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

在一处小咖啡厅,陈梓林点了杯嘿咖啡,借着咖啡厅座机回了李强电话:“咩事call我呢?”

“大哥,上次您交待的事,进展好顺利,不过有些事,我想当面跟您汇报。”

陈梓林不禁有些好笑,李强到底是从内弟来的,还沿用些内弟的常用语,又不是官场,汇什么报....

不过还是马上说:“好哇,正好你晚上陪我吃饭,就在尖东老字号花莲酒楼,你跟服务员报托尼定的包厢就得。”

李强拿着电话有点犯难,尖东可不是帮会罩着的地方,但又不好拒绝,咬咬牙说:“大哥,我七点到可不可以?”

陈梓林看看手表才下午五点十分,便笑道:“晚饭、晚饭,点灯吃饭,七点刚刚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陈梓林便叫老李给花莲酒楼去电话订座,卢余江请他吃过一次,味道不错,便留了张卡片。

陈梓林并没急着动身,慢慢饮着黑咖啡,随手翻着咖啡厅里提供的免费杂志,莫看到港城半年,他还是不太习惯看繁体字,好在他有耐心学,

翻着翻着,居然在杂志内页看到了关芝林给乐都石英表拍的广告,这款女表主推白领阶层消费,

所以广告中阿芝穿着白领常见的银灰色职业套装,大波浪将她略大的脸遮掩得挺好,大大的眼睛勾人心魂,

嗯,还格外显得腰细波大腿直,难怪会成为港城大富豪追逐的对象。

陈梓林一时间都舍不得翻页,人比桃花娇啊,越看越觉得好看,

再回味跟阿芝在船上的交流细节,小梓林居然在蠢蠢欲动,不仅哑然失笑,男人致死都是lsp啊。

思维一散发,就联想到了嗬朝茕的爹地,那家伙真厉害,1999年78岁还能生个女儿.....

老李则在对面座位看着时间的,到了六点三十就提醒老板:“陈生,可以去酒楼了。”

陈梓林到达花莲酒楼对老李说:“你返屋企吃饭吧。”

李富荣从不问为什么,心里好开心可以回家陪老婆崽女,答应着是,就开车走咗。

走进酒楼,对一楼服务台女迎宾问:“小姐,托尼定的位在哪?”

女迎宾生翻看登记簿,连忙说:“先生,在二楼天心雅阁,我带您去呀。”

天心雅阁是个中号包厢,还用多宝阁分成了前后,前面有沙发可以饮茶,后面才是饭桌。

拿着精致的菜单,陈梓林卡卡一顿点,六道菜全是酒楼最贵的,

加上一瓶人头马路易十三,这顿饭七千出头了。

陈梓林真是好心人,不想占了个包间只消费一点点,他又不爱喝洋酒,

完全是为了撑面子,茅台才是他的最爱,并吩咐服务员,菜齐了一块儿上,免得打扰他和李强说话。

一个人坐在包间里是有点无聊,陈梓林看看手表已经七点了,李强怎么还没来呢,

正踅摸着忽然听到里间有动静,透过多宝阁看去,原本合拢的窗帘分开露出一身影....

陈梓林还没回过神来,他毕竟在内弟安安稳稳过了十五年,

惊讶之余也迅速从系统仓库拿出支黑星,手揣裤兜里握着,

要是来人对他不利,他也能快速出枪免得被挟持。

但见那人影从窗帘后出来,合拢窗帘后也没起身,扭头看着包间门。

陈梓林便看清楚了来人是李强,想笑又没笑,

就觉得张晓虎李强的势力范围估计还在九龙城寨附近,

连出来吃饭都要乔装改扮,低声到:“是我!”

李强其实接到后电话,就安排心腹送他出了九龙城寨,

查到大哥定的包间后,发现包间外有一片广告牌,正好遮住了临街视线,

便从卫生间爬窗而出,寻到包间外墙于广告牌缝隙间等着,

见到大哥独身进包厢后,才打开窗户翻进来。

听到大哥的声音,李强略带尴尬地笑着起身,走到外间先敬烟说:“大哥,让您见笑了,实在是不得已。”

陈梓林怎么会笑话他,接过烟撇见他肩头沾了片灰,乘他弯腰递火时,

伸手拍掉灰尘,吸了口烟说:“本地社团盘踞已久,要想打进尖东,怕不容易。”

李强在陈梓林示意下坐在斜对面的沙发上,笑呵呵地说:

“跟九龙城的谈好了,准备发展外围,大量吸收本地小弟,迟早要打进尖东!”

陈梓林小声问:“内弟的兄弟有多少了?”

李强前倾着身子低声说:“一百多个了吧,具体数目不清楚,我手底下就有三十八人,

都是我们的中坚力量,加上我们有重火力有美刀还有几条走四内弟线路,

跟着我们吃饭的本地小势力越来越多了。”

陈梓林略皱了下眉,简单几句对话,就发现李强对大O帮掌控不太深入,

连中坚力量内弟人都不全面了解,不过好在李强是财爷,抓紧财权就能自保,

随口问:“张晓虎有什么计划吗?”

李强说:“虎哥有头脑,他发现警方对毒和君火管控最严,就严令下面不许碰毒,

发现敌对社团搞毒还给警方通风报信,那边过来的君火,

我们自己用于维持九龙城寨,不许流出去。”

陈梓林一听暗赞张晓虎大才啊,既然九龙城寨摆平了,也应该去见见他了,

找个时间联系阿虎,去城寨里喝酒去。

李强见陈梓林没发问,就主动说:“大哥,那个唐楼业主的事儿,还在慢慢搞,

我们查到,那家伙太有钱了,解放前他家就是上海滩的大富商,

他家最风光的时候,跟阴果老合伙开洋行呢,

唐楼就是那会攒下来的,有四栋,不过他老爹死后,

他就是个败家子儿,生意被阴果老吞了,唐楼卖了两栋,

没想到他儿子争气,德国留学回来,不想靠收租活,劝他爹又卖了栋唐楼,

开了个电子厂,经过五六年发展,那电子厂扩大了几倍,

生产的电子手表、计算器远销海外,一年能赚上千万港币,最近还在引进彩电生产线......”

陈梓林皱眉插言:“这跟你替天行道有什么关系?!”

李强尬笑道:“要弄走唐楼灭掉那老家伙是轻而易举,我们已经控制住那老家伙了,

在老家伙的帮助下,我们向他崽的电子厂投资了不少,拿了20%股份啦,

2k小说

每年分红都是几百万咯。大哥您放心,最多还有一个月,唐楼拿到手,

老家伙一命呜呼,还不会惊动任何人。”

陈梓林对张晓虎益发感兴趣了,居然知道投资、收购电子厂股份,

还真是个人才啊,正要开口,包厢门被敲响,只好叫了声进来!

门打开,服务员用小推车送上了六道菜肴和价值近五千港币的人头马酒。

李强现在不是几月前的乡巴老啦,见到人头马垂涎三尺,

马上想到大哥不爱喝洋酒,便强忍馋虫说:“大哥,你、你不是只爱喝茅台吗?”

陈梓林哈哈一笑,从桌子底下摸出一瓶茅台酒,

说:“本来这瓶人头马是庆祝你替天行道的,但你还没完成任务,

就只能下次再喝啦,陪我喝一小杯茅台吧。人头马你带回去。”

嗯,大哥就是这么无耻,说瞎话都不眨眼。

李强激动又惭愧,他本来是要速战速决的,是虎哥打那老家伙家产的主意,

才不得不延期让老家伙下地狱,他打开了茅台酒,给大哥满上一杯,

陈梓林则拿过酒瓶,给李强倒上了半杯,说:

“你意思意思,我没想到你们的处境这么艰难,下次直接去城寨找你们喝酒,不醉不归!”

李强眼睛都红了,大哥多关心他们啊,给钱给抢,要什么给什么,

从不求半点回报还这么担心他们的安全,吸了吸鼻子说:“大哥,到那头,我一定陪您醉一场!”

陈梓林伸手拍拍他肩膀,举杯一邀说:“祝你和小虎早日称霸港城,干杯!”

李强手都哆嗦起来,含泪干了香喷喷的茅台酒,只觉得这才是天下最好的美酒,什么人头马都是狗屁。

吃着生勐海鲜,陈梓林问:“彬仔怎么样,他一直没联系过我呢。”

李强吞下澳鲍,笑嘻嘻地说:“那小子出息了,找我拿了笔钱去澳大利亚留学,两年后就毕业回来考警察!”

陈梓林愣了愣:“点改想着当差老?”

李强叹息着说:“他是准备读预科班考港城理工学院的,

但学了半个月,有次出街看到差老抓古或仔,

又想到我们送帮会底子清白的去考警察,他说有了大学文凭去当差老,

很容易升见习督察,比普通条子能多帮上我,就选择出国了。

上次来电话说找了个大学,两年拿学位,相当于港城三年的大学文凭。”

陈梓林缓缓说:“彬仔是个醒目仔,你也莫要太担心他,来,吃菜,

吃米饭要放鱼翅的嘛,鱼翅捞饭,大富大贵!”

李强大口吃着鱼翅捞饭,笑得极为开心,好快就吃完,袖子一抹嘴:“大哥,我饱咗。”

陈梓林见他似乎赶时间,掏出华子丢了根给他,笑道:

“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食支烟再走。”

李强哈哈大笑,说:“还得多谢大哥,不然成天做苦力,哪有机会吃鱼翅捞饭享受神仙日子,

我那贸易公司今年就能赚一百万美刀,过年就是给大哥拜年的登门礼!”

突然想到周佳明,拍了下脑门说:“大哥,又有周佳明的信了,

昨天我小弟从他妹妹口中得知,后天从馹国回,下午四点多到港城。”

陈梓林莞尔,假意嫌弃地说:“拿着酒撤啦,知道你心急。”

李强确实心里不踏实,他们大O帮下手极狠,差不多就是冚家铲,

要是落到对头手里,怕是得大卸八块,尬笑着拿起人头马翻窗而走。

陈梓林走去把窗帘拉扯好,慢条斯理地喝完茅台酒,

进行了光盘行动,叫来服务员买单,才打车离开返回太古城。

回家后按下录音电话听留言,这台录音电话是他要求公司给换上的,省得一些不紧要的事都打他传呼机。

第一条留言就是嚯纹方的:“衰仔,打传呼不回,明天下午三点到唱片公司,有位贵客需要我们一起接待,一定要到啊!”

陈梓林疑惑了,下午走的时候还没听到任何动静,怎么就突然冒出个贵客,听他语气还特么挺激动,难道是嚯生或者嗬生?

等不及听第二条留言,也给嚯纹方打了个传呼,这才继续听录音。

第二条是关芝林的留言:“托尼呀,晚上又要加班拍戏,不能跟你一起吃饭,好难过,你要乖乖滴哟。”

陈梓林心里就甜滋滋的,被港城男人的梦中情人挂住,该羡慕死多少大富豪,

第三条是嗬朝茕:“托尼,我晚上在公司训练室加班排练,来斯利说你会盯住我的,

怎么还没见到你来盯啊,是不是不把迪斯科女王放在眼里,听到留言即刻来!”

听着似乎杀气腾腾,其实呢还是撒娇口吻,不然正经说话谁把子虚乌有的斯迪科女王挂在嘴边呢。

好吧,就当是男人自尊心强、爱慕虚荣好了,被一个小美女挂住也是令人心里甜滋滋....

等了一会没等到嚯纹方电话,陈梓林也懒得再等,到时候按时去不就得了,

去痛痛快快冲了个凉,换上舒适的休闲服,吹干头发就准备去训练室看嗬朝茕,

顺眼看了下电话,见电话闪着绿光,是有人留言了,

按下听去是嚯纹方:“你个衰仔,打了传呼又不在电话机旁,

想问是什么贵客啊,嘿嘿嘿,保密,就不告诉你,让你晚上馩不咗,拜拜~~~”

陈梓林撇嘴一笑,随手又打了嚯纹方传呼,却把传呼机留在家里,施施然出了门。

来到公司训练室,里面灯火通明,不仅是嗬朝茕和伴舞团在,黎筱田也在,

张国容梅燕方张学优都在,看嗬朝茕练习迪斯科舞蹈呢。

陈梓林走进去,观看的人都跟他挥手无声打招呼,

嗬朝茕眼里闪烁着欢乐但没太过分心,继续和伴舞团跳着《路灯下的小姑娘》。

为了打造迪斯科女王,黎筱田请来三位专业舞蹈教师,为四首迪斯科舞曲,分别排练了四套舞蹈,

斯迪科舞没有固定套路,但动作变化得很快,要是舞蹈跟不上潮流,那还能叫迪斯科女王?

说实话,陈梓林对迪斯科没什么了解,但对 MJ的太空步、霹雳舞、街舞、鬼步舞、寒国女团的性感舞,都很熟,还得感谢万能的哔站,应有尽有啊...

要是陈梓林乐意,他能回忆起所有的舞步变化,根据他身体协调性及乐感,都能完美模彷出来,特别是寒国女团那些舞,他要妖起来没女人什么事儿,

此时港城乐坛还真有这么个顶尖的人儿——罗纹!

那这时候的罗纹,在大众眼中传统地充满阳刚之气的男歌手不同。他理着小平头,戴着花头巾,穿长款西服,穿紧身裤,尽可能地妆扮自己。

现代很多的“潮男“造型,罗纹那时已经早早演绎过。黄霑说,他是港城最娇的男歌手,并赠他外号“大妖“。这个外号是绝对的赞美!

因为音乐没停止,所以无声打招呼后,大家眼睛都被训练室中间二十一个美少女吸引,

张学优一边张着嘴观看一边手脚小幅度抖着,真是自带喜剧天分,

看得陈梓林想笑,梅燕方干脆在后面跟着节奏一起舞。

见张国容似乎也好专注的,陈梓林踱步走去他身边:“来斯利,点样?”

张国容点头微笑道:“好耶、好劲~~”

陈梓林笑道:“你练习着也好,第二首歌就是劲歌,你可以尽情跳斯迪科!”

张国容惊喜交加:“真嘅?”

陈梓林澹澹地说:“当然啦,《风继续吹》录完没?”

张国容眼睛里亮闪闪的,说:“没有,我不急的,慢慢录,

一定要唱得情感和歌曲合二为一,真是首好歌,三克油托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家园 罪恶之城 超级修真保镖 校园全能高手 网游之神话降临 绝世高手在都市 盗墓笔记 灵舟 网游之盗版神话 很纯很暧昧
相邻推荐:
棋祖梦幻王影视世界从三十而已顾佳开始我在四合院奋斗的日子企鹅系玩家抽取技能,探索地牢我有一个鼎我有一个修仙门派全民领主:开局SSS级植物天赋恶人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