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这一世,我再也不渣青梅竹马了 > 第二百五十三章 人会说谎,但心不会说谎!

第二百五十三章 人会说谎,但心不会说谎!

客房只剩下两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秦诗晴坐在床边,低头扭捏地玩弄着衣角,也不知心里想着些什么。

今晚不是很冷,房里开着空调暖气,她刚才就把外套脱掉了,橙红的彩虹条纹毛衣紧紧包裹着曲线玲珑的娇躯,灯下的女孩面靥红晕隐现,不胜娇羞,楚楚动人。

苏泽林只觉有点口干舌燥。

陆浩然和小燕子在这里的时候,他也没什么想法,不过如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气氛微妙,就得另当别论了。

这么久没见,混子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挺想秦诗晴的。

他还想起了上个平安夜那晚,身体微微燥热起来。

这样不行,我得再开一间房。

就算明天会被小燕子嘲笑,哥也忍了。

于是苏泽林道:“我们也早点睡吧。”

话一出口,混子就惊呆了。

不对不对,我要说的是“我再去开间房好了”!

怎么会这样?

小林搞的鬼,这小子又抢班夺权,支配我的大脑了!

“嗯。”

秦诗晴脸上红晕愈盛,头都快垂到胸口了。

混子有点晕。

秦诗晴,你就不能矜持点吗?

平安夜两那晚找不到两间房也就算了,今晚又不是没房。

再怎么后悔,话出口没办法了。

毕竟言出必行苏泽林嘛。

客房的灯已经熄灭了,但是不夜城灯火通明,透过落地窗照进房中,借着微光,能看到秦诗晴盖着被子侧躺榻上,只露出一头如云的青丝。

混子蹑手蹑脚地爬到另外一边躺下。

黑暗之中很平静,谁都没说话,却知道对方没睡着。

阵阵似有似无的幽香飘来,混子心荡神摇。

小林被多次教训过,然而这小子很顽劣,屡教不改。

往事浮光掠影地在脑海里闪过。

他想起了秦诗晴十八岁生日礼那个盛夏去海边抓到的水母,想起了夏天青梅竹竹马穿裙子在后面偷看她的美腿,想起了第一次冒充她男朋友,在草地上她枕着自己的腿看星星,想起了暑假送煎蛋给到隔壁的惊鸿一瞥……

心里头那团火焰越来越旺了。

这两个月,尤其是最近这些日子,每次梦到秦诗晴,天亮混子都得多个法号。

苏泽林就这么看着青梅竹马姣好的背影,浑身就像有蚂蚁在爬似的。

这时秦诗晴陡然转过身,四目相对,全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炙热。

“泽林,来盛海这么久,我想你了!”

我也是。

苏泽林只敢在心里回应。

“泽林,有件事,我藏在心里很久了,我得对你说。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女孩鼓起勇气,大胆地说了出来。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表白了。

但是上次被苏泽林找借口婉拒,她只能半开玩笑地称是为了拒绝追求者的骚扰,免得双方尴尬。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再次表白。

思念是种煎熬。

其实混子还好点,毕竟除了秦诗晴,他还有其他女人。

然而秦诗晴眼里的男生,就只有苏泽林一个。

这份情感埋在心里太久,久别的喜悦加上酒精作用,它犹如缺堤的洪水。

“秦诗晴,你喝多了。”

“我没有,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而且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青梅竹马一直都在拒绝自己的感情,不过秦诗晴能看得出来。

倘若苏泽林真的不喜欢自己的话,她也不会厚着脸皮一次次地表白了。

说到这里,女孩钻了过来,螓首贴在苏泽林宽厚的胸膛上,感受着那颗激烈脉动着的心脏,喃喃地道:“人会说谎,但心不会说谎,泽林,你骗不了我的!”

“高考分数公布的那个晚上,你喝醉了,我扶你进的房,你醒了一会,用力抱着我,嘴里一直念叨着,让我不要离开你。”

“泽林,我在这里,一直在你的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所以,不要对我故作冷漠了,行吗?尽管知道你是故意的,但每次我还是会很难受。”

听着秦诗晴的低声呢喃,苏泽林愣住了。

原来青梅竹早就知道我的心思了。

高考分数公布那晚我对她说过这些话吗?

怎么半点都没印象了?

“秦诗晴,我们真的不可以……”

过得一会,苏泽林才回过神来,努力地想把她推开。

然而大手落到女孩纤细柔软的腰肢上,却是如遭电亟,瞬间停下了动作。

多么熟悉而亲切的触感。

这是前世自己曾经想念无数个日日夜夜,想见一面而不得的那个女孩啊!

如今,她就在我的怀里,和我诉着衷肠。

这不是我曾经梦寐以求的场面吗?

苏泽林的脑袋霎时一片空白,推开的动作也变成了搂抱。

他紧紧地和怀中玉人相拥,似乎恨不得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里,灵魂也都融合在一起,这样就永远不会分开了。

今晚好基友曾经问过自己一句话:“诗晴以后找了其他的男朋友,那个时候,你能接受得了吗?”

苏泽林的回答是:“接受不了,也得接受!”

事实上当时他是违心的。

内心里混子压根不想接受,甚至不敢想象那个场景。

四片嘴唇不知何时贴在了一起,女孩稚嫩却努力地逢迎着。

犹如雷霆击穿黑暗,再也没有了隔阂。

这对年轻男女的心此刻也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用在秦诗晴身上最合适不过了。

她是个温柔如水的女孩,即便在床底之事也是表现得很矜持。

不像娜娜子那么野性,也不像宋雨薇那么狐媚。

前世她和苏泽林在一起很久之后,才在混子的怂恿下才稍微放得开了些。

宋雨薇稍经调教就成大才女了。

娜娜子更是无师自通。

秦诗晴很聪明,然而这块她真的没什么天赋,又或者性格使然,骨子里太传统了。

一切都结束之后,疲倦了的女孩很快趴在苏泽林怀中沉睡过去了。

混子却是睡不着。

他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眼神空洞。

那情形和第一次见网友按F键后的曾开平差不多。

不同之处是精神小伙开的是坦克。

苏泽林开的是西尔贝。

然而都很后悔。

激情褪去,恢复冷静。

混子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件多么不智的事。

终于还是重蹈覆辙,把秦诗晴给渣了,这下GG了呀!

我不可能为了她放弃宋雨薇和娜娜子的。

更何况这辈子另外两女还在青梅竹马之前。

怎么办?

这下怎么办?

苏泽林心乱如麻。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进入了梦乡。

迷迷湖湖当中,苏泽林见到了脸色铁青的老爹。

“从今往后,我没有你这个儿子,永远不要踏入这个家门一步!”

混子勐然惊醒,浑身被冷汗浸透,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

刚才的梦,正是前世的情景,也是苏泽林最害怕见到的一幕。

女孩依然趴在他身边酣睡,温婉恬静。

渣了青梅竹马是个大错误。

然而又不得不承认。

真香!

过得好一会,这才想起什么。

摸到床头的手机,亮屏一看,已经七点多。

剪彩仪式定于九点,但是得早点过去。

小心翼翼地移开秦诗晴的粉臂爬起床。

地毯散落着一件件衣物,有自己的,也有秦诗晴的。

穿上衣服,把秦诗晴的也放到床头,简单梳洗之后便出了门。

新世纪在很多城市都开了示范店。

这种门店在大学之外,人流量可观的市中心地段,这是直接代表着新世纪在各大城市形象的门店,要比普通的高校门店规格高不少。

盛海这样的大都会,示范店就更不能小气了,这是迄今为止新世纪投资最大,规格最高的直营店。

经过数月的疯狂推广,公司在盛海的影响力已经不小了,此次示范店开业,来了不少嘉宾,还有一位地方政府要员,算是挺给面子的。

总部三巨头都来了,只是昨晚苏泽林没和杨奋康宝弘住同一家酒店。

见到混子,小杨哥就奇怪道:“苏总,昨晚没睡好?”

熊猫眼倒是没有,然而苏泽林也不像睡眠充足,神清气爽的样子。

“睡好了,也没睡好。”

混子的回答模棱两可,让杨奋和康宝弘都奇怪了。

这算什么意思?

强提精神剪完彩,和嘉宾认识一番,在示范店呆到十点多,又跑来一圈其他几个同在元旦当日开张的加盟店,很快一个白天就过去了。

整天下来混子都心事重重,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秦诗晴。

悬崖勒马?

马都没勒住掉进无底深渊了,还勒个屁呀!

然而继续下去的话,岂非一错再错?

无论怎么样,似乎都难以处理。

晚上的饭局散了之后,混子又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熘达了半天,心思千折百转。

要不干脆以喝多了为由,晚上不回浦东香格里拉了,先去小杨哥那边的酒店住一晚,整理清楚头绪再说。

然而他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打算。

昨晚才拿了秦诗晴一血,今天就借故跑掉,这可不大好。

如此直到晚上十点,苏泽林终于才打定了主意,打的回了浦东香格里拉,他早上也没开车出来,毕竟这种饭局喝酒免不了。

就算今晚不见秦诗晴,迟早还是要见的,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所以还是趁早见得了,否则这件事一直在心里头搁着也不舒坦。

回到酒店,径直来到5507,按下门铃。

门很快打开了。

除了老实人之外,里面就小燕子。

“秦诗晴呢?”

苏泽林问道。

“回去了!”

小燕子没好气地道:“你这也太忙了吧,人家等了你一整天,她元旦也就一天假,明早还得照常上班的!”

苏泽林闻言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却又有点失落。

“苏泽林,你也真是的,就不会开口挽留一下诗晴,让她今晚留下,明天再走吗?”

小燕子碎碎念着。

混子一怔。

话说回来,自己白天给秦诗晴打过电话,不过就问了她们去哪里玩了,还真的没有出声挽留。

当时满脑子都是怎么面对青梅竹马,还有以后会不会旧事重演,也没想到别的。

挽留貌似也不太好。

但是不挽留的话,又有点不懂事了。

还真是左右为难。

“泽林也是事太多了嘛,毕竟跑了一个白天没歇,晚上还有饭局。”

陆浩然为好基友说话。

小燕子不吱声了,她也是随便吐槽几句。

“是我的错,我先回去睡了。”

苏泽林没在5507呆多久,确定秦诗晴回去之后,拿回房卡也离开了。

“他咋无精打采的,不会是和诗晴吵架了吧?”

小燕子有点奇怪。

她发现苏泽林不对劲。

“你想多了,泽林只是累了吧,睡一觉就好了。”

老实人的观察力没那么敏锐。

另外一边,苏泽林刷卡进门。

灯光亮起,客房空荡荡的,尹人芳踪已杳。

被子叠好了,整整齐齐。

混子想到了什么,搬开被子。

下边是个梅花状的印记。

白天酒店客房服务打电话给他了,苏泽林没要求换被单。

昨晚的疯狂涌上心头,混子看着那个梅花印记发呆。

过得了会才回过神来,突然发现床头上有一张小纸条。

“我自愿的,不用感到抱歉。”

字迹娟秀,秦诗晴留的。

混子沉默不语。

可能是青梅竹马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的纠结,不希望自己为难,今晚这才主动离开。

……

翌日早上,MH区,某单位实习宿舍。

秦诗晴和萧月,邓小曼谈笑风生地走出宿舍楼。

三人被分配到了同一个单位实习,还是住同一个宿舍,平时上下班大多数时候都一起的。

她们这一出现,停靠在小区大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小轿车便从身后驶了过来,在几女身旁停下。

车窗缓缓降下。

“嗨,美女们,要打车吗?”

定睛一看,却是苏泽林。

他的出现倒也没让萧月和邓小曼感到意外。

两个女生都知道他来了盛海。

秦诗晴告诉她们的。

毕竟自己夜不归宿,室友要不知情的话,可能会担心。

“嚯,帅哥这么有心,大早上的就跑来等自己女朋友?”

萧月打趣道。

“我们就不掺和了当电灯泡了,早餐还没吃呢,就怕呆会狗粮吃饱了!”

邓小曼笑着知趣地拒绝了苏泽林的好意。

“既然这样的话,就请两位美女吃个早餐吧!”

苏泽林从窗户里递出两个纸袋子。

“谢了呀,帅哥!”

萧月和邓小曼眉花眼笑。

苏泽林很懂人情世故,这也是他和秦诗晴几个室友关系不错的原因。

换成其他人的话,早餐可能就只买自己女朋友一份了。

两个纸袋子都不小,萧月打开瞄了一眼,就不由得惊喜道:“咦,这不是南阳路粢饭团吗?”

粢饭团是地道的老盛海早点。

而这家叫做南阳路粢饭团的店子则是盛海粢饭团界的神话,从1992年开业以来就一发不可收拾,生意好的出奇,可以称之为这个年代的网红店也不为过。

“我们上次慕名去吃这个,排了半小时的队,就夸张!”

萧月印象深刻。

来盛海除了实习,自然也少不得吃和玩。

她曾到到这家粢饭团打卡,还是第一次见到吃个早餐排队比学校饭堂都夸张的店子。

“不只南阳路粢饭团,还有阿大葱油饼呢!”

邓小曼也从纸袋子里头翻出另外一份早餐。

这个葱油饼也不得了,后世上过BBS的纪录片的,每天六点开门,四点多就有人跑去排队了,号称“排队两小时,吃饼五分钟”,生意多火爆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还有一份咸豆浆,也是某个老字号店子的。

别看只有三样东西,要弄来真不容易,八点多就送到这里,可能五点多就得过去排队了。

“诗晴,托你的福,我们也能吃上这么难得的爱心早餐,那就不客气了呀!”

两女嘻嘻哈哈随便打屁几句,便拿着纸袋子离开了。

秦诗晴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

完成成人礼的女孩脸色似乎都比平时更润红光泽了,那嫩滑的肌肤似乎能掐出水来,整个人多了几分的妩媚。

想到那晚的事,秦诗晴有点扭捏。

那个晚上的她并非常态,多少有点酒精作用作祟。

不过苏泽林突然出现,还特地跑去买了这几样很难吃上的老字号餐点,着实给了她一个惊喜。

“小林子,你咋知道我住这里的呀?”

秦诗晴有点奇怪。

就连小燕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实习宿舍在哪。

苏泽林却是给找上门来了。

“山人自有妙计!”

苏泽林笑了笑。

其实很简单。

前世秦诗晴也是来这家单位实习。

而他当时为此跑过很多次盛海。

可能是月月或者邓小曼告诉他的吧。

秦诗晴不疑有他。

苏泽林有自己所有室友的联系方式,要问个地址还是挺简单的。

说话间,也把一个纸袋子递给了秦诗晴。

这样的早餐纸袋在车里头还有好几个。

两份是待会带回去给陆浩然和小燕子的。

虽然浦东香格里拉有免费的自助早餐,不过既然都买了,就顺便多买点,让两人尝尝。

多出来的几份是考虑到秦诗晴除了萧月和邓小曼之外,还会不会和其他室友一起出门,就算她的某些实习室友自己不认识,不过也得意思意思,要是就给了萧月和邓小曼,多少会有点小尴尬。

实习单位离宿舍不远,没多久就到了。

这会秦诗晴还没吃完早餐,女孩细嚼慢咽,吃得不快,苏泽林也很有耐心。

2k小说

秦诗晴得上班,自己待会也得回临安了,也就这个时候能见她一面。

一直吃到上班时间将至,秦诗晴这才吃饱了。

“小林子,我得走啦,不然迟到了!”

她有点依依不舍地解开安全带。

“嗯,对了,还有这个!”

苏泽林犹豫了下,从口袋里摸出个东西,塞到秦诗晴手里:“要不要吃,你斟酌着吧。”

这是个小盒子。

上面写着大大的“毓婷”两字。

苏泽林考虑再三,还是买了药。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秦诗晴俏脸微微一红,撅起樱唇:“我才不要吃呢。”

这东西她是清楚干嘛用的。

毓婷是国内紧急避孕药的领头羊,电视广告经常打的,稍微有点常识的成年人都不会陌生。

“要是出现意外情况怎么办?”

苏泽林指着她的肚子,比划了个涨起来的姿势。

“那我就生下来!”

秦诗晴撇了撇嘴。

苏泽林:“……”

“小林子,要是真有了,你会要吗?”

秦诗晴问道。

“要!”

苏泽林毫不犹豫地道。

真要有了孩子,不管自己要不要,秦诗晴一定会生下来的。

自己再怎么渣,也没渣到连这个都不负责的地步。

秦诗晴对他的反应很满意。

不管怎么样,至少混子表明了诚恳的态度。

“骗你的啦,我还怕得退学呢!”

女孩从苏泽林手上接过那颗药丸,飞快地在他脸上蜻蜓点水了一下。

“小林子,你能来盛海看我,我很高兴!”

丢下这句话,女孩打开门下车了。

走向单位大楼,三步一回头。

呼,苏泽林松了口气。

他其实更希望秦诗晴吃事后药。

不只是为了自己,也为了她。

这会念大学期间女生肚子大了还真不是开玩笑,十有八九是得被学校劝退甚至强行开除的,哪怕快毕业了,也未必会讲情面。

回到浦东香格里拉,老实人和小燕子已经起床了,正要打电话给苏泽林约上一起吃早餐,混子就敲开门了。

“咦,泽林,你什么时候跑出去买了早餐?”

陆浩然一眼就看到了苏泽林手中的早餐袋。

“刚才买的,盛海老字号出品。”

“噢,那可得试一下。”

小燕子饶有兴致地跑了过来,突然想到什么:“苏泽林,你是给诗晴送早餐去了吧?”

她不认为混子是那种会自己想吃个老字号小点特地跑出去买早餐的人,多半是为了秦诗晴。

“嗯,咱们待会不得回临安了嘛,过去见她一面。”

苏泽林没有否认。

“还算你识做!”

“……”

吃早餐的时候,苏泽林这才有空观察了下小两口,很快得出结论。

好基友尚未完全全垒打!

无论是女孩变成女人,还是男孩变成男人,身上都会有些一些微妙的变化。

然而这种变化,却没出现在两人身上。

十有八九是陆浩然太老实了,没敢吃燕窝。

这种事唐燕当然也不可能主动。

不过小燕子更小鸟依人了。

就算没突破最后一层,或许她觉得和陆浩然同一张床睡过,就算是他的人了吧。

苏泽林恨铁不成钢。

同时也很郁闷。

你们两个一点顾忌没有的都在那给劳资装纯情。

倒是哥这个顾忌多多的,反而一不小心把秦诗晴给吃了。

这算什么?

马勒戈壁的,这回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上了呀!

混子就差没捶胸顿足了。

回房收拾行李的时候,苏泽林想了一下,把那张梅花印记的床单也给叠起放进包裹里。

退房自然得从押金中扣除了床单的钱,接到打扫卫生和盘点物品的清洁阿姨的电话,前台还神色古怪地看了苏泽林一眼。

走向酒店地下停车场通道,苏泽林的手机响了。

秦诗晴打来的。

“小林子,你们出发了吗?”

“嗯,刚完退房,正去停车场呢!”

“那你慢点开车,路上要是觉得累的话就进服务站休息,不要疲劳驾驶呀!”

秦诗晴叮嘱一番。

为了那份早餐,青梅竹马恐怕得天没亮就去排队,她担心混子睡眠不足。

“知道了,放心吧。”

“那你们一帆风顺,回到临安记得给我报平安哦!”

“……”

双方没有聊太久,秦诗晴也是估摸着几人快离开盛海了,这才给他打了个电话,但是上班时间可不能煲电话粥。

挂掉手机,放到办公桌上。

女孩突然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摸出那盒毓婷。

不吃呢,还是不吃呢?

啊,搞错了,再来一遍。

吃呢,还是不吃呢?

端详着紧急避孕药,纠结了好一会,秦诗晴终于做出了决定。

她从钱包找到了一只小硬币。

正面就吃,反面就不吃好了!

大拇指一弹,硬币飞上天。

接到手中,一看是正面。

秦诗晴秀眉微蹙。

一次不太准,弹三次吧!

又连续弹两次,都是反面。

没办法了,看来这是天意。

想到这里,她把毓婷丢进了垃圾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很纯很暧昧 灵舟 罪恶之城 家园 绝世高手在都市 超级修真保镖 网游之神话降临 盗墓笔记 网游之盗版神话 校园全能高手
相邻推荐:
人在修仙界,爆肝熟练度魔兽纪元:只有我能驯服魔兽木叶:开局融合富江模板冒牌女友是大明星联盟:我就是传奇美综世界无敌之旅这个经纪人来自地球爆品经纪人从经纪人到娱乐圈第一人从佛门弟子到左道魔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