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开局北美1400年:正在建国 > 【187】督查之职

【187】督查之职

当吾主真神的旨意降临。

殿内所有人神色肃重,皆发出赞颂,并认真体会她的意志。

而这种意志并不难领悟。

只因,神国与城邦联盟有着极其鲜明的对比。

如那罪王与迪迪玛尔,见得均衡一切朴实无华,远不如湖中城那般繁荣昌盛,各处显现奢华。

于子民眼中,当初第一次见到‘湖中城’盛景影像,也曾引发震撼。

而今,吾主以旨意降临,真正令众人看穿了一切——

那奢靡华贵,并不属于所有人。

信仰伪神的城邦之主,蒙蔽了黎民,坐享其成。

回忆起那关于“湖中城”的影像。

繁荣的集市中,有人衣装华贵,戴金铜的饰品,器宇轩昂;

却也有人衣不蔽体,满脸写着沧桑贫苦。

这种画面无疑是极具视觉冲突,令人记忆犹新的。

而均衡呢?

人人得居所,温饱无虞。

无论是战团的头领,还是负责营造肮脏粪肥,提取硝石的农户,无不称赞一句神国的喜乐。

当二者发生对比。

众人皆知,那城邦联盟的繁荣昌盛,皆为虚假。

更呈现出血淋淋的“罪果”。

正因此,审判之军将以均衡的意志凝聚利刃,挥下“审判之剑”!

此情此景,殿内人心凝聚,促成微妙共鸣——

“遵均衡神旨!”

“赞美吾主,赞美均衡!”

赞颂声荡气回肠。

当对两位神国新晋大圆满赐福结束。

牛屎也取出了迪迪玛尔所给予的信物。

副审判长之职已定。

他将要踏上审判之征,无疑要与罪王、迪迪玛尔的亲族接触。

牛屎万不敢有丝毫隐瞒,敬虔之心不沾污垢。

然而。

就在他取出后,还未来得及发声。

只见吾主真神已然向自己露出笑容,“我已知晓迪迪玛尔对你的祈求!”

“无需多言,周良臣,你只需谨记——”

“凡信吾之人,便得公义的心,你须听从心中的声音,遵循均衡的指引。”

众人不知情况。

唯独牛屎动作一滞,再一次震撼于均衡洞彻世间万物的真实之眼。

他便跪拜,“赞美吾主,良臣定听谨记吾主的教诲。”

牛屎与周卫国得罪罚圆满。

与二人相处半年的迪迪玛尔、罪王不可能没有交代。

少年罪王思绪单纯,但那迪迪玛尔,得交流半年,一定知晓神国动向,要为阿兹特克人尽可能争取生机。

届时只需牛屎拿出信物,阿兹特克人必然知晓罪王已抵达均衡,朝拜真神。

便可如迪迪玛尔所说,全心追随审判之军,甚至企图完成从被审判者到审判者的身份转换。

不过真要这么想……

他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

一则“罪果”审判的旨意降临,就将均衡神国与城邦联盟的界线,变得泾渭分明。

均衡神国以原始共同生产为基础,向全新共同生产体系晋升。

而原始奴隶制度令子民所唾弃。

只因各部迁徙而来,人人臣服均衡之下,便得喜乐。

各部只需换位思考,便知俘虏奴隶是多么恶劣的事情。

如莫多克人,曾经也俘虏奴隶,但最终会完成一个同化过程,最终认可其身份,转化为部族的生产力。

说到底,北美部族极为落后,还没有发展出完整的奴隶制度运行模式,就因均衡的荣耀,指引他们踏入一个喜乐的国。

当作为‘督查’的周卫国,开始清点‘罪果’,但凡坐拥庄园财富之人,必定显露人性的恶,无可避免。

因此,君主王族、贵族都将不复存在。

迪迪玛尔之意,可能有两层意思……

若阿兹特克王族得救赎,那固然好。

反之,此信物也是在提醒罪王的叔叔‘尹兹柯阿特尔’。

结束了。

属于城邦联盟的时代,彻底结束了!

投了吧,别抱侥幸心理。

至于信物到底代表什么含义,只有两位当事人知晓。

不过。

周黎安可以肯定一点,迪迪玛尔敢将信物交予牛屎,并让他呈上,信仰之心无需质疑。

因在吾主真神面前,他的一切虚伪都将被揭穿。

均衡神权凌驾于万物生灵之上。

赏赐结束。

雪女道:“卫国留下,其余人等退避。”

众人又是好奇,又是羡慕。

不知周卫国又会得到怎样教化与恩典。

待得众人离去。

周卫国也紧张不已。

雪女笑道:“卫国无需紧张,吾主将有恩典赐下。”

周卫国受宠若惊。

牛屎晋升一品,也不过得‘副审判长’之职,他已是‘督查’,虽不知具体行使权力,但肯定不差。

周黎安道:“先说艺术法则吧。”

“想必你也见报,各城学院开展艺术类课程,你为神国第一个领悟艺术法则奥义之人,应有所作为。”

“审判之征还有三个月,而三日后,你不必与牛屎一同出发,而是巡讲各城,传授艺术法则。”

“吾不要求人人得法则画术、乐理,只需有一个如何修行探索的概念,令他们思维开拓。”

“各城法则修士得概念,自会知晓如何引导孩童!”

“如有极高天赋者,你可选召入‘督察组’,随军前往南方大地,一同见证那城邦国度所留的艺术品、凋刻、画作。”

“我知你有所成,一部分原因在于迪迪玛尔,因此……你可知此行意义?”

周卫国先作沉思,才试探道:“是为完善艺术法则领域?如吾主所言,画作、凋刻、乐理,皆为艺术载体,而神国暂且空缺,我也只得素描技法,尚且不足。”

周黎安笑着颔首:“差不多为此意!”

“那么再来谈你‘督查’之职。”

“各城王公贵族,皆有财帛宝物,有些可追朔百年、千年以上!”

“纵然为罪果,却也是人族文明发展的见证,你需妥善保管,并清点记录,得其历史根源。”

“未来,神国将设立艺术学院,创办博物馆。”

“馆中应存世界各地之文物,留后人参观,以物见史,以史明智……”

“均衡的荣耀,终将洒满大地!”

“当世人皆高呼均衡之名,臣服均衡之下,相互敬爱,彼此和谐,此为真正的喜乐之国。你……还有雪女,包括所有均衡子民,皆须明白一个使命、真理。”

“人族命运共同体!”

话到此处。

不只是周卫国,即便是雪女也不住浑身激灵了一下,细微颤抖。

均衡子民如今人人高呼,要令均衡荣耀洒满大地。

只为捍卫、宣示均衡之主的神圣光芒。

可实则吾主的意志呢?

她所牵挂的却是所有人族的命运啊!

只为定立一个喜乐的国,令阴霾扫尽,灰暗不在,和谐敬爱。

雪女跪拜,仰着脑袋,眼眶泛起滚烫的水汽——

“赞美吾主,赞美均衡!”

“雪女代世人,感恩您的仁慈博爱之心!”

而周卫国已是彻底呆滞,便是连赞颂都忘了。

许久后。

待他回过神来,殿内只剩他一人。

他对着那空荡荡的神座,狠狠地叩首,“吾主在上,吾一定牢记使命,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赞美您,亦赞美均衡!”

周卫国依旧呆滞,仿佛经历一次灵魂的升华,以至于灵魂与身体,出现了连接率丢失。

殊不知,殿外众人聚集,还未离去。

牛屎等人都好奇周卫国得听什么旨意、恩典,却见他失魂落魄的踏出。

明明众人就在眼前,却视若无睹。

“卫国,卫国!”

牛屎有些担忧。

心想,难道他又得罪罚降临?

二人一齐长于图石,虽都不是图石部的人,但这份相同年纪,相同经历却显得颇为珍贵。

听到呼唤,周卫国才回过神来,见得众人散漫模样,却怒斥起来,“吾主降下恩典,赐法则奥义,你等不抓紧每分每秒汲取知识,为何在此荒废怠慢?”

“此为悖逆,不敬吾主真神!”

勐地一番怒斥。

令所有人目瞪口呆。

有人张口就想反驳,可话到嘴边又无从下嘴,道德制高点已被周卫国占据。

而且,众人被他气场所威慑,竟都生出些许怯弱。

仿佛他已变了一个人。

再结合他如今身份,二品大圆满,审判之军督查,地位身份已然不同。

众人在殿内更已见得吾主对他的恩宠。

而对此一幕。

牛屎也觉得奇怪,不知周卫国受了什么刺激,却还是深吸一口气,附和道:“诸位,散去吧,我三人突破法则大圆满,已作出榜样,望你等能学有所成,才不辱吾主所赐恩典!”

众人对牛屎是发自内心的钦佩。

“赞美吾主,赞美均衡!”

“均衡存乎于……”

赞颂后,众人离去。

只剩二人时,牛屎才拉着低了他半个头的周卫国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何如此性情大变?”

“我,我觉羞惭啊!

!”

“走,先去找小花,我便将殿内之事,娓娓道来!”

牛屎不再多问,与他一同前往小花的办公场所。

此时,书记官与周若男俱在。

周卫国道:“你们先退避,我等有要事讨论。”

书记官匆匆走了,不敢怠慢。

可周若男哪里是“好相与”的?

“我不走,我为首席之弟子!各城报告我都看得,凭什么不能参与讨论!”

小花竟然表示赞同,又轻蔑瞥了一眼周卫国,“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能有什么要事?”

“无非是突破二品,依仗艺术法则,来我这儿炫耀?”

“那我便考考你,象牙为何物?”

周卫国一愣,面对小花,气场全破,反而真的思索起象牙……

“象是一种生物。”

“象牙便是它的牙。”

“象生于何地?体多大?以何为食?”

“你别太过分啊!”

“呵呵,若男,告诉他。”

“象生于黑州、东州,高2-4米,重3-5吨,有发达门齿,此为象牙;以草木瓜果为食!”

“而实则,我等所居均衡神地,也曾有大象,只因时代气候灭绝,我等祖先曾留下诸多壁画,藏于山区旧地,因迁徙而逐渐掩埋。”

周卫国脸皮抽搐。

他不是不知大象,只是记忆模湖,生物法则密卷就有多种生物讲解,不过修习高境界知识,前面的记忆点都模湖了。

远不如这孩童好奇所知得多。

不过又因这番言论,令他感慨,“那些祖先壁画,皆为人族瑰宝,历史的传承,是为艺术品啊,理应收入博物馆。”

这下轮到周若男疑惑了,“何为博物馆?”

周卫国这才将神殿内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从艺术法则,到督查之职,再到艺术品收纳……

最后,当道出神祇箴言,他已是浑身颤抖——

“吾主有言,当世间人人赞颂均衡之名,才为真正喜乐的国。”

“我等只知要将均衡荣耀洒满大地。”

“却不知她的仁慈之心,是为包容天地!”

“吾主需让我等铭记一个使命——”

“人族命运共同体!

!”

话落。

屋内其余三人一如他之前的反应,呆滞不已,神魂不在。

这是一种精神意识的升华。

足可细细品味体悟许久。

而事实上,场间呆滞也保持了整整五分钟。

牛屎第一个回过神来,激动地道:“那你为何方才不告诉众人,令圣殿山修士知晓吾主均衡的意志。”

周卫国叹息摇头,却久久不言。

周若男亦是狐疑,转而望向小花,“首席,此为何意?如此神之意志,本应教化万民。”

小花思索后,有所了然,“若吾主要令世人知悉,何不登报,或召开圣典?”

“反之,吾主方才只让卫国一人留下!”

“子民不得法则奥义,尚不能领悟如此箴言,无法正确作出判断。”

“吾主博爱世间,然总有邪恶阴霾聚集,是以才有审判之征,令审判降临!”

“唯有扫清邪恶,令均衡意志洒满世间,才有共同体一说!”

“且南方大地数百万人将要臣服,若知如此神谕赐下,我均衡子民如何规范他们的作为,施以管教引导?”

“行策之事,也分时机,如户籍制度与供销社制度产生,都是因时而应运。”

“吾主之意,实则是让卫国明确‘督查’之职,‘恶果’需斩除,而黎民为人族之根基,便如我均衡各部虽愚昧无知,不得真神降临一般,臣服均衡后,也得喜乐,不应受到多余责难。”

“这其中便涉及一个善恶的决断,对恶之事,必斩尽杀绝,而对可得救赎之人,需予以正确的指引!”

“这也是神国立法的意义所在。”

话到此处。

周卫国与牛屎都频频颔首认同。

而就在此时,小花又看向周若男,发出苦笑,“此事本不应让你听到,你年纪还小,难免无意间失言!”

周若男立即遥望神殿方向道:“若男以对均衡信仰之心,立下誓言,绝不透露半个字,便是爷爷也不说!”

baimengshu.com

“如有违背,若男愿被判处永恒的湮灭!”

“罢了罢了。”小花摇头,“你既立下誓言,便需遵守,否则吾主神罚降临,我与你爷爷都救不了你!”

而后,小花看向周卫国,语重心长道:“吾主落下‘督查’重任,你要竭力而为!且此行必定凶险。”

“凶险?吾随审判之军前往,那罪人还敢犯禁不成?”

小花正色道:“罪果将被斩下,而那失去一切之人,必生出邪祟不臣之心,以狠毒手段暗害于你!”

“如斩去头颅的毒蛇,偶尔也会以毒牙噬咬出最后一击!”

“你怎能不提防?”

“他们信仰伪神,不遵均衡,早已是穷途末路,无惧湮灭之罚。”

牛屎对此也深以为然,深吸一口气道:“吾会安排铁骑时刻护卫你等,不过……你最好再去拜见吾主,祈求她的旨意,令你能去监禁所探视迪迪玛尔,多了解一些城邦联盟的事宜。”

“吾主有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网游之盗版神话 很纯很暧昧 罪恶之城 超级修真保镖 网游之神话降临 灵舟 绝世高手在都市 校园全能高手 家园 盗墓笔记
相邻推荐:
奋斗在红楼挟女皇以令诸侯四合院:我是杜守义重生之财富美利坚我能推演武学功法北美1776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村花曝光精灵:我有一个洗翠秘境世界级歌神回到过去当歌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