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衡华 > 第三百零七章 生死相剋寂冥法

第三百零七章 生死相剋寂冥法

三日后,恒寿、啸鱼从静坐中醒来。

“少爷!”

恒寿迅速跃起,四下张望。

“他还没出来。”

周潇、东墨阳守在边上。

他对二人好言安抚:“流沙河下,有我宗一桩大机缘。师祖以‘两仪乾坤镜’分阴阳两界,传密咒于河底。师尊是送他体悟道法。安心,我在这里陪你们守着。你们可以好生参悟,师尊给你们画的真箓。那可是三大水域近来,最热门的修行手段。”

纳功法于一道真箓,是羽仙真箓体系的延伸。

一符出,即可传法。

恒元真人怕恒寿二人闹事,特意帮二人推演铸丹的功法。

但二人哪有心思研究真箓?

恒寿盯着流沙河,十二金珠化作金锁铁索,另一端飞向啸鱼。

“等等……”

东墨阳连忙拦住他们。

“这河底充斥死气。衡华没事,是师祖法力护着。你们下去,我们可护不来。师叔,快去请师尊来!”

见伏衡华研究死咒,恒元真人、宋春秋真身已然离去。

周潇设法将二人圈禁,摇头道:“你们有个好歹,那小子出来后定要闹腾。届时,反而是一场乱子。安心安心,若出事,我陪你们讨说法。”

二人无奈,只得坐下来等待。

又过二日,鼻青脸肿的傅玄星持宋春秋玉符而来。

“你们都在这里?衡华哥还没出来吗?”

见他这模样,恒寿、啸鱼二人心中的担忧散去几分。

啸鱼忍着笑意,以还阳枝蘸三光灵水为他疗伤。

东墨阳咧嘴一笑:“看你这状态,十二重楼没过去?”

“第九重,被师伯遗留的机关人给揍了。”

傅玄星一屁股坐下,清凉的甘霖从皮肤渗透,轻柔地缓和伤势。他哼哼道:“金丹战力的机关人,亏他好意思放!”

“那是你笨,不懂得用巧力。前面几关,就有针对这个的——”

东墨阳迅速转头。

流沙卷起漩涡,白玉龟托着伏衡华缓缓升起。

五日悟道,伏衡华精神如常,只是衣袍略有些狼狈。

啸鱼撤去疗伤之法,和恒寿一起上去。

“累死我了!”

伏衡华跳上岸,恒寿、啸鱼迅速上前,仔细检查他的身体。

“安心,我没事。”

突然,空中有一块灵木对伏衡华脑门砸下。

伏衡华随手一指,黄光自指尖迸发。

当击中灵木,裹缠的生机尽数消散。

“震阳咒,黄级道术,可散生机。前辈,这个咒法可算合格了?”

“就一个?”空中飘来恒元真人的声音。

伏衡华哽了一下:“您可是亲眼看着我参悟的,我弄出什么水平,您还不知道?”

他苦苦研究五日,从那上万个死文中解读出一个针对阳气,象征“阴死”概念的灵文。

正是这一道灵文,伏衡华创造一条咒语。

同时,他也清楚玄微派祖师遗留的“流沙死咒”到底多么深奥晦涩。

这道死咒无法阻挡,无可逆转。档次低一些的起死回生术、还阳阵都无法救活死咒所杀之人。

死亡,便是这个咒术带来的唯一意义。

而在这个天级道术下,可以解析衍生成百上千个以杀戮为目的的道术。

也正因为过于凶残,所以伏衡华根本不打算深入研究。

除却神洛天书的书库多出一本《死冥天书》的大纲开头外,再无其他研究。

恒元真人也无所谓伏衡华是否会继续研究。

伏衡华解析一个灵文,便足以对玄微派其他长老展现天赋。同时,恒元真人也找到一个由头,对某些事进行安排。

“行了行了。事情都过去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咱们先离开。”

周潇对空中行礼,送走恒元真人神识。

未免再生波澜,他连忙带众人返还玉庭山。

“衡华,我带你去藏书楼。往后日子,你安心读书修行。流沙河这件事,权当没发生。河底的东西有伤天和,师祖研究到一半,自己都停止了。”

“嗯,我也不想继续这方面研究。”

如果说,自己的《造化会元功》是天地生之道的运行。那么流沙河底的死咒,以及死咒所象征的死冥体系,就是另一个和自己理念相悖的天书道统。

死冥寂灭之理,天地破灭之道。

异端!

这是赤裸裸的异端!

因此,伏衡华根本不打算去研究。

就在二人准备去藏书楼时,傅玄星忽然伸手拉了一下他,然后指指自己鼻青脸肿的模样。

啸鱼治疗到一半就撤了,如今外伤还没好。

“你个笨货,连十二重楼都过不去。”伏衡华一边说,一边拂袖催动造化真元。

在玉庭山,四面八方涌来长春生气,伏衡华的治愈法术威能提高三成,轻而易举把傅玄星身上的外伤消除。

见傅玄星打算还嘴,伏衡华嗤道:“虽然我没亲自去过,但那里面的试炼针对玄胎修士,想来难不倒哪去。”

东墨阳昔年能在结丹之前出关,换成旁人也可。

周潇忽然道:“你这般狂气,不如回头试试?待你下山之前,往十二重楼走一遭?”

“——”

伏衡华神情一顿。

“届时再说。”

他踏入藏书楼,转一圈后便开始借书。

十二重楼乃玄微派祖师所立,乃玄微门徒出师的考验。过不过十二重楼,另有一重含义。伏衡华乃通慧之人,自然不敢随便来。

有些事,他需要再观察几年,反复思考后再做决定。

上山才几日,劫仙便惊动了。而恒元真人这般对自己下功夫,用意为何,伏衡华有几分猜测。

但又有些不敢相信。

对自己,玄微派下的本钱未免太大了吧?

来之前,他考虑过玄微派的态度。

宋春秋收自己为徒,教不了多少东西。也不会好意思,让傅玄星当自己师兄。

因此,他们开出来的条件,极大可能是劫仙传法。

这个条件,伏衡华不愿接受。

来之前,就寻思如何回绝。

可他万万没想到,恒元真人竟那么敢。

让自己研究创派祖师的别传道法,如果再去祖师遗留的十二重楼。回头恒元真人来一个代师收徒,自己在玄微派的辈分是不是过于高了?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自己能帮玄微派什么?

天书?

虽然自己可以帮着推演。但恒元真人又不是周潇、宋春秋这一派。他仙魔合练,目标明确,需要外人帮忙?

更何况,等自己能帮上忙,至少也要在万道金丹,也就是二百年后。

“莫非,他在给玄微派留后路?”

挑拣藏书时,伏衡华灵光一闪。

恒元真人功参造化,通晓天机,可观测过去未来。

兴许,玄微派窥见一些天机,才会如此照拂自己?

……

恒元真人与宋春秋对坐下棋。

随着棋仙一道传播,他二人的坐隐之术已入元智。

棋盘黑白交错,玄微派的天机命数随二人交锋而不断演化。

“那小子已去藏书楼。我也吩咐下去,许他借阅一些同门的修行手札。但目前,不让他观看我门心法。”

“他这样的人,无须看经。只要跟你打交道久了,从你日常行为姿态,就能摸出你的功法路数。”

尤其是,这小子修成天书,眼力、心境更是一等一的。

恒元真人默默想着。

“那就让他随便借阅?”

“他又不傻,你让他看,他就乐意看了?”

恒元漫不经心道:“当年师尊留下,非太玄道统的那些书籍,都给他去看。足够看上几年的、”

“都给他?那个红木箱……”

“给他看,无大碍。伏家能完善《九度扶风仙经》,就说明他们家的红木箱,已经译出来了。也不知是这小子还是伏家前辈。”

段四景成道,伏丹维化婴,在劫仙之中掀起波澜。

要知道,伏丹维曾经也是有望“一步三灾”的。

恒元真人在伏丹维去白玱时,暗中观察过。

伏家的功法已真正复原。

说明当年的传闻是真的。

他家真靠卜算之法,在挑选红木箱时,就把巽卦箱弄到手了!

这种通天盖世的占卜能力,恒元真人都羡慕。

“他家的巽卦译出来,四百邪术估计也差不离。”

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伏衡华研究邪术。他在家里,肯定都研究过。而且随着恒元真人亲自观察伏衡华,也看出这小子涉猎诸多天魔秘法。

自己身上的天魔幡已经感应到同源气息,差点就要从自己身上,跑去找伏衡华认主了。

这样的人物,多几门少几门邪术,无伤大雅。

“让他去研究,指不定能看出咱们找不到的东西。为师很好奇,咱们家的这只箱子,里面是哪一卦。”

……

伏衡华在藏经楼挑选借阅的书,自然也试探性询问那只红木箱子。

周潇看了他一眼,不悦道:“怎么,你手头那个,不够你看的?”

“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福缘深厚,才研究了几本书,就偶然找到卦本了。”

这些年,伏衡华跟周潇探讨过“震卦”。

周潇清楚,伏衡华在机缘巧合下,只从红木箱破译七门邪术,就拿到“震卦”。然后周潇果断给伏丹维打小报告,这七门邪术连带伏衡华从地烈岛得到的“震卦箱”都被伏丹维收走,禁止伏衡华继续研究邪术。

作为补偿,周潇又把自己毕生所学所记的道法、知识,统统传给伏衡华。

如今见伏衡华把主意打在自家的红木箱上,周潇沉思一番后缓缓点头。

与其让他回头偷偷来,不如我亲自盯着,防备他研究邪术。

“也好,说不得你能有些收获呢。”

于是,周潇引伏衡华去拜见藏书楼首席长老恒宇。

“师叔性情和气,依你小子的做派,应该很谈得来。”

两人刚上楼,突然一团黑影砸入伏衡华怀中。

伏衡华的护体真元差点将黑影反弹。

“抱歉抱歉,我有急事。道兄,回头再找你赔罪——咦?师伯,您回来了?”

那是一个有七八岁大,矮胖的男孩,他脸上铺满炉灰和鸡油。

男孩看到周潇后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急匆匆跳下楼。

“不说了,我先逃命。”

他前脚逃跑,没等伏衡华询问,一股阴冷如水的洪流从楼上爆发,直冲入楼下。

“小崽子,今天不把你的皮剥下来,老夫今天就随你姓!”

洪流虽然狂暴,但很有分寸地避开各楼层的书架和修士。在冲入一楼时,已经变成三条丈许长的水蛇。

“你本来就跟我一个姓!”

男孩扭头回了一句,见三水蛇追上,吓得亡魂大冒。

正巧,他看到外头等候的傅玄星。

他蹲在地上,正拿树枝在折腾蚂蚁。

“师兄,江湖救急!快帮我!”

傅玄星看到男孩和水蛇,下意识就是一拳。

轰隆——

三条水蛇被离火拳打碎。

男孩就地一滚,顺利和傅玄星汇合。

“撤了,撤了,丙路线!”

听男孩这一说,傅玄星下意识行动。

楼上又是一阵怒斥。

“傅小子,你敢在书楼造次?你小子也该揍!”

恒宇急匆匆从楼上下来。

看到周潇和伏衡华,他愣了一下,随手将一块玉牌扔给二人。

“你们自便,老夫去把这俩崽子吊起来!”

他风风火火冲下去。

伏衡华挑眉问:“这位便是恒宇前辈?”

这就是所谓的和气?

您是不是不知道,“和气”两个字应该怎么写?

周潇苦笑。

“师叔平时和蔼大方,唯独对山中四霸时,他……”

“四霸?”

伏衡华走到窗户,往楼下看。

傅玄星捞起男孩就跑。

突然,东墨阳后面一脚踹中屁股。

“他犯事,你跑什么?又不是你把师叔祖的手稿给烧了。”

他这一拦,恒宇从楼上赶来,将男孩抓住。用一条金绳挂在藏书楼边上的某颗黑色环钉上。

男孩随绳子荡漾,马上换上一副嘴脸,开始哀嚎。

“祖父,我错了!”

“错?您哪知道错啊。是老头子不懂事,不知道在书楼给您准备灶台、薪柴,只能让您烧书添火。”

烧藏书?

傅玄星一呆,拍拍屁股上的土,默默往后退。

恒宇扫了他一眼。

“师叔祖,我可没犯事,您别这么看我。”

傅玄星飞快往东墨阳身后躲。

“提前打一顿准没错,省得犯事时再打。”

自家孙儿如此闹腾,都是跟这小子学得!

男孩滴咕道:“您哪次这样说提前打。可到时候犯事,也没见你少打一次?哎幼——”

xiaoshutingapp.com

忽然,一条水鞭出现在空中,开始抽打姜小黎。

“呵呵,那是你们几个该打!”

玄微派人丁稀少,普通弟子升级来的真传数量也不算多。更多情况,是傅玄星和姜小黎这样,直接拜师列为真传的。

打小在山上长大,亲如一家,一个比一个能折腾。

伏衡华在窗口盯了一会儿,随周潇上楼。

二人在一处书室,看到架起来的火炉以及炉底残存的纸稿。

周潇袖一卷,残稿飞入手中。

“还好,是师叔自己研究的东西。回头,他再补一份就是。”

伏衡华打量火炉,看到上面的花纹,再看着旁边的鸡骨头,暗暗摇头。

我小时候都没他这样能折腾。

“不说他们了,让师叔去操心吧。这是他亲孙子,随他处置。”

周潇带伏衡华来到一间密室。

这间密室空无一人,但各处书桌摆放诸多卷宗资料。

伏衡华在正中央,看到熟悉的红木箱子。

闻着木头的香气,他迅速靠上前。

“咦?这里面的书有些少啊?”

“我们解读邪术后,将一部分书籍收走了。”

收走?那多可惜!

伏衡华还想看一看,这个箱子里面的邪术有什么妙处。

“这个书箱,我能带回去吗?”

“当然不行。一次十本,需经我过目,才容许带去翠光阁。我会给你下一个咒,防止这些书出现在藏书楼和翠光阁外的其他地点。只要出现,马上警报。”

“何至于此,我还能把书带去其他地方不成?”

“担心你小子被邪术所诱啊。这些邪术诡异的很,稍有不慎就会堕入邪道。”

那是你们这些正经修仙者。我才不怕!

伏衡华想着,随手抓起一本书。

当字里行间浮现金色光芒时,伏衡华心中一震:这也太巧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很纯很暧昧 灵舟 家园 盗墓笔记 网游之盗版神话 绝世高手在都市 校园全能高手 罪恶之城 网游之神话降临 超级修真保镖
相邻推荐:
我对念能力超有兴趣我的能力每次都大不相同猎人之完美进化SCP:我是基金会收容物巨舰大炮时代我编的假预言竟然都成真了?我在1980有片原始森林我大明二皇孙,开局挣下一亿两从当女仆开始的骑士道我被青梅女仆培养成恋爱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