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 > 第一百八十七章这事可跟我没关系哈

第一百八十七章这事可跟我没关系哈

这么多名单报上去,陛下肯定是铁腕手段,但是这么多人,侧重也是不一样的,而且宗室的势力比较复杂,太过分散,恐怕最后会放跑一批啊,所以这次的主力应该是对着那些宗室之人。

“所以说这份名单就不能这么提交,吕公公应该提交两份名单,将重点照顾之人放在一份上面,一些可有可无之人放在另一份名单上,先放过一马又如何,以后有的是时间找他们麻烦。”严嵩依旧保持这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先把领头的老虎打死了,剩下的那些自然也就不足为惧了。

“多谢严大人提点,否则可就坏了陛下的大事了。”吕芳连忙表示感谢,他受罚倒是没什么问题,可要是坏了陛下的大事那可就不行了。

“那也不至于像吕公公说的那么严重,就算这次错过了,那还有下一次,你还能以为这些人能够逃脱得了陛下的手掌心?做梦吧,迟早的事情,咱们要做的无非就是让陛下稍微省一点心。”严嵩看得很透彻,陛下想要办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甚至都不需要借口。

不过他们这些做臣子的,自然是不能让陛下背负这个骂名,而且稍微改动一下就有另外一种结果,何乐而不为呢。

“严大人教训的是。”

“哈哈,无碍无碍,我们同朝为官,自然是希望陛下,希望大明越来越好,若是严某工作上有什么疏忽,还望吕公公一定指出。”

“严大人言重了,那我这就重新拟上一份名单送给陛下。”吕芳也不含湖,赶紧重新拟定,如果目标只是宗室之人的话,那可能就要方便许多了,而且那些逃过一劫的家伙,这时候摆在他们面前的也就只有明哲保身一条路可以选择。

当朱厚熜看到名单的时候,也不由得啧啧称奇,这个朱讦渊是个人才啊,咱也不知道这说的是真是假的,反正煞有其事的样子,这些名单上的人,要抓也确实能抓,人才啊,让他省了不少心。

“就这些人么?”朱厚熜仔细看了看,其实已经不少了,但还是有些不满足啊,这可能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吧。

“是的陛下,严大人的意思是将宗室之人另外挑出来,这次主打他们。”吕芳微微点头,不该他的功劳他自然不会领,完全就没必要,陛下对他的恩宠已经足够了,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让严大人心里不舒坦,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诶幼,有心了,那剩下这些人就算他们运气好吧,先抓上面这一批再说吧,你就不要掺和了,让朱讦渊带着锦衣卫的人去就行了,让他审就是了,朕懒得管这些。”正好现在缺人,有朱讦渊这么个人才,不用白不用,而且也不好说里面会不会有雷什么的,先让他淌一波再说。

“诺。”吕芳微微点头,他对这方面其实不是很在行,术业有专攻,他的性格决定了他基本上没有办法做这些事情。

而且他的位置在这,就是要圆滑宽容一些,若是嚣张跋扈,很容易让人反感的,而且最近事情也有点多,确实抽不开身。

人逢喜事精神爽,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得不说,朱讦渊还是很识时务的,不过那几个王爷这次最多也就是拖一两个下水。

不过没关系,他这次主要的目的还是削减宗族的福利,至于闲散王爷嘛,可以留着,问题都不是很大,就是一个称谓而已,保留就就保留就是了,这东西还不是看他认不认的嘛,改天他真要是不想认了,直接换一个别的称呼,那你空守着一个所谓的王爷称号也没啥意思。

估计到时候他们也会认清现实的,也就不需要朱厚熜费脑子去想一些新的体系。

朱厚熜正想着呢,下面的小太监就来禀报说太后来了。

朱厚熜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挺诧异的,张太后,她来做什么?

进来之后见到她的次数屈指可数,自从他入主之后,这位张太后的地位还是很尴尬的,毕竟不是朱厚熜的亲娘,两人也不怎么见面,不过好在朱厚熜对她还是不错的,虽然不怎么去,但是好吃好喝供应不断,宫内的宫女太监也不曾减少。

皇帝的态度也决定下面的人的态度,皇宫是个很现实的地方,人情冷暖再现实不过,朱厚熜的态度在这,张太后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每天赏赏花绣绣字,她应该知足才对。

再加上朱厚熜也没有纳妃什么的,后宫空得很,随便她跑,双方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所以朱厚熜才奇怪这位张太后来干什么,双方应该没什么交集吧?

不过虽然这么想,但是人家来了,总要见上一面的,朱厚熜还是蛮好奇的。

其实自己不知道怎么面对她,这位张太后又未尝不是呢,这也算是双方的默契了。

“陛下安好。”张太后一进来就给朱厚熜微微行了一礼,算是给足了朱厚熜面子,告诉朱厚熜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其实这于理不合,不过朱厚熜也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一上来就这个样子,估计是有事要找他办,就说嘛,无事不登三宝殿,一年也没见几次,这突然造访肯定是有点事的。

“太后这是做什么,朕可受不起啊,来人,看座。”朱厚熜也没端着架子,虽然是又是,但是人家确实很配合他,在朱厚熜刚入主的时候,这位张太后除了帮着协调一下,可以说什么事都没做,非常配合的就将这个江山送到朱厚熜的手上,于情于理他都应该感谢这位太后。

不过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朱厚熜也没有让陌生女人做到自己床上的想法,找个板凳坐着就是了,正好看看有什么事,看看时间应该是最近的事情了。

女人啊,心肠都软,特别是后宫里这种缺爱的女人,估计就是娘家的什么人犯事了呗,明知道和自己么什么焦急,还是硬着头皮过来,何必呢。

而且上来就行礼,双方不见面,她再怎么样都算是朱厚熜名义上的母亲,起码在天下人眼中是这样的,这又是何必呢。

朱厚熜让人上了些茶水糕点,因为他不吃这些东西,平时这里也没有准备。

张太后坐下,朱厚熜也不说话,尴尬的气氛在双方蔓延,主要确实是没有什么交集,朱厚熜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等着张太后说话了。

张太后坐着有些局促,感觉有些不自在,犹豫了好久才缓缓开口道:“哀家此次前来,确是有事......”

“自朕入主紫禁城也快一年半了吧。”朱厚熜没让她继续说下去,直接开腔道。

张太后愣了一下,但也随后接上话茬,轻声回应道:“是啊,差不多快一年半了。”

虽然她久居深宫,但因为朱厚熜的态度,其实她也算是过得不错,这一年多也不长,但是外面却发生了不少事情,有不少人找她来告状,但是她又能怎么办呢,她只是一个久居深宫的女人而已,不过经过后面的一系列事情,她也并不觉得皇帝哪里做错了。

自从朱厚熜入主之后,宫中从来不缺银两,还有各种奇怪的小玩意,有什么好玩的她那里从来不缺,这份阔绰,同之前是不同的。

“说到入主紫禁城,朕还要多谢太后帮助,要是没有太后帮忙,朕恐怕没有这么轻松的进来,而且入主之后太后从未出手干预过朝政,朕在此谢过。”

朱厚熜直接将事情摆在明面上,确实,没有张太后的帮助,他前期很难的,张太后没有阻拦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否则他就算有天大的抱负也施展不出来啊。

“没有的事,哀家也没有帮什么忙,都是皇帝自己的功劳,哀家能做的也就是不添乱而已,这毕竟是你朱家人的天下,哀家只是将这个天下交到朱家人的手上而已。”

张太后摇了摇头,她没有居功,这天下本来就是朱家的,她能够得到这个待遇已经很好了,也没有所求,只是娘家那边,确实没办法啊,已经找她来说了好几次了,就连她老母亲都来以死相逼,她能怎么办呢。

“太后谦虚了,对权利没有一点欲望,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呢,话说现在离皇兄故去也有一年多了。”

朱厚熜话锋一转直接提起了朱厚照。

“是啊。”说起朱厚照,张太后神色有些暗然,自己的儿子年纪轻轻的就那么走了,作为一个母亲,可知其中之悲痛,当时差点就没缓过来跟着就去了。

“太后觉得皇兄是怎么死的?”朱厚熜笑着望向张太后,对于朱厚熜的死亡,这些家伙都逃不脱干系,反正不是正常死亡。

“难道不是感冒么?”张太后有些疑惑的望向朱厚熜,这都好久之前的事情了,她都已经接受了,也不知道皇帝提出来干什么。

“感冒?太后自己相信么,要知道皇兄可是能够力搏虎豹,只是一个落水而已,一个感冒,怎么可能直接就这么走了,太后您自己相信么?”朱厚熜笑眯眯的望着张太后,这些人是真的狠啊,朱厚照最后的时光一定是绝望的。

听说他最后想换太医来着,可惜人家根本就不让换,硬生生的给你治死。

不过说实在的,那家伙也是活该,你啥都不知道,也敢动税收这一方面,没有足够的实力,那就是铁憨憨,朱厚熜现在都放着不动,现在倒不是他不敢,只是时机还没到而已,另一方面他暂时不差这点钱,所以这才放着没动的。

但是朱厚照那时候是什么时候,他身边都没几个自己人,培养的八虎还被打的差不多了,别说提出来了,这个心思都不该有,是真的胆子大啊,这不,死的非常合理。

“你是说,你是说哀家的皇儿是遭奸人所害?是谁,到底是谁?”张太后勐的站起身,双拳紧握,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她一直以为自家孩子是意外身亡的,但是听皇帝这么说,是知道点内情啊,若是知道是谁,她必食其肉,拆其骨,方解心头之恨啊。

“这个嘛,朕倒是没有查,这么大的事想必也不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的,不过皇兄的死肯定是有些蹊跷的,只能说他不够小心,而且他也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就算是朕现在占据这么大的优势都没有说要改动税收,皇兄的胆子还是太大了呀。”

其实也不能说朱厚照的胆子大,谁能想得到呢,这事朱厚熜还真没查过,毕竟朱厚照的死最大的受益人是他啊,他没事去查什么查,无非就是那些人而已,到时候一起办了就是了,但他可没有想着帮朱厚照报仇的想法。

当然了,真要查也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别的不说,杨廷和那里还能一点都不知道么,但是完全没必要,说出来了张太后肯定要去找杨廷和麻烦,这不是找不自在么。

“皇帝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吾儿就该死么?”没由来的,张太后的脸上也显现出了一丝冷意,看朱厚熜的目光也有些不善,毕竟皇帝死后,这是最大的受益人啊。

“诶幼,太后可别看我啊,那时候朕还在武当山上修道呢,都不知道自己是个王爷来着,不过这事想想就知道了,肯定有问题嘛,虽然朕不知道是谁,不想查也没必要查,但是朕知道大致是那些人干的,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也不是一个两个人干的。”

朱厚熜挑了挑眉,赶忙把自己摘出去,可别自己背了这口锅啊。

张太后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朱厚熜当时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就算皇帝死了,他怎么知道皇位就一定给他的,想到这,神色稍微有些缓和。

“是谁?”张太后的声音有些嘶哑,好不容易才接受儿子死亡的事实,结果现在告诉她儿子的死亡不是意外,这怎么受得了的。

《仙木奇缘》

“是所有被动了蛋糕的人,他想增税,想下江南,这损害的是谁的利益呢?”

朱厚熜没有说透,但是理就是这么个理,当然了,张太后能做的事情也不多其实,一个深宫中的女人能做什么呢,当然了,不能做什么朱厚熜也不想惹一身骚,该说的还是要说的,免得这家伙多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超级修真保镖 很纯很暧昧 盗墓笔记 家园 罪恶之城 校园全能高手 灵舟 绝世高手在都市 网游之盗版神话 网游之神话降临
相邻推荐:
京都羽翼的荣光盘龙之时间领主盘龙之超级神兽开局死神里的疾风剑豪悟道武圣网游之女辅助这个辅助有亿点猛旅行青蛙之开局获得神级天赋爱情公寓:从诸葛大力开始大力神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