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飞扬年代:从采购员开始 > 第二百零六章 样品

第二百零六章 样品

姚卫民知道沉文萍去库房找丝绸料子,可能还要一会儿时间才能回来,而现在陈丽已经表现的十分不耐烦了,便爽快开口道:

“退,谁说不退了,当时你买这条裙子花了多少钱?”他见沉文萍迟迟没有回来,决定把钱垫付掉,反正一条裙子也没几块钱,省的惹来市场里的领导,还要费一番口舌。

“你自己不会翻清单去呀,七块五毛钱!”陈丽提醒道。

“呐,裙子就放这儿吧,钱给你。”姚卫民取出七块五毛钱给了陈丽。

“这还差不多!”陈丽拿到了钱,脸色和缓了很多,看了眼姚卫民说道:“谢谢你哈,虽然你人啰嗦了点儿,但只要退给我钱,就说明你人还不赖,那我走了,放心吧,以后还会来你柜台上买东西的!”

说完,朝姚卫民摆摆手,转身离开了柜台。

“就当花钱买个清净……”姚卫民笑着自语,望着柜台上的裙子微微沉吟,趁着没人收进了空间里。

他不清楚柜台上的规矩,说不定沉文萍在场的话,这件裙子是不会给陈丽退的,但现在钱已经给了,他索性不打算让沉文萍知道这事儿,权当陈丽当初买走没有回来过。

就这样足足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沉文萍抱着一卷布包回来了,拉着姚卫民进了隔间,小声说道:

“卫民,姐给你挑的是库房里最好的丝绸料子,呐,都在这里了,足够你做两床棉被用的!”

“好嘞,谢谢姐了,这是钱跟票,你拿着!”姚卫民把钱跟票递向了沉文萍。

“不是说好了嘛,这些丝绸布料是姐送你的,不要钱,比起帮你姐夫冬青出主意这件事儿来说,这点布料算什么呀!”沉文萍坚决不收钱,脸上带着本该如此的神情笑着道。

“姐,你先听我说,一码归一码,这钱你必须要收,姐夫的事儿我肯定也会帮着参谋,但你不收这钱的话,反而显得我不讲究了,你能帮我买到布料就已经是帮了大忙,我再让你出钱,这成什么了嘛!”

姚卫民正色说道,语气更加坚决,最后把钱塞进了沉文萍的手里,拿着用布包着的丝绸料子走出了隔间。

“行吧,那等这个周末我让冬青去叫你们两口子,一块儿来我家吃饭,哈哈……别忘记哈!”沉文萍追出来笑着提醒道。

“成,周末见吧!”姚卫民挥手,提着手里的丝绸布包走出了市场。

根据他的计划,这些丝绸算作是‘样品’,等花黎到了老毛子那边儿后,便让老黑他们想办法带过去,交给花黎去探探市场,了解行情与价格,锁定合作目标后,便可以在国内大肆收购了。

在这个年代,这种跨国买卖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不然姚卫民不会去冒这个险,毕竟目前老毛子和国内的关系并不融洽。

接下来的时间,姚卫民又去了其他几个市场,淘换了些丝绸料子,这样手里差不多有了两匹丝绸了。

布料都是按匹来计算,不管多少米长的一卷布都称为一匹,目前国内市面上,一匹布料一般有30米、45米以及25米几个规格。而丝绸的制作比较繁琐,因此一匹布只有13米多一点儿,并且还是按照古代的算法,一匹丝绸控制在四丈长度,也就是四十尺。

姚卫民觉得手里的两匹丝绸足够用了,再多的话,老黑要给花黎运过去,风险就会增加很多,因此并不是越多越好,也要考虑到运输方面的因素。

眼看天色将黑,姚卫民骑着自行车赶去了研究所,跟下班的沉文丽一块儿回了小区。

第二天上午,沉文丽特意请了半天假,姚卫民带着她去了民政局,办理结婚证书。

“媳妇儿,这回心里应该彻底踏实了吧?”姚卫民拿着跟奖状差不多的结婚证书,温和笑着问道。

沉文丽嗔了他一眼,“你明知道我不是为这事儿心里不踏实,得,反正我也管不了你,只能奉劝您老人家别太贪心,以后不管做什么,多想着点儿咱们这个家!”

经过爱情的滋润,沉文丽此刻更加明艳动人,莹白俏脸上白皙水润,灵动眸子中满含深情与甜蜜。

“得嘞,老婆的话必须得听,走吧,你男人现在不差钱儿,今天扯证了,咱找个饭馆儿好好吃一顿!”姚卫民拉着沉文丽的手,离开了民政局。

中午在饭馆儿吃过饭,沉文丽回了单位,姚卫民则骑着自行车赶去了大院儿,他要找杨跃进联系老山参的交易,这次把手里的参交给杨跃进后,就可以再次发电报让老黑从东北往四九城运货了。

算算时间,正好可以把丝绸样品让老黑背回去,等返回东北,估计花黎也到了老毛子那边,时间上一点儿也没浪费。

来到大院儿门口,通报过后,没一会儿,杨跃进便走了出来。

姚卫民见到他后,神色微微一怔。

只见此时的杨跃进走路姿势有点儿走形,皱着眉头,脸上神情不怎么好看。

“这是怎么了?挨揍了?”姚卫民猜到了些什么,但还是关切问道。

“别提了,哎!”杨跃进一只手扶着腰,另一只手递给了姚卫民一个皮包,“家里发生了点儿事,老头子不讲理,把火气都撒到我头上了!”

“卫民,要不是听苏建军说韩三顺那老东西等不及,我都打算过几天再去找你帮我交易了,嘶……”杨跃进见姚卫民接过皮包后想追问,下意识揉了下屁股蛋子,满脸难受表情的摆手道:“甭问了,是我家里的事儿,真没法跟你说,关键我是最冤枉的,哎,行了,卫民你受个累,今天晚上我去你院儿里拿货吧!”

姚卫民点头,没有追问下去,但他心里知道,杨跃进挨了他家老头子这顿打,还真不冤,毕竟杨素华能跟花黎走到一起,几乎全是这小子一手造成的。

杨跃进要不是太贪心,想自己去联系东北的卖家,也就不会帮着妹妹改变出差方向,更不可能会出这么档子事儿。

离开大院儿,姚卫民找了家邮局给老黑发电报,随后又去转了几处鸽子市,化身买东西的顾客扫听了下目前鸽子市上的风声动向。

眼看快到了下班时间,正准备去研究所接沉文丽下班,却意外碰到了个熟人,轧钢厂的李副厂长。

李副厂长全名李福坤,目前厂里杨厂长处于半隐退状态,李福坤这人极其擅长钻营,本身也有些能力,隐隐成了轧钢厂的一把手。

“哈哈……卫民老弟!”李福坤见到姚卫民,大笑着主动上前打招呼,无比热情与亲切,“怎么这么巧,我这几天正打算请卫民老弟屈尊到厂里喝杯酒呢,您看,这不刚一出来咱们就见上面了,哈哈……”

“李厂长客气了,最近刚结婚事情比较多,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姚卫民同样笑着回应。

“老弟,不介意的话喊我一声李老哥就成了,杨厂长在的那会儿你可就是我们厂的贵宾,别这么见外嘛!”

李福坤主动掏出烟卷儿递了过来,稍微凑近几步压低声音说道:“老弟,的确是有点儿事想求您给帮个忙,要不,今晚移步我们厂,咱边吃边聊?”

“不用吧?有什么事儿老哥您直接说,凭咱们的交情,但凡能搭把手的,我照办就是了!”姚卫民客气回应道。

lingdiankanshu.com

“别介啊,有您老弟这句话,那我这心里就踏实多了,但务必得给老哥个面子,今晚让我表示下心意,边吃边聊,您请!”李福坤再次热情邀请,神色带着浓浓的期待与振奋。

“成吧,不过我得告诉我媳妇儿一声,省的她一晚上都在家等我吃饭。”姚卫民沉吟后答应了下来。

“要不这么的,你这回就听老哥的安排,带上弟妹一起来厂里吃吧!”李福坤热情笑着道。

“这个真不用,她不喜欢参与酒场,让她自己在家吃就行。”姚卫民摇头,他不想让沉文丽掺和到自己的这些事儿里来。

“那也成,我让司机开车送你去找弟妹!”李福坤指了指路边停着的吉普车,笑意不减的补充道:“本来啊,我是打算到鸽子市上碰碰运气的,这不,老天帮忙让我遇到了老弟你,这下我也不用逛鸽子市了,哈哈……”

姚卫民闻言心里一动,猜测着李福坤找自己的目的,继续摆手道:“我这还骑着自行车呢,不太方便,干脆这样,李老哥你先回厂忙你的事儿,我待会儿六点左右的时候准时过来就是了。”

“哈哈……那就听老弟你的安排,晚上我可在厂里等着了哈,咱们不见不散!”李福坤连忙笑着点头,再次邀请道。

姚卫民答应下来,跟李福坤分开后,找了家供销社给研究所打了电话,告知沉文丽自己晚上要出去应酬,电话号码是沉文丽告诉他的,遇到急事儿的时候可以快速联系。

在去轧钢厂的路上,姚卫民有意控制着车速,扫视着厂里下班的人群,很快便看到了许大茂的身影。

“大茂,过来一下!”他停下车子招手示意。

“哎吆,二哥您来了!”许大茂神色欣喜,快速下了自行车,推到姚卫民近前后,笑着问道:“二哥您要有事儿找我,其实到咱们院儿里招呼一声就行啊,怎么还能劳烦您亲自跑来厂里呢,失礼失礼,嘿嘿……”

“大茂,找你打听点儿事,最近你们的李副厂长是在找我吗?”姚卫民澹笑着问道,摆手拒绝了许大茂递来的烟卷儿。

“对啊,李厂长五一前就想找您来着,这不您忙嘛,他就没敢打搅,还特意嘱咐我只要看到您空下来,就请去厂里吃饭!”许大茂自己点了一根烟卷儿,继续说道:

“不过二哥您放心,李厂长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请您帮忙弄几根儿老山参,就上回救活贾东旭的那种参,嘿嘿……”

“都是你跟他说的?”姚卫民追问道。

“二哥您别误会,我当时就那么一说,没想到李厂长还来劲儿了,认为老山参可是好东西,他自个儿没这方面渠道,就想希望您下次去东北出差的时候,顺道儿帮他带点儿过来!”

许大茂担心姚卫民生气他大嘴巴乱说,连忙再次解释道。

“嗯,你忙你的去吧,没事了。”姚卫民心中了然,朝许大茂摆了摆手。

“得嘞,二哥您慢走,有什么事儿随时找我,兄弟保证都帮您办的妥妥的!”许大茂客气完,骑上自行车走远了。

知道了李福坤找自己的原因,姚卫民心中大定,这才不紧不慢的来到了轧钢厂门口。

李福坤此时早已经翘首以盼的等在了这里,见到姚卫民赶到,连忙走出厂区老远迎接,“哈哈……卫民老弟,辛苦你还要跑一趟,下次可不带这样的了哈,说什么我也要派车去接你嘛!老弟,请!”

他说完,亲自接过了姚卫民手里的自行车,帮忙推进了厂区。

这次迎接姚卫民的只有李福坤一个人,不像上两次来的时候,厂里的一些其他领导有都在,很明显,这是李福坤的有意安排,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找姚卫民买老山参的事儿。

进入食堂,恰好看到傻柱被留下来炒菜,此时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正指挥着马华切墩儿备菜。

当见到李厂长热情引领着姚卫民走了进来,傻柱的脸皮微微抽动了下,眉头皱了起来。

李厂长特意留下他炒菜,还以为来的是什么客人呢,没想到又是院儿里的姚卫民,这让他心里除了难堪,还有着一抹嫉妒。

“傻柱,卫民老弟跟你一个院儿长大,怎么见面也不打个招呼?!”李厂长见傻柱黑着脸不说话,忍不住停下脚步大声呵斥道。

傻柱见厂长都发话了,再说本身还欠着姚卫民的钱,纵使心中万般无奈,但还是硬着头皮冲姚卫民低头道:“卫民来了啊,放心,今晚我亲自掌勺,尽管吃好喝好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盗墓笔记 很纯很暧昧 家园 校园全能高手 超级修真保镖 网游之盗版神话 罪恶之城 网游之神话降临 绝世高手在都市 灵舟
相邻推荐:
执法者手册体内有个垃圾处理站靖安侯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大秦:我把文明火种洒向全世界红楼之天上掉下个林哥哥都市:我每周一个新身份哈利波特之北美巫师哈利波特之圣殿传说当哈利波特遇见英雄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