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灾厄之冠 > 第八十三章 核平与公平!

第八十三章 核平与公平!

联系上赵善在歌德的预料之中。

联系不上那才是意外。

毕竟,对方的目的相当明确。

歌德与对方的‘见面’是通过视频的,歌德就在拳馆,而对方则在一座古色古香的房间中,手边有香炉、茶碗。

香炉内,烟雾渺渺。

茶碗内,茶香四溢。

歌德对建筑方面懂得不多,但是他一眼就能看出这间房的‘贵气’。

很符合对方的身份。

“没想到我们是这样见面的,放在百十年前,这简直是想也不敢想。”

赵善端着茶碗笑道。

对方面容稚嫩,眼神真诚,让人不由心生好感。

歌德笑了笑。

“对啊。”

没有任何愤怒、不解,更没有杀气腾腾,歌德的态度就如同是看到了一位好友,准备闲聊一般。

xiaoshutingapp.com

那感觉,就是如沐春风。

但赵善端着茶碗的手却是一顿。

微不可查的一顿。

他将茶碗放下后,抬头细细打量着歌德。

“《七情六欲惊魂法》第十三重,天人无相?”

话语中带着疑问,实际上却是无比肯定,赵善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接着叹息道:“可怕的资质,短短时间内就将《七情六欲惊魂法》练到了最高境界,真的是可怕,不愧是赵惊觉的后人,可是为什么他的后人中,只有你这么一个出色的呢?”

“是因为你发现了血脉的奥秘?”

“还是因为你真的天资不凡?”

对方话语一句跟着一句。

有一句几乎是差点猜到了关键。

但是歌德却是不动声色。

“应该是运气吧?”

“就如同你一样,王朝覆灭,本该随族人死在都城的你,却逃过一劫,自从‘高平陵’之后这种事就不多见了。”

歌德谦虚了一句后,反问一句。

赵善立刻点头。

“嗯,运气吧。”

“谁也不会注意到一个十三岁贪玩少年换上了仆人的衣物熘出了王府,而那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都城就被封锁了,王府也燃起了大火,火光冲天,烧了三天三夜……嘶,现在想想,我都心有余季,真的是可怕,可怕呐。”

赵善点了点头,就这么端起茶杯。

“敬运气。”

“嗯,敬运气。”

歌德也端起了茶碗。

里面是女刀客熬制的凉茶。

此刻之后,两人就如同真的是好友一般聊天、畅谈。

赵善的手时不时抖一下。

歌德的【心】则是偶尔冒出一段提示。

“这么说来,赵兄是因为我的出现,不得不提前发动计划,灭了‘天剑门’、‘七杀堂’、‘听棋阁’和‘天道盟’,从而掌控‘安全委员会’?”

歌德好奇地问道。

“算是吧。”

“听棋阁、江一拳他们好用,但心思太多。”

“而‘乾坤’更是心思扭曲,宛如恶狼,稍有不慎就得被反噬。”

赵善解释着,然后,他话语一顿。

“至于‘天剑门’?”

“算是我对不起他们,在我最落魄的时候,他们救助过我,但是他们知道的太多了,我不能留下,留下就是祸害。”

赵善说着叹了口气。

颇有一种‘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意思。

按照对方的出身来说,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帝王之家,最是薄情寡性。

不过,歌德却是发现了一点不一样的。

对方再说‘落魄’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儿停顿。

最难堪的一面被看到了,所以,要杀人灭口?

对方似乎是在表达这种意思。

可,

时间对不上。

对方在故意引导!

有了明确的猜测,歌德开始回忆着‘天剑门’的信息,尤其是和‘疯王’相关的,以及……初见对方时,对方的惊讶。

‘竟然真的有长生’!

对方当时说过这样的话语。

当即,歌德就叹了口气。

“赵兄何必遮掩?”

“你不过是因为从‘天剑门’那里得到了所谓的记载在‘天书’中的‘长生不老’和‘破碎虚空’是假的,这才愤而杀人罢了。”

“恩情?”

“赵兄可不是一个顾念恩情的人,不然也不会让江一拳、‘乾坤’来送死了。”

歌德笑着摇了摇头。

“又让你猜中了。”

“我探索多年,布局多年,结果却是虚假的,自然是愤怒的,杀一些人怎么了?而且,我不是留下了一个吗?”

“这也算是我报恩了!”

“所以,兄弟你知不知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的惊喜?”

赵善笑得比歌德更灿烂。

那宛如少年的面庞上,满是纯真。

“大概猜得到。”

“人间最为庆幸之事,也就是失而复得吧。”

“对,这是人间庆幸之事——也是所有人应该庆幸之事,万念俱灰之下,我早就动了毁灭一切的念头,庆幸的是遇到了兄弟你,那些世人都该感谢兄弟你。”

赵善在歌德话音落下后,马上说道。

“正因为这样,你改变了计划,才有了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情?”

歌德又将话题绕了回来。

赵善笑了。

“所以,兄弟能够告知我‘长生不老’的秘密了吗?”

他言辞诚恳。

“可以。”

“但是告诉你,你也办不到。”

“所以,还是不说了,徒增烦恼。”

歌德更加的语重心长。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办不到?”

赵善追问着。

“我不说就证明你肯定办不到!”

歌德坚持着。

原本友好的气氛,在这个时候,突然有点冷了。

“长生之法不是源自赵惊觉吧?是兄弟你另外找到的,对不对?”

“赵惊觉那种视子孙后代为猪狗,不惜掠夺后代力量壮大自己的家伙,怎么可能会给你留下长生之法,有的话,他也是一人独享。”

“而兄弟你为他遮掩什么,没有必要的。”

赵善突然说道。

掠夺后代子孙的力量?

应该是‘疯王’最初选择的道路!

不过,按照‘疯王’前期的做法有可能是单纯的增幅,但是后期的‘疯王’?

做出掠夺的事儿,也不是没可能。

相反的,被逼入了绝境的疯子,那可什么都干得出来。

心底的念头一闪而过。

歌德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我的‘长生不老之法’真的是得自他,没有他,我根本不可能得到‘长生不老之法’!”

歌德言辞凿凿。

当然了,话语中满是技巧。

他当然是因为‘疯王’才得到了‘长生不老药’。

没有对方的话,他连‘学院’都去不了。

又怎么可能得到‘学院’内暗藏的‘长生不老药’。

赵善怀疑地看着歌德。

就如同歌德从不会相信他一样。

赵善也从不会相信歌德。

“真的?”

赵善确认道。

“真的。”

歌德回答道。

赵善沉默了。

这和他一直以来认知中的赵惊觉并不相同。

甚至可以说是南辕北辙了。

但是他有理由相信歌德不会骗他——因为,他刚刚卜算了一卦,强忍着反噬,他得到了答桉,歌德没有骗他。

歌德说的就是真的。

但越是这样,就越是让赵善不解。

越是不解,赵善就越是去思考。

思绪杂乱,反噬勐烈。

最终,赵善再也抑制不住。

噗!

赵善一口鲜血,直接喷出,屏幕上都是猩红一片。

歌德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笑道。

“赵兄您真是含血喷人呐。”

语气带着一丝奇怪。

赵善察觉了,近乎是本能的,他再次卜算。

答桉随之而来。

噗!

赵善再次一口鲜血喷出。

这一次,屏幕上更加鲜红一片。

视频连接随后中断。

等到再次亮起来时,一切都恢复了原状,赵善除了面色苍白了一点,与之前并无两样,只是脸上的笑容稍微澹了一些。

“赵兄我们做个交易吧?”

看着此刻的赵善,歌德微笑说道。

“什么交易?”

赵善询问道。

“我对你的卜算之法很感兴趣,而且,你的手中应该有一批沾染了先祖后裔血脉的凶器,我用半本《长生诀》换,怎么样?”

歌德提议道。

对于对方的卜算之法,歌德是真的很感兴趣。

而谋取更多【血腥荣誉】,本身就是歌德此次对话的目的。

至于《长生诀》?

自然是就是那本就残缺的《古传.长春》。

“半本《长生诀》?”

“不可能。”

“必须是全本。”

赵善摇了摇头。

歌德笑着:“那就算了。”他长吸了口气,调整着自己的坐姿,让自己坐得更舒服后,这才说道:“毕竟,我们之间必有一战——赢家通吃。”

“到时候拿也是一样的。”

“我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赵兄一战了,我一会儿就发动全部势力,寻找赵兄所在,赵兄身为兄长,哪怕受伤、反噬,也一定可以一战的吧?”

“放心,身为弟弟的我,一定上穷碧落下黄泉地找到赵兄。”

“到时候,咱们公平一战。”

歌德说完就准备结束这次通话。

“等等!”

赵善却突然出声阻止。

在歌德注视下,赵善道。

“我换。”

赵善面色略显阴沉地说道。

“我做人一向公平!”

“我的理念还是公平!”

“那我们押后一周?”

歌德提议道。

“好。”

“两天后,东西给你送到。”

说完,赵善结束了通话。

古色古香的房间中,挂断视频通话的赵善,不由眯起了双眼,他脸上的阴沉早已消失,变为了常态下的笑脸。

他的一只手不停掐算着。

鲜血是一口一口地呕出来。

但是,赵善根本不在乎。

他的子孙可不单单是‘赵家’。

他还有更多的子孙可以充当‘宝药’。

这就要感谢赵惊觉的次子了。

要不是对方的实验,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达到现在的这种程度。

对方也算得上是天赋出众。

但和歌德比?

完全就是狗屎一般的东西。

不过,有一点对方远远超过歌德。

心狠手辣!

对方要不是有个人模样,简直是不可以被称作人了,其中一些手段现在他记起来,都是眉头微蹙,虽然这些手段都是他教给对方的。

但他只是教了。

他自己又没做过。

他只是坐享其成了。

而这一次?

也不例外。

“一周?”

“足够了!”

“长生之法、破碎虚空——都是我的!”

赵善一握拳。

拳馆内,歌德坐在那思考着。

竟然真的答应了?

这有些出乎歌德的预料。

他刚刚那看似威胁的话语,实际上,带着玩笑的成分。

但没想到赵善竟然答应了。

什么样的后手需要准备一周?

而且,能够让对方认为稳操胜券?

‘帝莲教’本身吗?

歌德沉吟片刻。

随后,叫来了玄悲和凌霄子。

两人听到歌德的转述后,也都陷入了沉思。

“贫道孤陋寡闻了。”

老道士摇了摇头,坦然承认。

老和尚却是眉头微皱,在老道士的催促下,径直说道:“小友多多注意身边人的安全,尤其是至爱亲朋,老道士你也给‘太乙山’打个电话。”接着,老和尚踱着步子,继续补充道:“还有两天后的交易,一定要小心再小心,防止赵善在那些交易物里藏东XZ什么东西?”

“这不是秃驴顶上的虱子,明摆着吗?”

“我们肯定会派人检查。”

老道士不解地皱起眉头。

“赵善不会用这种一眼被看穿的计谋,他需要藏的东西,也不一定在交易物中,而是以交易物为饵,将小友引到那里,然后……”

“核平!”

老和尚说着双手合十。

眼前的世界科技树因为‘秘武’的出现,从而点歪了不少,但‘核平’还是有的,也正因为‘核平’的存在,才让普通人有了那么一丁点儿‘公平’。

不然的话,以某系门派的作风。

大部分普通人都得沦为奴隶。

“核平!”

老道士一惊。

没有任何犹豫,拿出手机就给‘太乙山’打电话。

‘太乙山’也掌握了一分‘核平’。

自然知道‘核平’的恐怖。

‘大林寺’也不例外。

歌德坐在那看着老和尚和老道士当着自己的面打着电话,思绪开始变得飘忽起来——如果是他的话,他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以两天后的交易为遮掩。

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上面。

然后,更好的准备那份杀招。

会是什么呢?

在歌德思考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两天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盗墓笔记 家园 灵舟 超级修真保镖 绝世高手在都市 网游之盗版神话 网游之神话降临 很纯很暧昧 罪恶之城 校园全能高手
相邻推荐:
旅行青蛙:开局带回金光咒摊牌了:我是重生者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诸天成神道武道绝峰玄幻:我的女帝徒弟要黑化穿越诸天的比扎罗超人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影视从四合院阎解成开始我的心动女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