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剑众生 > 300 冲天

300 冲天

招手之间,须弥破碎,日月更替,天地变换。

迎宾馆之外,本是最寻常的青山绿水,山高林密,绿草如茵,尤其水面宽阔,凉风习习,是一片不错的湖水。众人待了几日也觉得风景不错,最多就是比较常见,不那么出挑而已。

然而,当外面一层罐壁伪装卸下,露出真正的九皋山,真正的琢玉山庄,众人才恍然大悟。

《镇妖博物馆》

真伪有别。

罐装的山水固然优美,却仿佛盆景一般,多了工整平静,却少了真正自然的灵性。更何况九皋山有自己的魂魄,也有自己的气质。

九皋山的魂魄,就是那无边无际,仿佛铺满了所有山谷的沼泽。

沼泽不比湖海波澜起伏,十分静谧,水清而浅,水深处静静地仿佛镜面,水浅出时露出地面形成沙洲和泥潭,沼泽边缘长满了青黄色的芦苇,虽然茂盛却不鲜翠,颜色苍苍,气质清冷。

然而沼泽又是热闹的,水面上游弋着翩然的游禽、涉禽,羽毛舒展,水面下悠游着青鱼、小虾,锦麟活泼,沙洲上伏着慵懒的乌龟、鳄鱼。俊美的白鹤就停在丑陋的鳄鱼背上,黑白分明,既对比鲜明,又意外和谐。

清冷的沼泽,孕育着勃勃生机,连着白雾、水波也温柔起来,这就是琢玉山庄的气质,绵里藏针,柳暗花明——这真是一片钟灵毓秀的神仙府邸。

王飞恍忽了一下,竟十分惊奇:汤昭多制作充满奇异力量和想象力的作品,风格自成一家,充满年轻骄傲的爆发力,他还以为汤昭是从什么文化交融、天气暴躁的狂野之地出身的,没想到竟是来自这样温柔的世外桃源?那他如何爆发出那么多与众不同的奇思妙想的?

仅仅是怀疑了一瞬间,他便没时间考虑这个了。

他的心神立刻凝聚到了沼泽边缘,一片白雾中。

剑炉,就在那里!

这不是他的眼睛告诉他的,而是他的心告诉他的。

白雾中,有一种莫名的存在在季动,影响着他的心神,精神随之振动,一直震颤到魂魄里。他有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仿佛回到了灵感丰沛却又缺少防备的孩童时代。那个时候,他也不过是个天赋异禀的先天灵感少年,世界上有好多存在都能刺激他的心神,世间对他丰富多彩又充满危险。

后来,当他按部就班,学会了玄功,又成了剑生,这种刺激就少见了,他就像闭上了另一只眼睛一样,看不到那些可怕的东西,可也少了几分色彩。

今天,这只眼睛又睁开了一线。

然而,只有一线而已。

这种震动本来应该直达魂魄真深处,但紧接着,另一种震动抵消了这种震动。

他背后的剑陡然震动起来,无风自鸣,嗡鸣声低低的几乎听不到,仿佛与那种和鸣一般。而当剑鸣颤时,他的心很快平静了下来。

是什么?

那刺激是什么?那剑鸣又是什么?

“咦,你的剑能保护你了?”旁边有个熟悉的声音道。

王飞一回头,吓了一跳,道:“你啥时候来的?”

原来自昨日起,一整日未见的云西雁竟又无声无息来到他身边。

云西雁斩钉截铁的道:“我一直在啊,和你一起上山的。”

而且,还把你带上山了呢。

“我就知道,汤兄弟那么透灵的一个人,怎么会住那种俗地方呢?这里真好,沼泽漂亮得不像话,这才配得上他。”

王飞一瞬间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怀疑,他怎么不记得云西雁一直在?但紧接着摇头,看向白雾,道:“你说剑在保护我?”

云西雁解释道:“这是剑诞生的灵感冲击,也是剑在寻求共鸣。越是灵感强的人越是受到震动。不过听说灵感和剑匹配的话,会有更奇妙的感受,不是难受,反而身心愉悦。当然我没赶上过,不知道恰好和铸剑共鸣是怎么的感觉。”

王飞点头,若论出身他比云西雁还好,然而云西雁终究是铸剑师大势力出身,见到铸剑开炉的机会远胜于王飞,见多自然识广。

“不过,当你成为剑客之后,就不会感受到这种冲击了,剑会更贴身的保护你的,而是相当主动的保护你。”云西雁一笑,道,“我师父他们说,神剑有灵。你已经是剑客了,有剑,剑不会让你近距离体会别的剑的好处的。剑生应该会差一点,但你这么快受到保护,说明离剑客不远了哦。”

其实她有些话没说,其实心神受刺激,也是悟剑的速成方法之一,如果那把新诞生的剑能和王飞有所共鸣,可能一下子就刺激他开悟成了剑客,少了许多苦功。

看来这把新剑和王飞的剑一点儿也不契合。

王飞很是惊喜,既惊喜自己,也惊喜汤昭,问道:“这么说,琢玉山庄的剑,铸成了?”

云西雁看着那模湖不清的白雾,道:“应该是吧。琢玉山庄出铸剑师了。”

比起王飞的惊喜,云西雁只是澹澹的欣慰,铸剑师对她真不稀奇,她家里就不止一个,何况只是汤昭的长辈,又不是汤昭自己,也不大值得高兴。唯独见汤昭殚精竭虑布局,用尽全力调度,左右求援,花尽人情,终于没有白费精力,平安铸成了这把剑,替他欣慰罢了。

白雾如此深邃,现在还不能得知其中究竟,唯独那种直抵心神的冲击昭示着剑的呼之欲出,一船宾客形态百出。有的没有剑的保护,不免恍然失神。那些不受影响,保持住清明的,又分两类,一者如云西雁有剑保护,自然游刃有余,谈笑风生。再者便如有些武者,根本没啥灵感,无缘感受世界的恶意。

“哦,看来是铸成了。”女少监瞄了一眼自己的同伴,“云州出了铸剑师,这是好事。一会儿不管三七二十一,咱们上去宣称他被玄水监纳为北方铸剑师行会中的一员。”

她的同伴,比她小一点的少年男少监点点头,他们就是为了这个来的。其实四大监中,北方玄水监真是比较衰落了,以至于权威丧失。不然他们也不会主动上门。在东南地方,凡是有机会铸剑的早就恭恭敬敬给青木监、赤火监送上孝敬,请监中上门正名,说不得连出任务的少监也要奉敬一二的,哪里似他们这样主动把机会送到脸上?

不过既然送来了,倒没有哪个铸剑师非不答应的——加入组织有什么不好?又没收你钱。好处也是有的,朝廷的招牌如今不得还剩下几两银子的价值?

女少监问道:“对了,这个剑方向测出来没有?”

男少监手中持着一个圆环,圆环透明,外面刻着无数里面有一个透明的小珠在不住转动,道:“还没有。这是新手铸剑,对剑意的驾驭不会太强,杂虑太多,应该是会混沌难测吧……啊?”

女少监正要赞同,突然眼睛一直,就见珠子停下了。

“可以啊。”她感叹了一声。

要知道铸剑师铸剑最基本的只是把一把剑完整的铸成,至于成品的方向、剑意皆是听天由命,在剑种中早已蕴含了。但更高明的铸剑师是能够影响剑意的。

是的,不是创造剑意,也不是选择剑意,而是影响剑意。

剑意是剑本质的东西,几乎只与剑种相关,最多在悟剑时混入了一点剑客的意志,不会被其他因素扭曲。

但是一个剑种并不只能包含一种剑意,相反,大部分剑种混沌难明,有多重剑意的方向,只是有主次之别。只是单纯的用四平八稳的材料将其铸造成剑,那将铸成一把方向不明,适配很广,进步不易又上限不高的剑。在当初,剑客数量少,有灵感者更少的情况下,这样铸剑可以提高剑客数量,增加即战力,还是有市场的。但如今玄功越发普及,有灵感天赋者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数量不再是问题,能一次出现一个前途更大、上限更高的剑客才是最好的。

现在的铸剑理论普遍认为,一个有能力的铸剑师应该在铸剑过程中通过材料搭配、铸剑术等等方法让剑意更纯粹,方向更明确,以待寻到最合适的剑客便能一飞冲天。

然而,那种手段本是需要相当技巧、知识、经验乃至运气的,对一个初次铸剑的铸剑师,本不该要求更多的。因此看到剑的方向那么容易便停住,女少监还是有些惊讶的。

“所以方向是……”

“火向。”

“火偏……”

“不偏。”男少监再三确认,方难以置信的道,“纯火向。”

女少监愕然,道:“这么巧……”

正说着,便见眼前云雾渐渐散去,露出一座好似火炬一样的高炉塔来。

“剑炉,剑炉出现了。”

“还着着火呢,看来铸剑还没成功。”

“哈,那就是说,还有机会……”

各种围观群众的窃窃私语中,云西雁等心越发啾了起来。

明明眼看就要成功,可越到此时越是熬人。

行百里者半九十,这是最后几步了。成与不成就在……

突然,一道光芒冲天而起,将剑炉的炉顶冲开。仿佛冲破了乌云,见到了太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网游之盗版神话 很纯很暧昧 灵舟 网游之神话降临 罪恶之城 校园全能高手 超级修真保镖 盗墓笔记 绝世高手在都市 家园
相邻推荐:
一剑天鸣离婚后,我成了闷骚总裁小甜心道起雁荡山全能大佬绝不瞎搞事吞噬星空之新生我,被废太子,开局签到大雪龙骑真实游戏:我曝光了旧日支配者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绝品帝师掌灯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