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诡秘世界我能逢凶化吉 > 第四十四章 急不急?气不气?

第四十四章 急不急?气不气?

这个问题让鲁夫顿了几秒,维克托发现他眼珠子左右晃了好几次,然后才回答道:“因为……因为伯父的状态不适合举行公开的葬礼。”

“死人还能有什么异常状态不适合下葬?”亨利诧异地皱起眉。

“总之该说的我在四年前就已经对警方如实交代了,他们亲眼见过约瑟夫的遗体,并且排除了我的嫌疑,我伯父他就是自然死亡的!”

亨利歪着脖子看了身边的维克托一眼,那眼神仿佛在对他说:里面的家伙死不认账,你还有什么话自己去问他吧!

维克托捏了捏嗓子,尽量沉着声音问道:“在约瑟夫先生的死亡记录里,并没有写明他的状态有什么异常,这意味着那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死者,你说他不适合举行葬礼?指的是什么?”

这……

鲁夫顿时语塞。

然而过了片刻,他突然对着面前的墙壁吼起来:“如果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再度检查他的遗体。”

“就跟那个盗墓贼一样,挖开约瑟夫伯父的坟墓,用你们肮脏的手去亵渎死者的安宁……”

“是的!是的!你们肯定早就知道有个混蛋把他的遗体给盗走了,满意了吧!”

“作为歼察局,为什么你们不去抓捕那个骚扰亡灵的恶徒,却跑来威胁一个无辜的人?”

亨利听到这话,满脸的狐疑,他看了维克托一眼,想从对方身上了解实情。

维克托并没有告诉他,自己去挖了约瑟夫的坟,也正是因为坟墓里没东西,他才会通过调查将鲁夫定为第一嫌疑人。

即便鲁夫如今提了出来,维克托也不会承认。

他笑着对亨利说道:“不久前,约瑟夫的坟墓被盗了,目前尚不清楚是谁干的,可因为他是先见者,我秉持职责,刻意留意了一下马戏团的资料,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于是查到了这个家伙的头上。”

亨利这才从维克托口里了解到“来龙去脉”。可他还是很奇怪:“为什么你首先想到的,不是去调查那个盗墓贼,而是查约瑟夫的死因?”

维克托脸皮一抽,马上稳住说:“你应该知道致死三特性吧?”

“当然,比你了解得更早。”

“约瑟夫死前发生了些奇怪的事情,我怀疑他的死因是致死特性。”

“哦?怎么说?”

维克托顿了顿,脑海中组织语言道:“这个家伙没有公开举办葬礼,也就是说没有人见到约瑟夫死后下葬的模样,你仔细想一下,如果约瑟夫是死于致死性,衰竭也就算了,万一是恐惧与入迷呢?”

他这话一出口,亨利就明白了。

致死三特性,不管是对先见者还是普通人来说,都是相当可怕的死亡诅咒。

下书吧

区别在于,普通人如果没有受到外力的影响,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接触到。

而先见者则不同,他们绕不开这个坎,只要研习消化密传达到中期的阈值,就必须得面对这个缠上自己的梦魔。

衰竭也就罢了,大不了就是身体器官功能极速下降,寿命瞬间萎缩,本来能活十年的人可能一两个月之后就突然死亡,再怎样也不会影响到别人。

但恐惧与入迷就不一样了。

从外层资料室里维克托了解到。

恐惧击碎的是人的“心智体”,所带来的后果就是让人思维紊乱,发疯,攻击一切,完全丧失理智,而且不可逆。

至于入迷……维克托与亨利在密苏勒州时已经见识过好几个了。

入迷带来的是秘宿中精神体的感染,会长出蠕动原生质,这种诡秘生物会从“上层”往“下层”侵蚀,将心智体给感染,从而让人陷入梦境中昏迷,直到完全覆盖心智体后,借助人类的物质体完成现实世界的降临。

那种东西降临,对身边其他人的威胁是极大的。

维克托的意思就是,一定要查清楚约瑟夫死前的状况,不能将这种隐患留在雷克顿。

亨利总算是“理解”维克托的用意了,他也因此没再继续询问。

维克托表面上很镇定,内心里却是一团乱麻。

这段谎话是他刚编的,能顺利让亨利相信也是运气好。

他可不会把自己的真实目的告诉对方,毕竟那是瞒着防剿部在私自收集密传。

又问了鲁夫几个问题,对方的回答破绽百出,但就是没有透露与约瑟夫遗体有关的线索。

“我们只能把他关到后天上午。”亨利说道。

两人审问完毕,来到走廊的地方透风,外边风吹得很大,但该下的暴雨却迟迟没有来临。

维克托靠着窗口,接过亨利递来的香烟。

“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只能放这个家伙回去。”亨利接着说,“哪怕从刚才的审问里,我都能看出他在隐瞒真相。”

维克托一言不发地望着夜幕下的独立广场,行人匆匆,各自奔走。

明亮的油灯下,一名狗搂着背的乞讨者,正在向路边的人们伸出脏兮兮的右手。

几名歼察局的人员下班出来,被他给拦住,嫌弃的往他的碗里扔了枚1法分的硬币。

“这乞丐对工作如此卖力,有这功夫做点其他正当职业不更好?”维克托瞧了眼天,“看上去要下暴雨了,这家伙不怕打湿了碗里的纸钞吗?”

亨利也瞧见了歼察局门口的乞丐,很诧异的说道:“独立广场这里可不允许乞讨,奇怪,广场巡逻队的人呢?”

听到这话,维克托眼睛一眯。

亨利接着又说道:“看来这家伙没吃过巡逻队的棍子,再说了,什么样的人会找歼察局的探员讨施舍?”

他说完,维克托忽而转身拍了下他的肩膀,没再继续聊这个话题。

“我们还有整整一天的时间,你可以再帮我调查一下这个鲁夫的情况,特别是在他伯父死前死后的那些天里都做过些什么。”

说完,不容亨利回答,维克托忽然又问他歼察局后门怎么走。

“从这里下楼,然后左拐,进中庭后直走……你怎么想从后门离开?”亨利问。

“我不想出门被这个乞丐缠着要钱。”

维克托说罢就摆了摆手,向亨利告别离开。

……

不多时,他出现在歼察局背后的街巷,长长出了口气,然后压低了帽檐快速走着。

“乞丐是吧?”

维克托憋着笑,像是看到了一场蹩脚的表演。

“在暴风雨来临前还这么卖力,而且专门选择在歼察局的门前乞讨……你那是乞讨吗?你那是在打听情报!”

从亨利的话里,维克托联想到了那位闯入熏香公馆的家伙。

如果真如他所料那般,鲁夫雇佣了一名私家侦探来调查自己,在如今这种情况下,那家伙应该挺急的吧。

“哈哈哈!调查我是吧?!老子先把你雇主逮了,让你佣金都拿不到,我看你还调查个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网游之神话降临 罪恶之城 很纯很暧昧 盗墓笔记 绝世高手在都市 家园 灵舟 校园全能高手 网游之盗版神话 超级修真保镖
相邻推荐:
我竟成了女主的召唤骷髅兵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食气者,神明而寿Re,骨傲天屠戮的我报告厉少,夫人她携崽潜逃了毁容之后我成了巨星苟在女魔头身边偷偷修炼凡人修仙:从至木灵婴开始孕吐曝光,满级大佬在娱乐圈杀疯了老实人逆袭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