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短跑之王 > 篇外:田时伟的婚礼

篇外:田时伟的婚礼

2017年7月16日。

阴历六月二十三。

宜结婚、会亲友、出行、打扫、搬家、乔迁、订盟。

……

鹏城五洲皇冠大酒店的婚礼宴会厅。

一群白鸽从宴会厅中央的透空天窗处飞向蓝天。

参加婚礼庆典的数百名宾客纷纷鼓掌。

白鸽飞后,舞台一侧宴会厅侧门打开,穿着洁白婚纱的郑妮,身后跟着两个花童,男孩十岁左右,穿西装戴红色小领结,英俊帅气,小女孩也就五六岁,穿着小款白纱礼服,玉粉可爱。

卢梭和朱诺坐在亲友的第一桌,瞧着自家两个孩子给郑妮做花童的可爱模样,十分开心,朱诺拿着个相机不断地拍照。

郑妮慢慢走到舞台中央,面对着她的丈夫,当然,仪式未完成,他们还算不上真正的夫妻,但只要没人捣乱……

砰!

正对舞台的宴会厅大门被勐地推开。

参加婚礼的数百宾客勐的回头。

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那。

他大概三十岁左右,衣服很随意,是T恤和牛仔裤,头发也很凌乱,显然没经什么打扮就来了,是来参加婚礼的吗?来得这么晚有些失礼吧?

但有人认出了他。

“这不是……练短跑的田时伟吗?”

田时伟在鹏城有着不小的名气,一大半是由于他是国内最顶尖的短跑运动员,在历次国际赛事上屡屡斩获殊荣,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上,田时伟与卢梭、张震和孙广府组合的4×100接力队,蝉联金牌,被称为短跑F4的四个运动员,知名度非凡。

另外一小半田时伟的名气,则来源于他的花边新闻,本身有名气,又是鹏城知名连锁珠宝品牌‘金玉麟’的少东家,家财巨万,鹏城人民都知道田时伟换女朋友像是换衣服一样随便,什么女记者、女明星、女舞蹈演员、女模特等等,绯闻已经传得鹏城百姓见怪不怪了。

田时伟来干嘛?

于是,所有人就在疑惑中,听到田时伟大喊:“这婚事我不同意!”

啊?

每个人都惊呆了。

你不同意……你谁啊?

惊讶的人群中,卢梭和朱诺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惊,田时伟这家伙这是抽什么疯。

就见田时伟一边喊一边跑了过来,对这样一个短跑运动员来说,宴会厅从正门口到舞台这不到100米的距离更是转瞬即过,夹道桌旁坐着的宾客,甚至感觉身边有‘嗖’一下风声掠过,然后,田时伟已经到了舞台上,抓着新娘子的手,盯着她的眼睛:“你不能嫁给他!”

抢、抢抢亲?!

这个念头涌进所有人脑中之后,立刻意识到,这是以前只能在电影里见到的大场面啊!

大家的第一反应,是拿出手机开拍,2013年后大陆智能手机销量井喷,连很多不擅学习的老年人也开始学着拿手机、发语音、拍照片,所以这一片高举的手机中,有很多是颤巍巍老人的手拿着的。

而更近处的亲属们,当然没那么多闲情,郑妮的父母立刻站了起来,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至于男方的父母,就更是表情愕然。

就在这万众瞩目之下。

郑妮望着田时伟。

田时伟望着郑妮。

两人四目相对,然后郑妮脸上逐渐浮现出一抹红色,这红色越发凝重,连带着眼中也有泪花。

下一刻,她‘啪’得甩了田时伟一巴掌,吼着:“你有病啊!”

“我……”田时伟正要说话。

砰!

裆部遭受重击。

田时伟讶然低头,就瞧见腰马合一的卢胜锦正把拳头砸在他的要害上。

“胜胜,我可是你叔……”田时伟气息微弱地说。

“我妈让我今天保护好新娘子!”卢胜锦正气凛然地说。

田时伟推金山倒玉柱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裤裆像是一尾被煮熟的大虾,卢胜锦这小子这怪力越来越可怕了,世界短跑冠军生出来一个世界拳王苗子啊……田时伟痛得眼前一阵阵发黑,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逆天邪神》

……

田时伟再醒过来的时候。

人在医院。

眼前都是白色。

还有个穿婚纱的新娘子。

新娘子背后则站着新娘子的父母,新娘子父母身边还有新郎的父母,至于新郎,正在外面抽烟呢,医院不让抽烟,所以新郎是蹲在医院门口抽的,瞧着十分生气。

的确生气。

好好的婚礼被搅和了,而这个男人晕倒后,新娘子连婚都不结了,只想着把他送医院,这种反应,也让双方家长开始争吵,这争吵从酒店一直吵到医院,接下来是护士看不下去,才把他们都赶了出去。

现在病房里总算清静下来。

只剩下田时伟、郑妮、卢梭和朱诺,当然还有两个娃娃。

见田时伟醒来,郑妮焦灼的表情一松,然后又冷峻起来,带着寒意说:“田时伟!你是想我死吗?”

“不,郑妮,小妮,你不能死,你得嫁给我。”田时伟真诚的说,“我终于明白了,我爱你!”

“……去死吧!”郑妮一拳砸在田时伟鼻子上,然后转身就走。

田时伟‘啊呀’一声惨叫。

但他的惨状,再也吸引不来郑妮的关心了。

“老田你可真是不作不死。”朱诺感慨一声,追着郑妮出去了。

卢梭则追着朱诺出去,因为外面两方家长的争吵声越来越大,他怕朱诺和郑妮吃亏。

此刻,病房只剩下两个娃娃和田时伟。

田时伟瞧着卢胜锦,卢胜锦向田时伟憨憨一笑,说:“田叔,我完成任务了吧?”

“是,完成任务了。”田时伟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裆下仍然一阵一阵剧痛袭来,十分怀疑自己是否还有传宗接代的本事,“田叔谢谢你,但如果田叔再也生不了儿子了,就让你爸把你过继给我!”

“原来你们是‘狼狈为奸’。”小朱蒂恍然。

随着年龄增长,小朱蒂的成语能力越发丰富,表达也越发准确。

“DD,这个词难听了点。”田时伟说,“胜胜这是‘助人为乐’。”

“不不不~”小朱蒂可爱地摇着头,“哥哥没有助人,田叔你也没乐,顶多算是‘狐朋狗友’。”

没啥文学素养的田时伟一时语塞。

卢梭家真是生了两个小怪物,一个8岁就能打碎他的蛋,另外一个5岁就能欺负他的智商。

没一会儿,卢梭又进了病房,而外面的争吵声已经停歇。

“婚礼取消了。”卢梭坐在田时伟的病床旁,带着一点严厉的责备,“老田,你这事办得不对。”

“是不对。”田时伟苦笑,“我一时冲动。”

“是‘早有预谋’。”小朱蒂或者可被称为‘真相蒂’,“田叔早就跟哥哥商量好了,这是‘苦肉计’。”

“DD真聪明,连苦肉计都知道。”卢梭抱起朱蒂。

“三国演义里周瑜打黄盖欺骗曹军然后……”朱蒂越发得意起来,小嘴吧吧地说。

“嗯,DD先等等,等爸爸先处理好你田叔的事。”卢梭转头瞧着田时伟,“咱们认识十来年了吧。”

“十三年了。”田时伟说。

“你和郑妮也认识十四五年了吧?”卢梭再问。

“十六年了。”田时伟说。

“那之前十六年你都在想什么?你不知道郑妮喜欢你吗?”卢梭皱眉,“你谈了那么多女朋友,谈到她都快三十岁了,也没想起她,现在郑妮好不容易有份好姻缘,你又来搅和,硬给搅黄了,老田,你这是缺德啊!”

“我知道我命里缺德,但我命里不能没有小妮。”田时伟说。

卢梭一时语塞,想着你不止缺德,你还缺脸呢。

沉默一下。

“你真要娶她?”卢梭问。

“真的。”田时伟立刻回答。

“那你知道郑妮在举行婚礼前,就已经领证了,如果她离婚,那就是二婚了,你爸能答应?”卢梭再问。

“大不了脱离父子关系,但我相信他舍不得的。”田时伟笑着,“我大哥没有生育能力,我妹妹生不出姓‘田’的,他得指望着我传宗接代呢。”

卢梭思考了一下,便点头:“行,那你跟我走。”

“啊……去哪?”田时伟愣了。

“因为你干得好事,郑妮去民政局离婚了,既然你决定娶郑妮,我带你去,你跪着求着试试她能不能答应嫁给你,如果不答应,你就再也不要纠缠她了,放她一条生路,好不好?”卢梭说。

“说实话,她不答应我也得缠她一辈子。”田时伟正色说,“但老卢你说得对,打铁的趁热,走!”

田时伟翻身下床,然后一声痛嚎,又翻回到床上。

卢梭瞧着他真空病服内那团乌黑的东西,十分惊讶。

“老田你这样的话……郑妮嫁给你也是守活寡吧?”卢梭说。

“说什么屁话呢!老子金刚不坏,不用消肿也能用,还显大呢!”田时伟咬着牙重新站了起来。

瞧田时伟额头直冒虚汗但还硬挺着的样子,卢梭有点相信田时伟的诚意了。

……

民政局。

穿着婚纱的郑妮,拿着手中的红本,一脸茫然。

2004年开始,离婚证也改成红色了,所以红本换红本,样子没换,换得却是一纸心碎。

新郎头也不回得走了。

想起新郎在刚才说的那些说她是‘**荡妇’的指责,让郑妮想解释的心情全部消失了,现在望着新郎的背影,忽然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在这件事里,她是受害者,他也是受害者,问题只在于,她不够爱。

“我错了……”郑妮喃喃地说。

“你还知道自己错啊!”郑母咬着牙骂。

“我知道啊……”郑妮忽得一笑,笑容苍白,“我知道啊……”

“阿姨,别说了,谁都不想的。”朱诺见郑妮状态不对,便劝她母亲别说了。

就在这时,一辆救护车忽得停在不远处。

嗯?

朱诺刚才还想着瞧郑妮这模样,要不要送她去医院呢,救护车这就来了?

但救护车后门打开,一个人先拿下一个轮椅,然后再抱下一个人,然后就把这人放在轮椅上,推着轮椅跑了过来。

推轮椅的是卢梭,被推的竟然是田时伟。

一路磕磕绊绊,等田时伟被推到郑妮面前时,他已经疼的表情扭曲,说不出话来。

瞧着田时伟这副模样,郑妮轻蹙眉。

好半晌,田时伟才抬起头汗流满面地说:“我欠你的,我赔你一辈子!”

郑妮冷笑。

……

2020年。

纠缠了三年的田时伟和郑妮这对痴男怨女,终于举办了婚礼。

婚礼地点选在鹏城体育场,田时伟发誓要给郑妮最好的一切,包括婚礼,也不能输给卢梭当年的‘奥运婚礼’。

大家都奇怪,这三年里为什么田时伟转了性,从花丛浪子变成了一心一意的好男人,棒打不走地缠了郑妮三年,终于挽回了这段姻缘,田时伟对这件事原本守口如瓶,但今天可能是太开心了,也喝了太多的酒,才吐露了一点不知道是胡编还是乱造的原因。

“我做了一场梦,梦里我没参加奥运,也从来没得过第一名,一直在省队没跑出来,家里也不重视我,然后我和郑妮结婚了,那一生虽然过得很窝囊,但很幸福……所以我要娶小妮……”

醉眼蒙眬的田时伟,喝着酒说着胡话,他说完后指着卢梭笑哈哈地说:“我梦里没你,没有你这个世界冠军,尤塞恩是短跑之神,他统治了整个世界短跑整整八年!”

……

“田叔喝醉了。”已经13岁的卢世锦非常冷静得说。

“对,他在说胡话。”7岁的朱蒂表示同意,“或者他看到了‘世界的真相’。”

嗯?卢世锦愕然望向朱蒂。

朱蒂抿嘴一笑,说:“黑客帝国。”

哦。卢世锦点点头。

朱蒂问自己的哥哥:“哥,你以为我在说什么?”

卢世锦想了想:“我以为你在说桃花源记。”

兄妹俩彼此瞧瞧,都露出瞧着挺可爱的思索表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罪恶之城 网游之神话降临 超级修真保镖 很纯很暧昧 灵舟 盗墓笔记 校园全能高手 家园 绝世高手在都市 网游之盗版神话
相邻推荐:
山沟书画家山沟里的榨油帝国回到山沟去种田唯我独仙特种兵:开局打脸狗头老高!短跑之王:从高中开始的奥运冠军短跑之王:开局满级起跑天赋明日盗火者国师大人一动不动修仙世界模拟习武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