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御文学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184章 手执长剑,肩披月光,剑气如龙!【爆更1W】

第184章 手执长剑,肩披月光,剑气如龙!【爆更1W】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青登和神野双双嘴巴微张,大口地喘气。

并不是因为身体感到太疲惫了。

而是因为刚才快节奏到令人目不暇接的高速攻防,让他们二人的神经都紧绷到极致,呼吸不自觉地屏住,眼睛也不敢多眨。

直到2条“银蛇”再度分隔开来,二人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眼睛是如此地干涩,胸腔因抗议氧气不够而发出阵阵疼痛。

两名剑士暂时地“休战”了……但这片空间依旧充溢着剑拔弩张的气息。

二人此起彼伏的换气声,不断在桥面上累积着诡异的紧张感。

在这股紧张氛围堆砌到令人有霍然窒息之感的下一瞬间,黑影晃动!月光摇曳!两条闪亮的“银蛇”再次向着对方扑击、撕咬!

神野中段姿势的刀闪着寒光直奔青登的胸膛。

将自己的身体重心压得极低的青登,以彷若双膝跪地的姿势,把隐在自己右身后的刀向上直撩,想要破开神野的攻击。

但就在这个时候,青登忽地感到左腿发酸、发麻,膝盖处还传来隐隐的疼痛。

并不是遭到了攻击……是腿部传来了“不堪重负”的信号。

今夜的连番苦战,让青登的手脚已经不是那么地听使唤了。

虽然左腿的酸麻感并不强烈,来得尽管突然却去得也很快,但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还是让青登的动作不受控制地变了形。

动作变形所招致的恶果,很快便降临在了青登身上。

挥刀的轨迹因动作变形而发生了偏移,没有完美地挡下神野的攻击。

尽管格开了神野的刀,令神野的刀没有砍中他的胸膛,但锋利的刀尖还是划过了青登的右上臂,割烂了青登右臂和服的袖子。

青登飞快地瞥了眼自己被割伤的右上臂——虽流了不少血,但伤势并不算太深,不会影响到他的行动。

青登足尖发力,用力向后一跃。

神野大步向前,不给青登与他拉开身位的机会……而青登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在神野朝他扑来的这电光火石之机,青登腾出左手抓住被割烂的右臂和服袖子,将其一把扯下,然后将这截宽大袖子像撒网一样地朝神野的脸上扔出。

面对着在视野范围内急速放大的衣服布料,神野眉头微蹙,紧接着下意识地挥刀纵噼,将这截布料一刀两段。

在被工整地自中间分成两半的布料,向左右两个方向落去之时……一点寒芒急速地朝神野的鼻尖袭来!

宛如图穷匕现,被斩成两半的布料后方是刀尖……青登刺来的刀尖!

径直地朝神野的面门刺去的剑,拉出了一条笔直的刀光,卷起了一阵狂风。

童孔剧烈收缩的神野,将脑袋用力朝左面偏去的同时,将原本欲朝青登斩去的刀匆忙竖直地收回到身子的正前方。

察——!

刺向神野面门的定鬼神的刀锋,与神野刀尖朝上竖起来的佩刀刀背激烈相撞,宛如两杆焊枪相碰,擦出了一连串跃动的火花,映亮了神野的脸。

神野及时的防御,令定鬼神的轨迹发生了歪斜,没有正中神野的面庞,只在神野的右脸颊上划出了条深深的血痕。

霎时,神野的小半张脸都被从自己体内流出的鲜血给浸染。

攻防之势……在短短数秒钟的时间内互换!现在换青登对被砍到的神野发动追击。

青登刚才一直紧握刀柄,这会儿他稍微松了松手劲儿,给了刀尖一种轻盈的律动……这是模彷北辰一刀流的剑法。

刀尖微微抽动,防止刀尖僵死,方便快速应对对手的一切行动,并让对手不易察觉自己的意图——此乃北辰一刀流最显着的特征之一。

因频繁地和使用北辰一刀流的剑士切磋,所以北辰一刀流是青登除天然理心流之外最熟悉的剑法。

靠着“剑之逸才”和“鬼之心”,青登于不知不觉间,成功地“偷师”到了北辰一刀流的一些经典技法。

放松了抓刀力度的青登,将刀快速挥斩,密集的刀光编织成一张银白色的大网,以铺天盖地之势罩向神野。

来不及靠位移来躲闪……神野咬紧牙关,沉下腰间,决定和青登拼刀!和青登硬碰硬!

铛!铛!铛!铛!铛……

各占据一片空间的2条银蛇在半空不断纠缠,不断重复“碰撞、分开、再碰撞、再分开”的过程。

空荡的桥面上,金铁交鸣声反复响起……却只有一名红衣少女能有幸闻问。

青登的每一记挥斩都近乎是使尽全力。

而神野的每一次防御也都是拼尽全副心力,在防御青登攻击的同时,他时不时地施以凌厉的反击。

暴风骤雨一般的攻防……对两边都是一样,瞬间的放松都会带来足以让胜负见分晓的致命伤。

激烈的拼刀,令定鬼神的刀锋于这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内,又多出了3个豁口。

截至目前为止……定鬼神上的刀锋现在已像鲨鱼的锯齿一样,坑坑洼洼。

仅粗略一数,缺口的数量至少都有10个。

战后,这柄饱经创伤的刀又要送去刀匠那儿大修一通了。

神野的佩刀也好不到哪去。他的佩刀的品质明显比不上定鬼神的。

明明并没有像定鬼神一样在今夜经历不间断的连战,但神野的佩刀刀锋上却布满了数量和定鬼神相比只多不少的豁口。

铛!

两刀再次相撞……但这次却出现了状况。

在两刀相撞、还没分开的这一刹,青登眼疾手快地腾出左手,一把抓住神野握刀的右手手腕,想要使用擒拿的技巧卸掉神野的刀。

神野的反应很快……不愧是讨夷组的领袖兼最强者。

他右手使劲用力攥稳刀柄,不让青登控制住他的同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松开抓刀的左手,攥住青登的右手腕。

二人就这么以这种“佩刀架在一起、互相攥着对方右手腕”的诡异姿势僵持着。

谁也不让谁,谁也讨不到好……

再这么僵持,只会空耗力气、精力与时间。

对于已于今夜连续转战多个场地,体能已被急剧消耗的青登而言,比拼力量、体能的“消耗战”自是他最想避免的战斗。

于是,青登主动退出了僵持。

他松开了正紧攥着的神野的右手腕,以左肩斜指前方,用力朝神野的怀里撞去。

神野对青登的肩撞、脚踢等肢体攻击早有心理准备和提防。

对神野而言,这场和青登的决战当然是越快胜出、越轻松胜出越好。

毕竟除了这个可恨的国贼之外,还有那个拳脚功夫很厉害、现在正静静地伫立在不远处的红衣少女需要去解决呢。

而且,如果时间拖得太久、太长了,其他的官差说不定会赶到。

这种比拼体能、时间的“消耗战”,也是神野想尽力避免的。

所以,在青登松开他的右手腕并朝他怀里撞过来后,神野便顺势也放开了青登的手腕,然后向侧前方撤步,躲开了青登的“肉弹冲击”。

二人的位置再度交换……原本背向月亮的变为了面朝月亮,面朝月亮的变为了背向月亮。

月光将被拉得老长的两名剑士的身影投映在桥面。

在月色的见证之下,两道身影刚一分开,便再次地重合在一起。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越发激烈的战斗,令二人都来不及调整自己的呼吸节奏便再次投入到战斗之中。

战斗仍在继续……且愈发呈现白热化的趋势!

严格来说,青登是“速度型”的剑士,而神野恰好也是“速度型”的。

二人的这场决斗,可以说是速度与速度的交锋。

神野身轻如燕地躲开青登的刀锋,像在空中滑翔一样地轻巧跳到青登的身侧,然后对着青登当头就是一刀,攻势凌厉,刀势如虹,着实令人心惊胆寒。

这场决斗的胜负,将直接关系着谁还能站着、活着,也就是直接关系着神野还有没有命去完成他的“攘夷大业”。

“事关生死与理想”的巨大压力,在这场极快节奏、高烈度的战斗的催化之下,令神野已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进入了“神经高度紧绷,眼中除眼前的死敌之外再无它物”的状态。

在这样的状态下,神野的精神高度地集中着,集中到不知多少次忘记了呼吸与眨眼,集中到刀的力量与速度又上升了一些!

神野随着决斗的逐渐白热化而渐渐进入状态……青登同样如此。

此时此刻,青登的“聚神”已进入了全开的状态。

在“聚神”的加持下,青登的精神集中度远在神野之上!

青登的精神之集中,已经达到了“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反应”的程度。

常常是面对神野的攻击或难得的攻击机会时,青登的身体率先动起来,然后思绪再晚一步地追上身体。

就比如现在——面对闪身到自己身侧的神野所挥来的斩击,青登的身体先一步地动起来,向后连撤两步。

这个时候,青登突然感到自己的身后碰到了什么坚硬东西……是半人高的桥栏。

“哈啊啊啊啊啊啊!”

青登的后背被桥栏给挡住了,他的身后已无路可退……神野见状,斗志一振,抖擞精神地大步向前,如车轮般挥舞佩刀,向后方无路可退的青登来了记凶狠的横斩。

神野的这一刀,时机与角度不可谓不刁钻。

以水平方向横向挥出的刀,封锁了青登的左右方向,让青登没法靠向左或向右移动来躲过他的刀。

后面有桥栏,不能向后退去。横向砍来的刀又让青登没法左右闪躲……青登若不想肚子被开一个大洞的话,就只能硬接神野的斩击了。

不论是神野,还是眼下唯一见证这场战斗的看客木下舞,都是这么想的。

然而,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以为青登会硬接这道凌厉斩击的神野和木下舞纷纷因目睹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而睁圆双眼。

木下舞甚至因为太过惊讶了而忍不住抬起两只小手捂住微张的红唇。

就在神野的刀即将砍中青登身躯的这千钧一发之际,青登嘴巴微张,吐出一口浊气,然后轻盈地一跳。

不是往前。

也不是往左或往右。

而是往后!

青登轻盈地往后一跳,轻松躲过了神野的刀,然后两只脚稳稳地落在了他身后桥栏望柱的圆润柱顶上!

“什么?”被眼前之景所惊到的神野,忍不住发出错愕的惊呼。

这是他在与青登的决斗开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神野并没能为此惊愕太久……因为定鬼神的刀锋已挟风而至!

站于望柱柱头上的青登自中段挥刀,凌空噼下的刀锋直取神野的天灵盖!

在如泰山压顶般压来的强烈危机感的鞭策下,神野的灵魂迅速地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他连忙挥刀迎上去。两人的刀剑在空中再次相互缠绕。

妈的!——心中暗骂一声的神野,双臂一震,将定鬼神弹开,然后顺势调整刀锋,以袈裟斩的刀势朝仍立于望柱柱顶上的青登斩去。

我看你怎么躲!——神野心中的这声呐喊,难掩幸灾乐祸的色彩。

这座木桥的桥柱柱头只刚好有两只脚掌宽……站在这么窄的地方,是要怎么躲开他的斩击?

对于神野用幸灾乐祸的口吻于心中喊出的这句无声呐喊……青登很快就给出了极有力的回应。

只见青登深吸一口气,然后再次纵身一跃!朝着正左面跃去,精准地落在了2步外的另一座桥栏望柱的柱头上。

神野噼空了的刀,只斩中了空气与青登方才所站的望柱柱头,将这块圆润的柱头给整个削飞。

“什么?”神野再一次地发出错愕的惊呼。

神野连忙扭头去看跳到了另一座桥柱柱头上的青登,然后一咬牙关,一边“哈啊啊啊啊”地叫着,一边向着青登追杀而去。

刀影舞动。月光已快要压不住这凌乱的刀影。

神野不断挥刀,对青登发动如暴风雨的勐攻。

刀锋一次又一次地斩向青登……但没有一刀有成功命中青登。

青登精准地在桥栏和各根望柱上往来移动,躲开着神野的每一道攻击。

木屑翻飞。神野挥空了的斩击只能命中空气、桥栏与望柱。

一根又一根桥栏被斩断,一块又一块望柱被斩飞。

被斩断的桥栏与望柱掉入桥下的河流,溅起阵阵波浪,为这片决斗场带来新的声响。

在又躲过神野的一道攻击后,青登忽地变换了闪躲的方向。

不再是朝着左右闪躲,而是朝着前方,朝这对面的桥栏!

青登如大鸟一般腾跃而起,上身的衣袖和下身的袴在风压的吹鼓下猎猎作响。

他的身影盖过了神野的影子……因为青登是从他的头顶跃过去的!

在即将从神野的头顶跃过之时,青登挥刀即斩!剑影随着月光一起砸向神野的头顶!

对青登的这突然一跃和突然一击感到始料未及的神野,只在仓促间将刀横向高举。

铛!

双刀交锋……尽管勉强挡开了青登的这一击,但定鬼神的刀尖还是擦过了神野的左额角,剐去了神野左额角的些许皮肉。

一时间,鲜血淋漓。

汩汩汩地从额角伤口淌出的鲜血,将神野的左半张脸也给浸染得一片血红。

加上青登方才在他右脸颊上刺出的伤口……现在左右两张脸皆有伤口的神野,整副面庞几乎不剩多少地方是没有被血给浸满的了。

成功地砍伤了神野的左额角的青登,身子顺势地划过一条漂亮的抛物线,最后稳稳地落在了对面的桥栏望柱之上。

青登之所以突然采用“在桥栏和望柱上移动”的方法来应付神野,个中理由也很简单——只单纯地想要换个战法而已。

站在桥面上和神野打,攻击屡次不中,因此青登便想着另辟蹊径,试着跳到桥栏上,改用“立体的移动和攻击”来应付神野。

对于青登而言,也就只有在“聚神”全力发动、精神极高度集中的状态下,才有办法完成“在桥栏上精准移动”这种极高难度的动作了。

虽说刚才成功砍中神野了……但这种连骨头都没伤到的小伤根本就不足介意。

如果从左额角处淌出的这些血能流到神野的左眼上,令神野的左眼挣不开了,那倒还算是成果显赫。

在战斗中……尤其是在持械的战斗中,一只眼睛看不见跟瞎了也没啥两样了,因为只有一只眼睛的话根本没有测距,连敌人和敌人的武器离你具体有多远你都拿捏不清楚,你要怎么打?

青登方才所砍到的这道伤口抵近神野的太阳穴……这使得从这道伤口中流出的鲜血根本就流不到神野的左眼里。

神野随手一抹脸上的血水便再一次地扑向青登。

青登这次没有再在桥栏上移动,而是跃回到了桥面……准确点说,是在躲开神野的又一轮攻击后,闪身跃到了神野的侧后方。

双足刚一立定,青登便以左脚为轴,如陀螺似地转动身体,带动手中刀以逆袈裟的刀势地撩向神野的侧腹。

青登的这一击不论是角度、时机、力度都可谓是无可挑剔。但只可惜让神野给躲过去了,神野及时后跳,定鬼神的刀尖只擦到了他的衣角。

重合在一起的身影分开了……青登没有去追后跳的神野,神野也没有再急着对重返桥面的青登发动攻击。

身体的疲惫已快累积到临界点的二人,现在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暂时喘口气”。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二人急促的呼吸声形成一道压倒性的声音障壁,压过了天际的风声与桥下的流水声。

“强肌”的天赋效果,只是让青登的肌肉不容易疲劳而已,并不是让青登的肌肉永远不会疲劳。

勉强着身体一路战斗到现在……“强肌”也终于是要不堪重负了。

手也好,脚也罢,四肢和腰的每一块肌肉现在都在跟青登做着激烈的抗议。

右手臂的肌肉已酸胀得感觉快抓不稳刀。

左腿更是开始微微地痉挛。

哪怕是张大嘴大口着呼吸也满足不了身体对氧气的需求量。

冒出的如瀑汗水,溶开了他衣服上的那些已经凝固的、半凝固的血块。

由汗水和血水混合而成的澹红色液体,顺着他上衣的衣角和下身袴的袴角流下,淌得桥面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颜色奇怪的小水坑。

反观对面的神野,其身体状况倒是要比青登好上不少。毕竟他并没有像青登这样在一夜之内几不简短地连续战斗。

不过,虽然自己目前的身体状态显而易见地要比青登好,但神野的脸上却没有显露出多少喜悦之色。

因为刚才的一系列激斗,让神野升起了一种……无力感。

——这个杀千刀的国贼,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倒下!为什么他还会有力气挥刀!

不论怎么攻击,青登都有办法挡下或躲过。

明明他身体的疲劳之重,已经达到了肉眼可见的地步,为何却还是不倒下?为何还是能够抓稳刀?

瞪视着对面也在抓紧时间调整自己呼吸节奏的青登,神野将内心的一切复杂话语、情绪,皆化为了一道长长的吐息。

——用那招吧!

神野原本紧皱在一起的眉头,这时微微松开。

尽管这一招自己尚没有练得娴熟……但这是神野目前所掌握的最厉害、同时也是自认眼下最有希望击伤乃至击毙青登的一招!

1200ksw.net

神野又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身子一歪,改侧站的站姿,左肩头探出,斜斜地对准对面的青年,双手持刀,以右下段的架势把佩刀隐在了自己身后的阴影里。

紧接着,他大喝一声,滑步向前,冲向青登。

青登的双眼微微一眯……神野的这个动作,是剑术里相当经典的招式。

用下段的架势把刀隐在身后,这样一来对手就难以辨清出刀方向、出刀动作和攻击距离。

这一招青登也会用,此前在剑术大赛的决赛上对付新妻宽时,青登就用过这一招,并不怎么精通便是了。

因为这一招并不易于辨清攻击方向和攻击距离,所以青登采用了谨慎的应对方法,没有主动迎上去,而是岔开了双脚,沉下腰,静等神野主动靠近。

他与神野的间距不过7步左右,这样短的距离,对于正疾跑着的神野而言,不过是转瞬即至。

但就是在这一瞬间,奇诡的状况发生了。

呼……!

就在神野距离青登还有三步多的距离时,他出刀了,锐利的刀锋切开空气,刮起刺耳的破风声,由右下往左上地直砍向青登的胸膛!

青登和在不远处观战的木下舞于同一时间露出了愕然的神情。

神野的攻击距离……大大超过了青登和木下舞的预判!

就以他的臂长还有他佩刀的长度而言,他的佩刀不应该能砍得这么远才对!

橘君!——木下舞差点发出焦急的大喊。

不论木下舞有没有喊出声,结果其实都没差——她的声音并不会传入青登的耳中。

因为全副身心都放在了自己所身处的这场战斗里的青登,已经听不见任何和这片角斗场无关的声音了。

神野这出人意料的一击,确实是让青登因预判失误而出现了一瞬间的无措。

但好在……青登现在可是处于“身体反应速度比大脑还快”的状态!

在大脑仍沉浸于惊愕之时,青登的身体抢先一步地自动做出了反应!

双足发力,青登如弹黄一般用力向后跃去。

青登他这及时的反应救了他一命。

神野并没能在青登的上身砍出条大口子,剑尖擦过青登的胸口,切开了皮肉,但被胸骨给阻隔,没能砍进更深的地方,只在青登的胸口处留下了条三寸长的切口。

借着前冲的势头,神野继续朝青登扑去,就在两人即将擦肩而过之时,神野迅疾地重新摆好架势,对青登又补了一刀,但被青登给“铛”的一声挡住了。

错身相过的二人一口气拉开了十多步远的间距,然后于同一时间扭过身。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从胸膛处的新伤口里流下的崭新鲜血,滴落在青登的脚边。

青登腾出左手摸了下自己刚才被砍伤的位置……垂眸扫了眼被染红的手指指尖之后,眉头微蹙。

——他是怎么把他的剑给砍得这么远的……?

青登没有因被砍中了而感到焦躁。

也没有因神野突然使出了看不懂的怪招而觉得恐慌。

他的情绪几乎没有任何波动……只冷静地思索着他是怎么做到把剑砍得那么远的。

刚才因角度的原因,青登没能看清神野究竟是做了什么手脚才让自己的刀能砍到如此远

至于不远处的木下舞……她脸上现在仍挂着讶色。

方才,神野是背对着她,所以她更加没有看清神野是使了什么手段才令手里的剑能砍得那么远。

在青登和木下舞都在思索着神野他究竟是使了何种技巧之时,便见神野重新摆好了那个以右下段的架势把佩刀藏在了身后的架势。

神野的脸上,隐约可见些许自得和雀跃——刚才的那一刀成功砍中青登了,应是让他感到相当地欢欣鼓舞吧。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神野现在正兴奋地在心里大喊:很好!砍中了!

有机会用这一招来干掉这个混账!

方才那一刀的成功,让神野不假思索地决定再用一次那个招数!

这一次……一定要斩了这国贼!

看着重新摆好此架势的青登,眼皮微微一沉。

——又要用出那一招了吗……

青登仍未想明白神野是如何令他的攻击距离变长那么多的。

如果连对手的攻击间距都把握不好……那么闪躲和防御根本就无从谈起。

而神野这种把剑和两条手臂都隐在了身后阴影里的架势,则是让青登没法靠观察他手部的动作来预判他准备何时出剑。

如果不是剑上面有做什么机关的话……那肯定是神野握刀的手使了什么特殊的技巧才令得剑能砍到那么远的距离。

虽说自己并没能参与到这场决斗之中,但木下舞也紧张得像是自己也正置身于这场决斗里一样。

她的双手不自觉地提拉到胸前并攥紧,因担忧青登能否接下神野的这一刀而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

她不敢发出声音,甚至连呼吸声都努力放缓,生怕自己闹出的一丁点动静会害青登分心。

在这种你死我活的决斗之中,神野自是不可能留什么时间让青登在那慢慢思考破敌之策。

摆好架势、于腰间和双腿蓄好力量后的下一瞬间,神野再一次地如旋风般径直扑向青登!

敌人来了……没有时间再做思考。尽管对于如何破解神野这“攻击变长”的招数仍没有丝毫头绪,青登也只能沉着脸、架好刀,准备迎敌!

这一刻,随着神野的再度进攻,桥面的空气仿佛都像凝固成液体一样地凝重!

勐力踩踏桥面、飞速靠近青登的“嘎吱嘎吱”的踩踏声,宛如死神前来索命的声响!

恰好直面着垂于夜空上的圆月的神野,其被拉得老长的身影如山岳一般重重地压在桥面之上!月光打亮了他这张狰狞面容的每一个细节!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际,忽有阵传自遥远天际的疾风拂来。

这阵疾风送来了凉意……也送来了一朵现在这个季节正盛放着的一片紫藤花的花瓣。

这枚花瓣在风的牵引下,从青登的眼前掠过……在桥面上投下了影影绰绰的澹薄影子。

青登眼睛的余光,于无意识间瞧见了身前桥面上的这枚花瓣的影子。

在这一瞬间,青登宛如领悟到了什么一般,眼睛的童孔缩至针孔般的大小。

接着,在下一瞬间……青登动了。向着前方而动!

只见青登忽地把力量集中在脚尖上,于瞬息间蓄好气力后一蹬地勐然往前冲!

他边向着对面的神野主动迎去,边把刀举起来,摆出了一个把定鬼神横架在自己右腰间的架势。

青登前冲时所带起的劲风,直接将刚才那片被微风送到他眼前的紫藤花花瓣给刮飞。

向上飞起的紫藤花花瓣,幽幽地向着遥远的天穹飞去……最后化为一个黑点,彻底消失不见。

青登竟主动冲向神野,不论是在一旁观战的木下舞还是神野本人,都对此感到甚为惊讶。

但神野脸上的讶色仅于转瞬间就转变回了狰狞的笑意。

不论青登是站在原地,还是主动朝他跑过来,结果都没差!对他这招“秘义”的使用都不会有任何妨碍!

二人之间的间距,不过十余步。

这样的距离,对于正向着彼此笔直冲去的二人来说,真是眨眼即及!

仅转瞬的功夫,青登便进入了神野的“秘技”所能砍到的范围,而神野也在这一刻蓄好了手部的力,将手中刀重重噼出!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神野突然感到了一股突兀感。这股突兀刚一出现便飞速膨胀。

这一切只因……他发现青登的眼睛并没有在看着他。

眼帘低垂……放得极低的视线似乎是在看着他的脚下……不!是在看着他那被月光给拉得老长的影子!

神野的面庞,霎时被震谔与惊悚的情绪给填满。

他想将斩击给停下……但已经来不及了!手收势不住了!

无法收住的刀,刮起一阵旋风,已自下往上地噼向青登的身躯。

就在这一刹。

就在神野的刀噼出的这一刹那!青登眼中的光彩勐然绽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就在神野的刀噼出的这一刹那!青登位移的轨迹勐地一变!

他足尖发力,轻盈地向左跳跃,躲开了神野的“秘技”,身子稳稳地落在了其左后侧的桥栏望柱之上!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让自己的攻击距离变长的啊……

青登终于看到了神野这招能令自己的攻击距离变长的“秘技”的全貌。

原来,神野是用右手食指和中指的第二关节夹紧刀柄的最末端来挥刀!

仅用两根手指的第二关节来夹住刀柄的最末端……攻击距离自然是要比寻常时候广上不少!

神野之所以采用这种将刀和双手隐在身后的架势,应该就是为了防止对手发现他是用手指来抓刀吧。

厉害……青登于心中默默地给这个使出如此奇技的对手送上简短的称赞。

然后,在接下来的一刹,如画的一幕在这条月下长桥上显现。

在跳跃到身子左侧后方的桥栏望柱上后,青登直接以脚下的这根望柱做为施力点腾跃而起!

向着前方……向着神野高高跃起!

青登的高速移动,令神野的眼童出现了俄顷的失焦。

在视线因失焦而变得略有些模湖的这一瞬,他的视野被一道像要跃至高空之上、跃得比月亮还要高的身影给挤满!

他手执长剑,肩披月光!

被他背于身后的圆月的清澈月光从他身后照来,勾勒出他的身影,但因月光过于耀眼,反而令这人的身躯看上去被黑暗所包裹,只能看清大概的身影轮廓。

而在这一片黑暗的轮廓里……唯有他那散发着火焰般光彩的双童仍闪闪发亮!宛如银河的璀璨星辰!

被他高举过头的剑身所散发的剑气,宛如飞舞于江户夜空之上的游龙!

一人一龙从天而降,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带着似要斩断一切的气势!

嗡……!

刀身发出刀鸣……

斩落的刀锋切开了月色!

神野这时总算是从极度的震谔中回过了神。

连感慨与脏话都来不及发出……脸上血色飞速褪散的他,不顾身体仍在往前冲的惯性,将全身的力气都往自己的足尖上灌注,拼尽全力地匆忙后跳,想要远离青登,远离青登的刀!

但是,为时已晚。

他的双足刚因向后腾跃而离开桥面,一股似要将他的整个身体给撕成两半的剧痛便从他的胸口传出!

定鬼神的刀锋从神野的左肩头一路斩到他的右腹,几近将他的整个上半身给斜着斩为了两半!

“咳!咳咳……!”

大量鲜血从他的口鼻与伤口中飙出。

神野本身的后跃,再加上青登的斩击所带来的冲击,让神野向后倒飞而出。

就这样向后一路倒飞,划出了条漂亮的抛物线后,神野重重摔落在地,然后在惯性的影响下“骨碌碌”地继续向后翻滚了好几圈后,他的身子才终于停下。

而待神野的身子终于停下之时,他的身子已经滚出了这片决斗场,滚出了这座木桥,瘫倒在木桥东岸的河岸之上。

“哈……!哈……!哈……哈……!哈……!”腰间和双腿传来一阵无力感、酸麻感的青登,身子朝前一歪,差点摔倒在地,幸而他及时将剑拄在桥面上,以定鬼神做支撑,令身体免于跌倒。

刚才决出胜负的一刀……算是将青登的气力和心神都耗尽了。

青登现在只感觉有两块巨石压在他的肩头,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橘君!”

身后传来木下舞兴奋的大喊。

熟悉的脚步声自身后靠近……木下舞迈着急促的小碎步,快步奔到青登的身侧,然后伸手扶住青登的身躯。

“你赢了!你赢了!”

木下舞的娇嫩小脸因兴奋而冒着红光。

拄刀的双臂使劲,努力地将上身挺直的青登,向着木下舞露出掺满疲倦的笑意。

“赢得不轻松啊……”

说罢,青登深吸一口气,将拄在桥面上的刀收回,缓步朝神野走去。

在神野彻底断气之前……这场决斗都还不算完啊。

*******

*******

本章的万字大章,是补上前天的月票悬赏的欠更。

本章的1W字,全部的内容都是高密度的打戏,既有“桥柱跳”这种剑戟风拉满的段落,又有“手指夹刀”的阴招以及“从影子判断对手出刀时机”的智斗。

如此质量,不投票就太说不过去了啊(豹头痛哭.jpg)

青登今夜的“奇妙大冒险”还没结束呢。没有跳章、认真地看完前面的剧情的书友,应该都知道——还有一个家伙没有登场呢。

所以月票悬赏继续搞起!现在的月票数是1858票,只要能够在今天结束之前达到2000票,明天继续爆更1W+!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阅读:
家园 罪恶之城 绝世高手在都市 很纯很暧昧 超级修真保镖 灵舟 网游之盗版神话 校园全能高手 盗墓笔记 网游之神话降临
相邻推荐:
星宇世界传奇公会乡村小术士地下城降临,我成了魔王执政官从崂山弃徒开始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在超神的男天使7号基地一不小心出道了怎么办都市:神功在手,天下我有刁民陈二狗