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重生1983年 > 616章 筹资捞人

616章 筹资捞人

潘小章本来想第二天坐哥哥车回俞督的,但是熊兰火急火燎要跟老爸回去。

“我跟我爸要去跟我嫂嫂家协商,看能不能想办法把赃款筹到,要么你在爷爷家住一宿,明天坐大章哥车回去。我跟我爸先回去?”

小章想了想,还是决定跟他父女回俞督去。

到了俞督,又买车票坐车去丰禾镇。

在镇上最主要街道上有二栋三层楼的门面房。

旁边的那栋老房子就是吕家。

吕五月生看见熊仁贵三人连忙请进室内。

“亲家你去找关系,结果怎么样?”

现在他女婿和儿子都挨抓了,他一家人也很焦急。

铁珊笼矿他没有什么关系,他认为熊仁贵是矿里退休工人,应该熟悉矿里领导,可以走走关系的。

其实吕五月生早知道女婿在上班时偷钨砂的事情,上次熊仁贵父女来他家闹过一次,当时他装湖涂,态度暧昧。

某种意义上他是鼓励女婿继续这么干的。

分田到户以后,稍微有本事的人都钻破脑袋去赚钱了。

同意女儿吕淑萍嫁给熊六福。也是因为这小伙子看上去头脑灵活,机灵,认定他以后肯定不会甘于平凡的人。

去矿山上当矿工,每月拿几十块钱工资,比在农村土里刨食。肯定好上百倍。

但是眼见很多人出外打工赚了大钱,回家建起了新房子。

那些在矿上上班拿几十块钱月工资的待遇又不想了。

他时常在女儿女婿面前念叨,怎样才能赚大钱的问题。

无意间的一句话,让女婿听了茅塞顿开。

“你在矿里当安全员,天天在采矿场走,哪里有富矿,哪里的富矿品位高都很清楚。那些高品位的钨精矿,拳头大一小块,就是几斤重?几斤重的钨精矿售价就是十几块钱。随便塞几块钨精矿到口袋,谁又会注意?矿工上班都会披一件厚棉袄,在棉袄口袋里塞十几斤钨精矿,神不知鬼不觉,发财都是轻轻松松的事。”

熊六福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也是提心吊胆怕发现的。

但是经过几次尝试后,胆子越来越大,盗窃的钨产品也越来越多了。

后来给他想到了改装自行车的方法,那样一次运二百斤都没有问题。

小舅子把几吨重的钨砂出售,一次赚了几万。更是让他痴迷上了这事。

上班只是打酱油,真正用心干的是如何发财。

把小舅子吕小华拉来协助他。

吕小华在检查站被查获,护矿队员立即赴单位把他控制了。

在他宿舍查获了几百斤未运走的赃物。

连夜赶到丰禾镇吕五月生家里,查获了二吨多钨精矿。

吕五月生打电报给熊仁贵。

两人商量后,立即采取行动。

熊仁贵在矿里只要是认识的领导,都买礼物上门去拜访,哀求。

但是这个事又有谁敢出头,谁敢帮忙?

吕正月生知道女儿跟丰禾镇镇长女儿是同学,也怂恿她去找她,问她镇长老爸愿不愿意帮忙。

谁能帮忙,即使花费巨款也是在所难免的。

这时见亲家连夜上来,又瞬时燃起了希望。

熊仁贵把经过潘大章,见到了公司董总。

董总嘱咐半个月内把赃款退回铁珊笼矿,六福和小华才有可能从轻处理一事告诉了吕五月生。

“根据上次他们单位来人查获的那本记录本上记载,已经销售的赃款是三万九千二百元,这些钱都拿来建这二栋楼房了。”

一般的家庭是没有办法拿得出这么多钱的,除非在坪山矿区开民窿挖矿的挖砂老板。

吕五月生听过很多老板在坪山矿区挖矿发了财,比如本家那个吕二发……

但是他心里此时却打起了小算盘。

“亲家,我一时筹那么多钱也很困难,就算是借也不一定借得到这么多钱?”

他意思借那么多钱,以后怎么样还?

熊仁贵肯定地说:“今天急着上来跟你商量,意思就是我们两个都想办法去筹钱,争取半个月内把钱筹到,那样他们两个人才有希望从轻处理。”

他想起上次来吕家受的窝囊气,以及儿子当场忤逆,气得他当场发抖一事,心里就堵得慌。

当时若是听他话,当场收手,也就没有现在这件事了。

没有捉贼抓赃,就算是过后有人举报,性质也不会有这么严重的。

熊兰看他吞吞吐吐地样子,恼火地说:“没有办法借到钱,就只有把这二栋楼拿来售卖,马上放消息出去,丰禾镇上有很多挖矿老板都赚了钱,他们中间肯定有人动心的。”

吕淑萍迟疑地说:“好不容易建起来的房子,卖掉就可惜了。何况这样仓促拿来卖,肯定也是亏钱卖了。”

熊兰气愤地说:“你现在还计较这两栋房子?若是不主动上缴赃款,我哥和你弟,肯定会判死刑。偷窃八千块就可判极刑,到时候房子会被公家没收,人也没了。你希望走到这一步吗?”

吕淑萍疑惑地说:“人判刑了,建的房子也会没收?”

旁边的潘小章也忍不住说:“那些贪污的人,或者偷盗的,人判刑了,家里所有财物都会拍卖。董爷爷说只是现在人还在护矿楼,若是移交到拘留所,进入司法程序,肯定会有人来封这两栋楼的。到时候人才两空就划不来了!”

吕五月生这几天就这件事也到处在咨问别人,女婿和儿子若是判刊的话,会是什么下场。

“你女婿嘛,肯定是死。你儿子属于从犯,但是性质也很严重,至少二十年。”

因此熊兰说的出现的结果他也是黙认的。

“我看也只有这个方法了。”

其实他今天上午还去坪山矿区特意找吕二发,开口提借钱的事。

人家一口回绝。

“我哪里有钱借给你?有钱的话不如去开一个新窿。”

又觉得是本族人,一点不借也说不过去。

“我只有500块钱借给你,其他的钱都给全东开民窿去了。”

吕五月生原来以为可以在吕二发这里借个几千块,那样的话,多问十几个人,还能够凑一万。

只肯借500块,他估计借一万肯定不行。

熊兰建议:“想卖这两栋楼的话,只有马上行动起来,因为我们时间上很紧,半个月前要把钱凑够。明天不是逢墟么?今天晚上用一些红纸,把房屋出售的广告写好,在墟镇上到处张贴。去坪山矿区也贴,其他几个镇也去张贴。特别是坪山那些挖矿老板,可以让熟人挨个去问。人家不一定肯借钱给你,但是你镇上的两栋楼出售,有钱的人想买的话,人家会考虑的。”

吕五月生认为这方法可以行得通。

她吩咐女儿去买一些红纸回来写广告。

熊兰又说:“我们回去也在俞督县城写些广告,也问一些有钱的老板有没有意愿买。借钱方面我们也想想办法。”

吕五月生提出一个想法。

“这样好不好,我这边负责把小华这栋楼卖掉,你们负责把六福这栋楼卖掉,两家一起想办法。”

熊仁贵心里有点堵,心想:我认识的人想买房也不可能来丰禾镇买房吧?你叫我怎么卖?

熊兰却答应了他:“那就这样,两家各负责一半行了。”

熊仁贵私下把熊兰叫到外面问她:“十多天时间,你有把握找到老板买这栋楼?再说那个孽子出了这件事,人家即使想买也会担心以后会有麻烦的。”

熊兰安慰他说:“爸,你不用担心。实在没有办法无路可走了,我就去问大章哥借几万块钱,把两栋楼都买下来,先捞他们两个出来,以后再处理这两栋楼。”

熊仁贵当然知道潘大章有钱,自己女儿好像也是一直在他店里打工。

年纪轻轻开了几个店,把县二招待所变成了他私人的鹏程宾馆。

对兰兰也特别地关照。

潘小章还因为这件事陪他们去冈州,现在又来丰禾镇。

他跟女儿商量:我们现在坐最后一趟班车回俞督去,大章要是回来了,我们跟他商量。干脆叫他出钱买下这两栋楼,只要他肯帮忙,你哥他们两个才会没事。

熊兰也表示同意。

吕五月生愧疚地说:“几次来家里都是匆匆忙忙连夜赶回去,亲家真的对不起你了。”

熊仁贵叹气说:“想办法去筹钱吧,半个月内筹不筹得钱,关系他们两个的生死。一个是你儿子,另一个是你女婿,你应该比我更焦急吧?”

小书亭app

这吕五月生也是一脸憔悴,满付愁容。

熊仁贵找到了公司老总,得到了承诺,心里燃起了希望。

如今只有卖楼筹钱了。

当天晚上他骑着单车把售楼广告刷遍了附近几个镇上,坪山矿区也贴了许多。

……

差不多吃晚饭时间,黄天海叔侄才从外面回来。

他对潘大章说:“我在冈州转了一圈,没有看见几家玉器店。文青路那里有一家首饰店,稍微比较象样一点,但是店里摆的都是低档货。”

他肯定地说:“那个老板没有一点眼光,认为卖低价位的金银玉器首饰就可以赚到钱。认为高档货没有多少人买得起。他不知道的是真正会去首饰店买金银玉器饰品的人,都是有钱的人。他们既然会去买这些首饰,低价位根本吸引不了他们的视线。”

他分析说:“你卖一对二百块钱的手镯,利润我算你五十块。但是卖一对二千块钱的高档次手镯,利润都可能七八百了,等于你卖十对手镯还多。”

他得出结论:在冈州市开一间高档玉器店,完全可以赚大钱。

“小潘,你那批翡翠饰件完全可以用来在冈州开间玉器店,以后冈州的玉器生意,肯定没有谁有能耐做得过你。”

潘大章也赞同他的看法。

只要他想去开这间店,肯定可以做到最好。

最其码没有人有他的财力。

生意上的事他不会输予谁。

这时庭院外传来了敲门声。

他前去打开门,看见是何志宏和苏婉蓉两个。

两人脸上都忧郁不开心的样子。

“我以为你们两个不过来了?”

苏婉蓉苦笑着说:“我还是来你家蹭饭吃才更舒心。”

看了一眼何志宏,怕影响他情绪,拍了拍他肩膀说:“别想那么多了,反正你又不是天天待在他家。明年去读大学,你就更自由了。”

两人手上还买了礼物,进来后还客气叫老董两人:“爷爷奶奶好,我们两个是大章和小芹的同学,一起去京城参加特训班的。”

老董两人以前也见过他们,热情招呼他们,让他们不必拘索。

温小芹炒了几盘冈州地区特色菜。

黄天海叔侄吃得连连夸赞。

晚饭后,潘大章还问黄天海叔侄要不要去外面走走?

黄天海说:“今天下午走累了,不想去了。”

洗刷后,在客厅看看电视,跟老董喝喝茶聊聊天。

温小芹给他们铺了一张床。

让苏婉蓉跟自己睡一张床,让大章跟何志宏一张床。

第二天吃过早饭送黄天海叔侄去汽车站。

黄天海给了潘大章几个广州翡翠老板的BB号码。

“你们这里离广州不算远,若是以后有兴趣去做玉器生意,可以联系他们几个。他们是我在缅邦收购原石时认识,大家都是同行,况且我是在北方开玉器店,跟他们不存在竞争关系,所以他们都愿意跟我交朋友。他们几个去京城旅游时,还会特意去找我。”

他对潘大章说:“希望我们以后也能够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空去京城一定要去找我。”

潘大章连声说:“那是肯定的,以后可能会经常去京城的。”

广州几个玉器经销商老板的联系号码,也是弥足珍贵的。

买了车票,送他叔侄上车时,黄天海还再三叮嘱:“放暑假时我再跟你联系,到时我准备多一点资金,一次多收他一些货。”

潘大章不置可否地回答他:“到时走得开的话,我就跟你去。”

当然,若是放寒假时有其他更要紧的事要办,就两说了。

在汽车站意外碰见王志强,他也是准备坐长途班车,去广州进货的。

只见他满脸春风,自信阳光,提个手提包,腰上别个BB机,戴个眼镜象个有文化的暴发户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绝世高手在都市 盗墓笔记 灵舟 校园全能高手 超级修真保镖 罪恶之城 很纯很暧昧 网游之盗版神话 家园 网游之神话降临
相邻推荐:
一人之龙虎山大师兄我在一拳下副本我真没有喷人啊重振宇智波从做影开始开局化身天师连斩诡异特工神妃:娘亲,帝尊爹爹要造反逆天换明穿梭诸天之祖星升维计划我的系统不正经决战龙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