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讨逆 > 第885章 一段多年前的恩怨

第885章 一段多年前的恩怨

深夜,皇帝今夜依旧和贵妃一起。

雾蒙蒙的世界里,皇帝茫然看着四周。

“这是哪?来人!来人!”

雾气突然消散,一个中年男子笑吟吟的站在前方。

“二郎!”

皇帝面色剧变,“你……”

那人便是孝敬皇帝,他突然指着皇帝喝道:“狗东西,枉自孤对你如此照拂,你却狼心狗肺谋害孤!”

“不,不是朕!”

皇帝尖叫。

雾气突然一卷,孝敬皇帝不见了。

皇帝喘息着,看到一个武将牵着一个孩子出现。

“杨略!”

杨略带着那个孩子在种地,在操练,他们的人马越来越多……

烽烟突然升起,杨略和那个孩子率领大军席卷而来。

直至长安城下。

长安城被火焰笼罩住了,皇帝四处奔逃,却寻不到安全的地方。

那个孩子追来了,挥舞横刀,凶狠的道:“狗贼,受死!”

“不!”

皇帝勐地睁开眼睛。

贵妃被惊醒了,勐地坐起来,“二郎!”

皇帝满头大汗,神色狰狞的看着虚空,仿佛那里有个敌人在冲着他咆孝。

“二郎!”

贵妃试探着伸手,轻轻按住他的肩头,“作噩梦了吗?”

皇帝的神色缓缓变化,重重呼出一口气,沙哑着嗓子说道:“是。”

贵妃心中一松,“日有所想,夜有所梦。二郎还是少操心朝政才是。”

如今的朝局已经形成了制衡的局面,杨松成等人一家独大,但梁靖带着一帮子人横冲直撞,也能牵制住国丈。

再有周遵、王豆罗等国丈的对头出手,局面还算是平稳。

皇帝闭上眼睛,梦境清晰无比,那孩子的模样都还在记忆中。

他喘息了一下,“更衣。”

随即宫人们进来,用布巾为皇帝擦去身上的汗水,换了一身衣裳。

除去头发湿润有些难受之外,皇帝松了一口气。

他睡不着了。

索性就起身出去走走。

贵妃陪侍在侧,二人就在寝宫外缓缓而行。

“鸿雁可还记得当年的孝敬皇帝?”

贵妃点头,“记得。”

“那位伯父对朕不错。”

皇帝的声音很柔和,“见到朕会叫住朕,问最近读了什么书,可曾飞鹰走狗,可曾被人带坏了……说一通,然后拍拍朕的肩膀,让朕没事去东宫,他那里有好先生,有好书,只管借去看。”

孝敬皇帝出身尊贵,且帝后看重,故而行事大气,哪怕是面对重臣也是如此。

贵妃想到了后来……

传闻,皇帝和太上皇构陷了孝敬皇帝。

还是废太子的女人时,她觉着这是个谣言。

等成为皇帝的女人后,见识了皇帝的手腕和心机,她迷茫了。

“帝王就一个。”皇帝的声音很温和,“那一日,阿翁吃的多了些,中的毒也最厉害,故而没多久就驾崩了。祖母随即登基为帝,压制满朝男人……”

贵妃觉得有些冷。

不禁双手抱臂。

“权力是如此的令人迷醉,拥有权力,你就能拥有这个世间的一切。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你一句话就能决人生死。庞大的天下都会随着你的吩咐而起舞……

bidige.com

这,是多么的令人心动啊!”

贵妃想到了梁靖,还好,哪怕是到了如今,梁靖依旧保留着当年在蜀地时的恶少作风。

以前她觉得这样不好,可此刻却觉得无比亲切。

人,一旦被权力迷惑住了,会做出让自己都不敢置信的事儿来。

“所以,为了权力而做些事,是理所当然的吧!”

皇帝回身,贵妃点头。

“嗯!”

皇帝目光炯炯,“在朕的治理之下,大唐是蒸蒸日上吧?”

贵妃点头,用崇敬的目光看着皇帝。“是。”

“哈哈哈哈!”

皇帝不禁大笑了起来。

几个在阴暗处打盹的宫人擦去嘴角的口水,走出来,束手而立。

韩石头来了。

“陛下。”

“怎地把你折腾醒了?”皇帝看着心情不错。

韩石头说道:“奴婢正睡的香呢!就听到有动静,心想,吵着陛下了可不行,就赶紧起来查看。”

他如果说是有人禀告,难保皇帝会猜忌他令人盯着自己。

伴君如伴虎,说的是帝王心态难以捉摸,而不是帝王凶残。

再凶残的帝王,只要有迹可循,就能避开灾祸。

皇帝眸中多了一抹满意,“朕记得杨略是在南周吧?”

“是!”

韩石头不知皇帝为何突然想到了杨略,赶紧打起精神来。

皇帝觉得太阳穴有些酸胀,他伸手轻轻揉揉,反而更难受了。

“那个孩子也在南周,镜台那边可曾有消息?”

从杨略带着孩子远遁南周后,镜台就一直紧追不舍。刚开始皇帝颇为关注他们的消息,渐渐的,也就忽略了。

韩石头想了想,“上次镜台禀告他们的消息是在去岁,说是杨略潜入南方,卷走了不少青壮。”

果然,和朕的梦境契合了,杨略在操练军队……皇帝微微蹙眉,“为何没禀告给朕?”

那一次是禀告了,可皇帝却沉迷于一首曲子中无法自拔,他说道:“南周都被朕的虎贲打的狼狈不堪,险些亡国,那杨略难道想倚仗南周攻伐大唐?笑话!”

但帝王不会错!

韩石头欠身,“奴婢有罪。”

皇帝当然知晓这事儿和韩石头没关系,他冷冷的道:“把王守叫来。”

皇帝此刻精神越发的好了,“拿刀来。”

王守来时,就看到刀光闪烁。

许久未曾操练了,皇帝一套刀法弄下来,有些喘息。

他把横刀丢给内侍,冷冷看着王守,“杨略和那个孩子如何?”

竟然是这个问题……王守收敛心神,说道:“陛下,因北疆威胁越来越大,这两年镜台从南周和南疆那边抽调了不少人手去北疆打探消息。”

“所以南周那边就疏忽了?”皇帝声音平和。

王守一个哆嗦,“并未,前次镜台的人发现杨略率军三百骑来到了南疆,卷走了当地五百余青壮。”

“一次五百,十次,百次多少?”皇帝咆孝道:“渎职!”

雷霆至,王守缓缓跪下,“奴婢有罪。”

皇帝走过来,一脚踹去。

“啊!”

王守配合的惨叫着,倒在地上。

“无用的狗才!”

皇帝一脚一脚的踹着,王守满地打滚,惨嚎声震动夜空。

皇帝累了,止步喘息,眼神凶狠。

“贞王与庸王如何?”

这是问孝敬皇帝的两个孩子。

王守爬起来跪着,忍着身上的疼痛说道:“那二人整日就在府中,贞王装作是脾气暴躁的模样。庸王装作是胆小怕事……”

“可有私下勾结官员将领?”皇帝问道。

“并无。”

皇帝突然笑了,“他们装了十数年,朕看着很是有趣。知晓朕为何不揭穿他们吗?”

咱不敢听……王守低头。

韩石头默然。

皇帝咳嗽一声,负手而立。

“当年伯父为太子,阿耶只是皇子,且不得看重,连带着朕也被人漠视。朕一入宫中就能感受到这些,伯父那边的人随意说句话,宫中人就恭谨而行。而朕的吩咐,却被怠慢了。凭什么?”

“那些年朕憋屈!憋屈的难受,夜里都睡不着。”

“朕做了皇帝,而伯父的孩子却成了普通宗室。他们见到朕,一个低着头,一个害怕的浑身颤栗。”皇帝笑了起来,突然轻声道:“伯父可看见了吗?你的孩子的生死都操控在朕的手中。他们怕了,怕的要命,哈哈哈哈!”

韩石头神色平静。

皇帝的声音突然一变,冷冷的道;“南周那边可知晓杨略所在?”

王守摇头,“应当不知晓。”

“应当?”皇帝说道:“朕看年胥知晓。此人想养着杨略那等逆贼,只等机会一到,就出兵袭扰南方。如此,当令人领军威逼南周,逼迫年胥清剿杨略,朕,要看到那两颗人头,嗯!”

“是。”

王守觉得这事儿和镜台无关,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毒打有些冤。

皇帝沉吟着。

“张楚茂会阳奉阴违,石忠唐……不知朕的心思。”

皇帝来回踱步,突然回身。

眼神冷厉。

“让戚勋去,告诉他,务必要逼迫年胥出兵,清剿杨略。朕,要看到……至少要看到那个孩子的人头!”

戚勋!

韩石头低下头,眼底有恨意。

李元登基后,戚勋就奉命清洗孝敬皇帝一脉。

这也是外界诟病孝敬皇帝的下台和身死,与李泌父子有关系的原因之一。

正常的夺嫡,失败者暗然下台,或是身死,正常。死后最多盯着他的家卷就是了,压制他的儿孙二三十年,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可李泌父子却令戚勋痛下杀手,堪称是此地无银。

……

宫中使者很快就到了戚勋家中。

此刻戚勋正在吃早饭,听闻使者来了,赶紧擦嘴,去了前院。

“王监门?”

使者竟然是王守。

见王守鼻青脸肿的模样,戚勋嘴角微微翘起,然后心中一凛。

整个长安,能毒打王守的唯有皇帝。

看看伤痕,很是新鲜。

也就是说,这弄不好就是昨夜打的。

能让皇帝愤怒到毒打王守,必然是大事儿。

王守冷着脸,“还记得当年的那个孩子吗?”

戚勋脑海中浮现了杨略的模样,以及,一个襁褓。

“记得!”

王守居高临下俯瞰着他,“当年黄氏逃了一人,朕饶了你。此次你去南疆,当威压南周,逼迫年胥出兵,清剿杨略!”

当年戚勋奉命去绞杀孝敬皇帝一脉,在绞杀黄氏时,漏了一人。当时皇帝不以为然,戚勋自己也不以为然。

可没想到,时隔多年后,皇帝却突然提起这件事。

戚勋眼中多了狰狞,双手紧握。

“是!”

“朕,要看到那个孩子的头颅!以及,杨略的头颅!”

“是!”

戚勋抬头,“可是马上出发?”

王守摇头,“后日宫中大宴群臣宗室,你不在,容易引人注目。过后再去。”

“是!”

戚勋把王守送到家门外。

看着王守的身影消失在晨雾中,戚勋冷笑道:

“这一切,也该结束了!”

他回到了家中,继续早餐。

大儿子问道:“阿耶,可是要出远门?”

戚勋点头,“去见一个故人,了却一段多年前的恩怨。”

……

同一时刻,杨玄还在吃早饭。

一群懒货做出来的早饭实在是令人头痛,杨玄没胃口。

“郎君,下次带着厨子吧!”

姜鹤儿一脸忠心耿耿的模样。

杨玄看了一眼她剩下大半的早饭。

“罢了。”

杨老板进了厨房。

“鹤儿来烧火!”

“哦!”

老板果然被我说动了……姜鹤儿窃喜,欢快的生起了火。

调一碗面湖,切了些羊肉丝,干虾也弄了些。

用羊肉丝和干虾爆炒,加水煮滚,几分钟后用快子把面湖一条条的拨进锅里。

少顷,一人一碗另类馎饦就成了。

姜鹤儿吃了一口,杨玄问道:“如何?”

真是美味啊……姜鹤儿眯着眼,“美味!”

呵呵!

杨玄笑了笑。

吃完早饭,宫中来人。

“后日宫中大宴。”

杨玄本想问问都有谁去,却忍住了。

可以去问赵三福。

“老韩,送送中贵人!”杨玄微笑。

“是!”韩纪过来,把内侍送出门外,握着他的手,亲切的道:“慢走!”

一锭银子滑入了内侍的袖口中,内侍满意的道:“宫中宴请群臣,还有宗室,杨副使当谨慎。”

韩纪进去。

“郎君,说是还有宗室,那二位……”

杨玄知晓他说的是自己那两位同父异母的兄长。

庸王、贞王。

他缓缓说道:“见一面,也好!”

“是啊!”韩纪微笑,在他看来,那二位目前的状态就不错,最好一直保持下去。

“令人去那个胡饼店,就说我寻赵三福有事。”

“是!”

晚些,杨玄得到了回应,赵三福在等他。

到了胡饼店,他进去,随即绕到了后面。

赵三福在后面喝酒。

“喝一杯。”

杨玄坐下,二人默然吃了一会儿,杨玄放下快子问道:“后日宫中宴请是什么目的?”

“就是彰显帝王威严,震慑一番……”赵三福看着他,目光古怪,“震慑一番如你这般的乱臣贼子。”

艹!

杨玄笑了。

赵三福说道:“皇帝最近心情不大好,小心些。”

“为何?”

“不知,昨日他半夜把王守叫进宫中,一顿毒打。随后,令戚勋准备去南疆,逼迫南周清剿杨略……”

杨玄微笑,“是吗?”

戚勋!

该死了!

……

求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校园全能高手 盗墓笔记 很纯很暧昧 网游之盗版神话 超级修真保镖 家园 罪恶之城 绝世高手在都市 网游之神话降临 灵舟
相邻推荐:
孙悟空的人生模拟器快穿:我揣着空间当妈上瘾了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仙武帝祖寻宝从英伦开始重启三十岁人生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这个读书人杀气凛然帝王医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