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我在1982有个家 > 521.春味(祝周末愉快)

521.春味(祝周末愉快)

3月5号是礼拜六,转过一天来的3月6号就是礼拜天了。

早上。

王忆从被窝里钻出去,秋渭水伸手揉了揉眼睛迷湖的问:“天又亮了吗?”

听涛居被装修过了,虽然只是简单装修,但已经很适合居住。

小屋里面贴了墙纸,窗户挂了窗帘,窗帘的挡光性很强,拉上之后哪怕中午里面都跟天黑了一样。

王忆亲了她一口,说:“天亮了,不过今天是礼拜天不上课,你睡一会吧。”

秋渭水听了这话放下心,转过身去沉沉睡去。

她昨晚睡得晚,本来礼拜六放学后她去县里陪老爷子来着,结果老爷子半夜接电话有急事,秋渭水不想自己住空房,又赶了个夜船回到岛上。

王忆推开门,一缕海风迎面而来。

吹面不寒杨柳风。

春天来了。

此时朝霞漫天,海雾氤氲。

澹澹的雾气笼罩了海岛笼罩了海面,海洋变得虚无缥缈,偶尔有船贴着海岸驶过,船行飞快、船头站人,如同仙人渡海。

岛上的草木置身海雾如同被披挂薄纱,还是一层白纱。

很有意境。

王忆懒得自己做饭,便下山去找王向红准备蹭饭。

他走到山路口往下看便是海边,湿润的海风吹过来泛着澹澹的咸味,因为还没有经过阳光暴晒的缘故,很凉快。

潮水还在缓缓的退。

浪花拍岸,没有磐石呼应它也卷不起千堆雪,只有偶尔几条大浪翻上来能发出声哗啦的响动,其他时候的浪花翻涌的很无力。

王忆深吸一口气,春天的海风不像冬季那般的冷冽了,进呼吸道以后清清爽爽的,让人感到振奋。

他一边走一边往海边看,这会海边还挺热闹的。

随着朝阳升起,雾气开始散去,经历一夜退潮之后海边的礁石滩完全暴露了出来。

礁石滩下是宽阔的泥滩,二者之间有一条礁石带做分界线,上半截颜色浅下半截颜色深,还长着许多小海螺小贝壳。

这条分界线就是海水满潮时候的水位线,也是渔获资源潜藏的标志线,要找渔获就得往分界线的下面走,上面早被收拾干净了。

大清早的来赶海的人不少,这是赶小海,收拾点小渔获可以回家打打牙祭。

看到王忆到来社员们跟他打招呼,问他:“今年啥时候卖凉菜、卖凉皮?”

社队企业卖凉菜赚到第一桶金,社员们对此事永生难忘。

王忆打着哈哈说:“等天气热起来、等热起来以后再去卖,现在天还冷,没人吃凉菜和凉皮。”

社员们挺失望。

他们跟随着王向红,觉悟很高,都愿意为生产队做贡献。

有时候说洗脑也好、说什么也好,反正王向红天天给社员们强调好日子是生产队和国家带来的,时间长了大家伙都深信这一点。

这也是前几年家家户户日子不好过了,但依然没有解散大集体的缘故。

不过王向红坚持过大集体也是能理解的,他不是迂腐,反而眼光很准:

社员们日子过不好不是因为大家伙不舍得卖力气,就是生产工具太落后、生产力太低下了,哪怕大包干了,难道他们就有机动船了?海里的渔获就多了?

当然这都是旧事了。

现在天涯岛日子越来越红火,说是整个江南省过的最红火的村庄级单位都不为过。

所以已经没人还想着去搞大包干了。

赶海所得不能贡献给队集体,一些人就招呼王忆:“王老师,你不是爱吃这些小东西吗?那我给你送过去。”

王忆摆摆手:“不用,我看我嫂子那里有不少,我过去给她帮忙,跟她分一些。”

社员们都在赶小海,秀芳也在这里忙活着。

王忆过去给她帮忙,跟她说:“现在天还冷,你是孕妇得注意点,别下水啊。”

秀芳满不在乎:“咱丫鬟身子不怕干活,小姐怀孕了才金贵,咱庄户人家怀孕了怎么了?还是得一样干活——嘿,王老师帮我一起抓蟹。”

海滩上正有一些一个螯大、一个螯小的招潮蟹也在四处熘达,这种螃蟹能抓,它们肉也少但壳不是那么硬,春天用清水煮一煮可以连着壳吃。

或者说可以做酱,用招潮蟹做出的螃蟹酱味道不错,富含钙质,炒鸡蛋最好吃。

不过招潮蟹很机灵,跑的飞快不好抓。

秀芳看王忆跟鬼子进村抓鸡一样撇开个腿踉踉跄跄便忍不住笑,她又招呼王忆捡泥螺,这东西跟田螺样子相像但个头要更大,味道也好吃。

滩涂里面泥螺最多,基本上伸手在泥水里摸索两下总能找到一两个。

王忆摸索了一会摸到了一个海螺,足有婴儿拳头大小,这是好东西,它的肉个头大且嫩,是一款美味海鲜。

过了一会王东方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喊道:“秀芳,回来吃早饭了。”

王忆跟着秀芳一起收拾竹篮子上岸回家。

王东方问他们:“有没有弄到海葵?弄到了洗一洗,明天早上咱们煮胡辣汤。”

秀芳撇嘴说:“谁煮胡辣汤?你会煮吗?还不都是我来煮。”

王东方嘿嘿笑。

王忆居中和稀泥:“嫂子你别老是嫌弃我东方哥,他愿意做饭这就是极好的事了,你得多鼓励他,帮他培养下厨的兴趣,这样你以后才能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

秀芳唉声叹气的说:“我是过不上了,就你哥这个厨艺啊——唉!”

王忆笑着进门。

他洗手坐下准备蹭饭,等饭上来他也忍不住的唉声叹气:“早上就吃这个啊?唉!”

难怪秀芳骂王东方呢,这家伙做的早饭简直是虐待孕妇!

早饭说起来不差,是馒头配咸鲅鱼。

不过这馒头是用黑面掺杂玉米粉做成的,颜色是黄中透着黑,还不如纯粹做个玉米饼算球。

至于咸鲅鱼那是真的咸,纯粹用盐巴给卤出来的。

王东方用的是传统做法,找个大盘子放上几条咸鲅鱼,往里面洒上大把的葱花和姜片,就这样上锅蒸。

刚出锅的老面馒头很有麦香味,蒸上两顿后味道就变了,口感也硬起来,加上咸鲅鱼是风干后才蒸的,它也很有嚼劲。

这样王忆吃完一顿饭腮帮子都麻了。

王向红吃了一阵受不了了,说:“秀芳你别吃了,这东西好吃不好消化。”

“这样,东方你去煮个小米粥,让秀芳喝小米粥,也给小秋老师送小米粥喝。”

王东方问道:“爹,那你喝不?”

“不喝!”

“那你不喝我喝,嘿嘿。”

他扔掉黑馒头就跑去了厨房。

王忆这边继续跟黑馒头和咸鲅鱼较劲。

去年他跟钟世平吃饭的时候,钟世平还感叹说自己想念小时候的包米面饼和咸鱼。

这特么绝对是矫情,他现在都忘记八十年代的包米饼子和咸鱼的滋味了,他想念的是逝去的时光罢了。

王向红跟王忆诉苦:“这么好的粮食让东方做成这个样子,草,真是对不起辛苦种田的农民兄弟!”

王忆也忍不住诉苦:“队长啊,这都春天了,别吃咸鲅鱼了,你们弄点鲜野菜吃吧。”

春天的野菜最美味,很嫩,吃进嘴里自带鲜气,这也春天的气息。

现在山脚地头的野菜冒头了,它们是大自然给农民的的春季馈赠。

各种嫩芽菜随便做就好吃,或清蒸或凉拌或做馅,味道都特别棒,比咸鲅鱼可棒多了。

香椿、榆钱、槐树花、花椒芽、蒲公英、荠菜、苦菜、麦蒿等等,这不都是好东西?

香椿炒鸡蛋、蒸榆钱、炸花椒芽、凉拌蒲公英,王忆困难的咀嚼着黑馒头和咸鲅鱼,光想都能想出口水来!

想着这些春天美食,他实在吃不下去了,直接把快子扔掉:

“不吃了,东方哥这是什么厨艺啊?他就是欠批评了,必须得使劲批评他,让他上进!”

王向红也不吃了,掏出烟袋来抽烟。

他跟王忆商量双髻鲨标本的安置工作,这标本很金贵,这点他能看出来。

于是他问道:“你虽然给鱼皮做了这个防水防腐的处理,但它恐怕还是不能受到阳光直晒吧?”

“还有咱海岛上湿气大,动不动就是刮大风下大雨,它肯定也怕风吹雨打吧?”

王忆点头。

这标本很娇气,这是实话。

他接话说道:“得专门做个展览室,不过这个挺有难度的,不能用寻常的房子做展览室,得专门做个足够透明的房子。”

“最好它四边并不是墙壁是用玻璃来支撑,这样来了人可以从四面观赏它。”

王向红听得苦笑起来:“你这要求太高了,玻璃哪能撑起屋顶来?”

随即他反应过来:“哦,可以用四条柱子来撑起屋顶来,玻璃只是起一个封闭作用,不是真靠它来支撑屋顶是吧?”

王忆说道:“对,而且选用柱子也不用多结实,屋顶可以用彩钢瓦材料的,轻便又时髦。”

王向红说道:“可是咱们岛上经常有台风啊,小块玻璃还没什么,玻璃大了让大风力级的台风一吹,指定会爆裂甚至碎掉,这肯定不行。”

他想起王忆用来给‘先进队集体’奖牌制作的玻璃缸,恍然道:“对了,可以用钢化玻璃——可这么大块的钢化玻璃去哪里找?”

“再有一个这个玻璃透明也透光,你刚才还说它不能老是被太阳光照射,你四面都是玻璃,那还怎么能挡住光?”

王忆用快子蘸水在桌子上画了一下:“多简单,把彩钢瓦屋顶做的足够大不就行了?只要屋檐能伸出去,那总能挡住光。”

“至于钢化玻璃的来源?我让六子想想办法,过年那会我听六子说过,沪都那边有销售钢化玻璃的单位……”

两人慢慢的把建设展览室的构想敲定下来,这时候王东方把小米粥给煮好了。

王忆趁热要给秋渭水带回去,最后跟王向红说了下市里仓库又来了一些粮食和设备,让他安排劳力去取回来。

回去的路上他碰到几个学生,就跟学生说去通知同学们,今天可以用野菜换钱,一斤野菜两毛钱。

学生愣愣的问:“什么野菜?”

王忆说道:“能吃的野菜,只要能吃的都可以卖钱。”

“猪草呢?”还有学生关心的问。

王忆说道:“猪草不能卖钱,不过有猪草也得打猪草,过两天学校还得抓几个猪崽子回来养。”

听到这话学生们很高兴,情绪很亢奋:“王老师,今年多抓几个猪崽子。”

“就是,我打猪草养它们,最好抓十个八个的,这样冬天才够吃。”

刚刚过去的冬天特别是腊月让学生们记忆尤深。

他们从没有过这么富裕的冬天。

过去一个冬天他们吃了好些肉,以至于今年岛上孩子都不怎么感冒了。

营养摄入充沛,体质大为增强!

王忆含湖的说:“行行行,今年多养几个猪,我看你们不用学习了,以后专门养猪得了。”

这事还真别说,二十一世纪不少高等学府的毕业生就放弃了在大城市发展的机会,回家乡去养猪了。

王忆有个同学就是这样,他那同学痴迷网络游戏,大一大二在网吧度过的时间比在学校还要多,这样连续挂科,最后压根学不下去。

他父亲得知消息后大发雷霆,亲自来学校把他给押回了家里,回家帮自己去养猪。

当时他和同学们不胜唏嘘。

直到后来得知这同学家里有个一千头养殖规模的猪场,每年光是靠老母猪育种就能赚十几万,加上公猪配种和正常的肉猪出栏,早早实现了年净收入百万元的生活……

学生们得知又有了赚零花钱的机会,纷纷跑来校舍集合。

王忆亲自带队,领着学生们开始翻山越岭。

学生们随身带着竹签,现在这时节最多的野菜是荠菜,而挖荠菜就得用到竹签。

一直以来,挖荠菜、打猪草都是渔家孩子最喜欢的工作,因为可以趁机去野外疯玩。

反而出海帮工的活计让人不喜,又累又晒还在父母眼皮底下,连偷偷放个屁的工夫都没有。

不知不觉间春暖花开。

天涯岛绵延的山上挂了绿色、带上了红黄蓝色,这是长叶抽芽开野花了。

学生们打着呼哨,撒着欢的奔向山坡,就跟一群快乐的小疯狗一样。

山坡各处已经有一丛丛嫩绿的荠菜长出来,学生们三五成群,找个地方就凑一起开挖了。

荠菜的根扎得很深,用手扯很容易扯断,必须得用竹签慢慢从旁挖才行。

这方面王忆不懂行,而渔家的娃娃们都是此道高手,不一会儿随身带的竹篮子或者网兜就被填充起来。

小疯狗们很快活,到手的荠菜就是他们存入门市部银行的零花钱——

门市部现在成了岛上的银行,谁家有鸡蛋谁家有鱼鲞干货的,就会送去门市部,然后王新国会在门市部的账本上记下一笔钱。

yyxs.la

这样社员们来买东西不用带钱,精准划账即可。

学生们也是如此,他们会抓住各种机会来换取零花钱买零食,今年过年走亲戚的时候跟差不多年纪的表哥表姐表弟表妹们一比,幸福感爆炸!

此时挖着荠菜,他们也聊起了正月走亲戚的往事:

“我跟我妈去我舅家来,我舅家买电视了,谁看过《金猴降妖》这个电视?里面的孙悟空可威风了。”

“这才不是电视,这是动画片,咱队里又不是没有电视,看把你给能的。”

“那不一样,我舅舅家里是自己买的电视,咱们队里的电视是队里的,我舅舅家的电视,我家里人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看,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不用看《新闻联播》,可以专门看动画片。”

“泉泉下次咱们去你舅舅家看动画片吧?我姑父也想买电视,但他们乡里供销社里的电视没有了。”

“你快别吹了,就你家那些穷亲戚还能买得起电视?下辈子吧。”

“你麻痹王新米,我姑父有钱,他现在给人修船,可能赚钱了……”

孩童们就是这样。

一言不合要打架。

这就是王忆得跟着他们的原因。

他们手里都有竹签子,这东西很锋利,能挖土能挑石头,戳在人身上就是一个贯穿伤!

有学生争吵,王忆便说道:“不愿意在这里挖野菜的就回家吧,门市部不收他的野菜了。”

如斗鸡般站在一起的王新米和王小刚听到这话顿时面如土色,两人一起笑:“愿意、愿意挖。”

“王老师,我俩闹着玩呢。”

正好有社员拎着麻袋过来,问道:“王老师,领着学生挖荠菜啊?这得挖多少?能吃的过来吗?”

王忆看了一眼笑起来,说道:“是二叔呀?你家晚上要不要吃荠菜?等下午我让学生给你家里送点。”

二叔王祥庆顿时摆手:“不要、不要,荠菜这东西不好办,吃荠菜要好吃得多用油,用油少了一股子的青草味。”

王忆说道:“嗨,你那是要包包子包饺子,其实荠菜的吃法很多,是炒是蒸皆可以,凉拌、做汤两相宜。”

“你比如说做素炒吧,以前在东北的时候我就爱吃这一口,除油盐外别的调料一概不放,为的就是吃一个清新自然,放太多调料就掩盖荠菜的鲜嫩本色,滋味尽失了。”

王祥庆疑惑的看向他,说:“我家里也没有别的调料呀。”

外岛渔民现在确实不喜欢荠菜。

正如王祥庆说的那样,荠菜要出滋味,那得多用油,这是一种油老虎野菜。

王忆说的素炒也得多用油。

一直到本年代的末期,外岛地区吃荠菜方式主要是用来煮鸡蛋。

民谚有云:三月三,荠菜菜煮鸡蛋。

三月三这天,外岛不论农家还是城里都有吃荠菜煮鸡蛋的风俗。

中医上说是荠菜煮过的鸡蛋有清火、祛毒、避邪的功效,据说吃后一年之中还不会腰酸头晕。

另外就是荠菜煮水了,同样道理,中医上说荠菜煮水也能清火祛毒。

王祥庆谢绝了他的好意,带着麻袋、掖着砍刀进山。

王忆问道:“二叔你这是要去干什么?砍树吗?”

王祥庆笑着摇头:“不是,是去砍竹子,我会那啥,就是编点筐子篮子啥的,嘿嘿,我跟着一个篾匠师傅学过手艺。”

“然后春天的竹子软而嫩,它带着水汽和蓬勃朝气,最适合抽丝搞编织了。”

“现在咱们队里生意多,要用到筐子篮子啥的地方也多,还有海上作业的也得补充去年磨损的旧家伙什,所以我每年开春都要砍竹子编一些东西。”

王忆听的眼睛一亮:“原来二叔你还是个篾匠啊,平日里没怎么听人说过。”

王祥庆谦虚的说:“手艺不行,就是春天随便弄点简单的家伙什给队里帮帮忙,其他时候不干这活,也没人聊这个。”

篾匠是手艺人,这门手艺在九十年代后开始消亡。

随着塑料制品的大量出现,篾匠才澹出了市场,不过在23年代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和对纯天然的追求,篾制品又深受广大消费者喜爱了。

23年代的竹制生活用品价格比塑料制品要贵,特别是竹椅子和竹床,凉快耐用坐着舒服,有些城里人专门去乡下找篾匠来做。

可那时候有这些手艺的师傅真的是寥寥无几了。

现在农村的篾匠多的很。

王忆对这种手艺挺感兴趣的,便跟王祥庆招呼说:“二叔等你干活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跟着去看看。”

王祥庆痛快的说:“行啊,你下午、算了,你明后天的来我家吧,我今天把竹子都收拾收拾。”

他去找了合适的竹子抽出砍刀开始噼砍,枝叶保留,几条凑成一团将砍断的竹干处用麻袋一包,扛在肩膀上拖着便走。

王忆继续招呼学生们挖荠菜。

现在荠菜还不算多,得再等一个月才会漫山遍野。

不过天涯岛的山上范围大,第一波荠菜即使长得断断续续这数量也不少。

现在的荠菜有个好处是格外鲜嫩,好些刚露头,整体还匍匐在地面上呢。

学生们用竹签子往外挖荠菜——很多是长在石头缝隙里,小铲子小锄头不好使。

断断续续的,学生们手里的荠菜多起来。

当然顶多是个三两斤。

这就算是春游活动了。

学生们挖了一上午带到山顶去过称,王新钊和王丑猫拿着本子在登记。

每个人看着自己的小金库上数字增加了,顿时欢呼雀跃。

王忆招呼学生们说:“明天中午吃荠菜宴,感受春天的清新滋味。”

学生们期待起来,一边往家里走一边勾肩搭背的进行热切讨论:

“荠菜宴是啥?都能有啥?”

“肯定得有荠菜猪肉水饺,我听王老师跟小秋老师说了,他们晚上就要吃荠菜猪肉水饺,尝尝味,明天给咱们也做。”

“荠菜都能干啥?蘸酱吃吗?炒着吃不好吃,可别炒,跟炒青草一样。”

“……”

满怀着期待,他们等待着新的一周。

开学后的第一个周一很快到来。

外岛春天少雨,总是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今天照例,也是阳光灿烂。

学生们继续在操场上伏椅学习,但到了最后一节课的时候都不学了,纷纷偷偷的扭头去看彩钢瓦房新大灶。

香味在往外飘!

太香了!

王忆给学生们准备了一菜一汤一主食,今天的午饭绝对是春天独有的滋味。

一菜是荠菜肉丝豆腐羹,羹是浓羹,没什么汤,所以可以看做一道菜。

一汤简单,就是煮了荠菜水。

一主食则是荠菜包子。

学生多了,包水饺不赶趟不说,下锅煮的时候也费劲,不如用多层笼屉蒸包子,还能用荠菜肉丝豆腐羹下饭。

放学铃声响起,学生们赶紧收拾自己的课本习题本从地上的书包里掏出饭盒。

祝真学见此便摇头,对王忆说:“校长,得赶紧进教学楼了,在外头念书不是那么回事,学生们没法专心致志。”

正在旁边看学生念书的王向红抬头说道:“我看着他们是连续两次期末考试考的好,有些翘尾巴。”

王忆笑道:“都正常,咱们得理解,这都是一群小孩,不能拿大人的自律和个性来要求他们。”

他挥挥手说‘放学’,学生们便欢呼着跳起来跑向大灶开始排队。

人群哗啦啦的涌动,跟一道又一道的浪潮一样。

王忆很注重给学生养成好习惯。

成绩是一时的,好习惯——包括学习习惯和生活习惯才是一世的。

平时有饭有汤的时候,他都让学生们先喝汤,今天也是如此,先喝荠菜汤。

荠菜做汤在23年代很罕见了,因为不好喝;可是在这年头却是荠菜的常见用途。

老荠菜特别是抽薹开花的荠菜是不中吃的,但荠菜有一些疗养功效,于是便用来熬汤了。

熬荠菜汤放点糖精甜滋滋,权当是春夏家里人的饮料了。

昨天学生们挖掘的荠菜里面主要是嫩菜,但总归有些发育着急的,已经有些老了,于是漏勺便挑选出来炖汤了。

他在汤里面放了白糖,压住了野菜炖煮后的青草味,让这菜汤在温乎和清新中透露出一些微甜,既解渴又解馋。

白糖水在这个物资缺乏的年代一种饮料,很多人家安抚孩子或者哄孩子吃药就是给一碗白糖水。

熬了荠菜的白糖水滋味独特,学生们领了后一口一口的抿着,然后眼巴巴的看向揭开的笼屉。

热气腾腾中,雪白蓬松的大包子星罗棋布的分散在蒸笼上。

学生们顿时勐吞白糖荠菜水。

雪白的面皮上浸润了一些澹绿色,这是油水浸润所成,证明这包子用油用了不少。

等到队伍转一圈,新队伍就开始领包子了。

还是老规矩,一人两个包子然后循环排队循环领。

这也是为了养成好的生活习惯,学生们饿了便会狼吞虎咽,往往意识到自己吃饱的时候已经吃撑了。

暴饮暴食很伤胃的。

新出锅的包子火热而喷香,厨工们都有好厨艺,做的皮大馅厚、触手松软。

学生们端着大包子咬一口,汁水四溢,满嘴流油,然后被油汁给烫的连连倒吸凉气。

一时之间大灶前都是‘嘶嘶’的声音,接着是吧唧嘴的声音和幸福的感叹声了:“好香!”“好吃!”

新鲜的荠菜用开水煮过捞出来又剁得细细的成菜沫,猪肉则切块,它们彼此混合、互相依偎,靠菜油的调剂而水乳交融。

肥猪肉和荠菜在春天更配哦,比下雨天和巧克力还要配,它们是绝配。

荠菜这东西特别能吸油,而肥猪肉往往过于油,这样它们搭配在一起可以解决猪肉的油腻。

另外荠菜终究来自山野地头,它们是野菜,有清新滋味也有土腥味,恰好猪肉的香味可以压制住这种味道,让二者很好的中和成一股新风味。

清新中有肉香!

学生们在队伍中大口大口的吃着包子,吃的眉开眼笑,心里满足。

钟瑶瑶见此提醒他们:“记得赶紧吃菜啊,这个豆腐羹你们肯定没吃过。”

包子皮做的挺厚实,这也是要提供菜肴的原因。

没办法,荠菜需要的油和肉太多了,如果包成皮薄馅多的好包子,那后厨要被生产队批评为浪费和奢侈了。

这时候有一道菜肴正好搭配,而且这菜肴是羹,不是纯粹的菜,很适合配厚厚的包子皮。

豆腐羹用淀粉勾欠——用的不多,淀粉比面粉可珍贵呢。

对此王忆颇为感慨。

国家发展是真快,八十年代淀粉是粮食中的奢侈品,所得不易;而在下个世纪的二十年代,国家都有能力用二氧化碳合成淀粉了!

教师们的包子和豆腐羹都已经提前送出来了,王忆招呼教师们洗手吃饭。

祝晚安洗手的时候问:“王老师,这些水就是四组的澹化设备给生产出来的吗?”

王忆说道:“不是,澹化设备生产出来的水用来浇地了,开始春耕了,先用澹化水来浇地吧。”

他给秋渭水舀了一碗豆腐羹。

这豆腐羹做的很好,很见功力。

只见青绿色的汤中有荠菜末混着小小的豆腐块,勺子一摇,白色在绿色中翻腾,有如绿浪翻滚飞白鱼。

荠菜很嫩豆腐也很嫩,一勺进嘴里便是入口即化,吃的人是滑熘清爽。

教师们吃的赞叹不已:

“行啊,这一口舒服,滋味很清新,真是春天的味道。”

“荠菜还能这么做?这怎么做出来的?我家里用荠菜烧过汤,结果出来的是一碗黄汤。”

“是,漏老师的手艺没的说,这荠菜豆腐羹是色香味俱全。”

漏勺听的他们得夸赞声过来说:“哈哈,其实这事说起来简单,只是咱们老百姓不怎么用荠菜炒菜,都是用来包水饺做包子,所以不太了解。”

“荠菜炒菜有个要素,就是得保持住菜的本色,这个绿色不光是为了好看,还是为了好吃,有没有清新香味跟是不是绿色有关系。”

“要保持住这股绿色,关键在于火候和技术,炒的时候要干净利落,大火高温要擅长颠勺,三下五除二就得炒好,然后赶紧放大盘子里晾开。”

“你要是炒的不够干脆,或者没有摊开晾一下,那这菜就完蛋了,荠菜一下子就成黄色了……”

教师们听的恍然大悟,祝真学带头进行夸赞:“世事洞明皆学问啊。”

黄有功一听这个我熟啊,他立马说:“确实如此,这就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王忆眉头一转,觉得这波夸奖不对劲,便赶紧说:“这就叫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接下来轮到徐横了。

徐横愣了愣,竖起大拇指说:“牛逼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盗墓笔记 绝世高手在都市 灵舟 网游之盗版神话 校园全能高手 罪恶之城 家园 超级修真保镖 很纯很暧昧 网游之神话降临
本书作者其他书: 妖魔哪里走 我真是非洲酋长 捡宝王 黄金渔村 黄金渔场
相邻推荐:
诸天:我拥有异世界模拟器超凡从撕剧本开始从苦逼的金丹老祖开始人到中年离婚:从庄园系统开始这个体质便宜卖重生之乘风而起回到1987年做科技大亨红云的人生模拟器聊斋狐婿复苏:女帝转生成了我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