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从明星野外生存秀开始 > 第160章 胖虎想找刺激,牙花子慷慨解囊

第160章 胖虎想找刺激,牙花子慷慨解囊

很快,即便是那两根很不好拔的断刺,也被吴虎用削尖的木镊子给拔了出来,看得一般的医护人员都对吴虎竖起大拇指。

“胖虎,你没去学医,可惜了!”有位护士小姐姐说,“就你这又稳又准的手法,要是拿起手术刀的话……”

“姐姐,有听说过一句吗?”吴虎笑问。

“什么话?”护士小姐姐愕然。

“劝人学医,天打雷噼!”

医疗组成员听到这话,愣了下,然后就笑喷了。

护士小姐姐也失笑起来,“这话谁说的?过分了嗷!”

直播间里,无数网友也有那笑,甚至还玩起了接龙。

“劝人学法,千刀万剐!”

“劝人考公,电打雷轰!”

“劝人师范,毕业要饭!”

“那劝人学法医嘞?”

“靠!不要破坏队形啊!”

“劝人学法医,木有小JJ!”

“哈哈哈……”

二组庇护所,铁铁妹妹在吴虎的指点下,用红花酢浆干草泡醋揉碎,敷在老胡的伤口上。

吴虎转身问那些医疗队员们,“这样就可以了吧!你们是专业的,老胡需不需要退赛,你们应该比我清楚些。”

xiaoshuting.info

医疗队寥队长点了点头,说道:“从老胡的症状来看,蜇他的那只海胆毒性应该不是很大,用醋敷也是对的。不过,这依然还是要看后续的恢复程度,如果几天都不见好,那我建议最好还是去医院接受更全面的检查为好。”

吴虎点点头,看向老胡,老胡抹了把额上的汗,说道:“我知道了,如果真有问题的话,我不会硬撑的。”

就这样,众人送走了医疗队。

直播间里,有网友说:“虽然我是老胡的粉,可奇怪的是,为何老胡即将要出局的时候,我却一点都不担心二组呢?”

“同感,反倒是老胡留下来,我有些担心。”

“同感,笑哭!”

“可怜的老胡,果然是可有可无啊!哈哈……”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说老胡,我可怜的老胡,被海胆蜇,很疼的好吧!姐姐们不心疼你,GG心疼你!”

“靠!恶心心!”

……

把老胡安顿好后,吴虎去河边洗了个手,回去做午餐。

牙花子拎着那些野菜到河边清洗。

战狼京则跟奶茶伦来到那座高炉前,比划了下,便将美娜招呼了过去。然后战狼京趴上高炉,从炉顶钻了进去,奶茶伦则站在外面,将他的双腿夹在腋下。

很快,战狼京便将一个大碗从炉体上端递了上来,美娜妹妹伸手进去接过大碗,放到地上。

就这样,一件件陶器,被战狼京从高炉里掏出。

两个大碗,三个大盘子,两个水杯,六个小碟子,一个二十多厘米高的陶壶,剩下的全碎了,包括奶茶伦弄的大盆子。

三人拿着这些陶器,去河边清洗了下。

加上之前的那些陶器,总共收获一个大陶罐,五个大盘子,四个大碗,四个水杯,六个小碟子,以及一个陶壶。

陶罐下午就可以拿来炖野鸡蘑孤汤了,陶壶刚好可以用来装椰子油,之前收集的椰子油,还装在一些椰子壳里呢!因为油温过高,所以不能直接将其装进塑料瓶中,只能等冷却后再装。

午餐是椰子螺肉炒菌孤,当然,一锅鱼汤是少不了的,否则那点椰螺肉,根本喂不饱他们这些人。

野菜干已经没了,只能扔点新鲜野菜进去,不过野菜焯过一次水后,苦味和涩味就少了许多。

熬鱼汤的鱼只有两条新鲜小鱼和一段海鳝熏肉。

新鲜小鱼从陷阱里捕到的,围堰陷阱里逮到一条,鱼篓陷阱放进海里不久后,又逮到了一条。

至于那段海鳝熏肉,已经是最后一段了。

这几天,大家就是靠着这海鳝肉跟米粥渡过的。

海鳝油还有许多,甚至基本上没怎么用,但海鳝肉已经没了。

另外还有几只螃蟹,不过块头都不大。剩下的,就是各种海螺了,海螺就是清蒸一下,蘸点蘸料吃就行。

看着大家吃得津津有味,‘二十万’也在那里伸头伸脑,一副又饿了的模样,让牙花子忍不住想弄点螺肉给它。

吴虎见此便吐槽道:“茜茜,你可长点心吧!别被一只鸟给哄骗了,它就是欺你善良。你早上喂了它那么多贝类呢!哪能那么快就饿,它都把食物藏在喉囊里了,你仔细看看它的喉囊。”

牙花子张了张嘴,原本给二十万递过去的海螺肉,瞬间就收了回来,塞进自己嘴里,然后瞪着二十万,“好你个二十万,居然敢哄骗姐姐,罚你晚上没饭吃!”

众人闻言,不由失笑。

从牙花子对二十万的称呼来看,她已经放弃让二十万叫‘东东’的打算,应该是不舍得‘东东’这个名字浪费掉,所以认了。

饭后,吴虎起身收起碗快,本来想去洗碗的,但战狼京却提议道:“胖虎,碗快放着我们来洗,你去给老胡按几下,让他早点休息,这样应该就不会那么难受了。老胡,你觉得怎么样?”

老胡笑道:“我当然没有意见呀!我又不是受虐狂!”

脚掌侧不时传来的抽痛感,依然时不时让他暗抽冷气,不过相比一开始的时候,现在已经好许多了。

吴虎看了眼老胡的脚,之前敷在老胡脚掌侧的红花酢浆草渣已经掉了。于是他又拿了点酢浆草干,泡点醋,碾成渣,并用树叶和草藤将草渣绑在老胡的脚掌侧,然后给老胡松了下骨。

等老胡睡过去后,战狼京他们也已经把碗快洗了。

众人坐在庇护所内乘凉,战狼京看了眼老胡,苦笑道:“咱们这样让老胡留下来,也不知是对是错,总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听到这话,众人都有些愕然,看了眼苦笑的战狼京后,又纷纷瞟了眼呼呼大睡的老胡。

从他们自身的角度去看,他们用激将法将老胡留下,可以说是一种不抛弃不放弃的团队精神。但从外人的角度看,这事看起来多少就有点义气用事了,要是老胡原本就想要借机离开呢?

而且,要是老胡的伤并没有处理干净,那……

总之,想到这些,战狼京便觉得这事似乎有些欠妥当。

奶茶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想那么多,老胡是什么样的人,咱们都清楚,真要无法忍受,他不会委曲求全的。”

吴虎也点头道:“要不是知道老胡的为人,我也不可能跟他说那些话,用激将法将他留下来。人在受伤的时候,心灵是会变脆弱的,容易敏感,容易放弃,需要鼓励,也需要刺激。以后我要是也不小心受了伤,想要放弃的时候,你们可以尽情地鄙视我,嘲讽我,刺激我,免得我意志不坚定,真的放弃了。”

牙花子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笑道:“胖虎放心,我会尽情鄙视你,嘲讽你的。”

众人闻言,不由失笑。

吴虎也笑着说,“我谢谢你哦!”

美娜好奇地问了句,“茜茜姐,你要怎么嘲讽虎哥呢?”

“比如……”牙花子看着吴虎,唇角微撇,眼睛一斜,仙之蔑视又来了,神态比她正经演戏的时候,可灵动多了,“就你这熊样,活该被你前女友甩。如此轻易就放弃的男人,你觉得会有女生喜欢你吗?打一辈子光棍吧!废物!还想当演员……”

“够了,茜茜,够了……别再鄙视了,还有,你的神情不要那么认真,我会当真的。”吴虎立马投降,感觉头皮都麻了。

看吴虎那神情,众人都有点憋不住。

直播间里,看着这一幕的网友已经崩不住了。

“胖虎脸都绿了!哈哈……”

“哈哈……胖虎估计是真被牙花子给扎到心了。”

“没想到牙花子还有这演技,挺厉害的呀!”

“警告!茜茜不是牙花子!”

“就是,我们家仙仙的演技只是被她的美貌给盖住了。”

“胖虎想找刺激,牙花子康慨解囊,哈哈……”

……

说笑了阵,节目组那边就联系他们了,说是有鲣鸟专家来指点他们怎么养护那只鲣鸟。

跟专家连线了一会之后,大家便开始午休。

一个小时左右,吴虎打着哈欠爬了起来,到河边洗了把脸。

回来的时候,发现老胡已经醒了过来,正在查看伤口。

伤口上的颜色,比之前已经浅了一些,吴虎拿来盛放着一些醋的小碟子,继续用红花酢浆草干吸了一些,碾碎后敷在他的脚掌侧,重新给他用树叶和草藤包扎起来,“还会不会很疼?”

“好多了,偶尔会抽动一下吧!”说着,老胡往后挪了挪身子,靠在背后的背包上,问他:“你们下午准备做什么?”

“他们准备进山看看,看能不能多采点野生菌和野菜,我准备将那些木材搬到海边,回头扎个木筏……”

老胡点了点头,说道:“明天就是周五了,节目组还没有通知咱们这周的活动是什么,我现在又变成这样……”

吴虎笑道:“兵来将当,水来土淹。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要想那么多。受伤又不是你自己愿意的。更何况,上次你作死,跟京哥比力气,结果让石头把自己脚掌轧到,我们都没怪你好吧!这次比那次好多了,至少不是你自己去逗那海胆。”

吴虎边说边倒了碗椰汁,喝了起来。

老胡听了,不由笑骂起来,“胖虎,你说话为什么总是这么气人呢?也就是我脚受伤了……”

“没受伤你也打不过我!”吴虎笑道:“话不好听,但理是不是这个理?上次我们都没怪你,这次肯定也不会怪你啊!意外又不是谁都能预见的,要不蔡姐和海哥也不会离队了。反而是我们有些担心你怪我们坏了你回家享受的好事呢!”

“呸!我就不信你胖虎会担心这个,你脸皮那么厚。”

“假象,这都是假象,我其实是一个腼腆的男人。”

“噗哧!”

笑声是从对面传来的,牙花子翻身坐了起来,“一醒来就听到胖虎你说这么不要脸的话,果然一天的好心情就有了。”

听到牙花子的声音,窝在她床底下的二十万探出脑袋看了看,又缩了回去,这鸟很安静,不像鸭子那般嘎嘎嘎。

“茜茜,不要凭空污我清白,这样不好!”吴虎说着,起身将碗中的椰汁喝完,“你们聊,我去干活了。”

茜茜:“胖虎,给我倒杯椰汁,我口渴!”

老胡:“我也渴了。”

“……”

虽然嘴上骂骂咧咧,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完成了给他们倒椰汁的动作,没法办,谁叫老胡是病号呢!

将一碗椰汁递给他们后,吴虎转身出门,扛起两根木头便朝海岸方向走去,脚步轻快,仿佛那两根木头没什么重量。

看到吴虎的背影渐行渐远,牙花子才问老胡,“你还好吧!”

“还行吧!别担心!”

“不会怪我们吧!”牙花子有些心虚问。

老胡哈的声笑了起来,“茜茜你也会心虚吗?之前说我矫情的可就是你,你现在是真跟胖虎学坏了,以前你可不这样。”

“以前?那时候我还小嘛!现在只是长大了,胡叔叔!”牙花子又调皮了,调侃起了老胡的年龄。

然后躺在床上的美娜和铁铁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抱歉,我不是有意偷听的……”铁铁感觉很抱歉,暗骂自己怎么没忍住,可实在不太好忍呀!

美娜也尴尬地说抱歉,然后匆匆起身去洗脸。

战狼京一副刚醒的模样,问老胡,“还好吧?不行的话可别硬撑,我们可以联系节目组的。”

“别!之前都忍了,现在再叫节目组,那我之前的疼痛岂不是都白受了。”老胡摆手道:“你们去忙你们的吧!不用管我。”

“胖虎呢?”

“虎哥已经扛着木材去海边了。”铁铁边扎头发边说。

然后牙花子和老胡都朝她看了过去,果然,这妹妹早就已经醒了,居然在那里偷听,嘿!

铁铁也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小脸立马腾的就红了起来,匆匆跑去河边洗脸,好缓解一下尴尬。

河边,美娜妹妹正用牙刷沾着点炭粉刷牙,之前那瓶牙膏已经被他们造完了,现在只能用炭粉来将就。

不过炭粉的吸附能力还是不错的,可以有效清洁牙齿,就是一股子草木灰的味道,有点不好。

没多久,大家收拾妥当,背上藤篓,一起进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灵舟 绝世高手在都市 校园全能高手 很纯很暧昧 超级修真保镖 网游之神话降临 罪恶之城 盗墓笔记 家园 网游之盗版神话
相邻推荐:
重生之资本大鳄天朝之梦明日方舟——霜叶前夜我是阿尔宙斯转世我的生活有旁白视频通万界,开局盘点十大剑神我实在不想干水影雨落影视诸天凡间小子闯世界穿越之我的师父是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