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昆仑一黍 > 第287章 紫袋盛鱼符

第287章 紫袋盛鱼符

“钱少白?看来上景宗也牵涉进来了。”

赵黍略加思忖,露出几分微妙笑意,然后轻轻一点玉树宝杖,罩着整座宅院的木围笼顶端让开一个通道,一团肉眼难察的身影进入,落下之后现出钱少白的身影。

“如此隐秘行事,不像上景宗的作风。”赵黍笑着来到院中,长烈子与陶鹤龄跟随左右。

钱少白见到赵黍,虽然仍是改易形容,但那柄隐含草木生机的木杖当不得假。

“让道友见笑了。”钱少白清楚自己不能道破赵黍的来历,于是略带警惕地望向另外两人。

“这位是太乙门长烈子道友,这一位是千机阁陶鹤龄。”赵黍做起介绍,两人都向钱少白拱手施礼。

“钱道友修为精进,恭喜了。”赵黍打量几眼,他观钱少白周身气象,玄珠已入泥丸,想来是近一年来有所进境。

“这都要归功于门内尊长点拨。”钱少白有些话不便当着外人明言,自己当初亲眼见证赵黍“死而复生”,心中震撼不可谓不小。

但也正是因此,钱少白不知不觉间勘破心中迷障,等他回到天城山时,被掌门含元子一言点明,玄珠直上泥丸,由此修为大进。

如今面对赵黍,钱少白不再惊慌失措、心生恐惧,只是仍然觉得赵黍此人高深难测,不好相处。

“不知钱道友秘密前来,有何指教?”赵黍领着钱少白进入屋中,里面除了一些废旧家具,并无其他杂物。

钱少白见长烈子与陶鹤龄也在,便知赵黍用意,于是开口说:“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不知千机灵矩是否在徐道友手上?”

赵黍望向陶鹤龄,对方从怀中取出千机灵矩,同时说:“这是伯父托付给我的,他看出邓飞豹心怀叵测,担心千机灵矩落在此人手上,将会殃及无辜。”

钱少白没有立刻接话,赵黍则说:“钱道友此时前来,想必已经知晓温禄县近来发生之事了?”

“不错。”

“那我想问,你钱道友是代表上景宗,向徐某索讨千机灵矩,然后交还给邓飞豹吗?”赵黍又问。

钱少白仍旧点头:“大体如此。”

“不能还给他!”陶鹤龄插嘴道:“你们上景宗还不清楚,邓飞豹乃是敌国奸细,意图窃取机巧造物。他先前就带着一批修士围攻此地,我过去在千机阁从未见过这些人,一定是别国供奉的高手!”

钱少白则说:“那些修士并非来自别国,其中包括燕然山、飞甲门、玉芯观这三家。”

一旁长烈子双手叉抱,闻言道:“我记得这些都是道场位于有熊国的宗门吧?燕然山稍有劣迹不去说,飞甲门的剑客也曾在战场上为有熊国杀敌,玉芯观则多是清修女冠,到底是什么人才能将他们全部召集起来?”

钱少白没有答话,而是望向赵黍,目光中有试探之意。

“你这是在考我?”赵黍澹澹一笑,并不在意,从容答道:“有熊国内,有人意图谋反,并且身居高位,因此才能勾结各家门派,而邓飞豹就是这伙势力安插进千机阁之人。他们夺取千机灵矩,是打算利用其中机巧造物,以此对付有熊国的朝廷兵马。”

“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徐道友。”钱少白重重点头。

“谋、谋反?!”陶鹤龄大吃一惊。

“在各地水源投毒的妖邪,也是他们的人马吧?”赵黍问道:“我来磻阳郡路上,见到不少受灾百姓,若是再因水源而生病害,瘟疫遍地,几乎是生路尽绝。

此时如果有人出手施救,立刻就能拉拢人心,稍加扇动,恐怕便能拉起作乱兵马。要是再加上千机阁的机巧造物和军器兵械,以及各派修士相助,即便有熊国,恐怕也不好应付?”

其实当赵黍发现长烈子身中流金封脉咒,心中已有几分猜想,预料到邓飞豹背后可能是有熊国的阴谋势力。而邓飞豹聚众来攻,意图强夺千机灵矩,更是坐实赵黍所想。

而钱少白的来到,虽不完全在赵黍预料之中,但他可以断定,上景宗在这件事情中已经表明态度。

“徐道友既然猜到,那我也可以直说了。”钱少白言道:“邓飞豹出身于旭日神教,他们打算复兴天夏朝,早年作乱甚多,近年来看似潜藏,实则暗中谋划、蓄势待发,势力绵延甚广,在不少门派里培植、安插人手,千机阁便是其中之一。”

“呵呵,听钱道友这番话,上景宗好像早就知晓此事了?”赵黍浅笑一声:“难不成上景宗里也有这个旭日神教的内奸?”

“就算有,徐道友觉得他们能够兴起什么风浪吗?”钱少白反问一句。

赵黍笑而不语,有含元子、四仙公这等高人的宗门,安插奸细只怕立刻就要暴露,甚至反过来被对方摸出底细,旭日神教只要不是太傻,就不会冒险惊动上景宗。

不过这或许也导致了旭日神教对上景宗根底所知不足,如果他们知道有含元子这么一位仙家高人,真的会擅自妄为吗?

“钱仙师,上景宗既然早知此事,为何还要坐视邓飞豹接掌千机阁?”这时陶鹤龄双眼通红地质问道:“我伯父就是被邓飞豹逼害,蒙受骂名、郁郁而终,最后死不瞑目!”

钱少白沉声道:“如今主持应对旭日神教的人是左相何大人,并非上景宗。”

“左相?谁不知道当朝左相就是上景宗出身?”陶鹤龄擦去泪水:“伯父对上景宗一向敬重,也曾与夏黄公印证炼器之法,他为有熊国辛苦劳碌一辈子,难道你们就能眼睁睁看着邓飞豹将千机阁夺走?”

“我此次前来,正是奉左相之命,跟你们解释清楚内中因由。”钱少白说道:“想必你也明白,自从十余年前东胜都剧变,我有熊国便是灾祸不断,流民甚多。旭日神教见此情形,便觉有机可乘,在各地招聚流民,意欲为何早已不言自明。

而左相发现,旭日神教与朝中一些公卿贵胃暗中往来,若是不将其一网打尽,只怕遗祸甚广……”

“所以那位左相大人决定,放任旭日神教壮大,甚至暗中推波助澜,让他们主动举事,以此使得潜藏逆党一并浮现,方便左相大人一网打尽。”赵黍冷笑两声:“好大的算计、好深的心机!”

“的确如此。”钱少白说这话时底气不是很足,他过去就在左相门下办事,知晓左相心机深沉、手腕苛烈,颇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意。

“这么看来,我保下陶鹤龄与千机灵矩,反倒是让那位左相大人的盘算落空了?”赵黍问道。

钱少白说:“左相从未有责怪徐道友的意思,他十分欣赏您的义举,只是担心彼此生出误会,所以才派我来解释清楚。”

赵黍陷入沉默,对方肯派钱少白来,本身就足以表明态度,这里面说不定也有含元子的安排。

“没想到一时动念之举,竟然会卷进此等大事之中。”赵黍敲着膝盖问道:“但要是我不肯交出千机灵矩呢?”

钱少白没有立刻答话,抬眼望向另外两人,赵黍知他意思,示意陶鹤龄他们暂时离开,单独与钱少白交谈。

“你救走陶鹤龄,不是一时动念吧?”钱少白问道:“我已经从左相那里知道了,不久之后将有一处洞天门户经过遁甲山,这才是你的目标。”

赵黍有些无奈,他就是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用意,才选择如此迂回曲折的办法,结果还是没法隐瞒。

“接着说。”赵黍很好奇,上景宗既然知晓洞天门户一事,会有何种举动。

“左相派我传达一事。”钱少白神色认真:“他许诺让你打开洞天门户,届时无论是千机阁还是有熊国都不会阻止。”

“空口无凭。”赵黍冷哼一声。

“这是左相亲自盖印的通关牒书,还有紫袋鱼符。”钱少白取出两项事物:“凭此两样,你可在有熊国各地任意行走,关隘城防不会拦阻,地方官长见到这两样东西,也知晓你是朝廷供奉的修士,自当礼遇。”

赵黍望向钱少白腰间一个绯红色的小锦囊,问道:“看来你的品秩位份不如我?”

钱少白笑道:“这是自然,你的修为远在我之上。”

“修为法力是一回事,恐怕我的身份才是关键吧?”赵黍面无表情道:“区区一个行走江湖、根底不明的散修之士,就算修为再高,也不值得左相如此看重。哪怕拉拢示好,也不会如此轻忽。”

就像华胥国的馆廨修士以绶带区分箓职高低,有熊国也会给供奉修士配发鱼符袋,紫袋最高、绯袋次之、青袋最低,而内中盛纳金银铜三种鱼符,再加区分。

在有熊国,能够佩戴紫袋金符的人,想必就是四仙公之流。而赵黍一来便得到紫袋鱼符,不可谓不重视。

“左相大人说了——怀玉真人有大功于有熊国,就算你不图名利,有熊国也应该以礼相待。”钱少白说。

“大功?哦,是当初蓼花县的事?”赵黍问。

“也不止是蓼花县,我从掌门那里听说了,你曾带着门下弟子,在清河一带斩杀众多妖邪。”钱少白言道:“上景宗名声虽然响亮,但如今群邪并起的世道,时常人手不足,不得已委托玉霄宗的道友帮忙剪除妖邪。这种事吃力不讨好,我们也是清楚的。所以于情于理,也该感谢你出手相助。”

“我该说你们通情达理,还是心胸宽广呢?”赵黍轻轻摇头:“左相大人不会不清楚,当初地肺山上究竟发生何事吧?既然已经知晓我的真实身份,居然还敢让我在有熊国随意行走?”

钱少白解释道:“左相大人并不认为你是东胜都剧变的罪魁祸首,世人之见或有偏颇,但左相大人当持正以观。”

“有趣。”赵黍接过通关牒书观瞧,在他看来,这位左相大人为了对付旭日神教,不惜放任他们举事作乱,除了要做足准备,事后肯定也要大加杀伐,有熊国朝野必将经历一场清洗整顿。

此等心机手段,可谓无情酷烈。这位有熊左相对自己如此示好,绝不可能是出于单纯善意,他准许自己打开洞天门户,肯定还有其他用意。

“左相大人应该还有别的吩咐吧?”赵黍打开紫锦囊,内中是一枚小巧银鱼符。

“吩咐不敢说。”钱少白言道:“此事过后,左相大人打算与你亲自会面,商谈拜访天城山一事。”

赵黍眉宇微敛:“看来钱道友果然把我的话传达到了。”

钱少白虽然不明实情,但隐约能够猜到,赵黍是要为当年东胜都剧变一事,追究参与其中的上景宗。说白了,就是上门来讨个公道。

到了四仙公和含元子这等境界,通常不会为一时意气拼得你死我活,深陷杀伐容易沾染尘世浊气,无益于修仙学道。

赵黍的确想要找上景宗一问究竟,但他并不打算牵连无辜。而且如今的他别说对付含元子,就是面对四仙公任意一位,他都不能保证斗法取胜。

哔嘀阁

“那你是答应了吗?”钱少白赶紧问。

“此事等我打开洞天门户之后再谈。”赵黍没有把话说死,他还不能肯定这位有熊国的左相大人在动什么心思。

“也好,我一定跟左相大人如实传达。”钱少白暗暗松了一口气。

“你打算现在就带走千机灵矩吗?”赵黍问道:“这么做恐怕只会暴露左相大人的布局吧?不然的话,你也不必偷偷摸摸潜入进来了。”

钱少白回答道:“左相大人已经做好布置,稍后夏黄公将亲至温禄县,以诛除妖邪的名义与你交手,到时候还请您羊装败退,让夏黄公在众目睽睽之下夺走千机灵矩。”

“此计尚可。”赵黍微微颔首:“不过你们是否考虑到,旭日神教要举事,第一个要对付的便是你们上景宗?夏黄公将千机灵矩交还给邓飞豹,只怕他就要首当其冲,直面旭日神教的围攻。”

钱少白认真言道:“夏黄公早有觉悟,此事便不劳挂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很纯很暧昧 盗墓笔记 绝世高手在都市 罪恶之城 家园 网游之盗版神话 校园全能高手 超级修真保镖 灵舟 网游之神话降临
相邻推荐:
我在贞观开酒馆恐怖死亡游戏被渣后,我被女神上司拯救!从四合院开始的旅行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影视从流金岁月开始我竟然能带出游戏物品全球震惊!我真不是盗墓贼从海贼开始全知全能开局奖励一亿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