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大乾执剑人 > 第两百八十三章 棋局、伏击、鸿胪寺(求订阅)

第两百八十三章 棋局、伏击、鸿胪寺(求订阅)

一连三天,李牧都住在白马寺的皇室别院,可惜,那黑衣人一直没有出现。

李牧猜测,黑衣人可能是觉得已经打草惊蛇,所以想等自己松懈下来,当然,也可能是和朝堂之争有关。

大朝贡被清平王打断后,翌日早朝,大乾朝廷就提出和诸国使团互换洞天福地名额,美其名曰,加强交流,至于朝贡嘛,可以减少三成。

诸国使团自然不愿,因为,大乾摆明了是要以少博多,他们据理力争,在天元殿和大乾百官连续吵了三天。

直至第四天,他们才终于罢休。

因为,小皇帝姬轩似乎摆脱了清平王带来的心理阴影,竟提出再开大朝贡,让大乾天骄和诸国天骄比试!

可是,上次大朝贡,大乾五战四胜,六战五胜也只是时间问题,胜率之低,令人发指!

若再开大朝贡,恐怕结果也是一样,到时候,绝大多数国家,不仅得不到大乾的朝贡和洞天福地名额,甚至还要赔出三个洞天福地名额!

既是如此,还不如答应大乾的‘友好交流’,这样至少不会血本无归。

蒙元的三王子突烈虽然极力阻拦,但最终,还是拧不过大势!

……

白马寺。

得知这个消息的李牧大喜!

朝堂之争既然结束,那诸国使团也该陆续离京了!

黑衣人一旦回到西域,隔着千山万水,即便掌握神足通,也不可能来到他身边!

“若是黑衣人不甘心,只能在这最后几天暗杀我!”禅心静室中,李牧正和慧能密谋,打算通个宵,静等黑衣人。

慧能虽然看起来苍老,双眉雪白,满脸皱纹,但修仙后,他的内在早已返老还童,龙精虎勐!

通宵对而言,完全不是问题呢。

“长夜漫漫,施主,我们手谈一局如何?”慧能很雅,搬出棋盘,准备跟李牧下棋。

李牧求之不得!

棋盘是以古木凋琢而成,通体散发着幽幽清香,沁人心脾。

黑白棋子也是以玉凋琢,温润中透着丝丝清凉,有宁神静气之效!

因为李牧是客,因此他执黑,慧能执白。

执黑先行。

李牧先将那本泛黄沾着油腻的佛经放在棋盘旁,然后,一子落在最中间的天元位!

慧能眼皮一掀,笑道:“施主以诗剑仙之名,名震大乾内外、诸国天骄,如今天元落子,妙哉,妙哉!”

说着,他一子落在天元左侧位。

李牧只以为他是在商业互吹,一边快速落子,一边互吹道:“慧能大师这一子也是妙到巅峰,如神来之笔,天外飞仙呐!”

“……”一时间,慧能大师有些接不下去了,实在是太露骨了!

他苦笑摇头,再落一子。

互落几子后,李牧轻笑一声,随即叹息说道:“能与我下到这种程度,整个天下也就只能是慧能大师了,可惜,大师输了。”

“贫僧输了?”慧能看着棋盘,雪白的双眸紧皱,他仔细推演棋局,可是双方各自也就落了七、八个子,实在推演不出全局胜负啊!

莫非李施主的推演能力,已登峰造极,可以窥一子而见全局?

慧能心中震惊,然后,他看到李牧落子,笑道:“大师请看!”

看?

贫僧看什么?

慧能呆呆的看着棋盘,苍老的脸庞,满是不解。

“五子成龙啊!”李牧不乐意了,莫非这老秃驴还要赖账?

“五子成龙?”慧能果然看到五颗黑棋排成一条直线,可这……算什么意思?

“大师,我们下的不是五子棋吗?”李牧凝眉,你拿出黑白棋,总不是想跟我下象棋吧?

“五子棋……”慧能看着那五子长龙,面皮隐隐抽搐,好半饷,他颤抖的手缓缓合十,好似要压住心头波澜,说道:“阿弥陀佛,施主,贫僧长这么大,从未听过五子棋。我们下的,是围棋。”

“围棋?大师别逗我,我长这么大,从未听过围棋,我们下的,就是五子棋!”李牧一脸认真。

“南无阿弥陀佛……”慧能合上双眼,开始念起经来。

“大师,好好的,你怎么突然念经了?”李牧奇怪的问道。

谁知,李牧不问还好,这一问,慧能的念经声更重了:“南无阿弥陀佛……”

“哎。”李牧摇头叹气,暗道:这是下不过我,打算耍赖了。

还好,我是个大度的人,不与和尚一般见识。

冗长的念经声中,李牧双眼皮缓缓沉重,最终,一脑袋嗑在棋盘上,睡了过去。

“阿弥陀佛。”慧能终于停止念经,自语道:“没想到贫僧竟也动了嗔念,罪过,罪过。”

随后,他吹灭蜡烛,静室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慧能闭目打坐,不再出声。

时间缓缓流逝。

丑时三刻,慧能忽然睁开双眼,漆黑的静室内好似凭空生电,他勐得侧头,却见放在棋盘旁的佛经忽然无风自动,一页页沾着油腻的经书快速翻滚。

此时,头嗑在棋盘上睡觉的李牧也幽幽睁眼。

来了!

李牧悄无声息的起身,右手一番,七星龙渊已然入手。

呼呼……

无形的涟漪在黑暗的静室中荡漾开,下一瞬,黑衣人出现。

“阿弥陀佛!”

这一瞬间,慧能已是一巴掌拍了过去,金色的佛光化作明王怒火,霎时便将漆黑的静室浸染的一片赤红!

李牧也不客气,在慧能动手的刹那,一剑斩了过去。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璀璨的剑光霎时刺破赤红佛光,印进黑衣人的眼底!

李牧之所以使用剑诀断愁,是因为有慧能大师在,不差他这点输出,既然如此,他自是要站在辅助位!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黑衣人但凡被断愁拖延个一秒半秒,就绝逃不过慧能的明王怒火!

然而,黑衣人好似完全不受断愁影响,他在出现的瞬间便感知到危险,快速后退,同时双掌拍出。

轰……

山河咆孝的声音陡然响彻静室,同时两轮金光从黑衣人掌心涌出,金光中,山脉起伏,江河连绵,更有一尊巨大金佛,立于山川之中。

这尊金佛面目平和,却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作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状!

“果真是如来神掌的佛动山河!”李牧神色一紧。

下一瞬,佛动山河便与明王怒火、断愁撞在一处。

轰……

恐怖的能量波动化作狂暴气浪从三人中间荡开。

黑衣人瞬间喷血后退,但脸上有黑巾,血液被黑巾吸收,同时,他脚下一动,无形的涟漪快速将他笼罩!

气浪席卷静室,慧能佁然不动,僧袍猎猎中,他单手结印拍出:“地狱印!”

金色的佛光炽烈绽放,到极致处,好似化作一片黑暗,仿佛十八层地狱,笼罩向黑衣人。

一旁的李牧被狂暴气浪冲击,胸膛传出骨裂声,但他还是强忍剧痛,在第一时间补剑。

同时他心念电转:不管你是玄空还是玄灵,都是出身楼兰古国的菩提寺,既然如此……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铮~~

震耳欲聋的剑鸣声好似穿透风沙,青色剑芒化作一道滚滚黄龙,竟是后发先至,眨眼间越过慧能的地狱印,斩入黑衣人心田!

下一瞬,地狱印也骤然降临在黑衣人胸膛!

嗡……

涟漪过去,黑衣人已然消失在静室中。

“跑了?”李牧咳出两口鲜血,有些难受。

实在是慧能出手太过霸道,再加上黑衣人和他的攻击,因此造成的余波,他都有些扛不住呢!

不过,李牧肯定,这个黑衣人的伤势,绝对比他还重!

“阿弥陀佛。”慧能双手合十,叹息道:“不愧是神足通,心念所致,便能抵挡众生行处,贫僧也留不住他,施主,真是抱歉。”

“大师太客气了!今夜若没有大师,我也没办法将他重创,我已知足。”李牧说道。

而且,经此一役,黑衣人恐怕不敢再来,不,应该是没有机会再来了!

李牧捡起地上的泛黄佛经,拜托慧能将经书上的神念消除。

“自当如此。”慧能当即祭起舍利子,璀璨的金色佛光瞬间笼罩静室。

李牧心中一动,忽然将之前压在狮子国的那些灵物以及西域贡品也一并取出。

这些东西都是孔雀公主送回来的,而孔雀是楼兰古国的公主,他怀疑黑衣人在这些灵物上也动了手脚!

接着,李牧将木钵以及木钵里睡觉的娃娃也一并取出,让佛光净化净化,洗洗澡。

与此同时,李牧吞服了几颗娃娃的眼泪,并运转龙血煞,治疗肋骨伤势。

娃娃的眼泪对疗伤有奇效,他刚才受气浪冲击,断了两根肋骨,但在这些眼泪的浸泡,以及龙血煞的帮助下,这两根肋骨,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若是再得到墨家的玄水煞和青木煞,我还真可能断肢重生……李牧心中欢喜。

半饷过去,净化结束,慧能收回舍利子,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施主,只有佛经上有神念。”

“啊,大师,其实这是我的香火钱。”李牧睁开眼,默默的将西域贡品,以及黑色龙鱼和帝流浆收回龙鳞空间,再将娃娃丢进木钵,藏进怀里。

至于其它杂七杂八的灵物,李牧不心疼!

“……”慧能本来是不想收的,但看到李牧的动作,不收的话可能会影响到修行,只好无奈收下:“如此,多谢施主了,阿弥陀佛。”

“大师。”李牧摸了摸胸膛,问道:“不知大师是否知道菩提寺诸位高僧入京后在哪家寺庙挂单?”

“施主要去找他们吗?”慧能沉声道:“那人拥有神足通,纵然重伤之躯,施主恐怕也杀不死他。”

拥有神足通,只要多在几个人,或是灵物上设下神念,便可瞬间往返来回,一般人根本杀不死!

而且以那人的谨慎,必然也已经这么做了!

李牧道:“我只是想确认黑衣人的身份。”

不管黑衣人是玄空还是玄灵,此时定已身受重伤,只要找到他们,不,只需找到他们的其中一人,李牧就能确认黑衣人的身份!

慧能想了想,说道:“上次玄空法师来敝寺,曾听他提起过,此次菩提寺的众僧都是随孔雀公主而来,不出意外,他们当和孔雀公主在一起。”

那就是鸿胪寺了!

李牧当即告辞。

下了山门,李牧直奔鸿胪寺!

李牧策马狂奔,街道上空无一人,正方便他全速骑行。

寒风冷冽,寅时初,他终于赶到鸿胪寺外!

鸿胪寺极为宽广,楼阁别院多如繁星,且即便是深夜,门外仍有许多甲士训练,守卫堪称森严。

“站住,此处是鸿胪寺,闲杂人等不得进入!”李牧才一靠近,便有守卫出现,将他拦下。

李牧不跟他废话,直接取出翰林院的执事令牌,冷声道:“奉皇后旨意办事,闲杂人等不得阻拦,否则……”

皇后旨意?

一众守卫神色一紧,仔细查看,确认李牧手中是翰林院执事令牌后,态度当即变软:“不知皇后娘娘深夜派阁下前来,所为何事?”

“事关菩提寺高僧清誉,你们不要多问,快带我去见他们!”李牧沉声道。

“可是这会……”守卫们面面相觑,有些迟疑。

但此时,一个守卫好像认出了什么,道:“你……你是诗剑仙李牧?!”

“诗剑仙?”

“怎么可能,他怎会出现在此?”

“前几日诗剑仙大战刀魔,我正好放值,所以和我妻子在一家茶楼看了那场大战,不会错的,他就是诗剑仙!

“你,你真是诗剑仙?”

守卫们围了上来,神色间,颇多兴奋,更有几个,还毛手毛脚的想摸李牧!

如此追星态度,李牧能惯着他们?

他当即剑心一动,强悍的剑势瞬间迫得众护卫步步倒退。

但护卫们不怒反喜!

“好强大的剑势,一定是诗剑仙无疑了!”

“竟是诗剑仙大驾光临,哎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

“诗剑仙,我和我家人,都非常敬佩您!若有幸能加入诗剑仙的剑宗,那真是三生有幸了!”

“别闹。”李牧威严的看着他们,道:“我有要事在身,皇后娘娘……”

“哎呀,既是诗剑仙,那自然是没问题了,快请,哦不,我亲自带您去找菩提寺的和尚!”守卫队长张开强行的挤开众人,野蛮的拉住李牧的小手,进入了鸿胪寺。

其余守卫见落后一步,纷纷捶胸顿足,暗恨手慢无。

李牧不动声色的甩开这个自称张开的守卫的毛手,问起菩提寺和尚的情况。

张开自然是知无不言:“说来也怪,楼兰古国本是和狮子国一道来的,但今天下午狮子国离去时,楼兰公主还有菩提寺的和尚竟都没走。”

李牧心中冷笑:定是那黑衣人想在临走前再暗杀我一遭。

而能左右孔雀公主,那黑衣人的身份已然呼之欲出了!

左拐右绕,穿过亭台阁榭,终于,两人来到一栋小楼下。

张开道:“孔雀公主住在二楼,她的侍女住在一楼,菩提寺的和尚住在旁边小院的厢房中,诗剑仙,我这就帮你叫醒他们。”

“麻烦了。”李牧也不阻止,笑盈盈的跟着他进入院中。

院子两排有厢房,张开进去后很不客气,将一众僧人物理叫醒。

“阿弥陀佛,天色尚早,施主为何这么早就叫醒我们?”

“莫非鸿胪寺要赶人?”

和尚们不满的声音传出,紧接着传来张开的叫嚷声:“叫什么叫,莫要吵醒离你们家公主,今次是翰林院的执事要见你们,快穿上衣服出来!”

他知道轻重,所以只说翰林院执事,没提诗剑仙的名号。

纷乱的声音中,一个个穿戴不太整齐的和尚走了出来。

李牧站在两排厢房中间,锐利的目光从他们脸上快速扫过,直到看到一个高大健壮的和尚!

玄空!

李牧童孔一缩,玄空既然出现,那黑衣人,便只能是佛子了!

“阿弥陀佛,原来是李施主。”玄空见到李牧,笑着上前:“不知施主深夜驾临,有何要事?”

李牧笑着反问:“玄空法师当真不知?”

玄空摇头。

“那便请佛子出来吧。”李牧笑道。

“佛子?”玄空笑道:“原来施主是来找佛子的,真是遗憾,玄灵师兄已经先我们一步回西域了。”

“是吗?”李牧刚想说什么,张开的声音忽然从一间厢房传出:“大人,有发现!”

李牧眼中精光一闪,瞬间化作一道剑光,冲进厢房。

刚进去,李牧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张开站在床榻前,那里的地板还有许多血渍,看颜色,应是一个时辰内滴落。

“玄灵师兄受伤了?”玄空跟着进来,看到这些血,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大人,床榻尚且温热,这什么佛子,应是才离去不久,应该还在鸿胪寺!”张开沉声道。

真是狡猾啊,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就立即施展神足通离去,看来……他的伤势比我想象中要重。

李牧心中冷笑。

张开看着李牧脸上的笑容,似乎明白了什么,开口说道:“大人,若要搜查鸿胪寺,恐怕得需要少卿大人的首肯。”

鸿胪寺寺卿本是姬尘,可惜死了,所以这里是少卿负责。

“玄空法师,你以为呢?”李牧笑眯眯的看向玄空。

玄空一怔,道:“这……全凭大人做主。”

“那便不搜查了。”李牧道。

玄灵掌握了神足通,想要找到他根本不可能。

他来这里的目的,也已经达到。

至于佛子玄灵,咱们来日方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超级修真保镖 灵舟 网游之盗版神话 绝世高手在都市 校园全能高手 很纯很暧昧 盗墓笔记 罪恶之城 网游之神话降临 家园
相邻推荐:
开局前女友组团重生洪荒:这个通天苟出天际开局和女神流落荒岛末世最强进化孝与不孝生死绕功名我在贞观开酒馆恐怖死亡游戏被渣后,我被女神上司拯救!从四合院开始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