了极致……

至于宁孑觉得自己大概就属于那种全控型辅助。大多数时候只需要跟在大老后面混便好了,反正不需要他表什么态,真到了不得不开口说话的时候,他反正翻来覆去就那两句简单的表态。

“我不赞成燕北大学合并燕北体大。”

“两所学校成功合并的话,我会选择从体大退学。”

于是葛林月体验到过的感觉,这次扩大化了。

再多的理由跟困难,在这简单的两句话表态后都显得苍白无力。

最让人烦躁的大概是,有人追问宁孑理由的时,他便会适时的保持沉默,已经杀疯了的卢院士会马上接过话题,帮着宁孑细数各种两校合并之后的可能出现的种种问题。

当然,这次会议也并不完全算浪费时间。

因为合并这个议题终于还是被彻底放弃了。

会议中途休息时,许多人来跟宁孑做了工作,可惜的是,宁孑同学的确是没什么大局观。而对于燕北大学来说,如果宁孑选择离校,其实没什么意义。不管是有为的投资,还是苹果尚未敲定的芯片研究中心建设计划,估么着都不会继续下去。

主要是燕北大学也不需要体育方面的成就来装点门面。自然没了那个动力。

到是体大扩建被提上了议程,不过是下次会议上主要讨论的事情了,宁孑也没什么兴趣参加。那是陈校长需要考虑的问题。

这其实宁孑喜欢体大的原因。

因为大家都很有分寸感,需要他参与决策的事情,会主动征求他的意见。知道宁孑肯定不感兴趣的事情,陈永刚也从不来烦宁孑。

除此之外就是每周五的数学课了。

本来卢正月是同意了,凭八千块的缴费单据是能来上四节课的,但因为这次合并的议题,卢正月以体大数学系副主任的身份,强势撕毁了之前的承诺,八千块两节课,爱来不来。

不止如此,每节课定死了只有十个名额,钱交满了,只能排队。不爽直接来退款,反正数学系也不缺那点小钱。

直接结果大概就是范振华跟卢正月又吵了两架。

不过这些纷纷扰扰终究还是在一件大事前变得平静。

宁孑跟多米尼特·邓肯,不出任何意外的进入了IMU主持评定的明年菲尔兹数学奖43候选人名单。没办法,菲尔兹奖的评选流程毕竟跟诺贝尔不一样。除了评委会内部辩论跟评比外,还会广泛征求世界各国数学家的意见,尤其是大老们的意见。

所以谁呼声最高,基本上数学界心里都有数。

虽然华夏数学界早已经普遍认为宁孑肯定能拿明年的菲尔兹奖,但在确切消息传出来前,毕竟也就只是个猜测。现在得到了准确消息自然让人振奋。毕竟是距离华夏人拿到最年轻菲尔兹奖更近了一步。

当然,这个消息也就是在数学界小范围内流传,诺贝尔奖带来的学术关注期刚刚过去,普通人对于这种科技大奖已经失去了兴趣,更别提正值如火如荼的双十一期间,各种热搜早已经被商家们拿捏的死死的。

于是即便八千块只能上两节课,燕北大学这边还是捏着鼻子认了下来。具体操作方法成了燕北数学院会直接转八万块到体大数学系,然后拿回十张发票。然后在报名希望参加周五数学课的研究生跟博士生提出的问题总做一次筛选,选出比较有价值的十个论文研究方向跟其提问的题目去体大听课。

当然一节课四千块的费用会从论文发表后的奖励中扣出来。至于万一最后论文没能发表也不是什么大事,几千块钱学校亏得起。

总之,这个初冬,总是得有人不太爽的。

而对于宁孑来说,他终于发现自己的名声有些不太对,也是在合并风波尘埃落定之后。

就在讨论燕北大学跟燕北体大的会议之后,坐在回体大的车上,心情大好的卢正月随口就跟身边的宁孑扯起蛋来:“宁孑啊,跟咱们体大那个小丫头发展得咋样了?真不是我吹啊,我年轻时在国外留学那也算是风流倜傥,恋爱方面那点事儿我很懂的,数学方面我是帮不了你了,但感情方面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请教我哦。”

对于还不太了解情况的宁孑来说,大概只剩下一脸问号。

然而鉴于宁孑的性格,这一脸问号似乎并没有出乎两位大老的意料,不太正经的老院士还哈哈一笑道:“行了,知道你性子澹,太内敛,不过这种事不用害羞,都是从年轻过来的,我们都懂。”

宁孑扭头看了眼同车的陈永刚,发现这位校长脸上也挂着一脸慈祥的姨母笑。

这也让他突然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然后下意识的问了句:“路小雅?”

“哈哈……终于肯承认了啊?”

宁孑:“?”

……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日晚,燕北体大,武术学院,女生宿舍。

恰逢周五,又是热闹至极的双十一购物节前夜,再加上京城的天气冷了下来,寝室里除了路小雅是否有男友还是个迷之外,其他三个女生也还都是单身,自然没有出门吹风的想法。便自然而然的开始围绕着购物节凑热闹。

没办法,天猫商城上的各种满减、跨店红包看上去太诱人了,气氛烘托到一定程度上,已经不是有些东西需不需要买了,而是大家总得比比谁能用最少钱的买到最多的东西。

这甚至成了购物节许多人最大的乐趣。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看到别人买到便宜的东西,简直比自己买贵了更让人心碎。

寝室里四个小女生自然也不例外。

四个人凑单,自然能让利益最大化。

每个人早早的就已经把需要不需要的东西都列到了一张纸上,然后一家家店去找合适的品牌跟价格。

这才是真正的脑力较量。

然后很快四个人便陆续败下阵来……

“天啊,要不要这么复杂啊?预售、定金膨胀、满减、直降、返现优惠……我滴个神啊,就不能简简单单的打个折吗?”信心满满的黄思琪率先丢下了手中的笔。

真的,一套算下来,想拿这个优惠又得放弃那个,把购物车装满了,又发现再买点还能拿个返现红包,可真加了东西又发现找不到合适的东西,好不容易看到想买的加进购物车,又发现不符合满减规则……

路小雅同样正坐在位置上,皱着眉头不停计算着。

毕竟大家正在比谁能把购物清单上的东西都买齐,花费还能最少。一向认为自己数学还不错的路小雅同学自然是不会服输的。

“就是,小雅啊,要不你也别藏着掖着了,找你家宁孑帮我们算算吧。我觉得这双十一的规则就是为他设计的,请他出马肯定能帮我们战胜那些无良商家。”

路小雅扭过头狠狠的瞪了不着调的小姐妹一眼,半点辩驳的心情都没有了。

反正她就算把微信上的人一个个跟她们指出来都是谁,她们也不会相信宁孑不在其中的。说起来,路小雅其实还真想能把宁孑拎过来帮她算账就好了。

毕竟跟平台上那些商家较量之后,她大概明白了自己的数学水平可能也没想象中那么好。高考能有108分可能是因为题目比较简单而已。

只是这个想法大概没法实现。

因为她是真没有宁孑的联系方式……

“唉?说到宁学神,这些平台也忒气人了,竟然不让我家小路路接入到平台的后台来帮我们算账。”寝室其中一个小姐妹突然说道。

小姐妹口中的小路路就是M10自带的人工智能助手了,只是个性化的改了个名字。

没错,当网上有发现能用有为M10的智能助手能让一套复杂的规则变得简单之后,平台便及时升级了后台数据接口。据说几个大型平台方还跟有为集团接洽,之后M10的智能手机助手便不能接入到平台后台,然后大家就发现计算规则更为复杂了。

当然,辅助功能还是可以有的,比如A店要买什么,多少钱,红包多少,等等都报给助手,但这显然大大提高了使用门槛,因为太多的信息完全靠手动去搜索,着实降低了效率。

路小雅自然懒得加入这些人的讨论。

就在她正也打算放弃的时候,手机微信突然震了震,然后看到一个好友申请。

小雅同学随手点开,然后愣了愣。

微信名是就一个字“孑”,加好友的备注消息更简单粗暴,就四个字:“我是宁孑”。

这就让路小雅同学很吃惊了,学神主动加她微信?

下意识点了同意,然后对面很快发来了消息:“刚知道学校里有些流言,我觉得有必要一起澄清下,你觉得什么时候合适?”

路小雅差点感动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真的,学神果然是学神,她都已经快被各种流言蜚语传得要钻到人家被窝里去了,学神才知道有这么个事情。

不过已经经历了解释不如不解释的路小雅其实并不对学神亲自出面澄清抱有多大希望,反正她已经习惯了,只是飞快的回道:“什么时候澄清都行,不过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帮我算一下双十一怎么买最优惠?”

“……”

“哎,太麻烦就算了,这东西的确挺难的。”

“把你需要的东西都发过来。”

“好,你等等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网游之盗版神话 罪恶之城 家园 网游之神话降临 灵舟 盗墓笔记 校园全能高手 超级修真保镖 绝世高手在都市 很纯很暧昧
相邻推荐:
极品相师无双学生革宋我其实只想当个大领主美综枪侠警探木叶:我的查克拉充满电磁力心灵学者封神:吾为人皇,开局创建聊天群惊悚世界,开局响雷果实我的巨星败家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